第1000章 最后一次帮忙 - 狼与兄弟

第1000章 最后一次帮忙

“哥!!!”王赢顺手就把伟哥抱了起来,他紧紧的抱着伟哥,自己也是满脸的血迹“哥,哥。天籁小说Ww『W. ⒉3TXT.COM”王赢疯狂的叫吼着,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他死死的抱着伟哥。 “救人,救人!救人!!”王赢从边上叫吼了起来“救人啊!求求你们了!救人啊!”王赢疯狂的叫吼,阿叻从史列夫两个人就从边上看着,都是一脸的无助,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救人,阿叻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无助了自己的脸,泪水流了出来。 史列夫站在边上,一言不,看着已经要疯的王赢,看着王赢的怒吼,伟哥好一会儿,从边上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冲着王赢摇了摇头,他的声音不大。 “我,我就知道,就知道,迟早,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伟哥嘴角挂着笑容,伸手擦擦了王赢眼角的泪水“别,别悲伤了,小,小,小家伙。” 王赢脑海里面又浮现了当初他第一次看见伟哥时候的样子,想着这么多年,他和伟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着自己每次有事情,伟哥总是二话不说,过来帮忙,不管多危险,都帮着王赢,多少次置身险地,可以说,如果没有伟哥的话,那王赢是真的走不到今天的,对于伟哥,他已经产生了亲情,他依稀记得再自家过年的时候,伟哥给他们炒菜,开口闭口叫着自己弟弟,一转眼,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满身鲜血的男子,他哭的已经失声了,说话沙哑的厉害,伟哥这个时候了,脸上依旧是挂着一幅心疼的样子,摸了摸王赢的脸“小,小兔崽子,别,别哭了。”王赢的泪水,掉落在了伟哥的脸上“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哥。” 王赢沙哑的声音,一脸难受的泪水以及悔恨“以后,我不再你身边了,你自己要小心” 伟哥的声音不大,一字一句“小尾巴的仇我知道你一直都记在心里面,不要报了。” “我,我的仇也不用报,这样,这样下去,没有,没有结果的,我,我那个,那个徒弟,刘,刘圣鹏,暗,暗中,也跟了我,很,很多年了,我,我和他说过,我,我要出事了,让他以后,以后跟你,孩子,孩子很实在的,没有心眼子,也很聪明,小,小尾巴的事情以后,我,我把他一直,当,当儿子养的,他,他能帮上你的,真,真没想到,这,这,真的是,是哥哥,哥哥,最后一次帮,帮你了。” “可,可惜啊。”伟哥叹了口气“最后一次,都,都没有机会,帮,帮完你,你了。” 都这个时候了,伟哥还在替王赢考虑,听见伟哥这么说话,王赢更难受了,但是这一刻,他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 他疯狂的用拳头捶打周围的地面,伟哥越来越虚弱了“把,把我的骨灰,给,给,给刘敏,帮,帮我,告诉她,我,我爱她,这,这一辈子,跟着我,东奔西跑,东躲西藏的,没,没少受苦,我,我对不起她。”伟哥从边上笑了起来,笑容如花般绽放。 “弟弟,有个事情,我,我和你嫂子,争执了好久了,一直没有个结果,我们打过赌的,你,你现在和我实话实说,行不行?要么我死不瞑目。”伟哥这个时候笑了起来,看着王赢,王赢从边上使劲点头,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伟哥看着王赢这样,自己又笑了“这么多年了,你到底是叫我哥,还是叫我姐夫,这个,这个问题,很,很重要啊,呵呵。”说完这句话之后,伟哥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抓住了王赢的手,他看着王赢,还想说话的时候,一口鲜血,从他的嘴角喷出,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话语也是特别的平静“走了。”闭上了眼。 这一句“走了。”“走了。”再王赢的脑海当中不停的盘旋,王赢低下了头,就这么抱着伟哥,根本就不松开,他感受着伟哥手掌的的温度,整个人再不停的抽搐…… 几分钟以后,凡骁拖着一具尸体回来了,这个人看着穿着打扮,不是鬼岛的人,是陈智贤的下属,是陈智贤之前安排再这里策应的,他和鬼无才两个人看见躺在地上的伟哥,都不敢相信眼前到底生了什么,马小七从边上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泪水也缓缓的流出,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你根本无法预料明天会生什么。 伟哥就这么走了,走的悄无声息,就像是小尾巴离开的时候一样,王赢抱着伟哥的尸体,整整的哭了两天两夜,阿叻的病情,也突然之间就好转了,就像是伟哥的在天之灵,再保护着他们一样,王赢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的山城之旅,居然会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早知道这样,他是打死都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他现在后悔也没有了用,他从第三天开始,几乎就不再说话了,伟哥的尸体不能一直都背着,就像是李丹阳一样,伟哥的尸体也被王赢他们埋在了这片原始山群。 王赢再伟哥的墓碑边上,跪守了整整七天七夜,过了头七,王赢他们火化了伟哥的尸体,他把伟哥尸体的骨灰,全都装到了一个盒子里面,这个盒子,是他们之前放手枪的盒子,条件特殊,也没有别的地方了,他把盒子绑好,缠绕在了自己的身上。 太阳再次升起,花鸟鱼香,茂密的森林,王赢亲吻了自己心口的盒子,所有人,再次启程,他要出去,也必须出去,他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 市,阳光明媚,城市车水马龙,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行驶到了一家私人会所门口,车门打开,孙琪展从车上面下来了,一看就知道,孙琪展是这里的熟客了,从门口的礼仪,到里面的服务员,对于孙琪展,都是十分的客气,孙琪展和他们打着招呼。 自己径直就上了顶楼,一个豪华的VIp包房,他进了包房的时候,狐狸,三炮,侯成,已经全都聚集在这里了,现在这几个人再市,也全都是一方霸主了,各有各的人,各有各的场子,现在这会,是孙琪展,把他们又全都集合到一起的。 大家围坐在一张圆桌边上,狐狸和三炮都胖了不少,只有侯成,还保持着体型,他给自己倒了点水,孙琪展顺势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盒子烟,鞋子一拖,翘起来二郎腿“来,尝尝这烟,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麻痹的,早都停产了,我喜欢这口味。” 边上的几个人都把烟拿了起来,你一支我一支的,顿时之间,满屋子烟气环绕的,侯成是不抽烟的,他的身体素质,也是要求着他不能抽烟“你们少抽点,行不行?这房间里面不通风,妈的!”侯成从边上叫骂了一句,狐狸从边上听完侯成这句话,还故意的转头冲着侯成吹了一口烟气,侯成上去照着狐狸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狐狸一个转身,就躲过去了,房间里面的人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孙琪展从边上连忙示意了一下“那个什么,别闹了,对了,我让你找高浪买的军火呢?” “高浪说了,这辈子也不和王赢打任何的交道了,说王赢不要脸,说他和王赢没完。” 孙琪展一听这个“上次的钱,咱们不是都替着王赢给了高浪了吗?怎么还这么说呢。” “也不知道高浪是怎么知道的,知道王赢没给钱,咱们垫的,他说他不要你的钱,就要王赢的,然后他也还找不到王赢,他现在好像还在四处追债,找王赢要钱呢。” “他哪儿找王赢去,我都找不到。”孙琪展从边上笑了笑“那你不会说是咱们买啊?” “是啊,我说的就是咱们买,说了好半天,高浪这才同意,我那边已经让人验货呢,东西差不了,钱我也转给高浪了,现在就是高浪成天找我找王赢,太麻烦了。” 孙琪展冲着侯成笑了笑“行了,这些日子也都过得够安稳了吧,咱们改动身,去办点事了。”说到这,孙琪展还想继续开口的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 他示意了一下,很快,外面的大门打开,服王赢站在门口“门口来了几个警察,点名道姓说要找你的,带头的那个让我说,他叫大嘴,说让我和你汇报一下。” 孙琪展一听这个,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行了,你让他进来就行了,他现在也不是市的警察了,市的事情,他总归还是管不上的把?”他自言自语了两句。 很快,房间门被推开,大嘴和周少两个人进来了,本来孙琪展还想着和大嘴好好沟通一下,毕竟兄弟一场,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硬了,结果大嘴一进来,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一副趾高气扬,好像谁欠他钱一样的样子,这一下就把孙琪展也给弄的不乐意了,我孙琪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啊,现在也是市一号人物啊。 你跟我这样,所以两个人从见面那一霎那,火药味就开始了,大嘴甚至连称呼都没有“我问你,王赢去哪儿了?他已经消失了好几个月了,你别说你不知道他在哪儿。” “我就是不知道他再哪儿,你找王赢,找到我这里干啥,我也不是他爸爸,真有意思” “我也不是找王赢,我找李丹阳。”大嘴简单明了“我现在有充足的证据,可以百分之一百五的肯定,李丹阳和王赢在一起,然后,你知道王赢再哪儿。” “你真有意思,李丹阳那么大一个人了,自己还能跑丢了啊,你给他电话找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