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机关 - 狼与兄弟

第1003章 机关

“乖,别激怒我哦,否则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杯子“嘿嘿”一笑。 他上去一耗男子的脖颈,用力往车窗里面一拽,把这个男子半个人都给拽进来了,另外半个身子再外面飘着,随即杯子动了车子,那边的人一看见这边的场景,当即都着急了,冲着这边就跑过来了,杯子一脸的无所谓,一踩油门,车子“嗡~”的一声,就蹿了出去,车子行驶的度还蛮快的,这个人半个身子再外面,十分的痛苦,也不敢随便挣扎,那边的人群举着枪,也怕打到自己的同伙,快到岗亭的时候,奥迪Q7突然之间一个加,车子“嗡~”的一声,就冲了上去“咣!”的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门口的起落杆,直接就被车子给撞飞了,连着撞飞的,还有周围三四个人,奥迪车又是一个加,往前冲了十几米,猛地一个后退,周围都是叫喊的声音,但是丝毫没有作用,奥迪车往后退的也很快“咣!”的一声,又撞倒了两个人,随即杯子微微一笑,看了眼斜前方的岗亭,自己一个加,车子“嗡,嗡~”的声音“咣!”的一下就冲进了对面的岗亭里面,整个岗亭顺间都被撞的塌陷了,车子的机箱盖子都被撞起来了。 但是都这个时候了,车子还是可以动的,整辆车,猛的一个倒车,车子从岗亭退了出来,杯子依旧咀嚼着口香糖“嘿嘿”一笑,松开了自己怀里面的这个男子,随即往后一倒车,一个调头,转身就跑,他这前边跑,后面的这才子弹上膛,冲着杯子这边开始疯狂的扫射,剩下的人赶忙也全都上了车子,叫骂着开车就追了出去。 奥迪Q7行驶的度挺快的,后面的挡风玻璃已经全都被打碎了,杯子一边往山下开车,一边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一脸的无所谓,挂着从容淡定的表情,一边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一边加,后面的车子也是紧追不舍的,片刻之后,杯子突然之间一个急刹车,他把车子停在了马路中间,随即自己转身就下车了,他走到了后备箱,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就拿出来了一把五连,他麻利的给枪装好子弹。 这个时候后面的车子也追过来了,杯子站在原地,嘴角挂着无所谓的笑容“追你爷爷干啥啊。”说完之后,他抬枪冲着对面“嘣,嘣,嘣!”的连续三枪,就看见追赶过来的两辆车子,其中一辆直接就失控了,冲着另外一辆“咣!”的一声就撞了上去,两辆车子撞在了一起,侧翻到了边上,随即杯子把枪往自己的肩膀上面一抗,转身就往回走,路过自己奥迪Q7的时候,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c4炸药,自己鼓捣了两下,往车里面一扔,笑呵呵的扛着五连就往前走,往前走了不过二十米的距离的,后面的车子又有追过来的了,刚好路过那边奥迪Q7的时候,杯子猛地一转头,端着五连,冲着自己的奥迪Q7,就扣动了扳机“嘣,嘣!”的就是两声,伴随着这两声枪响,奥迪Q7“咣!”的一声整辆车都爆炸了起来,随着这辆车的爆炸,边上要过来的两辆车子“咣!”的也全都爆炸了起来,周围顺间一片火海,漆黑的深夜,也被这熊熊大火燃烧映照的火亮,杯子头都没有回一下,把烟扔到了地上,踩灭。 丁杰做再西山府,是亲眼看见了自己追赶的四辆车,全都爆炸了,而且对面只有一个人,他当即就愤怒了“给我抓住他!”他叫吼了一声,自己从边上也端起来了一把五连,子弹就往自己的胸前一跨“****的!”他叫骂了一句,自己从边上也把武器举起来,伸手一招呼,一行人转身就往出走,西山府的大门打开。 丁杰站在一辆Jeep越野车上面,后面至少跟着七八辆车子,车队的度极快,就在他们这边车子刚刚行驶离开之后,大门刚要紧闭呢,黑暗之中一个身影一下就蹿到了门口的位置,门口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个身影上去一匕就划开了一人的脖颈,随即转身一耗另一人的脖颈,猛的往边上一推,从边上抄起来匕冲着他的小腹,上去就一顿乱刺,这一顿之后,看着这个男子倒在了地上,这个身影弯腰,从他的小腹处,把匕拔了出来,魏基凯表情平静,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身后大批大批的人出现了,他左右两侧,一个是徐冉,另一个是赵云,两个人进来的时候,一人手上拎着一把片刀,再后面一人带着十几个,西山府还是挺大的,两伙人奔着两个方向,全都动身了,他们正往前跑呢,西山府里面也有人冲进来了。 手上也都挥舞着武器“****的!敢闯西山府,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魏基凯冲着赵云和徐冉两个人点了点头,两个人带着人就迎了上去,魏基凯自己一个人,转身冲着边上的胡同就窜进去了,他自己就在西山府绕了起来,刚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很慌张的身影从边上逃窜,魏基凯上去照着他的侧脸就是一拳,这一拳径直把这个人打倒再了地上,看着倒地的男子,魏基凯一直手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上去就扎进了他的小腿,男子出了“呜呜呜”的声音,脸上的表情很痛苦,魏基凯冲着他笑了笑。 伸手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我问你,天狼再哪儿呢?”说完之后,魏基凯松开了这个人的嘴,这个男子连忙指了指里面的方向,魏基凯看了眼里面,上去照着这个男子的脸上就是一拳,这一下就把这个男子给打晕了,周围偶尔还有枪响的声音,打杀声音不断,魏基凯起身往里面行走,大概几分钟之后,他出现再了善主府的大门口。 他看着里面昏黄的灯光,这些府邸都是仿照古代的建筑,甚至连防盗门都没有,魏基凯轻轻的推开了大门,手上把枪也拿了起来,房间不大,中间是一个厅,两侧是两个卧室,他很谨慎的转了一圈儿,可是却现,这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他皱着眉头,脑海里面思绪万千,大概就是再十几个小时之前,魏基凯,赵云,徐冉,三个人坐在一辆车子上面,魏基凯伸了个懒腰“真是服了,这要守到什么时候?” “那谁知道,让守着,咱们就守着呗,也不知道杯子是怎么想的,守着猎手父母家干啥,但是我总是觉得,最近杯子做事情,挺古怪的,和他以往的风格不一样。” “不一样就对了,谁一辈子都是一样的。”魏基凯自己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随即,他坐直了身体,看着周围的人“对啊,你们这么一说,我还真感觉到了,跟了他这么多年了,他的行事风格一直那么统一,最近他的变化有点大啊,总是神神秘秘的,让咱们从这守着,那找猎手找不到,从他家这里守着,他可能回家么?” “他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被人胁迫,或者被人绑架??”赵云从边上自己嘀咕了一句,他这话一嘀咕完,魏基凯照着赵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放屁呢,怎么可能被绑架,还有人敢绑架他,胁迫他么?就是不对劲儿,但是别的都挺正常的,说不正常也正常,这是怎么回事呢。”三个人都是一脸的迷茫。 “喂喂喂,来人,来人了!”赵云这个时候伸手一指“你看,你看!”这大凌晨的,周围一片漆黑,一辆车子突然之间停在了猎手家的正门口,车子上面鬼鬼祟祟的下来了三四个人,车子连车灯都是没有打开的,魏基凯坐直了身体“是猎手吗?”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来了自己手上的照片,借着月光,看了好半天,他摇了摇头,边上的赵云和徐冉两个人也都跟着摇头“不是猎手,那这伙人是谁?” “别管是谁,先拿下再说。”魏基凯说完,自己就下车了,那边的大门已经被他们打开了,几个人都已经进了院子,魏基凯走到车子边上的时候,看了眼车子里面,空无一人,他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把匕,自己顺势就把这车的车胎全都给扎了。 他抬头看了眼里面,这是一幢自己装修的二层小楼,里面的大门也已经被打开了,魏基凯再这里站着的时候,能明显的听见里面已经传出来了一些动静。 本来杯子给他的任务,就是因为找不到猎手,猎手像是失踪了一样,然后又不知道怎么断定的,猎手不会离开山城,所以就让他们从猎手的家里面守着。 这魏基凯这一行人,没有守住猎手不说,但是守来了天狼的那个心腹,几分钟以后,天狼的那个心腹,拖着一个麻袋,身后几个人,带着两个人,就往车子这边走了。 他们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天狼的这心腹还一脸的兴奋呢,终于把人抓到了,一杆冰凉的物体就顶到了他的额头“别动。”他抬头的时候,看见了自己面前的魏基凯。 再后面,他的几个下属,这一刻也不吭声了,都盯着这边的魏基凯,魏基凯随即微微一笑,看着麻袋里面明显的是两个人,还在挣扎,还能听见“呜呜呜”的声音。 “这么晚了,过来把猎手的父母绑走,你要做什么呢?”天狼的这个心腹也不开口,魏基凯随即从边上笑了笑“无所谓,我有一万种方式,让你开口……” 回到现实,魏基凯站在天狼的房间里面,想着天狼那个心腹被自己逼供出来的那些话,随即又抬头看了看周围,很快,他走到了边上的茶盘上面,他伸手放到了茶盘下面,摸来摸去,很快,就摸到了一个机关,他顺势扭动了一下机关,很快,他听见了边上“刺啦”的声音,就在侧面,一张桌子下面,突然之间打开了一道小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