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贫困山区的孩子 - 狼与兄弟

第116章 贫困山区的孩子

伟哥随即“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捧腹大笑,他自己也是控制不住了,伸手指着王赢,笑的这个开心,王赢也知道,是被他恶作剧了,他一肚子的愤怒,还没说话呢,王赢亲眼看见了边上一个不锈钢的大锅,照着伟哥的脑袋上“咣”的就是一声。天籁 『 小说Ww『W.』⒉3TXT.COM 差点殃及到王赢,王赢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身体,一车的人被刚才王赢的叫声还有伟哥的大笑都给吵醒了,王赢抬头,刘敏一手持锅,一手持铲,一锅招呼下去之后,大铲子“咣,咣”的就是两下,下手是真狠,给王赢的感觉这哪儿是夫妻啊,分明是杀父仇人,伟哥两下就被拍倒在了座位下面,刘敏随即把铲子一扔,一手耗住了伟哥的脖颈,拖着伟哥就跟拖着小鸡子一样,直接就拖到了车下面。 一瞬间,外面到处都是叮铃哐啷锅砸在人身上的动静,以及伟哥的惨叫还有道歉声,满世界的说:“媳妇,我错了。”直到这个声音停止了。 刘敏自己一个人上了车,一车的人都看着她,此刻她却温柔了不少,弯腰低头一脸的淑女,如果没有刚才那一幕,这么一看,绝对是一个温柔安静的美少女。 “抱歉大家,影响到大家休息了。”她一脸的歉意,一路低头道歉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随便把手上的锅扔到了王赢的边上,还冲着王赢道歉。 不知道为啥,看着刘敏的笑容,王赢看的整个人有些害怕,车上的人也都安静了,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王赢不经意间瞅了眼放在他边上的锅。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才现,锅底都给砸漏了,又想到了伟哥,王赢不知道为啥,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背脊有些凉…… 这天气确实也不暖和了,毕竟也是十二月的天了,已经步入了冬季,伟哥后半夜直接就没有出现,但是整的王赢也没有睡好,总是觉得有人一直盯着他看。 他先是盯着左边看了半天,车里面找了半天,确认了只有锅没有伟哥。他迷迷糊糊的看向玻璃外面,漆黑的夜色,那双幽怨的眼睛,贴在外面的车玻璃上,还伸出来了自己的舌头,王赢差点又吼了出来,伟哥这眼睛长得是太有特点了,这货也不怕冷,居然又趴在窗户外面一直盯着王赢看了,王赢是真的要崩溃了,看见王赢现他,这大晚上的他在玻璃外面“哈哈,哈哈哈”的就大笑了起来,表情特别的欢快,整个一个神经病,活蹦乱跳的,蹦着蹦着,兴奋的有些过度了,直接踩空了,整个人直接就滚进了边上的树丛,熬儿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再也没有看见人…… 伟哥好像习惯了一样,被刘敏打下车,一晚上没敢上车,直到天快亮了,才抖抖索索的回到了车上,看着周围的人,轻轻的拿开了刘敏边上的破锅。 王赢被他整的一晚上没有睡觉,也不知道伟哥这一晚上在外面过的怎么样,王赢还想和他说两句话询问一下呢,结果伟哥就跟生物钟到了一样,倒头便睡。 根本不理王赢,这伟哥睡觉是真的厉害啊,几分钟以后,周围便传来了伟哥的呼噜声音,王赢突然之间觉得十分压抑,一揉自己的额头,暗道,这个奇葩! 这一路十分的颠簸,不管多大的动静,伟哥雷打不动,呼噜震天,他也真睡的着,刘敏几次抄起边上的破锅砸向伟哥,伟哥也没有任何反应,刘敏要继续砸,被边上实在看不过眼的大叔大婶们给拉开了,这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 哪怕是看电视,王赢也没有在电视上面见过如此贫困的山村,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坐在巴士车上,看着窗外,已经没有道路可以让车子开进去了,只能停在这里,大家再步行一段距离,幸好是一个下坡路,所有人都扛着大包小包的物资下了车。 周围被原始的大自然环抱,尽管已经入冬,但是依旧空气清新,心旷神怡,没有雾霾,也没有大城市的那些喧嚣,像是一片净土,让人心情舒畅。 山间冒出几缕青烟,定眼望去,才现有二十几座小黑房,院子是用简单的石块垒起的,还有树枝编的寨门,屋里面十分黑暗,依靠着闪动的煤油灯才不至于被零散的东西拌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家具,来到这里,你定不会相信这是现代社会!所有人穿的都是衣衫褴褛,衣服上面缝缝补补,还有许多破了的洞,孩子们皮肤黝黑,手上长满了冻疮,脸蛋也被冻得红扑扑的,七八岁的孩子都在帮着家里面的人开始做家务,尽管生活如此贫困潦倒,但周围总是充斥着欢声笑语,他们那明亮的不含任何杂质与**的眸子,看着让人心疼,看着让人难受,看着让人自卑。 王赢几乎是在充满震惊的过程中再给这里的人放补给物资,陪着这些小朋友玩闹,看他们满心欢喜的表情,那满足的神色,所有的义工都忙来忙去的。 刘敏这个时候变成了一个天使一样的大姐姐,从边上还给这里的孩子洗手,洗脚,涂抹一些药水,看着这个时候嘴角挂着笑容的漂亮女子,很难把她与刚才那个手上挥舞着破锅招呼伟哥的人联想到一起。 王赢也是看着刘敏一直忙来忙去的,连忙跑过去帮刘敏打了打下手,也是在开玩笑:“嫂子,我觉得你是一个好矛盾的人,这么善良富有同情心,然后吧,对待自己老公的时候,又是一股子。”王赢想说泼妇两个字,但是琢磨了一下,也是害怕刘敏动手“一股子女汉子的形象,真是矛盾,你是双子座吧。” 天气挺冷的,刘敏正在帮一位独居老人洗衣物,那衣物浸到水里面,清水瞬间漆黑一片,衣服甚至都有些味道了,可是刘敏却没有丝毫的嫌弃。 说话的声音也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我不善良,也没有什么同情心,其实来做义工的人,一般分为两种。”刘敏转头看了眼周围忙忙碌碌的人“一种是他们那样的,真正的富有爱心,同情心的,另外一种。”说到这的时候,刘敏顿了一下“那就是作恶多端到自己睡觉都睡不好的地步,闭上眼睛就是生灵涂炭,全是鲜血与罪恶,只能靠着这样的帮助来洗涤自己的内心,减轻自己的罪恶,来让自己生活的。” 刘敏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个酒窝“你猜猜,我是属于哪一种?” 王赢觉得刘敏说的像是开玩笑,却又不像是开玩笑,突然之间有些尴尬。 “哈哈哈。”刘敏又笑了起来,起身冲着另一个人招手“薛渊,还有两个箱子丢在车上忘记拿了,你去拿一下,然后顺便把你姐夫叫起来。” “姐,你别闹了,我姐夫那睡觉,雷劈到他身上了,他都不带起来的。” “你就从他边上说,再不起来,我就让他睡一辈子。” 这女人真够狠的,那边的薛渊,连忙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转身就走,王赢来的时候满脑子的事情,却被伟哥那叽叽喳喳的声音给覆盖了,完全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 直到看见这个男子的时候,王赢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下,薛渊长的挺普通的,但是身上有一道特别明显的标识,那就是他嘴边上,有一道非常非常明显的刀疤,这刀疤很丑陋,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很阳光的感觉。 这刀疤和这张脸,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王赢盯着他有些失神了,刘敏从边上拍了王赢一把“行了,别看了,那刀疤是他喝多了和人家打架,被人划的,现在找人都找不到了,所以说啊,喝酒别喝醉,喝醉别惹事,还有就是别打架。” 王赢点了点头,不经意间又多看了那边的薛渊一眼,不知道为啥,王赢不喜欢他“这是你的弟弟吗?是亲弟弟,还是?” “不是亲弟弟,是表弟,从小跟着我一起长大的,好了,别聊了,大家都在忙,你去帮帮胡医生,所有人都要全面的检查一下身体。” 王赢“哦”了一声,点了点头,义工团队里面还有专业的大夫,带来了很多药品,给村子里面有需要帮助的老人帮忙,王赢忙来忙去的,还看见了村子里面所谓的教室,那黑乎乎的没有玻璃的窗户,不见有一丝光线透出;那厚厚的土墙,也许年代久远,也许已步入危房行列,这教室之内,还有十来个孩子在上课。 当看见这些的时候,王赢心里面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辛酸。 一张张用泥土堆起来的桌子,孩子们从家里带来的大小不一的破板凳,没有电灯,没有书本,甚至没有粉笔!这一切都是他无法想象的。 有的孩子练习本上的字写得密密麻麻,写完了用橡皮擦掉,再用一次;有的孩子笔用得只剩手指头那么长了,还舍不得扔掉;有的孩子的书包是妈妈用一些旧布头缝成的;有的孩子几学期下来,书本还像新的,书角一点也没有卷起。 王赢突然之间有些内疚,这么艰苦的条件,这些孩子还在坚持学习,孩子们的老师是一位下乡的大学生,从大学毕业,就来这里支教了,一干,就是十几年,没有一分钱薪水,所有的课程都是她教,这也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女老师,听着她的描述,王赢才知道,这里面很多孩子的成绩,好的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