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恢复记忆 - 狼与兄弟

第1263章 恢复记忆

“王赢现在生死未卜,八成已经完蛋了,所以孙琪展这次的事情,肯定是他背后,还是另有高人,这孙子也够狠的,为了霍霍咱们,拿钱买了那么多人命,用那么多人命做铺垫,就是为了吧事情搞大,他也是真够聪明的,居然想到了这种方式摧毁盛狱,我一直是以为盛狱是坚不可摧的,但是面对于国家,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只要曝光了,就一定会完蛋的,更别提还是那种程度的曝光。” 边上又一个长老开口“这个事情,余期磊和**两个人还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他们两个也是安分了太久了,警戒心越来越小了,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点应变能力!” “这不是应变能力的问题,是事太突然了,谁能想到这个孙琪展,再这种时候能摆一道呢,至于说他背后的人是谁,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了,孙琪展现在还在部队的控制中,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孙琪展,他这么一玩,是把自己也玩进去了,他就是故意这样做的,死也要咬着我们一口,他知道咱们盛会太多的事情,而且就算是**不指正盛会的话,孙琪展一定也会指正盛会的,你们看见了,他这个人,呲牙必报的,再和人报身份的时候,说自己是麻雀馆的,其实他是兽殇的,大家都知道,但是他这样一报,就等于把麻雀馆也扯进了这个漩涡,他和麻雀馆的矛盾那么大,肯定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霍霍麻雀馆的,这疯子是不想让咱们有安宁的日子过了。” “孙琪展必须要除掉。”边上的另一个人开口“都是你,曈昽,我早就说过,干掉孙琪展,干掉孙琪展,他像只疯狗一样,咬了咱们兽殇咬了这么久,你就是不动手。” “你现在说曈昽不动手了,你早干嘛了?”另一个长老从边上说道“想干掉孙琪展没有那么容易的,咱们知道孙琪展这个人证很重要,那些朝中大佬自然会更清楚,现在孙琪展再部队关押着呢,而且这个部队还正好和咱们的靠山不对付,想要从那里吧孙琪展抓走,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一定也会尽一切可能,来保孙琪展的人。” “他们一定会借着这个事情,让孙琪展难的,咱们上次的事情刚搞定,虽然搞定了,但是如果现在再有这么好的机会的话,保不准他们不会借题挥。” “现在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孙琪展再那边对头的控制住,他们现在已经把话放出来,说孙琪展重伤不治死了,然后不愿意移交孙琪展,现在孙琪展可是全国闻名的人物了,说死了就死了,这是他们要留着孙琪展,要搞大的,整好了一下搞出来。” “就和上次一样,他们积累好了了,一次性的全拿出来,差点就要了我们的命,现在这么一看,他们还是没有放弃,还是打算要对付我们啊。” 边一个长老叹了口气“曈昽啊,曈昽,说实话,当初如果早点干掉孙琪展的话,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不过也不算晚,他们这么一说,也是好事,我们可以偷偷的干掉孙琪展,只不过难度更大而已,反正外面也都说孙琪展已经乱战中重伤死了。” “这个事情虽然不好做,但是还是有结果的,其实曈昽做的也不全都是没用的,你们看,现在麻雀馆和兽殇明显的出现裂痕了,尤其是孙琪展这次这么一搞,这也是让麻雀馆不好做啊,好多人都知道麻雀馆这个组织了,现在他们的日子也难过。” “什么事情都是有利弊的。”曈昽叹了口气,其实最早之前,孙琪展现梓蒙,对付梓蒙的这一切,都是曈昽给安排的,曈昽想要利用孙琪展,让兽殇和麻雀馆产生裂痕,甚至自相残杀,是曈昽故意把梓蒙弄到雀爷的赌场,也是故意让人透漏消息,把孙琪展引过去的,其实为的就是让孙琪展和雀爷生矛盾,果然,孙琪展还真的和雀爷生矛盾了,而且因为孙琪展的事情,兽殇和麻雀馆之间确实也是误会摩擦不断。 他们一直是从中间打算看好戏的,可是没有想到,孙琪展一边被曈昽他们利用着分裂兽殇和麻雀馆,另外一方面却不声不响的摆了自己一道,这是真正的让曈昽难受的。 房间里面瞬间安静了不少,片刻之后,曈昽从边上缓缓的开口“行了,先切断了联系再说吧,我先去公关一下,把咱们自己这边的屁股洗干净了,现在麻雀馆那边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听说不少警察,都盯向了他们那边,该去扇风引火的还是去,一切照旧” “天踏不下来!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还能让这些人把咱们都吞了不行!” 说完之后,曈昽“咣!”的一拍桌子,说实话,盛狱的事情,不生气也是不可能的“**和余期磊这两个废物!!亡费我这么多年的苦心栽培,还有,孙琪展后面这个人,要挖出来,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再后面给孙琪展指着这一条路!叫脸叔去找孙大圣谈谈,我觉得八成,是孙大圣干出来的,我看这个老不死的快了……”说完之后,曈昽自己转身推开房间的大门就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一捂自己的小腹,心中一股子闷气,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这次盛会这么大的创伤,他不愤怒,不可能的。 盛狱的事情,是真的闹的众人皆知,茶余饭后,所有人都在探讨这个问题,**和曈昽他们预想的一样,自己把所有的都扛下来了,把盛狱和盛会摘的清清楚楚。 至于盛狱的这些黑镖,他们本来眼里面知道的层面,就到**这了,所以只要**不说,谁也没有办法,**再这方面,其实还算是蛮忠诚的,官方还是给出来了盛狱的最终处理结果,但是结果,暂时来说,并不是最后的真相。 王赢这几天一直盯着电视,再看这方面的报道,也从网上,翻帖子,生了这样的事情,想不关注,那都是不可能的,孙琪展他们打盛狱的时候,从头到脚,刘圣鹏都是全城监控直播的,很多网络平台都有视频,现在满城风雨,盛狱已经上了各大新闻头条,包括孙琪展也是一样,王赢可没有盛会那么多的资源,现在外面的报道,说孙琪展已经死了,重伤不治,孙琪展是一个通缉犯,死了,也就死了,不会引起注意。 但是孙琪展的样貌,却从电视上面不停的浮现,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尤其是他说的那句话,说话时候的那个充满决心与疯狂的表情,语气,一切的一切,让王赢觉得是那么那么的熟悉,尤其是他那句话“我是你孙爷爷!老子今天老就是让你们知道,有些人能碰,有些人不能碰,谁他妈敢碰我孙琪展的兄弟,哪怕他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要掘他的祖坟!!你们这群****的!来啊!”他看着这个电视上面已经被说成无恶不作的亡命徒,不知道为什么泪水慢慢的浸湿了他的眼眶,他突然之间就站了起来,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依旧是天旋地转的,差点再次晕厥过去,他倒在了沙上,靠在一侧,脑海里面不停的浮现着那句话,浮现着那个身影。 片刻之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从他的边上响起“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一边说,一边一双冰凉的手,拖住了王赢的脸颊,这手心真的冰凉,让王赢都有些不适应。 他抬头的时候,看见了程程,程程虽然嘴角挂着笑容,但是依旧掩盖不住她内心的哀伤“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是不是要离开我了。”她说的很平静。 王赢没有说话,他突然之间搂住了程程,把程程搂在了自己的怀里“琪展。”他突然之间开口,随即泪水哗哗的往下流“琪展。”他哭的像个孩子。 很快,房间外面的大门也被人打开了,是王道和程程的母亲过来了,看见正在程程怀里痛哭的王赢,王道从边上皱了皱眉头,他看着自己的妻子,冲着他摇了摇头。 十来分钟以后,王道与王赢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王道给自己点着一支烟,他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与王赢两个人都不说话,王赢头一次如此的哭泣,泪水依旧不停的往下流,王道就这样等着王赢哭泣,等了好久好久“这样哭有用吗?” “那是我弟弟,我最好的兄弟。”王赢从边上抬头,看着王道“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记起来,记起来了好痛苦,可是我真的记起来了,关于我们之间的一切,一切的一切,点点滴滴。”王赢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再次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甚至于直接跪在了地上,他用自己的脑袋冲着地上“咣,咣,咣!”的就是开始磕。 鲜血不停的从他的额头流出,因为脑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太过于大,大门还被推开了,程程和程程的母亲也进来了,看着如此状态的王赢“银子!”程程从边上大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