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墓碑 - 狼与兄弟

第1283章 墓碑

哪怕他们贫穷的一无所有,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再也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王赢本来就是一个重新开始的人,但是他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看着房间里面自己的妻子,心里面说不出来的难受,就这样看了好久好久,他缓缓的推开了房间的大门,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程程的边上,他看着熟睡的自己的妻子,眼圈也红了,就在这一瞬间,程程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之后的程程先是平静的看了看周围,接着,她一脸疑惑的看着王赢,冲着王赢笑了起来,王赢看着程程笑,心里面一股子莫名的伤感,一瞬间的功夫,程程“啊!”的大吼了起来,整个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抱着王赢一口就咬了下去,十分的用力,一股子钻心的疼痛,王赢动都没有动,只是抓着自己妻子的手腕,程程疯狂的撕咬着王赢,另外一边,抬手冲着王赢的脸上就开始疯狂的抓挠,她疯狂的用力抓挠着王赢,她的指甲都被抓的抓批了,鲜血从王赢的脸上不停的流出,瘦弱的程程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来的力气,王赢胳膊处的一块肉,被程程直接就给咬下去了,鲜血淋漓的。 程程二话不说,冲着王赢又撕咬了上去,这个时候,外面的医护人员冲了进来,按住了程程,程程还在疯狂的叫吼,撕心裂肺的吼叫,连说话都不会了,王赢这一下被抓的满脸的鲜血,胳膊处那一处被咬掉的肉,依旧是那么的明显,医护人员给程程注射了镇定剂,这才让程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随即,医护人员给程程套上了带着绑带的衣服,神经病人专用的带着绑带的衣服,又有医护人员,过来给王赢包扎伤口,从头到脚,王赢连眼都没有眨一下,看着自己的妻子再次昏睡了。 王赢抓住了程程冰凉的手背,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眼圈红了,默默的开口“对不起,是我给你们带来的祸,是因为我,才让你们平静的一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我就是一个凶物,对不起” 王赢起身,随即亲吻了程程的额头,他转身的时候,看见吕琦和罗祎几个人都从外面进来了,包括陈英杰,陈英杰这一身警服,看起来真帅气,几个人看着程程的样子,又看着王赢这样,眼圈都红了。 吕琦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程程,程程。程程。”她不停的也在叫喊着,王赢走到了吕琦边上,看着吕琦怀里面抱着的孩子,王赢上去亲吻了孩子的额头,随即他看着罗祎“帮我照看孩子,好么?” 罗祎点了点头“程程是我媳妇最好的闺蜜,你是我罗伊最好的大哥,这孩子,就是我们两个亲生的。” 王赢笑了笑,拍着罗祎的肩膀“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之后,王赢双手插兜,往前走了两步,看了眼边上的陈英杰,这一刻,陈英杰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王赢看见了大嘴周少几个人,大嘴看着王赢,心里面也不舒服,这王赢的命运,确实是有点太过于悲催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可是瞅着王赢现在这个样子,大嘴心里面也不舒服,看着王赢小臂处还在往出渗血的伤口,大嘴又看向了王赢的脸,他觉得王赢有些不对劲儿。 随即他从边上一拉大嘴“银子,节哀顺变这样的话,我就不说了,你想开点,这个事情,那个。” 大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王赢从边上推开了大嘴,自己转身就走,这一走,大嘴从后面拉住了王赢“你别乱跑了,这几天我跟你在一起吧,晚上陪你喝点。” 王赢没有回答大嘴,自己还是要走,他挺用力的,他这次一走,大嘴也是确定了自己的预感“银子,你好不容易从那个坑里面出来,我知道现在生的一切,对于你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可是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程程他们的事情,和你没关系的,说白了,星芒也不想这样的,是王道做出来的,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强加再自己的身上,你知道的,一切和你都没有关系的。” 王赢听着大嘴这么说,突然之间转头,他看着大嘴,大嘴也看着他,大嘴随即开口“王赢你要知道。” 就在大嘴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王赢从边上伸手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里面是一张照片,手机的信息,是杜明媚来的,然后,手机里面,是李辉的墓碑,这一下是真的不会作假了,安葬李辉的位置,没有再八角胡同,再东北,依旧是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当初王赢他们几个帮忙给李辉盖房子的地方,其实这个事情也是偶然因素,杜明媚是一心想要王赢去救小马哥的,但是他并不知道,小马哥已经被放出来了,大嘴当初给王赢与小马哥的视频的时候,杜明媚就觉得不对劲儿,尤其是后来李辉的事情的时候,杜明媚就确定了这大嘴他们是用什么手段弄成的。 李辉死了是百分之一百的,而且是她从边上看着孙琪展亲眼下葬的李辉,怎么可能李辉还活着,所以从头到脚,明媚一直认为都是大嘴他们故意搞出来的,她一门心思都是想让王赢去救小马哥的。 如果她要是知道小马哥其实已经被救出来了,那她肯定不会再这么较真的,非要王赢去救人的,但是现在事情就是这样的,当大嘴看见王赢手上的照片的时候,那么大的李辉之墓,几个人字写在那里的时候,大嘴就知道,这是真的瞒不了了,他转头看了眼边上的周少,周少也没辙。 王道的事情之后,谁还有心思盯着明媚,去管杜明媚了,所以才给了杜明媚空档,她肯定也是自己偷偷做飞机离开的,当大嘴看着王赢手上的照片,不说话的时候,王赢突然之间就从边上抬手了,他上去一拳就抡倒了大嘴的侧脸,把大嘴整个人都给抡倒到了地上,这一下是真的够用力了。 周围的人都看着这两个人,大嘴也不说话了,躺在地上,他瞪大了眼睛,随即,叹了口气,这就是天意,老天爷的意思,谁也改变不了,王赢没有在说话,自己直接就下楼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王赢就已经到了李辉的老家,依旧是那些熟悉的场景,他们当初过年时候,一起搭建的房子,还是再的,杜明媚就站在李辉家的门口,李辉的父母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老房子一直空着,王赢是翻墙翻进的老房子的,东北这边又下了大雪,王赢坐在中间的空地上。 这一刻,让他似乎想到了很多很多年前这伙人从这里为了给李辉搭建房子,卖掉李沙漠的宝马车的事情,一幕一幕,场景回现,那么温馨的笑容,他到了自己曾经居住过的那个房间,这么多年了,这里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深深老林,边上的杜明媚冻得直打哆嗦“李辉的事情是大嘴他们弄出来的,是假的,为了唬你的,所以小马哥的那个电话,肯定也是假的,不会有死人来打电话的,他们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技术手段,或者一早就准备好了说话像的,或者长的像的人。” “孙琪展最后倾其所有,去打盛狱,把盛狱毁了,就是为了从盛狱里面把小马哥给救出来,但是到了最后,孙琪展也没有把小马哥救出来,因为他们打了盛狱以后才知道,小马哥根本没有被关押在盛狱,现在他被关在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但是这么长时间了,我觉得他很危险。” “李辉是我亲眼看着下葬的,他为了救孙琪展,被人给杀了,孙琪展把李辉的死,也怪在自己身上。” 杜明媚说到这的时候,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匕,她把匕往地上一扔,随即盯着王赢“我杜明媚,用我的性命,对天誓,我上次和你说的,还有这次和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若有一个字是假的,你就用这把匕,要了我的命,小马哥真的很危险,他们为你做了这么多,为你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要救他们,也只有你,才可以救他们。”杜明媚说道后面的时候,情绪就有些激动了。 王赢看了眼杜明媚,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带我去看看我哥哥的墓。”王赢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神里面透漏着哀伤,杜明媚转身就走,这边依旧是大雪纷飞,李辉的墓碑,就在李辉家后面的那群山之间,王赢老远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哥哥墓碑,他一步一步的走到李辉墓碑的面前。 他缓缓的跪了下来,他跪在墓碑边上,用手打扫着李辉的墓碑,想着自己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拿着大葱和自己家酿的白酒的李辉,一转眼的功夫,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