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内忧外患 - 狼与兄弟

第1287章 内忧外患

车子再行驶了不到十分钟,突然之间,司机一个急刹车,阿诺从边上“哎呦!”了就是一声,阿诺整个人冲着前面就栽了过去“咣!”的就是一声,他的脑袋差点撞到了挂档的位置。』 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随即出租车司机一把就拽开了车门,跑下了车“杀人犯!杀人犯!”司机大吼了起来,阿诺揉着自己的脑袋,起身“妈个比的,啥杀人犯!谁是杀人犯!”正说着呢,出租车两侧的大门都被打开了。 几个警察扑了上来,荷枪实弹的就把枪口对准了他“不许动!不许动!!”直接就把阿诺给控制住了。 其实这个事情真的不能怪人家出租车司机,这阿诺满手的鲜血,身上也有不少血迹,这大冷天,连个外套也不穿,浑身上下什么都没有上来打个车,价格都不问,直接就去机场,多少钱都给。 这不管是换成哪个出租车司机也害怕啊,尤其是阿诺长的也不像是什么好人,矮小的身材,换成谁,谁也得害怕这个人半路再把自己杀了,所以出租车司机上车的时候就联系别的司机了,都是偷偷的。 然后一边有人帮忙报警,一边他动车,挑好了位置,他赶紧跑出来,跑出来之后,警察上去控制阿诺,阿诺这一下是真的无奈了,他三下两下的就被警察给抓到了派出所。 几个警察看着这边的阿诺,伸手一指“老实交代,你手上的血都是怎么来的,别说不是人血!” 阿诺一看这情况,灵机一动,他还是很聪敏的“误会了!误会了!快点救人啊!救人!我朋友现在生命垂危,快救人!我是一个外科大夫,我手上的血就是他的,他现在还在雪地里面躺着呢!救人啊!” 阿诺从边上叫吼了起来,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这一下也严肃了起来“赶紧说,咋回事.......” 天气真的是实在太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了东北风,杜明媚和王赢两个人再雪地里面,她的身体都要冻僵了,眼看着自己都要失去知觉了,他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等着阿诺。 王赢依旧是处于昏迷状态,她顺手摸着王赢鼻孔处的呼吸,王赢的呼吸也是越来越弱了,杜明媚脚上有伤,其实说实话,就算是现在她自己跑,她也跑不动了,好累啊,眼看着自己就要失去意识了。 不远处,一个一个的身影出现了,她第一眼就看见了阿诺,再阿诺的身后,是警察,还有医务人员,这一大群人,冲着他们这边,已经冲了过来,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杜明媚随即失去了意识........盛会的老巢,曈昽的临时总部,盛会所有的元老都聚集在了这里,房间里面的气氛十分的严肃,盛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大规模的,所有长老都聚集再一起商谈事情了,显然,这也是特殊时刻了。 曈昽自己站在中间的位置,再他的周围,围着一圈儿,都是盛会的之前的长老,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曈昽的身上“曈昽,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星芒这是把我们整个盛会都坑了知道吗?我们之前给你的所有提醒,都白搭了是么?星芒到底把王道给杀了,还杀了他一家!你拿我们的提醒当玩笑吗?” “知道不知道那个王道是谁,知道不知道他身后代表着多大的势力,我们现在麻烦了,知道吗?” “星芒是不是疯了!你是怎么看管下属的!这样一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边上所有的长老都生气了,这些人就盯着曈昽,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再责怪曈昽,显然,现在盛会的情况非常的危急。 如果盛会出问题了,这些元老,肯定都是要晚节不保的,不光是他,还有他们的家族,他们的企业,他们的子子孙孙,最后搞不好都会牵扯进来,整不好,这就是一个团灭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上次的事情就差点让盛会团灭,这些老家伙已经够害怕了,日不能寐,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损失了那么多之后,终于扛过来了,但是还没有安稳多久呢,现在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而且说实话曈昽执掌盛会一来,这盛会是一年不如一年,开始的时候还好,现在的衰落度还是很明显的,已经惹起来了这些人的不满了,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些人也曾经都是再江湖中叱咤风云的大咖,年龄大了,安稳久了,害怕也是正常的。 曈昽心里面都跟明镜儿一样“死了都死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再怎么样,也起不到作用了,不管如何,我来扛着就是了!放心吧,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们的生活的。” “怎么可能不影响,你觉得,如果有一个人要铲除盛会,我们这些人的名字,会不在他的名单上面吗,我们这些人,能逃脱吗?这个星芒,真是一个莽夫!废物!他把我们都害了!知道吗!还是再有提醒的情况下,还这样,气死我了!!” “给曈昽下叹咒!让他永世不得生!”一个长老从边上十分的生气“这个畜生!处死他的所有家眷!他的妻子,孩子!一个都不能放过!必须马上去办!!马上去办!必须让所有人知道,我们盛会有我们盛会的规矩,如果不服从我们盛会,就是这样!” “对,绝对必须要震慑,给所有人震慑,也要给上面人一个交代,气死我了!曈昽!你怎么做事的!” “现在做什么都是弥补,就算是处死了他的老婆孩子,那上面也未必能扛过去王道这个坎儿,看吧,现在咱们的情况真的很不好,通知所有人,收缩,不要再去惹事了!”另外一个长老从边上开口。 叹咒,是盛会这些老家伙的迷信想法,一般这样的组织,这些老家伙都是非常迷信的,包括曈昽也是一样的,是很迷信的,所谓的叹咒,是专门找人施法,对已经死去的人,施咒的,这样的咒很可怕,用他们老一辈的人的想法来看,被释放叹咒的人,一辈子只能再十八层地狱,无法投胎转世。 只有让所有人都憎恶的敌人,才会被这样,但是对于星芒,也要这样,也可见星芒这次的事情,给盛会带来了多大的麻烦,能把长老们都给逼成这个样子,周围几乎所有的长老都在责怪。 这些本来就是一些迷信的说法,信则有,不信则没有,但是就算是这样,所有人还是很生气的,显然,因为王道的事情,朝中很多人都怒了,都已经对盛会很有意见了,尤其是还有一些人,本来就是对盛会很大意见的,所以现在盛会的形势,也是岌岌可危,之前那股子被压制下去的压制盛会的势力,现在又重新浮出水面了,他们又打算对盛会下手了。 如果盛会的保护伞完了,那盛会也就彻底完了,这是不用想都知道的事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次的事情已经给盛会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了,这一次的事情,等于是又把刚刚爬上来的盛会,给推下了坑里面,周围的长老众说纷纭,一个一个的怒不可止,曈昽倒是一只不吭声。 等着这些长老全都抱怨完了,曈昽从边上平静的开口“可以了吗,都说完了吗?”曈昽说到这的时候,微微一笑“你们说完的话,那么下面,我要来说了。”曈昽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周围的长老,随即开口“先第一点,我绝对不会安排人去对星芒下叹咒,这种亵渎尸体的方式,我绝对不能做,原因很简单,因为星芒是我的兄弟,跟了我几十年的兄弟,死了,安葬了,入土了,我不会让你们去掘他的坟的。” “第二点,我也不会去对付星芒的老婆孩子,祸不及家人,不管星芒了做了什么,那是他惹出来的,好他的家人没有关系,现在不是古代,我们也不是朝廷,没有株连九族这个说法,盛会的规矩是要遵守,但是不能用你们那一种方式来镇压了。” “第三点,星芒的妻子和孩子,是我的弟妹还有侄女儿,我也不会对自己的弟妹和侄女儿下手,不光我不会下手,别人若是谁敢对我弟妹和侄女儿下手,那就别怪我曈昽,翻脸不认人,爱谁谁,大不了老子这个第一话事人的位置不做了,你们******还有人性吗?那是我兄弟,我弟弟,是他错了错事,对组织造成了危害,没有办法去弥补了,但是他已经死了,他已经自杀了,你们还要掘坟吗!你们是不是疯了!一个一个的还有人性吗?他一辈子都在为盛会做贡献,现在人走了,你们******就这么对待他的老婆孩子?”曈昽也是急眼了,这是这么长时间一来,曈昽头一次如此的生气,也是头一次和盛会的元老层争吵,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兄弟的罪,我来抗,我来赔,对组织造成的一切损失,我来承担,如果我承担的了,那最好,如果我承担不了的话,那我就用我的命来还。”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仅此而已,已经生了的事情,就想着怎么去解决,我要厚葬我的兄弟,谁敢拦着我,我就和谁怼,我不管我对面的那个人是谁,我曈昽是什么人,你们都知道的,我啥都干得出来,要么你们就最好现在趁着我自己一个人,杀了我。” 曈昽抬头,气势上面一点都不弱,看着周围的人,伸手一指“但是你们一个一个的都给我记好了,星芒的老婆孩子,我是一定要保的,如果谁敢碰她们一下,谁碰的,我就干掉谁的全家,听见了吗?” 要知道,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是小角色,当初也都是从曈昽这个位置上来的,都是一些大人物,现在曈昽这种说话的态度,几乎也是激怒了所有的人,大家的目光都看曈昽。 可是现在的现实情况就是曈昽再盛会第一话事人这么久,还是有着很大的威信的,也有不少自己的心腹,如果曈昽这个时候急眼的话,对于盛会来说,内忧外患,肯定更加的危险了。

上一篇   第1286章 阿诺

下一篇   第1288章 汪洋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