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 闷骚葫芦能开花 - 狼与兄弟

第1375章 闷骚葫芦能开花

边上的曈昽这个时候微微一笑“要么就像王赢一样,提前做了多少年的准备,最后也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反过来和咱们来,要么就得像这伙人一样,不择手段,脸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就这样一直和咱们对着干,只有这样才是能对咱们造成伤害的。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所以说这一伙人其实还是挺有头脑的,他知道怎么和咱们对抗,他们可以活的更长久,但是同样的,他们这样做,一定也是有着极深的仇恨的,这个也是问题。” “所以今天大家既然都来了,我建议我们共享一下情报。”蔡汉龙从边上开口“先把这伙人的身份弄清了,我们对症下药,省的引起来我们下属的恐慌,如果可以的话,我相信,三天之内,我们就能彻底的弄清楚这伙人的身份。” 蔡汉龙说完之后,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凝重了不少,显然,对于老五这伙人的做法,已经引起来了众怒,甚至于比王赢的仇恨,要大得多,这俩人的对比也真鲜明,但是对于这伙人的打击,确实是让他们都很难受的,王赢搞他们的上层建筑,一个一个的往下拉,老五这冲他们基层,一个一个刺的往出拔,而且手段更血腥残忍,对于这所有组织来说,都是很难受的,王贺楠那一伙人,毕竟也是海宁手上的精锐,标准的士兵,后面还有海宁这个大靠山,确实也是有着不小的战斗力的。 本来蔡汉龙一行人决定整合好所有组织的情报,然后三天之内要搞清楚这伙人的身份的,结果当天下午的时候,也就是大家的情报归位了,两个小时以后,依旧是再这哥会议大厅内部,一张一张的照片都出现了,这上千张照片,各种各样的,里面什么样的装扮都有,都是老五他们这些人的,但是这些照片全都专业的比对之后。 从这上百张,各个组织,手中掌控的高清嫌疑人的图像来看,三个人的样貌,就被合成出来了,老五他们不可能永远都是裹着脸的,肯定是有把脸漏出来的时候,或则做了伪装,用电脑技术,把他的伪装,能去除的去除,就这样不停的拼凑图片。 从下午的时候就开始拼凑,从当天下午一直一张一张的拼凑到了第二天,这期间,在场的人没有任何一个睡觉的,拼凑出来了几百张照片,再从中间一一的筛选,挑选,很快,十张照片又被放出来了,这十张照片,只是根据这么多照片之中的所有人的样貌,大概合成的,和真实的本人不一定完全相似,但是也得有很大的相似度。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这十张高清图,就在从自己的脑海当中,不停的回忆着面容,大概十几分钟以后,曈昽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几乎是李土匪同一时间开口“老五” 这两个人说完之后,房间里面陷入了安静,随即蔡汉龙从边上拍了拍手,几分钟以后,老五的资料也被调集出来了,除了老五以外,老五这几个兄弟的资料,都被调集出来,已经死了的,就去掉了,就光照片眼神比对这一项,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相似度,也就是说,通过电脑技术,可以确定,这伙人,是老五的人。 老五他们再怎么伪装,但是眼神肯定是没有办法伪装的,曈昽他们肯定是从自己身边的熟人开始联想的,而且老五多多少还是有些小名号的,也好认。 “那下一个就是周辰逸了。”蔡汉龙从边上继续伸手一指,边上的几个人点了点头,周辰逸的比对结果也出来了,最后,大家吧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照片。 这张照片是王贺楠的,王贺楠这些人是都没有见过的,但是在场的都是什么人,大家简单的思索了一下,随即蔡汉龙从边上看着灰血“灰血。”他指着王贺楠的照片“拿着这张照片,去把这个人的底细查清楚,老五他们的人应该就是来自这里的,老五现在是属于海宁的人,八成这些人和海宁有关系,是海宁的士兵。” “可是海宁不管老五那是整个金三角都知道的事情,海宁根本不管他的死活啊。” “先查吧,查了再说。”蔡汉龙说完之后,抬头看了眼周围的人“诸位老大,那我看,现在咱们需要先抽出来点精力,把老五这群人收拾一下了,这群人有点太各应人了。” “那王赢那边怎么办?”曈昽从边上直接开口,蔡汉龙这个时候却看向了曈昽,其实他是比曈昽高一个辈分的,他是曈昽的师傅,脸叔的把兄弟,所以对曈昽,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藐视的心理的“你们组织难道就只有白俊杰一个人么?哦,不对。” 说到这的时候,蔡汉龙从边上微微一笑“还有脸叔呢,现在不是脸叔去带队了么?那白俊杰听说被你关押起来了,他做了什么事情了,你们这么多年情分,这么愤怒?” 曈昽知道蔡汉龙在这冷嘲热讽的什么意思,他也一点都不退让“这是我自己家事吧?” 蔡汉龙从边上“呵呵”的笑了笑,跳过了这个话题“现这伙人的身份就好办了,给下面所有的城市里面的人都通报过去,然后我们老样子,一人出一组人,把这点人赶紧处理掉,而且处理他们更方便,老五和王赢还不一样,王赢做的事情,都是再运用法律的手段,对付咱们,现在老五他们这就不一样了,他们本来就都是犯法的,而且这段时间做出来这么多事情,警方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咱们刚好可以帮帮警方。” 说到这的时候,蔡汉龙从边上微微一笑“我们都是好市民,做市民的,就要尽可能的帮助警方破案,贡献我们每个人的一份力量,诸位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其实开始的时候蔡汉龙还是有些郁闷的,也是有些着急的,毕竟一直没有办法确认老五他们的身份,现在身份一下确认了,反而他就轻松了不少,这一下,可以慢慢来了。 再边境群山之中,有一处茂密的山林,再这山林之中,还建造着一处民房,民房的外面是一个院子,民房里面自己还有电机,一些简单的设备,再这深山老林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建筑,民房面积不小,像是村子里面的一家独门独院一样,还有专门的库房,里面放着很多很多的生活日用品,太阳刚刚升起。 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山坡上芳草如茵,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沐浴着阳光,绽开了笑脸,花瓣上的露珠在晨光的映照下,闪动着五彩的光。鸟儿们在枝头欢快的鸣叫,好像在歌唱,又好象在开辩论会,于是静谧的山林便有了勃勃的生机,民房的大门被推开,王赢出来了,伸了个懒腰。 院子里面的阿蒙和蛮牛两个人,还在锻炼身体,王赢他们已经从这里住了四五天了,王赢前脚出来,后面的杜明媚也跟着出来了,她笑呵呵的从外面的井里面打水,这种难得的安逸,是她很喜欢的平淡,也是看见王赢出来了,阿蒙从边上摸了摸脑袋。 “银子,我们什么时候回狼图腾啊,从这种地方生活,我还是真的有点想家了。” “狼图腾现在是回不去了,泽成和咱们说什么你忘记了,四处都是他们的人,他前前后后换了三四次地方,最后还是被抓住了,咱们回去就是自投罗网,他们也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咱们回狼图腾的,如果咱们回到狼图腾的话,那就等于咱们胜利了,他们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的损失也就白搭了,不着急,我们先等等。” “你别听他的,回去可能很危险,最主要的,是这货压根就不想回去。”蛮牛盯着边上的阿蒙“他还想接着霍霍盛会呢,你要是想回去,就自己先回去,不过要小心。” 王赢没有回答,蛮牛说的确实也是实话,听着蛮牛这么说,阿蒙从边上叹了口气,也没在说话,王赢哼唧着小曲儿,从边上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本来一直再边上忙乎的杜明媚,突然之间一捂自己的嘴,往边上趴,大口大口的就吐了出来。 “杜明媚这是怎么了,这两天天天吐,吃了就吐吃了就吐的,是不是感冒烧了啊。” “开什么玩笑,感冒烧也不吐啊,只有怀孕了才会吐呢。”王赢随口说了一句,这话刚一说完,蛮牛突然之间就把头转向了王赢,王赢也看着蛮牛,两个人互相这么盯着“怀孕!”两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随即蛮牛上下开始打量着王赢,王赢上下打量着蛮牛,两个人这样互相看了好一会儿,片刻之后,王赢开口。 “我说老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个时候,咱们可不适合怀孕啊,而且,你自己看” “你别说我,我有那么无耻么,倒是你自己吧,你是不是自己不想认了?王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藏地真深啊,天天还和杜明媚分开,我们让你们一起你们都不一起,装的这么像干啥啊,整的成天咱们三个大老爷们挤一块,还不舒服。” “你天天晚上打呼噜,我还没有说你什么呢,你现在还不舒服起来了,而且我告诉你,和我没关系,听见了吗?”王赢瞅着蛮牛“我看没准是你吧?贼喊捉贼。”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么说了起来,片刻之后,边上“咣!”的就是一声,王赢和蛮牛两个人转头,看见蛮牛已经到了房间门口,大门都忘记开了,自己的脑袋上去冲着大门就撞上去了,撞完了这一下,他倒在了地上,从地上爬起来,趴着推开门,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转身就进了房间“我靠!”蛮牛从边上直接叫骂了一句。 “这闷骚葫芦果然能开花啊,我是真没有看出来啊。”王赢双手叉腰,一个劲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