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3章 打倒在地 - 狼与兄弟

第1383章 打倒在地

鼠城,雾雨蒙蒙,冬天已经过去,入春一来的第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再鼠城城中的树村,老五和周辰逸两个人,坐在房间里面,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都沉默了。天』籁『小 说Ww』W. ⒉3TXT.COM 两个人多多少少的都受了一些伤,坐在房间里面,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被对开了,王贺楠进了房间“不好了,警察又追过来了,咱们得赶紧离开。” 这已经是三天之内,警方第四次追到老五他们这边来了,面对于警方的追捕,可比面对于盛会的追捕困难多了,警方几乎无处不在,老五自己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精神一直是高度紧张,如果被警察抓到的话,他肯定是要吃枪子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陈旧观念和创新观念的不同,老五报仇,就是要直来直去,用凶残,血腥,暴力,去解决一切,重创敌人,但是这样很容易就把警察招惹上,是真难受。 王赢就不一样了,王赢想要报仇,就要抓到敌人最痛的地方打,而且还是那种打了让他们没有地方去诉苦,没有办法还很难受,他一直是在规避法律,不去触碰,很多时候,甚至都是再利用法律,老五那个时代就是那样,王赢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两个人其实要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是方式不一样,老五这边就难办多了,这要不是王贺楠这一伙人,实在是有些本事,反侦察能力太强悍了,而且处处布置,到处暗哨,老五他们被警察抓,也早都不知道得被抓了多少次了,他们这落脚还没落稳呢,警察这是又追上来了,老五已经有些急眼了“这样下去,我要受不了了,和他们拼了。” “你是不是疯了,就算是拼,也要和盛会的人拼,不是和警察拼!”周辰逸从边上打断了老五,随即又抬头看那边的王贺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甩开他们。” “只能进山了。”王贺楠深呼吸了一口气“咱们进山以后,警方想要追捕咱们就得花费大力气,如果能抗住三天不被他们从山里面找到,那让他们持续从山里面,那么多人,他们也是吃不住的,只能往山里面跑了。”王贺楠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了窗户外面,不远处,群山环绕,全都是原生态的大山,一座接着一座,看不到尽头。 “你们这里的警察太可怕了。”王贺楠自内心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再我们那边是绝对不可能生的,咱们日后在做事情,一定要多多考虑一下,尽量别招惹警察。” 老五叹了口气“都这样了,还谈什么日后。”他们现在总共还有十来个人,武器弹药虽然还有不少,但是应付警察都明显的应付不过来了,更别提别的了。 “我刚刚接到了海宁将军的电话,他说过,会在给咱们增派一个警卫排的人手,大概再三十到四十人之间,咱们选好了安全的落脚点之后,支援的就到了。” 老五和周辰逸两个人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时候,全都抬头,看向了一边的王贺楠“真,真的?”老五这一下,仿佛又燃烧起来了自己内心的希望。 “是的,将军说让你们放心做,不管如何,他再后面给你们兜底。”这一句话说的老五和周辰逸两个人眼圈都红了,片刻之后,老五从边上双手抱拳。 “告诉将军,我们兄弟这一辈子,都纪念他的恩情!”老五现在也是来精神,也是又看到了希望了,王贺楠也清楚,这个时候,也不能墨迹了,大家需要赶紧离开,他从边上伸手一招呼,老五和周辰逸两个人也起身,外面依旧下着瓢泼大雨。 老五一行人借着这大雨,冲着斜前方不远处的群山之中,开始行进。 所有人这一下心里面也都有了底气,一定要和盛会继续斗下去,几乎就是再老五他们刚刚离开这里之后,几十个便衣就已经完全的包围了这个院子,这些特警撞开大门,冲进了院子,看着房间里面空旷旷的,带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嘴。 大嘴现在已经被上调了,周少还跟着大嘴的身边,抓老五,说实话,大嘴还是挺卖力的,他看着房间里面的这一切,这么多年的警察经验,他知道老五他们刚跑不久。 他转身伸手一招呼“追,刚跑了没有多久!”说完之后,大嘴四处看了看,他盯着不远处的群山,片刻之后他,他伸手一指“冲着山那边的方向去,快点,放狗!” 周围的特警全都奔着群山那边追了过去,他们那边正追呢,大嘴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了电话,是刘牧的电话“牧哥!”大嘴从边上连忙开口“我现在有任务。” 就在大嘴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刘牧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你追的太死了,按照你这样的追法,不出三天,他们就得让你们追上,让你们收拾了,你追的太死了!” 大嘴一听这个,当下没有反应过来,一脸大写的懵逼,随即刘牧从边上继续开口“放开点追,让他们跑,放心吧,他们不会霍霍普通的老百姓的,让他们狗咬狗。” 大嘴眯着眼“可是,可是。”在大嘴还想说话的时候,刘牧跟着开口“这是上级的命令,你就听我的就是了,不要追的太死,让他们跑。”刘牧再重复了一句。 大嘴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瞬间,他其实还是很不情愿的,更想去求证一下,但是转念一想,他又想到了银子,银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毕竟是他的兄弟,老五这伙人,也是明显的可以分散他们盛会注意力的人,大嘴第一次如此的纠结。 这个时候,周少也过来了,他看着大嘴“你还在这干啥呢,大家都在追人呢!” 大嘴这个时候呼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冲着周少笑了笑,随即伸手一指不远处“别都往山上追,分出来一部分人,往别的地方追,山上地形复杂,现在大雨,容易引危险,兄弟们还是安全第一!”大嘴说完之后,周少也愣住了了,他了解大嘴,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片刻之后,周少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牛城,是曈昽座下,阿涛势力范围内的一个大城,牛城算是曈昽当初起家一个小城,经过这么多年的展,牛城也以往不同今日,牛城现在归阿涛打理,可以说,整个牛城,都在阿涛的掌控之下,他成天混在牛城上流社会的交际圈。 在牛城,王赢和蛮牛两个人住在一家挺普通的楼房内部,这是蔡汉龙给他的地址和钥匙,两个人已经再这里呆了好多天了,这是二室一厅的小房子,小房子的窗户都拉着窗帘,房间里面的灯光昏黄,再房间的墙壁上面,一张很大很大的地图,伴着这张地图之外,是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一个一个的人名写在墙上,一个一个的箭头,一种一种的关系,王赢已经两天两夜没有怎么睡觉了,一直再根据文件袋上面蔡汉龙给他的资料,在弄这个关系表,蛮牛靠在边上,打了一个哈欠“今天又不睡觉了?” 王赢开始的时候都没有理会他,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已经凉了的中午的包子,自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着包子,王赢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墙壁上面。 蛮牛叹了口气,也不想在与王赢说话了,自己起身就离开了,他回到房间里面,饱饱的睡了一觉,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再次回到这个房间,看见王赢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也是听见了房间里面的动静,王赢起身,从边上拉了蛮牛一把“走了。”他一边说,一边拉着蛮牛起身离开,蛮牛自己都不知道,这王赢,到底又要做什么。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王赢出现在了一家小茶餐厅,他还是挺小心的,整个人都做了伪装,毕竟现在这是再别人的地头呢,他和蛮牛两个人现在还是那么的出名,很快,一个男子出现了,他看了眼坐在边上的王赢,自己随即也坐下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潘斌,潘斌坐下之后,与王赢两个人相互对视,许久之后,王赢冲着潘斌笑了。 “过来的时候,把身后的盯梢的人,都给甩开了么?”王赢从边上直接问了一句。 “当然甩开了,不甩开的话,敢来见你么,而且,不甩开的话,你现在也就完了。”看得出来,潘斌多多少少对于王赢,还是有一些抵触情绪的。 “这样好了,你帮我一个忙。”王赢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当然了,这忙,可能会让你以后没有办法再这个城市生存下去了,但是不会让你白帮的,这是一张银行卡。” 潘斌听着王赢这么说,从边上微微一笑“我早就有准备了,真是够倒霉的,那么多人你不找,偏偏还找到我这里来了。”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情愿,反到越是这样,王赢心里面越坦然,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没问题,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这样了。 王赢告别了潘斌,从小咖啡馆里面出来,他正往出走呢,一个男子从他的边上经过,王赢也没有想太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咣!”的一声就撞到了一起。 这两个人刚撞到一起,王赢刚想说谢谢呢,谁知道这个男子突然之间就冲着王赢动手了,王赢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被这个男子一拳就给打倒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