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李垚 - 狼与兄弟

第1530章 李垚

两个人也都有些犹豫,压根也没有多想,其中一个男子转头,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死者为大,你们想去看看就去看看吧,但是能不能进狼图腾,我说的不算。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这两天也是挺多山城的人来城主府叨念蛮牛的,毕竟蛮牛现在再山城也是有些影响力了,人性本善,好好的一个人说死了就这样死了,还有那么多员工,于情于理的过来也要叨念一下,叨念这个要再山城展现经商天赋,一统山城商界的大老爷们。 两个守卫把这个男子上下仔细的检查了好几遍,再确定了肯定是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之后,才把这个男子放进去,男子缓缓的进入了城主府,城主府整个府邸都响彻着哀乐,来来回回还有不少人行走,时不时的还有人在哭泣,其实这是连王赢也没有想到的,大二小二再狼图腾和城主府居然这么有人气,他不知道蛮牛给大家带来了多少欢乐。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再蛮牛的灵堂前面,依旧有人再烧纸,蛮牛的照片就摆在那里,男子进来了,站在灵位前面,看着灵台里面来回走动烧纸的人,然后,灵堂里面还有专门负责打下手的,那就是有人过来烧纸了,过来敲钟,磕头,递纸钱,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流程,这个黑衣男子站在这里,看着照片里面蛮牛的时候,却是一言不。 边上的人递给他烧纸,他自己也没有烧,甚至于连接都没有接,边上的人连续递了两下,面前的这个黑衣男子都没有接纸,随即边上帮忙的人也诧异了“你不烧吗?” 黑衣男子这个时候才笑了起来,点了点头,从边上接过了纸张“烧,肯定要烧,不烧怎么行。”他笑了笑,从边上把纸点着,扔到了前面的焚化炉内,但是他确是一直站着的,而且很随意的就把纸张给点着了,扔到了焚烧炉里面。 边上的帮忙的人,盯着黑衣男子,本来等着他跪拜的,但是他也不跪,看他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多多少少,你应该鞠躬吧,可是男子连鞠躬也没有,等了好一会儿,他还没有任何的动作,这一下边上帮忙的人也有些不乐意了“哥们,你干嘛来了啊,不跪不鞠躬,那你跑这干嘛来了啊?”帮忙的人明显的语气有些不高兴了。 男子这时候突然之间抬头,冲着这个帮忙的人笑了起来,笑声十分的阴森“我就来看看,看看他有多么的得人心,没想到啊,就算是王赢死了,也就差不多这样吧?” 他这一句话,说的边上帮忙的人直接就不乐意了,周围还有几个人,目光全都看向了中间这个男子“******!你是来砸场子的,还是来祭拜亡魂的!” 这个帮忙的人当即就急眼了,上去就要招呼,被边上的两个人一把就给推开了,另外一个人伸手一指这个男子“你要是愿意跪拜,就跪拜,愿意鞠躬,就鞠躬,如果什么都不愿意的话,那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们不想打扰了大二的清静,你离开吧。” “哦?你们让我走我就走,那我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再说了,我一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你整一头牛再我这里,我跪的着么?他消受的了吗?”男子“嘿嘿”的再次微微一笑,整个人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显得非常的有气势。 他这一句话,算是彻彻底底的激怒了周围这些人,一瞬间,周围至少站起来了七八个人,全都怒目相视,看着中间的男子,这些人的眼神当中也都流露出来了敌意。 男子一脸的无所谓,随即他两手一摊,整个人还是一副示威一样的眼神,就看着周围的人,很快,人群当中一个身影出现了“为你刚才说说过的话,道歉,跪在那里。” 这个声音不容置疑,男子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抬头,看见了灵堂的后面,一根膀大腰圆的男子也出现了,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山锤,山锤浓眉大眼的,头上还缠绕着白布,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一身的酒气,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这个男子的面前。 “为你,刚才,说过的话,道歉,跪在那里!”山锤指了指地上的垫子“快点!” 男子瘦高瘦高的,一言不,与山锤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他比山锤高出来了半个脑袋,这个时候,他的嘴角还是挂着无所谓的笑容,就看着山锤,也不说话。 “三!”山锤从边上伸出来了三个手指“二!”就在山锤要数到一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一!”他咬牙切齿的,随即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匕,匕对准了这个人的脖颈,他转头看了眼身后的蛮牛“大二,今天对不住了!” 说完之后,山锤当即就愤怒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山锤,不要!”夏奡从边上也出来了,两个人本来就是出来结伴上厕所的,但是没想到刚好外面生了这样的事情,山锤也是太生气了,也是喝了点酒,过来他这是真的要下手了。 夏奡抓住他的手腕“头七还没有过呢,别再灵堂见血,讲究不好。”夏奡说完之后,也恶狠狠的了看了眼对面的这个男子,本来这种时候一般人都已经制止不了山锤了,笑着一句话,还是说道了关键位置,山锤到底还是停下来了,他咬牙切齿的,好半天,从嘴里面吐出来了一个字“滚!”他恶狠狠的看着对面的这个男子。 男子随即笑了起来,点了点头“灵堂见血的这个讲究不好啊,原来还有这么一说。” 这一下夏奡都有点忍不住了,周围的人群一个一个的也全都围过来了,所有人已经把这个男子围在了中间,男子依旧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嘴角一边挂着笑容,一边若有所思,这个时候,他突然之间抬头了,眼睛炯炯有神“忘记告诉你了,我叫李垚。” “有人问你的名字了吗?赶紧离开这里吧。”边上的夏奡从边上随即开口“快点离开” “我还是要告诉你们好,这样一来,你们也不至于死不瞑目,记好了,我叫李垚。”男子这个时候再次的笑了起来,他瘦高瘦高的身体,头都盖住了眼睛,漏出来的这一点眼神,看着有些凶残,周围的温度顺间就变了一直没有吭声的山锤,也是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好,这一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去一匕照着李垚就招呼上去了。 李垚轻轻的一转身,抬手就卡住了边上的一个山锤他们下属的脖颈,轻轻一拧,就能听见边上“咯吱~”的就是一声,这个男子的脖颈瞬间就断裂了,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山锤二话不说,疯狂的挥舞着自己手上的匕,冲着对面的李垚就开始上下开攻,连续十几下之后,周围的人群都散开了,山锤站在原地,气喘吁吁的,看着李垚。 李耀两个手指的中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一个指套,这个指套的指尖儿的部分,非常非常的锋利的一把小尖刀,尖刀再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阴狠的寒光。 现在再之间的位置,下面还在缓缓的往下滴血,周围所有的人,这个时候才抬头,看着那边的山锤,山锤满脸的鲜血,脖颈处被豁开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口子,鲜血还在往下流,他站在原地,不光是他自己,连着他周围的所有人,刚才的时候也全部都是统一的直看见李垚一直往后退,躲避山锤了,但是压根没有一个人看见李垚什么时候动手划开了山锤的脖颈,山锤手上还攥着匕,一切的一切,全都再电光火石之间。 山锤手上的匕缓缓的掉落在了地上,他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边上的人都傻眼了“山锤!”夏奡从边上大吼了一声,几步就冲到了山锤的边上,蹲在地上,顺手就把山锤给抱起来了,他这边刚抱起来山锤,山锤脖颈的血迹就流了他满手都是,他觉得像是做梦一样,抬头看着李垚,李垚这个时候却伸出来了兰花指,从边上谈了谈自己衣服处的灰土,再次诡异的笑了起来,边上夏奡这一下急眼了。 “杀了他!!”他叫吼着从地上拿起匕,第一个就冲着李垚冲了过去,随着他这一动手,周围七八个人,瞬间全都扑了上去,直接就把李垚围在了中间,所有人都把手上的家伙拿了出来,大家冲着李垚上下就开始招呼,疯狂的攻击,李垚被这么多人攻击,身处人群中间,一直也是显得游刃有余,在人群中间,高接抵挡,一道一道的寒光,很是混乱,这边人群中间如此的混乱,再另外一边,因为这边的打斗声,也把周围的人都给吸引过来了,周围两侧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人。 这些人刚刚冲出来的时候,站在周围两侧,甚至没有看见中间的李垚,这边的人群已经把灵堂的周围挤的满满的了,很多人想要往里面挤,都已经挤不过去了。 中间七八个人围着李垚,刀光剑影,所有人的手上都拿着匕,前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七八个身影全都倒在了地上,随着这七八个身影倒在地上,最后一个倒下的人,是夏奡,李垚一只手拖着夏奡的脖颈,夏奡嘴角的鲜血还在往下流,李垚手上的匕,就不停的冲着他小腹再刺,他已经受了一些伤了,这个时候,他浑身上下已经被沾染的,全都是鲜血了,周围地上躺着七八个人,山锤,夏奡,他们都在尸体当中。 李垚站在这群人的中间,一脸的无所谓,看着周围聚集着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支烟,他顺手就给自己点着了。 他使劲抽了两口烟,从边上顺手抄起来了一把凳子,他拎着凳子,冲着那边蛮牛的照片,还有香炉的位置,一凳子就砸了下去,这一凳子砸的结结实实,第一凳子砸碎了蛮牛的照片,第二凳子,直接就把整个灵台都给砸翻了,李垚“啊!!”的疯狂的大吼了起来,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狂傲“来啊!!!”他像是一只怒吼的狮子,这一声大吼之后,周围聚集着的密密麻麻的人,都急眼了。

上一篇   第1529章 祭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