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自己嘬的 - 狼与兄弟

【1620】自己嘬的

别他妈的给我提道歉,有些人的命,都不用道歉,有些人的命,道歉也没用,就得一命偿一命,我疯子做人做事是有原则的,今天既然你们两个也找过来了,那我也就和你们两个说明白了,我疯子就一个儿子,结果被巴蛇干死了,现在说别的都没用,老子也什么都管不了了,一命偿一命,要么就把巴扎给我踢出这个局,否则的话,我就是命都不要了,也要把巴扎给挤兑出去,我管不了那么多,还有你,鬼神。”疯子从边上伸手一指“从今天开始,巴扎的那一份,我自己也不要了,你就直接把他一分为三,这三份,咱们三个收了,巴扎现在也已经被我逼的差不多了,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他的部队现在都是战斗状态,一直再和我的交界处集合,我这边也没有那么多想法,我随时等着他打过来,你们两个也就别说别的了,总统都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我现在他的面子都不买,别人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都豁出去了。” “你好歹是一个堂堂的将军,能不能做事情的时候,别和三岁孩子一样,成熟点。” “我是这样做事情一天两天了吗?还是说,你才第一天认识我?鬼神,我疯子是什么性格你也知道,我和你说的那三份咱们三个分了,就是咱们三个分了!”疯子说话也是极其的霸道“当然了,我也不强迫你们,巴扎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从他现在的部队调防,我都看出来了,他这是打算和我真刀真枪的干了,我随时奉陪他,现在的是事情就是这样了,你们要么站在他那边,支持他,要么支持我,我和他只能剩一个。” 说到这的时候,疯子再次的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脑袋“你们好好想想吧,我不勉强任何人,我儿子这个坎儿,我是横竖都过不去的,也不会过去,丧子之痛,你们不懂。” 说到这的时候,疯子的眼圈红了,随即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冲着基科夫他们招手,基科夫也看了眼疯子,又看了眼边上的鬼神,鬼神其实就是一个摆设,从头到脚,都不吭声,他知道,他吭声也没有用,疯子不会在意他的任何感受的。 几分钟以后,鬼神和基科夫两个人坐在车上,车子缓缓的往出行驶,基科夫的脸色很难看,也一直再变化着,边上的鬼神从头到脚一直也是一声不吭,许久之后,基科夫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表情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他转头看着鬼神“怎么选?” 鬼神知道,他和基科夫也不是真的有多么好的关系,所以这时候,他还是不说话的好,于是鬼神从边上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基科夫也是老江湖了,他知道鬼神肯定不会轻易的开口的,许久之后,基科夫点了点头“那看来,实在是没得选了……” 依旧是再疯子的老巢,疯子坐在房间里面,看着之后一地的碎屑,库兹啦已经出现再了疯子的边上,疯子的表情这一刻也是变得十分的严肃,库兹啦手上拿着一个电话,盯着疯子“将军,总统的电话又来了,他应该是知道咱们这边和巴扎的部队调动了。” “不接了,就说我睡觉了就好了。”疯子从边上倒也直接,其实他的内心也没有他表面表现的那么的轻松,毕竟巴扎也是一方豪强,也是很有战斗力的,而且现在巴扎已经明显的再集合军队了,他们这边其实也在集合了,总不能被巴扎打个措手不及,说到这的时候,疯子从边上继续开口“你觉得鬼神和基科夫两个人会怎么选?” 库兹啦从边上皱了皱眉头,想说话,也没有开口,随即疯子继续说道“没实话实说。” “说实话,我觉得将军这些日子做的事情,确实也是有些过分了,很不符合我们目前的最好的利益情况,巴扎是个阴狠小人,他不定再算计什么,这些日子吃了这么多亏,巴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至于鬼神和基科夫,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各有各的主意,鬼神是谁都不敢得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他基本上是不说话的,但是基科夫不一样,你现在的所有行为,已经严重的损害了他的利益,基科夫就认钱的!”库兹啦说到这的时候,又看了眼边上脸色难看的疯子,随即继续说道“但是您的所有行为我也理解,毕竟那是独生子,这么大岁数了,被人给弄死了,所以我也不好说什么。” “可是总统那边也是一直不管不顾的,我觉得这样不好,将军,我们不能树敌太多,这些日子的这些事情,已经让很多人对咱们颇有言辞了,而且咱们这么多年,仇人也不少,现在再这样和巴扎搞下去的话,我们就要真的做好战斗准备了,而且只要战斗的话,那到时候总统那边也就不好办了,他们会声讨咱们的!” 库兹啦说的这一切也都是实话,疯子从边上揉着自己的脑袋,眼睛里面也是布满了血丝,说实话,他现在自己也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他知道,要是真的打起来,他想要一下吞掉巴扎,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开始的时候,为了干掉巴蛇,那一段时间,他已经耗费了不少自己的内应了,那会有些太过于冲动了,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他确实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疯子这是自己给自己搞到这一步了。 许久许久之后,疯子长出了一口气,抬头又看了眼边上的库兹啦,库兹啦这个时候从边上继续说道“而且现在损害的不光是他们的利益,还有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自己毕竟也是需要钱的么,鬼神肯定也惹不起巴扎,我觉得相比于你,他肯定更害怕巴扎,巴扎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咱们都是再表面的,而且公子的事情,疑点颇多。”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是咱们公子上来就霍霍巴扎的女儿,所有人都是先入为主,毕竟咱们公子再仰光的名声,确实不好,和那伙人,没少干那样的事情,但是这里面有事” 库兹啦继续开口“那就是有人从暗中使坏的,这个人买通了慕卡还有慕卡的情人,再达到效果之后,他们就把慕卡和他的情人都给灭口了,而且这里面应该还有别的事情,这段时间,我越查,越觉得不对劲儿,巴莎和哥丹威,好像很多年以前就认识了,而且,两个人甚至恋爱过,我现在甚至怀疑,哥丹威他们当天晚上并没有侵害巴莎,都是巴莎自己说的,因为她痛恨哥丹威,两个人是正常的恋人关系,他们之间更没有一起侵犯巴莎的事实,问题就是公子还有他那群朋友,那天晚上都溜冰了,而且他们那个本来就是一个淫乱派对,他们到了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而且巴莎身边的人不知道巴莎和公子之前认识,我现在觉得,这次的事情,巴蛇他们肯定是一条线儿,但是应该暗中还有另外一伙人再挑唆,只不过查不到人而已,他们做事情有些太滴水不漏了,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还能查,再想想咱们手上的视频,是视频是怎么来的,不就是故意有人录下来给咱们的吗,激怒您吗,巴扎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您最近还是太冲动了,但是我了解进,也理解您,最主要的。”说到这的时候,边上的库兹啦微微一笑“我是您的兵,所以不管是对是错,只要是您开口要求的,我就一定会去做,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但是也正是因为我是您的兵,所以这些话我想了很久,所以还是要说,咱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挡的不光是咱们自己的财路,还有别人的财路,人家一定会有意见的,就算是不想和咱们发生矛盾的,现在这么挡人家财路,也是要出问题的,将军,这么多年了,我太了解您的性格了,但是我觉得您现在连总统的电话都不接,这样下去的话,咱们会四面楚歌的,所以我希望将军也多慎重的考虑一下吧!” “慎重的考虑,慎重的考虑,我的儿子怎么办?哥丹威怎么办?就那么白白的死了吗?我早就知道你说的那些,我儿子没有侵害巴莎,但是我知道他名声不好,说出去没有人信的,他也没有侵害巴莎,巴莎本来就是那种很开放,很随便的女孩,所有的一切都是装的,那个小婊砸更清楚,我告诉你,哥丹威的死,就是巴莎和巴蛇两个人一起设计的,而且,是两个人设计了很久,利用了很多人和事设计的,你以为我愿意这么疯狂的对付巴扎?那是因为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你觉得巴扎是什么性格,都已经这样了,还忍着,你是觉得他自己心里面不清楚吗?” “巴扎,巴蛇,巴莎,这一家子人,没有一个他妈的有好心眼的,他们都是阴毒到极致的人,我告诉你,巴莎和哥丹威的事情我知道,两个人很早以前就再一起了,而且是自由恋爱,最主要的,最早那会,是巴莎去勾引的哥丹威,知道吗?我儿子是真傻,是一点心眼都没有,巴莎去勾引哥丹威的时候,她就和巴蛇两个人计划好要害死我儿子了,而且还要光明正大的害死我儿子,要让我们哑巴吃黄连!让我们什么都说不出” 疯子咬牙切齿的,这个时候,他都已经被说懵了,他调查了这么久,现在这么一看来,自己的将军,早就已经把棋里面的事情都给了解了,他瞪着大眼,看着对面的疯子。 疯子深呼吸了一口气“事情我早就调查清楚了,巴莎和哥丹威两个人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们处过情侣,巴莎是哥丹威的女朋友,而且,是巴莎主动勾引哥丹威的,你知道的,一个女人勾引一个男人,追求一个男人,那不需要什么的,尤其是哥丹威自己本来平时的行为也不检点,他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所以他走到今天,也是他自己嘬的。”

上一篇   【1619】死路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