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7】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三) - 狼与兄弟

【1627】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三)

听见自己心腹这句话的时候,巴蛇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王赢从边上也是一直打量着巴蛇,他看见两行泪水,从巴蛇的眼角缓缓的滑落。 巴扎和基科夫联合屠戮疯子的事情,直接就在缅店炸开了锅,引起来了缅店政府的高度重视,好歹是一个他们自己承认的军阀,说被吞了就被吞了,周围不少军阀也都着急了,巴扎和基科夫按照约定,很好的保护的鬼岛的鬼神,原因很简单,如果是巴扎和基科夫两个人吞并了疯子的话,那事情是他们这些军阀之间的恩怨,如果加上鬼岛的鬼神,那可就麻烦了,所有的出气筒,都得到了鬼神的的鬼岛上。 巴扎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所以再和基科夫两个人联合吞掉疯子之后,他和基科夫两个人就带着材料,去找总统解释,去给所有人解释,他们把疯子的所有财富,能查明的,全都上缴到了国库,所有面子上面的事情,都在处理,都在做。 疯子被干掉了,疯子手下三十六个军官,三十六个心腹大将,三十四个都被干掉了,另外两个人失踪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整个疯子部队的管理层,都在同一天,全都被干掉了,这手段实在是太凶残的,其实缅店本来就是这种军阀割据的局面,政府军对于这些军阀之间的私自内斗,是没有太多的办法的,而且巴扎本来就是有理有据,是疯子逼人太甚,很多人也是都知道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巴扎居然和基科夫两个人能一起对疯子下手,其实这些军阀内部也是都心知肚明的,鬼岛肯定是不光彩的,而且,鬼岛这一次再中间也是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的,疯子,连着疯子下属的所有大将,都鬼岛的那些人干掉的,当然了,疯子被他们归到鬼岛这里了。 也正是因为这么多疯子内部的军官,都被一窝端了,所以才能让巴扎和基科夫两个人摧枯拉朽式的直接打到了疯子的老巢,占领了疯子的军营,收编了大批大批的疯子的部队,他们提前准备的所有后手,都是足够充分的。 他们也不贪心,疯子的所有财富,都散出去了,但是疯子的地盘,还有收编疯子的士兵,他们两个人可是一个都没有吐,这样一来,巴扎和基科夫的势力,也是瞬间扶摇直上,政府军,也是象征性的做了一些样子,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巴扎和基科夫他们都已经动手了,政府军也不好过多的说些什么,最主要的,是巴扎和基科夫获得了境外大武力国家的幕后支持,这个事情,具体是什么,是哪个国家,这个王赢肯定是不知道,也是参与不到里面的,但是一定是获得了支持。 其实这里面还有很多很多的故事,缅甸这个国家自己内部的情况本来就是军阀割据,就和民国时期的中国一样,群雄割据,十分乱。而且,缅甸缅族,占有缅甸几乎全部的平原地区,占缅甸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是缅甸的最大势力,而且缅甸搞大民族主意,少数民族连身份证都没有,二等民族都算不上,所以很多少数民族都在反抗。 有句话说的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仇恨,不是杀人父母,而是断人财路,缅甸独裁军政府,贪污腐败很多年了,缅甸民主党派,吃不着肉,看着难受也很多年了。 这些少数民族,都组成了自己的武装力量,用来保护自己,缅甸中北部的产禅邦少数民族武装、泰缅边境的克伦人民解放阵线和金三角地区的大毒枭坤沙残部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暗中支持,还有一些武装势力,得到别的军事大国的暗中支持,所以这些武装组织,都是会对缅甸的政局造成影响的,这些军事大国,从这里面获取自己的利益,巴扎也好,基科夫,疯子也好,都是属于缅甸的二等民族,都不是缅族人。 这些军事大国,这么多年,一直也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让缅甸缅族分裂,他们自己内斗不止,相互削弱,另外就是再扶持缅甸的诸位军阀,然后作为对缅甸不听话的皮鞭,其实这么多年,缅甸政府军,还是一直想要统一缅甸,统一各路军阀的。 但是就是因为各路军阀各有各的道,后面还有这些军事大国的支持,所以才让缅甸政府军,没有办法把所有的军阀都收服,以至于已经到了这时候了,缅甸还是处于军阀割据的局面,他们没有能力统一所有的军阀私人武装,所以只能和这些私人武装,保持一定量的相对平衡,至少,再他们有绝对把握收服他们之前,要相对平衡。 基科夫,巴扎,疯子,他们三伙人之前一直很抱团的,因为他们都不是缅族的么,一直也是政府军的心腹大患,这三支部队后面有国外势力支持不说,还太团结,不好动手,但是这三支部队,再这个时候,却突然之间内斗了起来,这对于缅店政府来说,本来就是属于狗咬狗的好戏,他们看着还开心,还巴望不得呢。 而且巴扎和基科夫他们面子上面的工程,做的也挺到位的,最主要的,还有就是巴扎和基科夫他们背后的西方势力的政治施压,所以吞掉疯子的这个事情,本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疯子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对于一些西方国家来说,换个听话的人也挺好,其实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他们狗咬狗的事情在缅甸,以至于国际上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毕竟是在他们自己的低头,缅甸政府军那群腐败分子也是拿到了足够的好处,所以没有人愿意多管,至于疯子这个人,几乎是没有什么朋友的。 剩下的那些军阀,大多也离着他们比较远,也没有心思管这些,政府军知道,他就算是想要把疯子的地盘,收给他们自己,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说巴扎和基科夫,就算是他们背后的那些西方国家势力,也绝对不会允许这两块地盘中间,出现政府军的地盘的,这样一来的话,如果哪天强大的政府军把这两个武装力量一下吞了,他们再缅甸就没有手了,就没有办法捞取利益了,所以缅甸政府军压根也没有想着把这地方收回来,但是一切事情都得达到一个平衡,哪怕是一个默认的平衡,也要达到。 所以巴扎和基科夫把疯子的所有资产都给了政府军,给了那些人,算是一个说法,剩下的疯子的地盘和部队,两伙人全都吞了,当然了,至于疯子的那些部队,也都被巴扎和基科夫给收编了,挺简单的,人总是要吃饭的,跟谁不是都一样的,与喜怒无常的疯子想比,和基科夫和巴扎,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疯子的地盘划分,六分之三给了基科夫,六分之二给了巴扎,剩下的六分之一,给了鬼神,而且,疯子的一小部分部队,甚至于被鬼神给收编了,其实跟着鬼神,显然是日子会更好过,因为鬼神有钱,而且,养活的人少,也没有那么多重武器,别小看鬼神这六分之一的地盘,这六分之一的地盘,给了鬼神一条活路。 原本的鬼岛,没有这六分之一的地盘的时候,他是被疯子他们三个人给围住的,所以这三个人围住鬼神,那鬼神就瓮中之鳖,鬼神这一次玩命也没有白玩命,也算是真的给鬼岛开疆扩土了,他和巴扎基科夫的交易,他获得了疯子六分之一的地盘,这六分之一的地盘,让鬼岛终于不再处于三方人的包围之中了,让鬼岛的人,如果想要离开的话,可以不经过这三个人的警戒区了,再打那么多报告,还得那么多申请了,麻烦的要死,当然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巴扎和基科夫的军事禁地,至少戒备森严,但是鬼神很聪明,要了这六分之一的地方之后,上来就开始修建各种防御攻势了,搞明白了,其实鬼神就是给自己的鬼岛修建了一条路,可以进出鬼岛,不用经过这两个将军的允许,这样一来其实也是方便了鬼神,以前不管往鬼岛弄点啥,都逃不出这几个将军的眼睛,得打报告,还得又他们的部队专门的人检查,才允许通过,现在明显的方便了太多了,只要把东西弄到自己的地盘门口,然后从自己的地盘运送回去,不用打报告,也不用让人检查什么,而且,鬼神对于这条路的防范严密程度,绝对会比之前的军事禁地的防范程度要严密不少,其实这次事情,也给鬼岛提高了知名度。 一个月以后,再蔡汉龙的老巢,蔡汉龙,灰血,陈文松几个人依旧是坐在这里,灰血靠在边上,手上把玩着一块玉佩,嘴角挂着笑容,看着周围的人“这疯子说被吞了就被吞了,你们说这个事情,是不是王赢做出来的啊?”灰血一脸的疑惑。 “这个事情应该是与王赢无关的,王赢现在还再巴扎的军营内,天天和巴蛇巴莎混在一起,几个人游山玩水的,并没有发现他还做了什么别的事情。” “那个凡骁,鬼无才他们那些人,再哪儿,找到了吗,还有孤光他们那些人!” “不知道,一个都没有发现,好像就跟全都消失了一样。”灰血摇了摇头“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受到了王赢的命令,再哪儿藏着呢吧,具体是哪儿,就不清楚了。” “这王赢就是奔着鬼岛去的,怎么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一动不动的,他再等什么呢!” 房间里面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看着他们从边上絮叨,蔡汉龙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你们是真的觉得,王赢在这中间,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吗?” 他说完,房间里面的人都不吭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蔡汉龙,蔡汉龙随即从边上伸出来了两个手指“这样好了,我给大家打个比方,阿意的岳父,就是B,然后,当初再盛狱,摧毁盛狱,抓起来孙琪展的那个将军,我们称之为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