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没钱行不通 - 狼与兄弟

【1631】没钱行不通

王赢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巴蛇,随即巴蛇从边上笑呵呵的开口“卡坦从一开始压根就没有完全的信任你,你身上的那些纹身,你觉得你能瞒得住谁,所以卡坦从阿虎介绍你开始,就已经让人开始调查你了,调查你的人,就是慕卡,慕卡再哥丹威的事情之后,调查到的你的身份,然后因为慕卡是我的人,所以慕卡第一时间给我汇报的,是我让他压住的消息秘密,给卡坦那边洗清了你的身份,说你是没问题的,然后卡坦那边才会反馈给巴扎,要么你以为你能瞒得过谁?关公,血狼,血凤凰,这些纹身都不是出自小人物之手,绝对都是纹身届的大咖,浑身上下枪伤,刀伤无数,那是普通的小混混能做到的吗?你真的以为卡坦是个白痴吗?卡坦只不过什么都不说,只是为了稳住你,知道吗?你真觉得你那么轻易的就可以骗了谁,说实话如果不是碰见了哥丹威的事情,你或许现在都已经被卡坦他们给撕成碎片了!” “你再境内那么的出名,而且慕卡还拿到了实质性的证据,刘宇医院的监控里面有你去探望你妻子的照片,所以说,你觉得你做一些简单的伪装,把头发染白了,就能让人一点不生疑么?但是我没想到的就是你能那么救我,不过你也是因获得福,你这么一救我,那一场火烧掉了你身上的不少东西,你的脸早都没啥事了,几个玻璃划开的口子,也是我让你带着面具的,那难道是为什么,你不明白吗?” “就是因为我明白了,所以我才问你的,那你为了我,把慕卡他们都给灭口了?” “我灭口慕卡,有我的原因,也有你的原因,这个是事实,我知道你来这里想要做什么,你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但是你最初,是冲着我父亲来的,你冲着我父亲来,我不介意,咱们两个人的目标是一致的,我父亲觉得我不了解很多事情,其实我都很了解,我知道如果我父亲和基科夫他们要是下定决心了对疯子动手的话,你一定不会看着,一定会动用你再国内的势力的,王道的女婿,这可不是白来的,海宁都能为你做那么多事,帮你隐瞒身份,那你再国内还是有不少势力的,而且是大势力,所以我觉得我们利益一致,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考虑的,要么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 “只要两个人利益能保持一致,那这两个人永远可以成为朋友,最主要的,你确实救了我的命,救了我不仅仅是一次,这是另外一码事,我需要你的经验指导我,需要你的人脉帮助我,也需要你的钱来救急我,最主要的,我知道你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你最后的目标,也是最终的目标,是鬼神的鬼岛,鬼神屠戮了你的山城城主府杀了你城主府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你想要对付鬼神,绕不开巴家,基科夫,还有疯子,所以你只能先挑唆他们内斗,只不过恰好,有些事情也是我一直在做的,所以说,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我觉得咱们能一起做事情。” “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也清楚了,我想要拿巴扎的军队,你现在帮我,就是再我最难的时候帮我,我巴蛇,一码事是一码事,你帮了我,我就能帮你。” 王赢一听事情已经坦白到这个地步了,再说别的也就没有什么用了,他从边上两手一摊“我能帮你,你就能帮我?你能帮我得罪鬼岛?得罪鬼神?就算是你愿意,巴扎会愿意吗?”王赢笑了笑“他们之间的利益链那么的多,他们都指着鬼神赚钱呢,鬼神就是他们的银行,就是他们的提款机,他们不会允许的!” “但是鬼神会给巴扎他们赚钱,不会给我赚钱,巴扎的钱是不会给我的,只要我起来了,咱们两个可以一起赚钱,我不用拿鬼神的钱就可以,而且我可以打着我父亲的名号,坑鬼神一把。”巴蛇说的倒也是直接“前提是我得能起来,你得帮我。” “你是在和我谈判呢,还是再和我商量呢?”王赢从边上笑了笑,直接转移了话题。 “错了,都不是。”巴蛇两手一摊“我是在请求你,请求你帮我的忙,我这里没有任何胁迫的意思,而且,我是想和你做朋友的,咱们两个人现在把这些都挑明了说,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如果不挑明了,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巴蛇这话是什么意思,王赢也明白,随即巴蛇继续开口“而且你已经做了这么多,你要是甘心你之前做的这些都白白付之一炬的话,那我也就认了,但是你绝对是安全的,你想从我这里呆着,那你随时可以呆着,我绝对不会拆穿你,这是个秘密,这世界上,现在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巴莎都不知道,更何况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让你手下的那些文涛武将都过来的话,你不摘面具,也未必认识你吧?而且,我是什么意思,你很清楚的,我觉得我已经展现出来了足够的诚意了!” 王赢其实现在也是心如明镜一样,巴蛇的权力欲望极强,他和巴扎现在已经是处于暗斗的环节了,但是毕竟是亲父子俩,这么多人看着呢,也不能搞得太难看丢不起那个人,巴蛇显然不想以后军队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掌管,最主要的,还有王赢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巴蛇曾经安排人去暗杀过这一对儿母子,就是因为那次的事情之后,巴蛇就再也没有发现过这对儿母子的踪影,暗杀的手段绝对是够保密的,他相信巴扎没有证据怀疑到自己,但是他也相信,巴扎肯定会怀疑自己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王赢不知道的,王赢知道的,那就是巴蛇现在需要钱,需要人,来帮助他,巴蛇自己没有人脉的,所有的人脉都是巴扎的,只要巴扎不开口,巴蛇绝对没有钱的,没有钱,就什么都完蛋,而且巴蛇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也是明显的想要王赢把凡骁他们都弄过来,训练部队,训练士兵,这样一来,等于虽然部队名义上是巴蛇的,但是私下里,都是王赢的人了,那等于是王赢对部队拥有绝对掌控权了,巴蛇还不害怕王赢会做什么,毕竟边上就是巴扎,如果王赢真的偷偷做点什么的话,那巴扎还可以随时吞掉王赢,王赢想要对付鬼岛的话,那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其实是没有比和巴蛇合作更好的方式,反正一下想要了鬼岛的命那也是不可能的,王赢也早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现在等于是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了,要么按照自己之前的计划走,但是巴蛇是一个未知数,要么,就按照巴蛇的计划走,但是也有危险,鬼岛自己肯定是要搞的,而且自己为止付出了那么多,也是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的,对于巴蛇,他也是真的用命救了他,如果就这样完蛋了,他自己也是会有不甘心的。 王赢从边上沉默了,也不说话,许久许久之后,巴蛇突然之间从边上又笑了起来,他这一次没有叫王赢阿豆,而是直接开口“银子!”这一声叫的王赢下意识的挑头。 随即巴蛇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要是说,我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你会相信我吗?” “同样的,如果说,我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你会相信我吗?”王赢从边上微微一笑“我们都已经过了那个可以交朋友的时期,也都过了那个可以天真的相信身边任何人的年龄了,我说的没错吧?有些人是注定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但是我相信你。”巴蛇从边上简单明了“我相信你想和我做朋友,只要你亲口说出来,我就会相信!”巴蛇伸手指着王赢,就这么瞪着王赢,也不再说话了。 王赢这一下是更加的难办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少爷,有着极大通天的背景,也有着极高的智商,心狠手黑,他做的很多事情,自己都是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社会经验,他这一刻,有些迷茫,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 王赢简单的思索了一下“那我们就做个朋友。”王赢说完之后,微微一笑,从边上伸手“我叫王赢!”他这话一说完,边上的巴蛇也笑了,他也把手伸了出来。 他与王赢两个人握手“叫我巴蛇就好,作为朋友,我送你第一份见面礼。”说到这的时候,巴蛇弯下了腰,眯着眼,从边上也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鬼神!” 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王赢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对面的巴蛇,巴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得出来,巴蛇或许早都已经想好了,要先拿鬼神祭棋了! 三天之后,再巴扎的军营内,鬼神,巴蛇,两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偌大的房间,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房间里面摆放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鬼神从边上端起来一杯酒,冲着巴蛇举杯“恭贺一下巴少爷,听说将军终于给您放权了!最新的地盘给您了,这样一来,以后我们可就是邻居了,我还是需要少爷多多关照啊!” 鬼神着场面话说的倒也没毛病,巴蛇从边上连忙摇头“叔,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是晚辈,我哪儿能关照你,得全靠你关照我啊!我父亲没有给我多少东西的,所以说,到时候肯定还会有很多麻烦的地方,我巴蛇是一个纪恩的人,我这个时候确实是有些难,只要叔肯帮我,我巴蛇就是那句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啊!” “少爷,你看你这话说的,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你开口,只要我能办,绝对没问题!”鬼神从边上连忙应了下来,听着鬼神这么一说,巴蛇也是笑了笑。 “那你看,你也知道,我爸呢,现在是给了我人,还给了我地盘,然后让我自己去找钱,我呢,也是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么多年,一直是在部队里面的,所以能不能帮帮忙?毕竟你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那是行不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