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别有用意 - 狼与兄弟

【1650】别有用意

听着李土匪这样骂王赢,鬼神没有在说话,只是把电话给挂断了,挂断电话之后,他坐在了沙发上面,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迷茫,他本来有些确认的事情,这一下又有些不确认了,马城到这里,就算是做飞机也得四个小时,王赢也不会分身术,难道,难道自己的方向是真的错了,真的是自己太敏感了?想着想着,鬼神坐在了沙发上面,刚才的那些愤怒,也显得平静了不少,他眯着眼,又开始重新的琢磨了。 很快,他从边上把手机拿了起来,直接打给了李垚的下属,电话一个一个的打了过去,再确认事情的真假,王赢是不是真的出现在了马城,这里面甚至于包括一些李土匪的下属给他发过来的证据,当初拍摄的照片,鬼神这一下,也是真的迷惑了。 他盯着照片看了许久许久,片刻之后,鬼神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这一切,又全都是巴扎背后再耍鬼了,他这是想要让巴蛇咬我,他从后面看热闹啊……” 另外一边,再巴莎的房间里面,这个时候,再房间的门口,以及酒店的门口,都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都是巴莎的保镖,这些也是正常的,王赢已经回到了房间,而且,这时候,巴蛇也有了正当的理由,带着人过来了,很多人都看见了,巴蛇亲自把巴莎和阿豆两个人给接走了,接上车,接着他们回火种大营,巴蛇的车子上面,只有王赢和巴蛇两个人,开车的是王赢,副驾驶的是巴蛇,王赢从边上眯着眼“那个人是谁?” “是我找的一个和你说话声音很像的人呢,身高也差不多,别的行为习惯,都是按照你的行为习惯来的,为的就是关键时刻迷惑对手用的,放心吧,这样的人我还有。” “我是说,他脸上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吗?”王赢这一点还是有些疑惑的,看着疑惑的王赢,边上的巴蛇沉默了片刻,随即冲着王赢反问了一句。 “如果不是真的,你觉得可以骗得过鬼神吗?你真的觉得隐藏你的身份,那么容易。” “我从来不觉得隐藏我的身份容易但是我想知道你从哪儿找这些已经毁容的人去的!” “我可以自己动手,只要和他们谈好条件就行了,声音差不多,体型差不多的人,太容易找了,只要脸毁掉就好了。”巴蛇说的十分的轻松,王赢自己心里面也有些不舒服,从边上也没有吭声,巴蛇或许也是感觉到了王赢情绪上面的变化。 他跳过了这个话题“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凡是给我做出过牺牲的任何人,等我得势那一天,我一定会回报给他们的,我今天晚上给李垚下了一个套儿,李垚上套了,就是我的计划本来是要干掉他的,不过他好像表现的还不错,真是有些真本事的人。” 王赢听着巴蛇这么说,从边上思索了一下“看来你们这是又说动了唐奔了?是吧?这马小七为了你也是真的够卖命的,你是兄弟,唐奔就不是兄弟了呗。” “那不是一切都是为了隐藏你的身份,打消鬼神的疑虑吗,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有多么的危险,知道不知道鬼神他们盯着你的时候,如果不是你提前发现了,咱们准备好了,那么那几个鬼魂从巴莎那里带走的人就是你,那你的性命就结束了,知道不知道?所以必须早点做动作了,必须要把鬼神找人的目光,引向国内了,实在太危险了!” 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王赢确实也是有些后怕,有些时候就是老天爷的意思,老天爷不让他王赢进命绝于此,自己这是偶然的一个善心,居然救回来了自己一条命,他又想到了那个衣衫褴褛,身形拘偻的老太太,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真是命大。 巴蛇也是看见了王赢闭眼睛了,从边上特别淡定的开口“哥,开车能注意点精神吗” 王赢这才睁开眼,无奈的笑了起来,听着王赢笑,巴蛇从边上继续开口“巴扎还有一个星期过生日,这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然后再巴扎过生日的时候,我要当着他所有下属的面儿,和他要军权,要地盘,他当初答应我的,现在整个缅甸的人都知道,火种大营现在已经成立好了,而且咱们手上也有不少士兵了,我们两个的赌注我赢了,我现在手上还有些存款,武器装备也是自己做起来的,可以说我现在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而且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呢,所以说。” 王赢这个时候看了眼边上的巴蛇“所以说再巴扎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就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准备好,是这个意思吧?就还有七天的时间了,是吧?” 巴蛇两手一摊“我手上的所有的能动的,能用的底牌都给你了,接下来就看你了。” “那你说,如果我们这个事情走漏风声了,我们两个人会不会死的很惨,我冤不冤?” “我觉得死到不至于,他不会要我的命,也不会要你的命,因为你是巴莎孩子的父亲,是他外孙女的父亲,所以巴扎不会要咱们两个的命,但是咱们两个这一辈子也就废了” “你们缅甸当局这么乱,据说这么多年,这么多军阀当中,已经不知道发生过了多少次的军事政变了,那这么多政变,有没有谁是真正的就是成功了的?” “基本上一次都没有,每次都是死的很惨,被抄九组,接连着身边所有亲信的九族那种!”巴蛇知道王赢肯定也是把什么都调查清楚了,所以也没有隐瞒王赢什么。 “基本上十次政变里面,有八次的失败是因为提前泄露了消息,那你说咱们这次有没有机会会泄露消息啊?”王赢无奈的摇了摇头,嘲笑般的语气开口“时间还是不够!” “本来我也没想着真的就能成了,但是准备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还是要拼一下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成不了是正常的,所以时间这个东西已经不重要了,也已经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时间给咱们了,成败在此一搏吧!怎么算,都是没有多大胜算的!” 王赢这个时候也不吭声了,他知道巴蛇说的是实话,他低下了头,想到了巴莎,想到了巴莎肚子里面的孩子,片刻之后,他跳过了这个话题“你说我是儿子,还是女儿。” “我觉得是儿子。”巴蛇从边上平静的开口“好歹我也是一个当舅舅的,不过你放心好了,巴扎不会狠到对自己的亲生骨肉还下手的,更不会牵连到你和巴莎的孩子,毕竟这个事情从头到脚的,巴莎没有参与,是不是,她都可以是不知道的。” “虎毒不食子!”说完之后,巴蛇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王赢自己心里面清楚,其实这个时候的巴蛇,压力也是非常非常大的,只不过他不说而已,王赢的压力也大,他这次,也是要真的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要压进来了,他和巴蛇两个人也是真的死死的捆绑在了一起了,王赢这个时候却突然之间想到了烷北“你觉得烷北可靠吗?” “烷北必然是可靠的,如果他不可靠的话,咱们早就完蛋了,也就留不到现在了!” “烷北知道咱们所有的事情,里里外外的也都非常清楚,我很相信他!”巴蛇这也是再给烷北做保证,王赢知道烷北和巴蛇的关系肯定是很不一般,但王赢心里面不踏实。 “烷北可是从鬼岛出来的人,他可是也是鬼神的心腹下属,巴蛇,这事情不是闹着玩” “放心吧,我给他作保证,他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是鬼神的心腹下属,我们两个认识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至于多余的事情,我也就不和你解释了,一周之后,见分晓!” “还是不要着急,一周之后,你先和他要军权,看看他怎么应答你,先把他架起来再说,然后接下来,看看他那边是什么反应,咱们决定咱们的计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计划赶不上变化!机会只有一次,我们要抓好!”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眼王赢,他没再说话,王赢这个时候却笑了起来,他冲着巴蛇开口“放心吧,我们是有机会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会差这几天的!” 话音刚落,巴蛇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着手机,说了几句话,片刻之后,巴蛇放下电话,盯着王赢“鬼神前来拜访我了,这个狗日的,自己送上门来了!” 巴蛇这一下明显的有些兴奋“银子,准备一下,先把他拿下吧,这么好的机会,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鬼神再也没有露面过,这次他自己送上门,咱们取了他脑袋,我自扃制造一个现场就好了!”王赢看的出来,巴蛇是真的动了杀心了。 “不要,鬼神现在不能出事。”王赢从边上摇了摇头“现在不光是我的事,还有火种大营的事情,如果鬼神现在出事的话,那鬼岛的人不会放过火种大营,肯定多多少少会发生摩擦的,这样一来,最高兴的就是巴扎了,而且如果鬼神真的死在这里了,肯定会给你带来麻烦的,鬼岛那些人如果真的疯起来,要是说摧毁部队不可能,但是如果说干掉几个人的话,我觉得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么好的机会,那他好好的来找我干嘛,他还有脸来找我,真是狠的我牙痒痒。” 王赢眯着眼,仔细的思索了一下,随即突然之间抬头,盯着巴蛇“一定是试探,示好,记着,要接受鬼神的所有示好,把矛盾往巴扎那里引,怎么演是你的事情了,不要骗他,鬼神这个人狡猾的狠,而且这么多年,他一直和巴扎还有疯子他们打交道,他手上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有多少情报,多少卧底都在这些人的部队当中,或许咱们的部队当中,肯定也有不少鬼神他们的人,所以他说他掌控的消息,一定很多很多,你和他所有的话,都实话实说,说谎话的话,会让他起疑,毕竟现在不知道他到底掌握了什么,但是选择这种时候登门拜访,肯定是别有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