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记着来找我 - 狼与兄弟

【1652】记着来找我

巴莎这一晚上表现的也都挺好的,但是当她回到房间以后,脸上的表情也拉下来了,显得有些紧张,当然了,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王赢也什么都不说,只是搂住了巴莎,按道理说今天一切的一切发展的都挺好的,巴扎真的把自己手上的那些地盘给了巴蛇,这样一来的话,巴蛇算上火种大营,就真的掌控了巴扎一半儿的地盘了。 这么多人看着,巴扎也没有办法耍赖,这些人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也都是真好,这些将军,再巴扎送给巴蛇地盘之后,也都送给了巴蛇不少礼物,基本上都是武器。 巴蛇二话不说,也全都一一笑纳了,王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后半夜是怎么睡着的,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巴莎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巴蛇自己却阴沉着脸回来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往边上随即一坐,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赢看着巴蛇的表情,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对劲儿,他顺手搂住了巴蛇的脖颈“咋了”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巴扎把他手下两只最精锐,也是最让他信任的部队,给了我,调集到了火种大营的前后两侧,对火种大营形成了,包围之势,总指挥官是王继琛,这些人都是巴扎的绝对心腹,他这不是给我人,他这是监视我去了,我也没有办法推脱,如果咱们有什么动作的话,那王继琛他们可以随即前后包夹,收拾了咱们火种大营,我就知道,这巴扎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把火种大营给我的,而且巴扎刚从又给我施加压力了,他让我要盯着点鬼神,其实他就是想要让我先和鬼神斗起来,这样一来,有组织可以牵扯我火种大营的发展了,我心里面都清楚。” “而且按照他的性格,他这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我架着没办法,肯定是要应诺我的,但是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想办法往回找场子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但是现在被他制约住了,我们要怎么办,王继琛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现在名义上面火种大营我说的算,但是实际上,现在火种大营上下两侧巴扎精锐心腹正规军,所有的指挥将领,都是再关键时刻只会听王继琛话的人!” 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之间变得非常的尴尬,巴蛇愁眉苦脸的,巴莎从边上也不吭声,现在这一下到好了,自己的周围都是眼睛,这想干点什么,更困难了。 “这些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根据我的眼线给我带来的可靠的情报,巴扎的私生子,要被巴扎紧急调回这里了,而且巴扎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而已,这个事情是我母亲偷偷透漏给我的,他感觉到了巴扎现在身体的不寻常。” 听着巴蛇这么说,王赢靠在边上,简单的思索了一下“这个事情是摆明了,巴扎这是准备打算放权了,然后先把你弄在火种大营,让王继琛和他的人制约住你和你的火种大营,然后把私生子调回来,从这边共事,然后秘密的把自己手上的权利移交给自己的私生子,门象算是他私生子的坚强后盾,关键时刻,肯定也会帮忙的。” “这次火种大营的事情,肯定也是给了巴扎太多的震撼了,他没有想到你能把部队建设搞得这么好,这么多的武器,这么多的人,还有这么多的钱,但是有一点,肯定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就是你巴蛇这么多年,肯定没有闲着,至少不是表面上所表现的那样,他现在自己已经有很大的危机感了,不表现出来而已!我很早之前就说过!” “你说的这个话我赞同,这个很早之前我就想过了,如果我真的把火种大营搞起来,他肯定就不会给我太多的时间了,没想到,这件事是真的,而且之前你也说过了,只要火种大营搞起来了,你说的没错,火种大营给我了,那巴扎大营,就要给他了。” 巴蛇从边上揉着自己的脑袋“这一下怎么办,真的麻烦越来越大了!这他妈的巴扎!” 巴蛇咬牙切齿的,已经开始说脏话了,其实这个事情也怪不得谁,是巴蛇自己不知难而退,逼着巴扎给他军权,那就不能怪巴扎用后手,再想办法把军权光明正大的拿回来,毕竟私生子的事情还是很见不得光的,而且巴扎这么多年的军队形象,司令还是要有的,其实这里面最主要的,那就是不管如何,打断骨头连着筋,两个人还是一家子,巴扎对于巴蛇这个儿子,到底还是下不去手,虎毒不食子,要么巴蛇一点机会都没有,而且,说实话,直到现在,巴扎也没有想过,巴蛇已经开始想着要撬动他的军权了,要搞军事政变了,一来他不害怕巴蛇这么干,他对自己有信心,而且巴蛇没有人脉,二来,他也不愿意去相信巴蛇这么干,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之所以扶持自己私生子,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私生子掌权,巴蛇和他母亲巴莎能活。 如果让巴蛇掌权了,那自己的私生子,和他的母亲,一定是活不了的,自己的两个儿子,他是太了解了,而且巴蛇自己内心也是希望自己私生子掌权的,所谓爱屋及乌,肯定也是有的,对于自己的正房太太,显然,巴扎也是更喜欢自己的情人。 房间里面安静了许久许久,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从边上开口“这样看来的话,巴扎不会给咱们太多的时间了,等着他的那个私生子一到军营,肯定就会掌管重要职务。” “他要接手的肯定是王继琛的职务,王继琛被调到火种大营之后,他再巴扎大营的职务一直空着呢,而且,最近营地里面已经有一些人事变动了,这些人事变动,好多都是我看不懂的地方,一个一个的很关键的岗位,来的都是一些新人,我之前对于这些人,都是一点消息渠道都没有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这些消息。” “那这些新人八成会和你那个兄弟有关系了。”王赢看了眼边上的巴蛇,听见兄弟这两个字的时候,巴蛇的眼角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随即王赢没有等巴蛇说话,继续开口“你父亲如果想要你那个兄弟彻底拿下军队指挥权的话一定不会只靠他一个人的,肯定还会有能让你那个兄弟信任的一批人,这一批人很可能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已经任职到部队了,只不过不显眼而已,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位置,你之前没有注意这些,现在等着注意到了,或许已经有些晚了,按照你这个说法,你这个父亲是下定主意,不会让你拿这个部队的军权了。”说到这的时候,王赢又看了眼边上的巴蛇。 两个人再一次的沉默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许久之后,巴蛇和王赢两个人都把头抬了起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一刻,或许两个人已经想到了一起…… 阳光明媚,气候宜人,门象也是缅店诸多军阀当中的一支,势力是真的不算小,和海宁两个人离得挺近,可以说两个人的势力范围,几乎就是挨着的,门象算是军阀当中的老好人,和谁基本上都不产生矛盾,和谁都是和和气气的,低头赚大钱。 加上门象本来还是有些势力的,所以一般的人也不愿意,也不会去招惹他,至于门象和巴扎,两个人算是当初一起起家的人,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贩毒起家,你帮着我,我帮着你,两个人帮来帮去,互相扶持,一转眼,十多年的功夫,两个毒贩,变成了两个大军阀,也是赶上了好时代,缅店政局的错综复杂,老天爷的意思。 两个人感情极深,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是互相扶持,当初巴扎对疯子下手的时候,门象也是尽全力的支持,他与海宁两个人的同时表态,也是给政府军施加了很大压力。 现在就在这个时候,就在门象的房间内部,再门象的面前,站着一个英俊的男子,男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精神,也很帅气,男子穿着一身军装,举手投足之间,给人的感觉,英姿飒爽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巴扎的私生子,巴虎,缅甸这边没有这些讲究,巴虎和巴蛇两个人或许是从出生就注定了是要争斗的。 龙虎斗,龙虎斗,巴虎和巴蛇比起来,看起来要阳光的多,正的多,巴虎真的是一个不可多见的军事奇才,从小就被巴扎当成接班人培养,再国外一直也是再进修,现在再门象这里,也是深受门象的器重,以至于,门象把巴虎当成了自己的干儿子。 这也是接到了巴扎那边的通知,门象也是知道,是时候该回去了,现在要送别自己的干儿子了,说实话,门象还是有些不舍得的,这么多年,他也是真的用心去教巴虎的。 现在门象站在巴虎的面前,给巴虎整理着衣领“记着,你那个哥哥不是什么善茬,千万不要相信他的任何话,他是一个权力欲望极重,而且心狠手黑的人,明白吗?” “放心吧,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巴虎从边上笑了起来“我也不会伤害他,放心吧,父亲!”巴虎已经和门象开口叫父亲了“我不会让我父亲难做的,家和万事兴。” “傻孩子,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让你回去,一来是让你培养你自己信任的人,把他们一点一点的一个一个的调回去,给你自己慢慢的增加根基,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不是我害怕你要害他,我是害怕他要害你,知道吗?” “不会的,放心吧,我平时多多留意就好了,再怎么样,那也是我的哥哥,一个父亲的哥哥,再说了,对于我,你了解的,想要我的命,也没有那么容易的。” 门象叹了口气“我给你准备了两队人,你父亲那边也会派人接应你,到时候接应了之后,回去和你父亲好好聊聊,如果有什么需要,有什么困难的话,记着来找我。”

下一篇   【1653】哪个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