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8】别争了 - 狼与兄弟

【1658】别争了

“就像是他刚才走的时候,要把你母亲随身带在车上一样。”王赢把烟掐灭,扔掉。 巴蛇不说话了,看着房间里面的人,凡骁和鬼无才两个人一直再边上,王赢也皱着眉头,心里面一直感觉着不对劲儿,巴莎脸上也是明显的闪出了担忧之色“李子轩是巴扎的狗,很忠心的狗,王继琛的人现在都给他接了,而且我们之间还有矛盾,怎么办” “别怕,巴扎是故意让这条狗过来的,他知道咱们和他有矛盾,这样才会更保险……” 另外一边,门象的大营的医务室内,高护病房里面只有门象一个人,还有躺在床上,浑身上下都插着各种仪器的巴虎,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外面守卫也把大门守死死的。 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本来门象之前是一脸焦急的表情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却平静了不少,他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证据我已经都准备好了,估计巴扎很快要和巴蛇撕逼了,其实早知道,咱们不用使这出苦肉计了,我的人调查发现了,就算是咱们自己不下手的话,也有一伙人是提前埋伏好了准备动手的,那肯定是巴蛇的人,如果能让那群人下手的话,那计划简直就完美了,他们全都跑不掉。” “话说的简单,那个时候谁能知道他们会不会动手,如果不动手的话,那不就麻烦了,如果他们真的动手,真的把我干掉了怎么办,所以我宁愿干掉那个一直藏在我身边的内应,我留着他留到这么久,就是为了这样的。”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巴虎,这个时候却突然之间开口了,他说话的声音很低,说完之后,睁开了眼睛,炯炯有神。 再看这个时候的巴虎,身上哪儿有一点点受伤的样子,反而显得更加的精神抖擞,眼睛也是炯炯有神,身上虽然还在输液,边上的机器虽然还在显示的他的心跳波动甚微,巴虎也是一个小心谨慎之人,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永远不在任何一个人面前表示出来最真实的自己,除了门象,这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照顾,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人,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身边谁,会是别人的眼线,肯定会有,或者是巴扎的,或者是巴蛇的,巴扎的眼线会看着自己成长,看着自己变成一个统帅,然后告诉巴扎,巴蛇的眼线,会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汇报给巴蛇,所以说,这么多年,巴虎确实藏的也是挺累的,这个时候了,只有他和门象两个人了,他也知道门象肯定会把一切都防范的很严密,所以他这才放开了心扉“还有一个,我要他们都付出代价。” “你母亲被人抓走了,是你哥哥他们做的。”门象说到这的时候,巴虎一下就惊到了,他跟着就要起身,被门象轻轻的一扶,巴虎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他又躺了下来。 “应该是同步进行的,你母亲那里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是巴蛇干的,但是也只有巴蛇能干出来了,你母亲出门逛街带了五十多个身手敏捷,身装武器的保镖,居然再这么多人的眼皮子低下,被人劫走了,这伙劫人的人,不简单,那五十个人里面,肯定是有巴蛇的眼线的,巴蛇这些年,没有什么别的本事了,就是准备眼线了。” “你让他搞一些别的本事,他也搞不出来了,他没有人脉。”巴虎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绑架了我母亲,无非就是害怕输给我之后,给自己一个筹码,这个筹码不是他自己的筹码,是他妹妹,还有母亲的筹码,定然是这样的。” “嗯,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一眼,所以这个事情咱们不用着急,你也不用担心你母亲的安危,只要你是赢得,她就会没事,你父亲和你母亲青梅竹马,这是他眼皮子低下的事情,他一定会处理好你母亲的事情的,你稳着点,我就是把这个事情告诉你。” 知道自己的母亲被人抓走了,巴虎也仅仅是激动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后,就平静了,看着躺在病床上没有在提这个事情的巴虎,边上的门象也是有些发自内心的敬佩这个小伙子,显然的,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不容易,哪怕如枭雄巴扎,遇到与家人有关系的时候,都显得十分的不理智,自己也做不到如此的理智,但是眼前这个小伙子却可以,门象知道,巴虎,绝对是最适合巴扎权利的那个人,比巴蛇,还要适合。 巴虎也是一个聪明人“巴蛇确实没有什么人脉,也没有什么靠山,但是我了解他,他抓我母亲是一个信号,是一个很强硬的信号,他强硬的资本再哪儿?” “其实这个事情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事情,我开始的时候也觉得他什么人脉都没有什么靠山都没有,可是他却硬生生的搞起来了一个火种大营,然后抓你母亲的这伙人不简单,绝对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更不会是部队的人,训练都十分的有素,现在他的身边有一群带着面具的人,这一群人是他的所谓的火种特战队,这些人没有人见过他们的样貌,巴蛇一直也在藏着他们,因为人数不多,所以巴扎以前肯定也不怎么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母亲的这个事情之后,巴扎会去查所有人,也会查这批人,我和巴扎我们两个人交流过了,巴扎这一次会把所有事情查清楚,我这边准备的一些细微的证据,差不多可以提交上去了,外面那伙真正准备埋伏你的人,我可以说成他们是在事成之后接应你们的,只要有证据证明巴蛇想害你,那剩下的就好说了,那群人出现的蛮是时候的,至于你母亲那边,其实更好解决,巴扎自己会查到的。” “你看,你是不是要先稍微休克一下,这样给巴扎制造出来假死的样子,巴扎的心腹贾硕一会儿就要到这里来亲自探望你了,这个贾硕我知道,他是有一定医学常识的,也是巴扎的私人医生,这些小手脚骗骗那些眼线可以,但是想骗他们这样专业的人士,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把所有的仪器恢复正常,然后再给巴扎打点兴奋剂,给他点动力。”门象说到这的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药瓶子,他手上拿着这个药瓶,冲着巴虎开口“这个药瓶,是我拜托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一种镇定剂,这不是人类用的镇定剂,但是再相对的环境下,合适的计量范围内,注射,可以让人处于一种假死的休克状态,每个人和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你的身高体重血型,还有种种身体指标,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了,他们给我推荐了一个可能合适的剂量,现在这个剂量只要注射到你身上,你就会处于一种假死的休克状态,然后这种状态需要靠着边上的机器维持,直到你体内的所有剂量,全部都慢慢的被身体吸收,或者被排出,这样的话,你才会恢复意识,才会醒过来。” 听着门象这么说,巴虎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如果有误呢?你我都知道,巴蛇母子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尤其是巴蛇的母亲,毕竟是军营长大的,有一个将军父亲,从小受过那么多的教育,绝对是一个忍得住,站得起来,也趴的下的女人,我再的话,她多多少少也能收敛一下,如果我不在了,我母亲怎么办?” “有误的话,可能就这样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而且,更坏的打算,可能注射进去之后,你的身体,或者神经,经受不住这镇定剂的药量,你自己的身体垮了,或者直接死亡的,都可能的,植物人,脑瘫,身体瘫痪,你能想到的一切的一切都可能发生,至于你所说的你的母亲,巴扎会管,我也会管,就是这样。” “只有这个办法,才能骗得过贾硕了,是么?你的那些朋友,调试的药剂靠谱吗?” “这个我还真的不好说。”门象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贾硕行医这么多年,而且巴扎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虽然他不待见巴蛇,不想让巴蛇拿权,但是并不代表他想对自己的儿子下手,所以想让他下决心的话,必须要有足够的筹码,这唯一的筹码就是自己,这事情当初你也是认同的,咱们两当初这个计划做好的方式就是巴扎直接急眼。” “你看,明显的巴扎还是留了一手,他让贾硕来看你的病情,你是什么情况,贾硕自己过来,随便找个理由一检查,就都能清清楚楚的了,毕竟我形容你的伤势是很重的,身上的伤可以用绷带缠绕,他不能拆开检查,但是这些机器数据不能造假,现在这个时代了,如果你不愿意使用这种镇定剂的话,那咱们就只能换路子,就说是再刚刚,你被抢救过来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这个理由来说巴扎。” “那是不是就太巧了,贾硕来了,我这么说,巴扎是个聪明人,如果我这样一来的话,肯定会引起来他的怀疑的,我这么多年在他心里面养成的形象不能倒,你和他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多多少少也会受到一些影响的,算了,还是使用镇定剂吧。” 巴虎下决心的速度也挺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希望这个事情能让巴扎彻底下决心,希望我就是睡了一觉,这一觉睡醒之后,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你可想好了。”门象从边上也看着巴虎,这一刻,看巴虎平静下来了,自己却没有办法平静了,他看着巴虎,好半天的功夫,自己下不去手了,显然,这个事情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危险性的,他手上拿着药剂,好一会儿的功夫“要么我想想办法。”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想的,想也来不及了,找人把机器调成正常的吧,迅速一点,骗过这贾硕就好了,你把那些证据,快一点给巴扎送过去就是了。” 门象眯着眼,这关键时刻,从边上也有些后悔了“巴虎,要么你不要回去和巴蛇争了,就在我这里吧,我现在就可以把所有的军权,所有的指挥权,都交给你,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