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0】商场案件 - 狼与兄弟

【1660】商场案件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再巴扎大营,巴扎的房间内,巴扎坐在房间里面,再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心腹下属,那两个人都站着,房间里面挺安静的,巴扎脸色十分的难看,他看着边上的电话,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在边上,还摆放着一瓶白酒,他是在生喝白酒的,时不时的自己就喝一口,时不时的自己就喝一口,连一口菜都不吃。 片刻之后,巴扎抬头,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说吧,商场绑架案的调查结果怎么样了”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凶手藏在果敢境内的某一处角落了,但是范围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凶手明显的准备充分,他们不要赎金,绑架了人,就藏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的信号释放,想要找到人的话,还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的,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查清楚的就是,凶手都是中国人,而且全都是训练有素的中国人,但是不像是士兵,这些人没有出入境记录,应该是偷渡过来的,找到过他们之前的居住信息,但是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他们前后一共有八个人,六男两女,这是一次精密的策划行动,现在嫌疑人的所有照片,已经都传开了,悬赏通告也发出去了,但是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他们都是惯犯,我觉得他们肯定会易容的,而且,我觉得他们绑架夫人不是喂了要赎金,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事情才会难办,一点线索都没有了。” 巴扎点了点头,随即抬头看了眼边上另一个下属“贾硕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么?” “传回来了,是真的,他去的时候,巴虎三次停止心跳,现在救回来了,医生都不敢离开房间,但是还是十分的微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然后,查到了这个人。” 男子一边说,一边拿出来了一张马小七的照片,他把这张照片递给了巴扎“这个人是个中国人,具体的身份信息,还是需要时间往出查,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他是火种特战队的人,这是门象那边送来的资料,再事发的时候,这个人带着一群人,是出现在现场的,后来巴虎出事之后,他们就全都撤退了,我们侧面的调查过这个事情,确实是这样的,然后这批人,现在全都在火种大营,我现在手上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这群人,再当初巴虎遇袭的时候,再现场,至于绑架案那边的人,我觉得应该是另外一伙人,但是应该也是和这伙人是有联系的,因为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动手的。” 巴扎眯着眼,听着边上的两个心腹下属的汇报,他眯着眼,从边上思索了好一会儿,许久之后,他点了点头“行了,你们都下去吧,那个什么,集合好所有警卫队的人” 两个下属点了点头,自己随即离开了,巴扎自己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白酒,沉默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巴扎一边从边上又拿出来了一支烟,他大口大口的抽烟,也不吃东西,似乎就是要用抽烟来代替吃菜一样,他很没有形象的吧自己的衣领也扯开了,这时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军阀了,更多的像是一个社会混混。 “这一下你都听见了吗?你好好看看这些人,你认识不认识。”说完之后,巴扎从边上笑了笑,大概几分钟以后,身后一个身影,从后面也出来了,正是巴蛇的母亲。 巴蛇的母亲坐在了巴扎的对面,看着巴扎面前摆放着的这些证据,又看着巴扎面前的白酒瓶,巴扎纠结的表情,真的不是装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房间里面乌烟瘴气。 女子看着巴扎这个样子,从边上微微一笑“对,这个样子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这些年,你再这里生活的,一点都不像你自己了,知道吗,我当初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就是被这个样子的你,给迷住了,所以毁了你们,也毁了我自己,我喜欢的,就一定要得到。”巴蛇的母亲这个时候从边上也拿起来了一支烟,翘起来了二郎腿。 她自己随即也把烟点着了,和巴扎两个人对着抽烟,巴扎这会也不说话了,两个人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一盒烟就全都抽完了,巴扎从边上又打开了一盒,这一下巴蛇的母亲不抽了,他就看着自己的丈夫,自己的老公,看着巴扎如此的纠结,她突然之间开心的笑了起来,她知道巴扎不是装的“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听见这句话,巴扎又喝了一口白酒“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又是什么?”巴扎嘴角挂着笑容,看着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又这样互相看了好一会,随即巴蛇的母亲点了点头“我觉得咱们两个人后悔的事情,应该是一样的,对不对?” 巴扎点了点头“为了我们共同的后悔目标,干一个。”说完之后,巴扎从边上拿起来了白酒瓶子,剩下的那点白酒,起身,自己“咕咚,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全都干了了之后,巴扎把酒瓶子往边上一扔,酒瓶子被砸的稀碎。 这个时候,他冲着外面开口“华仔东!!”他这一声吼完,房间外面进来了自己的一个心腹,他看着华仔东,伸手一指“带夫人回去休息,今天晚上要好好的让夫人休息,夫人现在身体不适,任何人不允许接近,知道吗?出了问题,提头来见!” 华仔东站直了身体,立正点头,冲着巴扎敬了一个礼,随即他走到了巴蛇母亲的边上,巴蛇的母亲看见这个人过来了,自己抬头,盯着他“你还知道,你姓什么吗?你认识我父亲吗?”巴蛇的母亲这一句话,说的华仔东眉头微微一皱,他嘴角抽动,片刻之后,他缓缓的开口“我是后来的,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您父亲已经病故了。” “哦,那就好,我就说么,巴扎不会找一个我们家族的子弟兵来看着我的,搞不好要出事情的。”说完之后,巴蛇母亲起身,她也挺配合的,随即她走到了巴扎的面前,他冲着巴扎一伸手“巴扎,你要记着,巴蛇是你的儿子,是你的亲生骨肉!” 她并没有再说别的,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巴扎看着自己的妻子身影离开,坐在原地,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好久好久的功夫,他长出了一口气,抬头“来人!” 房间外面再次的进来了一个男子,随即巴扎从边上开口“叫李子轩他们控制好火种大营,然后叫人亲自去去把巴蛇他们给我带过来,除了巴蛇以外,还有巴蛇手上的那个火种特战队,火种特战队的所有人,都给我带过来,带两架直升机去做掩护。。” 男子一听这个,心里面也都跟明镜一样“如果巴蛇将军,不配合的话,怎么办?” “不配合的话,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巴蛇巴莎要活着,剩下的都可以不用活,这是我唯一的要求,放心吧,李子轩手上的人,绝对够配合你们做任何事情的!这个给你!” 说完之后,巴扎从边上拿起来了自己的将军令,直接扔给了这个男子,男子看见巴扎的将军令之后,当即就站直了身体,冲着巴扎敬礼,巴扎叹了口气“去吧,去吧!” 火种大营,再王赢和巴莎的房间,巴莎已经睡着了,王赢坐在边上,一直没有入睡,他知道,今天晚上,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夜晚,他看见了门口窗户处有身影,随即王赢悄悄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间门,他看见了巴蛇,随即王赢关好大门。 这两个人站在房间门口,巴蛇给自己点着了烟,阴沉着脸,明显的很压抑的情绪“刚传来的消息,有人过来要押解咱们过去了,我,还有我火种特战队的所有人,李子轩他们现在已经全都动了,调集了所有的人,全部都在火种大营警戒起来了,他们这是随时随刻,打算吞掉我们的火种大营,这是我这么长时间的心血。” 王赢也是看出来了情绪低落的巴蛇,他靠在边上“你不是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吗?” 巴蛇叹了口气,表情十分的纠结,又抬头看了眼王赢“你以为我想这样么,我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今天晚上,这个事情,横竖也是要有一个结果的,希望我们好运。” “你生生的把我,还有我的这些兄弟都拉下水,然后现在你还说你不想。”提到这里的时候,王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生气的,不过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巴蛇从边上也是理亏,王赢这么说,他也不吭声了,只是低下了头。 “拿好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和巴扎两个人青梅竹马,他再巴扎的心里面的位置很重,关键时刻,是可以保命的。”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不远处,一群穿着巴扎大营军服的男子,已经冲着他们这边过来了,而且,头顶也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从头到脚,巴蛇这里根本就没有得到一点的消息,更别说什么汇报了。 “这巴扎也是真的够尽力的,把直升机都弄过来保驾护航了。”巴蛇嘴角微微上扬“那个女人我会控制好的,放心好了,我横竖都是今天晚上这一下了,成了就成了,成不了的话,我也就把自己交代再这里了,我是离不开巴扎大营的。” “那你提前准备好交代后事吧。”王赢靠在边上,也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没有什么胜算,但是可以一拼。”王赢眯着眼,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不少,突然之间无奈笑了起来“本来打算把自己压箱子底儿的东西都拿出来,和鬼神玩命,就算是鬼神死不了,也能让他好好难受一下,结果跑到了这里陪你和你父亲玩你们的权利游戏。” “真是天意难违啊。”王赢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继续长出了一口气,随即,看了眼对面的巴蛇,冲着巴蛇笑了起来,巴蛇看着王赢笑,自己也笑了,很快,巴蛇的一个下属从后面过来了,手上拿着两个半斤的白酒,递给了王赢一瓶,第一个了巴蛇一瓶。 “酒壮怂人胆,五十多度的,别辣着,来,银子,干了这杯酒!”巴蛇冲着王赢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