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2】坦白 - 狼与兄弟

【1662】坦白

“他们可着劲儿的乱,使劲的乱,对咱们来说是好事,再换句话说说,你帮巴蛇,你能怎么帮巴蛇?他们父子俩能反目成仇?巴蛇能军事政变?就算是他巴蛇有那个军事政变的胆子,他也没有那个本事!你知道现在巴扎巴蛇是啥情况吗?那个李子轩带着自己的人,接管王继琛的部队,把整个火种大营都给封锁了,随时可以下手,巴蛇带着他那一百多个火种特战队的人,再巴扎的大营,也被团团围住了,知道吗?巴蛇已经是瓮中之鳖!这么多年巴扎一直再控制巴蛇,限制巴蛇,他只不过狠不下心,如果他真的狠下心了,那巴蛇没有任何机会的!他肯定不会是巴扎的对手的!” 鬼神这一下不吭声了,他眯着眼,也不说话了,基科夫也坐在了边上,开始喝茶。 巴扎大营,就在巴扎的房间内部,巴扎满身的酒气,光着个膀子,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一条过肩龙,栩栩如生,他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房间里面从头到脚,所有的边角的位置,都站着全副武装的好的贴身保镖,手上也都端着武器,房间里面的气氛也是非常的严肃,再巴扎的身后,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男子贴身保护巴扎,看的出来,巴扎的防范也是足够严密的,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 巴蛇从外面进来了,和巴蛇一起进来的,只有王赢一个人,王赢站在巴蛇的身边,声的人都被安排再了外面,巴蛇身上也有不少酒气,看着巴蛇进来了,巴扎从边上打了一个响指,很快,边上几个下属端来了桌子,也端来了一些简单的下酒小菜,随即从边上拿起来了一瓶老酒,巴扎从边上伸手一指,示意巴蛇坐下,随即他倒了两杯酒。 “给他也来一杯吧。”巴蛇从边上指了指王赢“来,再上一副餐具,再要一个酒杯!” “咱们父子俩的事情,就咱们父子俩说,咱们家的事情,还是咱们家人聊就好了。”巴扎这个时候的语气心态也是出奇的平静“和外人没有关系,让他出去吧,如果你想让他进来的话,那一会儿再说,我有些事情,只能咱们家的人要知道。” “他也是咱们家的人。”巴蛇简单明了,伸手一指王赢“银子,把面具摘下来吧。”说完之后,巴蛇看了眼边上的王赢,王赢犹豫了一下,还是从边上把面具摘下来了。 巴扎眯着眼,听着银子这两个字,又抬头看了眼这个年轻人,他对于王赢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的,但是他听着巴蛇这么说,刚想拒绝巴蛇呢,巴蛇从边上就开口了“他是自己家人,放心吧,他是巴莎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是你的女婿。”巴蛇一边说,一边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份检查报告,他把检查报告递给了巴扎“怀孕已经好几个月了,现在巴莎还在休息呢,等着她睡醒了,你可以去找巴莎问清楚,可以当面去检查。” 巴扎本来脸色就挺难看的,听见这句话,下意识的抬头,目光全都集中再了王赢的身上,他的语调当即就有些大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他是谁!” “你要么平时也不太关心巴莎的生活吧?所以这事情挺正常的,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很长时间了,银子这个人你应该记得,当初豁出去性命救我的那个,身上被大面积烧伤的那个,不光救过我,也救过巴莎,两个人的感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你说的是那个阿豆吧,不是阿豆么,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银子了,这个人的底细你们了解吗?”巴扎从边上伸手一指王赢,一副很谨慎的样子,上下打量着王赢。 “当然了解了,而且比你还了解,他和巴莎都认识好多年了,哥丹威的事情,他从中间是有份儿的,是我们几个一起弄的,火种大营,你不是一直再调查我背后的金主是谁吗?就是他,就是王赢,他一直化名叫做阿豆,是我让他化名的。” “他的全名叫王赢,这个人的名字很容易打听的,今天晚上这个事情过了以后,你明天上午随便找个人去国境内打听一下,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了,我火种大营能有今天,我巴蛇能走到今天,全都靠他支撑的,是我把他拉下水的,不过还好,毕竟是我妹夫,以后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如果不是他的话,火种大营早完蛋了。” 巴扎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看着巴蛇,又看了眼对面的王赢,他盯着王赢看了好一会儿,发现了面前的这个男子的不简单,深邃的眼神看不到底,一副荣辱不惊,不卑不亢的神态,而且今天晚上这个酒席,也是明显的一个鸿门宴,这个人却跟着巴蛇一起来了,这一来就把这么大的事情告诉了自己,巴扎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看见王赢这个样子,而且他对于这个阿豆是有些印象的,毕竟救过自己儿子的命,当初看着的那个阿豆,是一个憨厚可掬的年轻人,普普通通的,看不出来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可是现在的这个面前的阿豆,行为大方得体,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子气势,再也没有丝毫的隐藏,甚至于让巴扎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压力,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人。 王赢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坐在那里,嘴角挂着笑容,巴扎就已经知道了,这必然也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随即他自嘲的笑了笑,必然也是,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让巴莎喜欢,巴莎的性格,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还是很了解的,而且,他能感觉到,巴蛇对于王赢,内心都有一种尊敬,巴蛇的性格,他是更清楚的了。 所以这个叫王赢的,那是一定会有过人之处的,巴扎想到这,抬头,瞅着王赢“那这么一看,巴蛇这些日子的所有行为,那都是出自于你之手了呗?” “如果这个解释能让将军释怀,那我愿意承受所有的事情,今天晚上就真的好好喝个酒,事后一切的事情,都算在我身上,你们父子俩开开心心的,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王赢说话也是真的到位,巴扎一听,随即笑了起来,上下看着王赢,然后从边上打了一个响指,这个时候,边上的下属才给王赢上了一副餐具,也给王赢倒了一杯酒。 三杯酒倒满,桌子上面就这么几个人,巴蛇也是有些惹了,看着对面的巴扎都光着一个膀子,巴蛇自己也把衣服都脱了,巴蛇的衣服脱掉之后,身上的肌肉也是一块一块的,他的身上很干净,除了最近的几块伤疤之外,整个人的皮肤也是挺白的。 王赢看着他们两个都脱了,自己也是有些热了,他把衣服也脱了,王赢胸口的血狼还是那么的明显,除了这血狼之外,王赢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和巴扎比起来,只多不少,不能说王赢经历的事情就一定比巴扎多,成就比巴扎高,但是王赢这么多年经历的风风雨雨,遇到的各种危机,各种死里逃生的事情,一定是比巴扎多的。 尽管王赢身后很多皮肤都烧烂了,也经过处理了,但是自己胸前,各种各样的枪伤,刀伤,依旧非常的明显,尤其是他心口的位置,就在心脏的边上,贴着心脏,几处枪伤刀伤,浑身上下别的地方的伤痕就更不用说了,这还是再经过上次烧伤之后的一次美容之下呢,如果没有那次美容的话,那王赢自己身上的各种伤疤,肯定更数不清。 看着王赢身上的这些伤痕,几乎就看见了王赢这些年的风风雨雨,这都是见证,说实话,巴扎这一辈子也是阅人无数,像王赢这样的,他还是真的头一次看见,或许是看见了巴扎一直盯着自己看了,王赢从边上很无所谓的还再打趣“我脖颈处,还有手臂上面,这伤疤,是你姑娘昨天和我闹的时候给我抓咬的,以后你要说说她的。”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巴扎笑了起来“我可管不了我姑娘,你一个大老爷们,女孩子打你两下,你就抱怨,怎么做一个男人,不许欺负我姑娘,否则的话,我要你命。” “那我对你姑娘一直很好的话,你会不会也要我的命?”王赢从边上也是话里有话。 “那自然不会,我不想我外孙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没有父亲,也不想他以后恨我,我要当姥爷了。”就算诸如巴扎,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心里面也是说不出来的开心,他的笑容,还是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他这个时候也没有责怪巴莎和巴蛇为什么什么都不和自己说,他也能充分的理解,想到这,巴扎从边上举杯。 “那挺好的,好久没有和我儿子一起吃饭了,现在还多了一个女婿,我马上也要做姥爷了,为了这些,我们干一杯吧!”说到这的时候,巴扎从边上举杯。 王赢和巴蛇互相看了一眼,三个人都把杯子举了起来,随即三个人全都一饮而尽! 这些小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王赢刚还是有些饿了,从边上吃的狼吞虎咽的,米饭一碗接着一碗的,本来这个情况现在是挺尴尬的,巴扎就是偶尔喝口小酒,然后时不时的夹几口菜吃,他是不太饿的,但是巴蛇是丝毫胃口都没有,干喝酒了,这样一来,整张桌子上面就只听见了王赢一个人,风卷残云的,大口大口的吃饭,大口大口的喝酒,还真的像是和人絮叨着家长里短,再和自己未来的老丈人喝酒一样。 整的巴扎和巴蛇都有些不适应了,但是两个人也都不好说什么,巴扎几次想挑起话题,但是都被王赢给打断了,王赢是吃的真香啊,打断的唯一理由就是等他吃饱了再说,后来巴蛇也是无奈了,就从边上看着王赢吃,他一边看着王赢吃,自己一边就从边上喝点酒,愣是等着王赢吃饱了喝足了,巴蛇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还吃吗?”

下一篇   【1663】真实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