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4】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二十五) - 狼与兄弟

【1664】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二十五)

“我和小凡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认识你妈的时候,我们两个刚好闹别扭,她和我是一个村子的,后来离开你妈之后,我回到了村子里面,和小凡和好了,到底小凡的性格比你母亲要好很多,没有那么多大小姐脾气,也没有那么多事情,我们两个好着好着,你妈,哦,不对,是你姥爷,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我的消息。” “所以你姥爷让他的下属,带了一队人,陪着你妈,来到了村子里面把我抓走了,那个时候我根本没得选,要么继续和你妈在一起,要么,就要屠戮了我所有的下属,毕竟我做的生意也是见不得光的,你妈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强势的不讲理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无理取闹到一定地步了,她就是不想让我好了,而且为了保护小凡,所以我只能同意了,那个时候你妈让士兵,满世界的找小凡,是要要她命的,知道吗?” “你知道小凡那段时间为了逃亡,受了多少苦么?她招谁惹谁了?我没有办法,为了稳住你妈妈,为了保护小凡,为了我那些兄弟,所以我和你妈妈在一起了。” “知道那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知道,我没有的选,所以我必须要好好表现,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忍受自己不能忍受的感情,我得活下去,你妈妈是自从有了你以后,整个人的性格才开始有些改善,从你姥爷死了以后,她的性格大变,但是她以前做过的事情,能说算了就算了么?你都不知道你妈年轻的时候泼辣到什么地步,不讲理到什么地步,嚣张跋扈到什么地步,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我和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感情,从一开始,我就是委曲求全。” “后来你姥爷走之后,你妈妈是不想把军权给我的,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对于这些,也是什么都不懂,是实在没办法了,才给我的,而且那个时候毕竟有你和你妹妹了,所以我才开始掌控军权,这些年我和小凡就没有断过,她为了我,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嫁人,所以我拿好了军权之后,就是要与她在一起,然后才有了巴虎。” “我和她的事情,你妈后来才知道的,她知道以后也没有闹,因为她知道,现在今非昔比,她闹也没有办法和我闹的,军权都在我这里,所以她从一开始就给你和你妹妹灌输思想,如何仇视这个女人,如何仇视巴虎,如何仇视我。” “你们两个今天这个样子,很大的程度上,都是你妈一手造成的,你妈很聪明,毕竟是将军之女,她知道,她已经无可奈何我的时候,她就选取了唯一的报复方式,那就是你和巴莎,小凡从来没有找过你母亲的麻烦,那些麻烦,都是你妈自己制造的,她恨小凡,恨巴虎,所以就要让你和巴虎自相残杀,然后再来报复我。”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好了,我本来就是计划的,把巴扎大营,一分为二,属于你们家子弟兵的那一部分人,给你带,那一部分人巴虎也不好带,属于后面我一手带起来的人,给巴虎,你们兄弟和和睦睦的,这样一来,我们阖家团圆,但是你妈不想这样,你妈也明确的和我说过,巴虎别想碰你们家的一点东西,我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把巴虎弄走的,我那会弄走巴虎,就是不想你们哥俩有太大的矛盾。” “但是到底禁不住霍霍,你妈到底不想让事情安分了,依旧在不停的给你灌输这些思想,你好好想想,从小到大,你仇恨小凡也好,仇恨巴虎也好,是不是都是你母亲给你灌输的,包括仇恨我,也是你母亲给你灌输的吧?其实本来不用这样的,我当初不给你军权,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在这里,因为我太了解你母亲了,如果我不压制你,如果我给你军权,那到时候你拿到了军权,小凡和巴虎都活不了的,所以我不能给你军权,但是我还害怕巴虎再害你,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是很纠结的。” “我知道巴虎没有表现的那么简单,但是至少和你比起来,他还是要阳光不少的。” “其实从头到脚,最坏的人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我,我首当其中,清官难断家务事,是我自己把你们兄弟搞成这样的,把你母亲和小凡弄成这样的,我是罪魁祸首,然后第二个人,就是你母亲,她整个人的人生之中,除了报复,没有别的了,她知道她和我没有感情了,她也看不得我和小凡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女人的报复心很强的,她这一辈子,所有的一切,就全都用来报复了,他再报复我。” “你也好,巴莎也好,你们都是她报复的工具,她已经疯了,没有人性了知道吗?她最喜欢的就是看着我们父子相残,她想看着我痛苦,看着我后悔。” “巴蛇,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这么多年限制你,完全是因为你母亲,但是我最后依旧会给你,就像是我之前说的,那一半儿的军权,是你的,另外一半儿,我要给巴虎,那一半儿和你们家族无关,我要让巴虎掌权,你们两个可以把巴扎大营一分为二,只要你们能和平共处,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是我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说的这些,我不用你相信,也不用你承认,今天晚上的事情熬过之后,若有个结果的话,你找你的母亲,好好的喝上一杯,你好好的问问她,我巴扎的这些话,有没有一个字是假的,我巴扎对天发誓,如果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话,有一个字是假的话,我巴扎万劫不复!不得好死!”巴扎从边上咬牙切齿的。 巴蛇这一下真的不吭声了,显然,巴扎和他说的这些话,已经超过了他的所有预期,他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角微微抽动,但是依旧盯着那边的巴扎,许久之后,巴扎从边上叹了口气“我不想让你太难做,也知道,你母亲从小给你们灌输的思想。” “那是很难改变的,我就算是解释,也没有用,而且我发现她再报复的时候,你们都已经老大不小了,我就这样和你们去说这些,你们不会信的,我也是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方式来做,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也没有想到,你母亲的报复心这么强,这么狠,自己的儿子女儿也不放过,愣是生生的让我们父子走到了这一步,巴蛇,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为什么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会变成仇恨呢?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你好好的想想,包括你今天,包括你现在,包括你做的所有事情,你都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你妈妈从中间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你是一个聪明人,你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好好想想,你肯定能想出来一些什么,你自己会发现,我巴扎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知道吗?” 巴蛇这一下不吭声了,他低头,沉默不语,看着巴蛇不说话了,巴扎也不吭声了,他从边上,开始大口大口的抽烟,其实巴扎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想和巴蛇撕逼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而且他也一大把年龄了,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巴扎也是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把巴扎大营,一分为二,两个儿子都要给,原本属于自己妻子家的所有子弟兵,至少占了一半儿,这一部分人,都给巴蛇带着,另外一半儿自己提起来的人,都给巴虎带着,这样一来最合适,以后两个人互相不干涉,巴扎也不能把所有人都给巴虎带着,毕竟那些子弟兵都是不安全的隐患,一般人是带不动这些人的,而且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妻子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些年,私下里面也没少做她那些家奴的工作,士兵天生的职责就是服从,肯定也已经做通了不少人了。 巴扎今天晚上摆酒,其实也是最后给巴蛇一个机会,巴蛇做的也是太过分了,要杀巴虎,不仅仅是一次了,他也是不能再这样看下去了,如果今天这样能和解的话,最好,如果和解不了的话,他肯定就要动强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现在整个巴蛇的一切,都在巴扎的控制之中。巴扎自己也有信心,把这一切都做好了。 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剩下的时间,就是留给巴蛇考虑的时间,王赢心里面清楚,巴扎很多很多年前应该就已经动了这样的想法了,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实施,很显然,他知道这样实施的难度,这一次的事情,也是因为巴虎,把他架到了这个地方,架到了这个地步,所以他这一次也是下了决心,必须要把这个事情处理了。 王赢一直坐在边上,从头到脚也听着他们两个说,关于他们的事情,王赢确确实实自己也是知道不少,好一会儿的功夫,巴扎看着巴蛇也不抬头,突然之间看向了对面的王赢,他的嘴角挂着笑容“未来女婿,你觉得我的这个处理方式,怎么样?” 其实巴扎一早就清楚,这王赢是巴蛇的心里支柱,也是精神支撑,如果王赢垮了,这巴蛇肯定是要垮的,但是他一直没有和王赢说过话,他自己也是再等着王赢表态,其实现在的情况对于王赢来说,是符合王赢的现状的,因为如果一半儿地盘给了巴蛇,巴蛇一样会帮王赢打鬼岛,但是王赢心里面非常的清楚,巴蛇不会同意的。 巴蛇的母亲也不会同意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他们家的,并没有巴扎自己的之说,如果当初没有巴蛇的爷爷的话,巴扎狗屁都没有,到现在还是一个毒贩,现在的巴扎大营,当初也全都是在巴蛇母亲家族的基础上扩大起来的,怎么就能算是巴扎自己的,如果是巴扎自己的话,他肯定是干不到这个地步的。

上一篇   【1663】真实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