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3】来硬的 - 狼与兄弟

【1683】来硬的

但是老太君是一个不问江湖中事的性格,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平时很少公开露面,性格比较孤僻,而且做人保守固执,但是他是一个奇才,从小就展现了过人的军事天赋,他们家再他这一代,算是又重新发扬光大了,老太君的军事力量很强,部队士兵各个骁勇善战,训练有素,而且部队规模庞大,最主要的,是老太君部队的所有武器装备十分的先进,并且规模庞大,没有人知道老太君的这些武器是怎么来的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老太君的武器渠道,是他们家族一代一代继承下来的。 很多先进的国外的武器,别人见还没有见过的,老太君这边就已经都部署上了,他的部队机动化程度首屈一指,甚至超过了政府军,政府军的很多高层也与老太君交好,也是希望能从他这里获得一些武器支援,整个缅店,也没有人敢轻视老太君。 巴扎也好,门象也好,这些人也都不是池中鱼,也是都有本事,有抱负的人,否则也发展不到今天,但是和老太君比起来的话,就是真的有点不够看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这么多年都没有怎么过问过江湖中事的老太君,这个时候居然让人拦住了泼曲和由猛的部队,现在这个时候,时间就是金钱啊,门象和巴扎的关系都不用说了,这个时候,兵贵神速,现在这一来,门象也发愁了。 面对着自己下属的质问,门象还是纠结了,虽然老太君很少路面管事,但是老太君绝对是一个狠人,如果不狠的话,再这个圈子,肯定也混不到现在,还混的这么大了,如果自己真的伤了老太君的人,搞不好自己这支部队都得填进去。 可是现在的情况,巴扎那边情况十分危急,门象一咬牙“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当不认识,冲过去,尽量别造成伤亡,如果真的造成伤亡了,我来处理,十几个人,能挡住由猛和泼曲他们两个人手上那么多人么!动手!别的到时候再说!” 说到这的时候,门象也是真的急眼了,现在是一切都比不上去救巴扎,挽救巴扎大营了,门象拿捏好了主意,边上的下属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下属冲了进来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双手抱拳“将军,老太君来了!” 听见这几个字的时候,门象心里面一惊,转头,眯着眼,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手机里面传来了一条信息“门象兄,我劝你,做事情要考虑周道。” 电话的短信是老太君发来的,门象看着这条短信,从边上皱了皱眉头,就在这个时候,边上又有下属过来了,他到了门象的边上,从边上双手抱拳“将军,刚才从属于我们这边的凌空,发现了两架战斗机,但是一闪而过,离着大营不远,而且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两架战斗机还在咱们附近,但是已经查不到了,是隐形战斗机,刚才露面的那一刻,应该是故意漏出来给咱们看的,否则的话,藏在高空中,咱们是侦查不到的。” “隐形战斗机?”门象心里面一琢磨,这隐形战斗机,不想都知道,肯定是老太君的,别的人也没有啊,对于他们来说有个普通的直升机就不错了,更别提战斗机了,他们更不会有空军,也没有驾驶员,老太君手上还是有一个小规模的空军的。 这一下门象也不敢上直升机了,连忙看了眼边上的人“先不要动手!别惹到红刀他们” 这就是根本的军事实力的差距,老太君根本不需要出多少人来拦着门象的部队,十几个就够了,门象就是不敢冲,两家战斗机再自己家的脑袋顶上来回飞,这门象要是不小心冲破了红刀他们的封锁,收拾了红刀他们,那这两驾战斗机不就可以不小心给他这里扔两颗脑袋,那也不是他受不了的,他看着自己手上的短信,长出了一口气。 现在就算是再着急,也没有办法了,转头看着周围的人“宴请老太君,我再议事厅等他!”说完之后,门象自己转身就离开了,他一边走,一边身后一个下属也过来了,他走到了门象的边上“将军,刚刚阿泳他们的电话又过来了,那边情况不好。” “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先把事情搞清楚,着急也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可又能如何,我现在唯一想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巴蛇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把老太君请动的。” 说到这的时候,门象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脸的愤怒,但是依旧没有表现出来,他尽量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态,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老太君这么准备充分,绝对不是恰好就赶到一起了,几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满头白发,穿着一身白色太极服的男子出现了,男子至少得有六十多岁的样子了,面子上面的事情,肯定是要做的。 对于老太君的尊重,门象从边上也是连忙的站了起来“老太君老太君!今天这是有什么闲情逸致,跑到我这里来了,你看你看,你来的时候也不说一声,我这什么都没有准备,这么的充分,真是怠慢了,怠慢了啊!”门象从边上笑呵呵的开口,丝毫不提刚才短信的事情,看着门象不提,老太君从边上也不提,他们这些军阀,肯定都是谁都是知道谁的,但是如果谁真的是谁和谁的关系好,那还是门象和巴扎,老太君和门象,他们说白了,也就是仅仅是认识而已,老太君坐在椅子上面,特别平静。 “我就是路过这里,然后恰好经过你的大营,想来也是很多年没有见过门象将军了,所以特地来到这里见见你。”说到这的时候,老太君从边上微微一笑“而且我不是白白来的啊,我可给将军带了礼物。”说完之后,老太君从边上打了一个响指。 就在老太君的身后,一个下属进来了,进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礼盒,礼盒摆放到了门象的面前,随即老太君伸手一指,门象顺势打开了礼盒,礼盒里面是一把黄金的小手枪,门象也是识货的人,拿起来手枪,简单的比划了一下就知道,这手枪是纯金打造的,绝对价格不菲,如此的漂亮,门象一下就愣住了,但是他拿着手枪,也是心如明镜一样,皱着眉头,一下又把手枪放回去了。 “我最近手上有一批新的武器装备,刚好富裕出来了,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采购。”能从老太君这里买武器的话,那是所有军阀梦寐以求的,更别提门象了,但是这个时候,门象也不吭声了,他看着老太君,从边上思索了好一会儿,简单明了。 “老太君,实话实说吧,您需要我做什么,直接提就好了。”门象心里面清楚,老太君这也是先礼后兵,给了自己足够的好处,那就需要自己为拿到这些好处,做应该做的事情,他自己心里面也是清楚,这一次,巴扎是真的碰见劫难了。 “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只要你在这陪我聊聊天,我们聊聊家长里短,然后把军火合同直接签署了就行了,我这可是进价给你的,你随便一倒手,就能卖上高价了!” 老太君冲着门象笑了起来,显然,这个事情也很明显,现在就是争分夺秒的事情,耽误一分钟,巴扎大营那边都可能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可能造成不可弥补的伤痛,老太君就是老太君,滴水不漏,什么都不说,就在这陪你门象一两个小时,合同签署完事了,这估计一切也就都结束了,别的时候,都是别人求着老太君卖老太君都不卖,现在变成了老太君上门卖军火,门象叹了口气,无奈的抬头。 “你什么时候和巴蛇走到一起去的?巴蛇到底是耗费了多大的代价,能请得动你?”门象其实心里面也疑惑,如果巴蛇真的能请的动老太君的话,那应该早就请了啊。 老太君压根不提巴蛇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门象心有不甘“人家父子俩的事情,就让人家家人自己解决就好了,你一个外人,瞎参与什么,我也是一个外人,所以我也不参与,我也不认识什么巴蛇,我都没有和这个人说过话,我今天就是恰好路过这里。” 门象听着老太君这么说,随即双手抱拳“巴蛇能给的,我们给双份,所以还请老太君,今天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我也是真的等不及了,出于尊重,我留在这里,但是现在,我实在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心思在等下去了,也不能陪着您演了,老太君,麻烦您高抬贵手了。”门象也是绝对的够客气,从边上双手抱拳。 看着门象这坚定的态度,老太君从边上点了点头“怎么着,和巴扎就这么好的关系,就得这么豁得出去,要帮着他不成么?”老太君也是知道,门象不想绕弯子了,索性,他也就不绕弯子了,这么多好处,门象都不接,就要去帮巴扎。 “是的,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不用多说,为了兄弟,什么都可以做,老太君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现在我们愿意付出巴蛇付出的双倍,绝对会履行承诺,恳请老太君!” 门象再次双手抱拳,说完之后,站了起来,老太君抬头看着门象,看着他满脸的焦急,有些激动的表情,他突然之间也笑了,一边笑,一边开口“如果我说不呢?” 门象一听这个,也着急了,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老太君,那就别怪我多得罪了!” 门象这也是内心又里里外外权衡了半天,里里外外的考虑半天,这事关巴扎的一辈子,现在就是宁可得罪老太君,那也得硬上了“还请您把红刀他们撤走,麻烦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