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1】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三十四) - 狼与兄弟

【1691】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三十四)

“孙琪展也好,王赢也好,他们第一次参与社会上面的事情,都是跟着你啊,跟着你去沙坑守点儿的,十年前,所以说确实是您带进来的,这个没有毛病啊,你现在就是要撒手不管他们啊,但是我相信,您就算真的不管的话,巴扎他们一定也会找你麻烦” “那可不废话吗,就算是不找我们的麻烦,这王赢也得鼓捣着他找了我们的麻烦!” “问题是如果王赢赢了的话,这个事情就不会这样了啊!”侯成随即开口“别耽误时间了,时间真的不对了,浪哥,帮帮忙,银子和我说过,说你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和巴蛇一样,已经把什么都赌进去了,没有任何的退路了,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绝对不能再出任何一点差错的,而且他知道,不管最后无论如何,其实你们都不会有什么损伤的,所以帮或者不帮,完全在您一念之间,但是有一点,只要你们动手了,再这种关键的时刻帮助了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让您白白的帮忙的,您若干年以后,一定会为您的选择感到庆幸,就是这样,多余的,我也不说了。” 侯成双手抱拳“对了,琪展让我和你问好,说想潇洒的浪哥了。” “他们哥俩为啥都盯着我啊,好事没有我的事,这种得罪人的事情,非要拉着我一起” “再这个地方,这个情况下,他们哥俩也不认识别的,可以信任的人了,遇见危险了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了,浪哥,你和王赢的关系肯定是撇不开的,这些将军们都知道的,您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再门口等着您,想好了,我马上带您去火种大营接头,那边的巴莎他们还等着呢,我等着您。”说完之后,侯成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侯成离开了,边上的乐乐一眼不发,就看着高浪,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王赢是真的一点都不给人省心,啥事也不忘记把高浪套进去,这一下是想后悔都没有办法后悔了,现在都不是钱的事情了,是被迫要站队的事情了,这可不符合他们做生意的利益,可是这个样子了,又有什么办法呢,房间里面还是挺乱的。 乐乐看着纠结的高浪,赶快伸手示意了一下,把边上的人都给支走了,很快,房间里面剩下了高浪和乐乐两个人,乐乐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行了,时间紧迫,到底是怎么着,是不是真的不管了,要是不管的话,我就回去睡觉了,如果要是管的话,咱们就得加把劲儿了,尽快商量一下要怎么做?拿主意!” 高浪一听乐乐这么说,抬头瞅了他一眼“我拿什么主意,哪天我要看见他了,我要撕碎了他,这狗日的,气死我了!非把老子往他妈的坑里拽,好事的时候永远想不到我,这孙琪展也是,坐牢都不他妈的好好的坐牢,这种时候还帮他给老子施加压力,狗日的,他妈的现在坐牢都可以随便打手机了吗!高浪是真的有点气蒙了。” 乐乐大口大口的抽着烟,看着愤愤不平的高浪,随即从边上笑了起来“其实刚才侯成有一句话是对的,王赢他再这里没有别人可以用了,所以只能拉着咱们下水,你让他和别人一起商量夺权的事情,那传出去,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是不是,他也害怕走漏了消息,那个巴蛇更不用说了,他哪儿有什么交际圈啊,这么多年都被巴扎压制着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碰到一起的,这个巴蛇不是普通的角色,你说他敢轻易的这么动么,肯定也是之前准备了不少了,这是要玩命一搏了。” “巴扎好歹是个军阀,我觉得王赢这小子,他是查到了咱们背后的势力,他想用咱们背后的势力牵制门象动兵支援,假设一下,如果巴蛇和王赢他们真的能夺权成功,巴扎如果真的出事了,唯一一个能当下动兵支援的人肯定就是门象,王赢他们或许有把握,或者有机会强下兵权,但是他肯定不希望关键时刻被门象破坏了,所以他需要咱们搅和进来这个事情,咱们搅和进来这个事情,那老太君就不会坐视不理,只要老太君出面,那门象就不敢轻举妄动。” “这狗日的,如果真的需要咱们帮忙的话,他直接开口就好了,至于用这种手段吗?我现在生气的是他看起来给咱们时间考虑,其实咱们根本就没有考虑的空间,就像是他说的一样,所有武器都是咱们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俩是一伙儿的,那躲得开?” “那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如果他光明正大的和咱们说这些,你说,咱们两个会不会帮忙,肯定不会的,对吧,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巴蛇啥根基都没有,咱们是生意人,和巴蛇一起拼命,那不是扯淡吗,估计那个时候,他和巴蛇就已经打算夺权了,只要要夺权,那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一定是门象的问题,不把咱们先套进来,让咱们有理由和老太君交差,他不敢动手,所以他肯定也不会提前和咱们说的,最开始用巴蛇过去找咱们买军火,其实那就是个套子,就是个坑,那会开始她就想着拉咱们下水,然后把咱们搅和进去,让咱们和巴蛇抱团了,再利用咱们背后的势力。” “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人,更别提他现在把自己的身家搭进去了,所有的一切都赌进去了,命都不要了,别的还有什么可在乎的,赶紧拿主意吧,时间不多。” 听着乐乐这么说,高浪从边上开口“乐乐,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心里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咱们哥俩这么多年了,你说怎么着,咱们就怎么着,爱咋地在地,说白了,刚从那侯成有一句话也是没错的,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咱们哥俩也没事,现在就是看你了,那两个人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看看你现在认不认这两个弟弟了,这两个有事没事就把你往火坑里面推的弟弟!其实真的不管,咱们也啥事没有!” “巴扎也好,门象也好,就算是他们赢了,最后能如何了咱们顶多咱们以后不做他们这边的生意就是了,反正老太君会给咱们撑腰的,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管不管?” 乐乐又问了一句,高浪这一下也是真的纠结了,他坐在原地,仔细的思索了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行啊,行啊,真行,我高浪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成天和一些老江湖打交道,然后就是一直被这两个好弟弟往火坑里面拉,真他妈的是我好弟弟。” 说到这的时候,高浪再次的长出了一口气“乐乐,咱俩现在开始分工,我带人去巴蛇的火种大营,配合火种大营里面的人,清理战场,你去找老太君,求老太君务必帮忙,别和老太君说王赢拉咱们下水的事情,就说咱们两个一开始就是和巴蛇是一伙儿的,现在也是要帮着巴蛇的,事已至此,没有别的办法了,咱们哥俩这么多年,给他赚了这么多钱,从来没有求他办过什么事,这一次开口,肯定没问题,也不用他帮什么大忙,只要能稳住门象别参与就行了,他也有充分的理由限制门象。” “巴蛇和巴扎家的自己内部事情,别的军阀肯定不能擅自参与的,然后至于事成之后的好处,你随便允诺,放心,要是事成之后,王赢肯定会借着这个和老太君套近乎,一定会给老太君很多好处的。不想都知道,就算成了,他们定是惨胜,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缓过来的,那个时候,他们反而更需要靠山了,那个时候,可以再给老太君获取更多的好处,巴蛇这边,咱们全力帮他,最后成了的话,我再找王赢慢慢的要好处!慢慢算账!如果成不了的话,老太君能保咱们,咱们也没有什么事,顶多以后不做巴扎这边的生意了,门象那边的生意也不做了就是了。” “退一万步说,炸药的事情,事后巴扎肯定会知道,如果让巴扎知道火种大营所有的军火都是咱们给的,我和王赢还有这一层关系在这里,相信我,巴扎那个人的性格,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如摆明了算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当初谁能想到,王赢他们买那么多炸药,是来炸自己的,他也是真的豁得出去啊。” “说白了,就是没路走了,只能和王赢一条船上横冲直闯了。”乐乐看了眼高浪“其实我能感觉到,你打心里面,还是想要帮助这个小兔崽子,要么还是有别的办法。” 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爱屋及乌,我和琪展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就算为了琪展,我也得帮他,更别提这个小兔崽子,现在给我下这么多套,真不管他的话,咱们后面面对巴扎的时候,结果未必也会好,帮他一把吧,他赌的是命,咱们赌的最多是生意地盘,我不想以后面对琪展有所亏欠,更何况,当初这个小兔崽子,也他妈的帮过我,否则的话,我或许现在都已经再吃牢饭了,等老子看见他的,我给他记着!所有的人都动,所有的武器都动,所有能动的关系也都动,成败在此一举了,快点!……” 回到了现实,巴蛇听着高浪说的一切的一切的,一脸的委屈“我发誓,这些事情我真的一点都不知情,但是我不否认我和王赢是一伙儿的,我也不是给自己开脱,我愿意给他做任何的赔偿,但是我是还真的不知情的,真的不知情!” 巴蛇说的也是心里话,一边说,一边暗道王赢做得好,也幸亏是高浪他们动手了,要么门象那边还真的一招呼,他们这边还不定是什么情况呢。 高浪其实现在也是后怕,这也是得亏巴蛇赢了啊,这要是巴扎赢了的话,那自己日后再这边的生意肯定也是不好做了,至于老太君那边,他还是带有歉意的,他没能想到,门象为了帮巴扎,居然那么的拼,而且不光是门象,所有的军阀都没有想到,门象居然敢公开和老太君撕逼,这一下打掉了老太君的飞机,别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