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4】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三十五) - 狼与兄弟

【1694】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三十五)

王赢说完之后,鬼无才一脸的诧异,鬼无才也看着王赢,王赢也看着鬼无才,两个人互相看了好一会儿,鬼无才也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我不知道他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抱着好心” “山城毁了,他的宗教也没了,直到现在,他还在记恨我,这个事情正常,我理解,他喜欢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这么简单,我现在这样了,他当然要高兴了,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手段,不是要了他的命,是让他一辈子生活在悔恨之中,就是这样,然后,你知道的,我毁了他的一切。”王赢微微一笑,这笑容当中包含的意思太多太多了“而且,我毁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一切,还有很多人的一切,都是被我毁了,还有猫猫,凡骁就是他的一切,蛮牛,伟哥,敏姐,彬彬,太多太多的人了,其实都是被我毁了,他们是我兄弟吗,是吧?是吗?”王赢自言自语了起来,精神状态又有些不对了。 鬼无才一看王赢的这个精神状态,上去就抓住了王赢的手腕“银子!”鬼无才叫王赢的时候,王赢开始的时候根本都没有听见有人在叫他,就从边上不停的自言自语。 其实王赢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银子,银子!银子!”鬼无才是真的急了,这样下去会不会崩溃啊,他这一下就火了,前面的贡嘎啦的身影还没有消失“贡嘎啦,老子他妈要剁了你!”鬼无才心里面清楚王赢这个状态,就是贡嘎啦刚才过来的时候那几句话给刺激的,贡嘎啦也不是等闲之辈,他说的那些话,其实鬼无才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呢,但是王赢显然是反映过来了。 “银子!”鬼无才在一抬头的时候,发现王赢突然之间身体就开始有些颤抖了,随着王赢整个人的身体这一颤抖,鬼无才在一抓王赢,王赢顿时之间,口吐白沫,整个人都抽了,鬼无才真是眼尖,王赢这一整个人一抽筋儿,口吐白沫的时候,王赢上去就咬住了自己的舌头,这也就是鬼无才,如果不是鬼无才的话,换成谁,这一下王赢估计八成也是没了命了,鬼无才眼疾手快,看见王赢这样,抬手上去就就把自己的手指伸进了王赢的最里面,这一下是真的够及时的,随着这一下伸进去,刺骨的疼痛传出,十指连心啊,鬼无才也下意识的闷吼了一声,随即他另一只手松开王赢,上去照着王赢的后脖颈,一下就招呼了上去,这一下也是招呼的结实,王赢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就晕厥到了地上,到地之后,鬼无才这才把自己的手拔出来,鲜血淋漓的手指,鬼无才也顾不上看,赶忙伸手掰开了王赢的嘴,看了看王赢的舌头,还好,舌头没有咬断,但是还是咬出来了一个大口子,鬼无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坐在地上,看着王赢的嘴角还有鲜血不停的往出流,他赶忙过去,把王赢又扶了起来“咔嚓!”的就是一声,大雨倾盆而下,他把自己的外套也脱下来了,毕竟王赢现在整个人还是处于晕厥状态,他给王赢批好衣服,背起来了王赢。 他转身的时候,又看见了不远处凡骁的墓碑,鬼无才背着王赢,观察了一下王赢还是有呼吸的,看着那墓碑,他的眼圈又红了,鬼无才并没有再说什么,背着王赢赶忙也离开了,他背着王赢的身影,显得那么的落寞,到了车子边上,打开车子,把王赢扶上车,他光着个膀子,看着王赢脸色煞白的那个样子,他心中顿时之间又浮起来了一股子怒气,他坐在车上的时候,从边上就把手枪拿了出来,他拿着枪,麻利的把子弹上膛,随即他缓缓的发动了车子,一边发动车子往前行驶,一边看着周围。 他再寻找贡嘎啦的身影,毕竟他开车,贡嘎啦是步行的,很快,他看见了对面还在行走的贡嘎啦,再大雨之中,依旧是显得那么的无所谓,看得出来,贡嘎啦心情不错。 鬼无才从边上发动了车子,前面刚好是一个拐歪的地方,他一个加速,车子冲了出去,当冲到拐歪地方的时候,他再一转头,发现已经找不到贡嘎啦的位置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又看了看身后的王赢,保险起见,他还是把枪收了起来,连忙发动车子,车子载着王赢,奔着最近的一所医院开始前行…… 场景回到序章,中年男子与那个年轻漂亮的女记者,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中年男子一直再给这个女记者讲述着这个关于王赢的故事,听着中年男子说到这的时候,女记者从边上微微一笑,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狡黠。 “王先生,据我所知,好像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吧?我也不是警察,我们说好了,你要实话实说,我记录一个完美的故事,给你们一篇完美的报道的,怎么现在却这样了。” 中年男子听到这的时候,微微一笑,随即抬头“你又怎么确定,我说的不是实话的呢” “关于王赢以及他身边所有人的故事,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很多的调查,很多很多的摸底之后,才过来采访您的,很多事情我们拿不准的,就不做评价了,确实是这样的,八角墓园里面埋葬着很多很多的尸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是没错的,那里面所有人都是与王赢有关的人,但是那里面的墓碑,不一定都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话,谁会好好的把自己的墓碑立到那里去诅咒自己呢?” “这个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的,但是如果是为了自由,为了洗白自己的话,那也是真的可以做的啊,虽然王赢这个人充满正义感,也坐做了很多好事,但是也确实是被迫着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吧,他身边的这些人更不用说了,王赢想要用死亡来洗白这些人,然后让这些人换个身份,或者换个国家生活,也是挺正常的事情吧。” “巴蛇巴扎内乱的事情闹得很大,很多国外的媒体都有报道,确实是有说巴蛇能成功,是因为有贵人帮助,这个人就是王赢的,我们也相信这个人就是王赢,王赢为了帮助巴蛇,几乎是所有的家底也都掏出来了,葬送了整个麻雀组,这个应该也是真的。” 说到这的时候,这个女记者突然之间笑了起来“问题是凡骁是真的再那次事情中丧生了吗?你确定是凡骁吗?”女记者微微一笑,又是明显的话里有话的意思“王先生,纪实,纪实,纪实啊,我们也不是警察,也不会真的去追查追究这个凡骁的责任的,再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凡骁是鬼岛出来的人,都是黑户,也没法查啊!” “你这么说我就听不懂了,我说的就是事实啊,如果不是事实的话,我说他做什么?” “通常的来说呢,一个故事,如果全都是真实的话,会索然无味,而且会显得有些假,全是假的吧,那就太假了,一个最好的故事,应该是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的真相再里面就好了,最多不能超过百分之八十,那百分之二十一定要杜撰,这样才会真的真实”女记者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你从来不接受采访的人,现在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我觉得不是我们的面子有多大,应该是你想要说话了,以前约了你那么多次,都被你拒绝,这一次你为什么同意呢?大概是你碰见什么事情,或者危机了吧” “凡骁也好,李辉也罢,他们是死也好,是活也罢,无所谓的,我也不是警察,再说了,就算是警察又能怎么样呢?现在想想,你害怕的应该不是警察找到他们吧,毕竟他们和王赢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蛮正能量的,好事确实做了很多,善事也坐了很多,他们这伙人是很善良的,几乎没有碰触过法律的底线,如果不是害怕警察找上门的话,那就是害怕仇家找上门,打乱了他们的生活,无非就是这样了,仇人那么多,是不是?毕竟在江湖上面飘了那么多年,仇人多也是正常的啊。” 女记者笑呵呵的,依旧是话里有话,这一次,重点把李辉也给标注上了,显然,如果说警察要真查凡骁的话,凡骁肯定好不了,要是查李辉的话,李辉肯定是不怕警察查的,那李辉不怕警察查,那李辉也要被隐匿起来的话,那肯定就是怕仇人追了。 李辉自己本人是没有什么仇人的,但是他和王赢在一起,有仇人也是正常的,中年男子这个时候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女记者,说实话,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片刻之后,中年男子从边上也抬头了,他看着对面的那个女记者“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一个再您身边麻烦了这么多年,想要采访您,记录一个真实故事的记者,别的身份一点都没有,不信的话你可以查,可着劲儿查,但是我是一个喜欢追求事情真相的人,据我所知,李辉诈死,是为了躲夏芸吧?而且夏芸应该没有你再故事里面说的那么简单吧?我是一个资深的对王赢当时那个圈子的事情,很感兴趣的小迷,我翻阅了很多很多的资料,也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但是我一直没有查到事情的真相,我知道很多事情不对劲儿,我想要知道真相啊。” “如果从你嘴里面得到的,还是那些流传的版本,顶多更详细了一些,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的话,那我的采访就没有意义了,我想知道最真实的版本。” 女记者从边上两手一摊,有些无奈“我一直不想打断你的,李辉的时候我就想打断你了,但是我忍住了,现在又到了凡骁了,我觉得,我不得不打断你了。” 中年男子听着面前女记者的这番话,内心产生了一丝的警惕,他简单的思索了一下,抬头的这一瞬间,与这个女记者,双目对视到了一起,中年男子随即笑了起来,他伸手一指这个女记者“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呢,知道吗,小丫头。”

下一篇   【1695】血祭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