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5】血祭鬼神 - 狼与兄弟

【1695】血祭鬼神

漂亮的女记者起身,原地打了一个圈儿,展现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随即又把录音器放到了这个中年男子的面前“行了,那您接着编吧,我好好的听着,哦,不对,不是编,是您接着说,我会把您想要表达的一切消息,都传出去的。”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笑了笑“如果你在这样质疑我的话,我就一个字都不会说了,你至少要等我说完了,再把所有的疑惑一起说出来,那样至少不会打扰我的兴趣,而且,我说的就是百分之一百真实的,而且全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你收起来你的那些小聪明,但是如果你不想让我往下继续说的话,那你可以继续这样。” 女记者一听这个,连忙从边上打头“不不不不,王先生,抱歉,抱歉,我可是迷恋这伙人的故事迷恋了我整个青春年少了,从上学的时候,就迷恋这些故事了,知道吗,那会我才十几岁,十年了,十年了,十年了!”说到这的时候,这个女记者明显的有些疯狂,一脸兴奋的表情“没有任何人比我更关心这些人的事情了。” “那你错了,这些年我碰见过很多对这些人这些事很感兴趣的人呢,你不算最疯狂的” 说到这的时候,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绝对是最有目的性的一个,不过无所谓了,我全都告诉你,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我继续说,都被打乱了。” “我们刚才说到王赢和鬼无才,三个人从八角墓园离开,倾盆大雨了。”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靠在边上,喝了一口茶,脑海之中思绪万千,片刻之后他笑了… 王赢,鬼无才,胡一林,他们三个人回到的山城,但是去山城的城主府的时候,是只有王赢和鬼无才两个人的,城主府内显得十分的冷清,绕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大门之后,最后,三个人到了城主府的中央大殿,就在中央大殿门前的院子里面,这里已经摆放好了一个祭台,再祭台的两侧,阿叻,还有顺子,两个人站在两侧,顺子就是秃鹫,再城主府被屠戮之后,改名为顺子,再两个人的面前,是一个铁笼子,铁笼子里面圈着一个浑身上下都被铁链子锁死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鬼神。 鬼神现在坐在笼子的中央,他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嘴角挂着笑容,一脸的无所谓。 王赢站在边上,特别的平静,倒是边上的阿叻和顺子,两个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鬼神,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当初你肯定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这一天,不是么?你个狗日的,今天就要让你,血债血还!!”两个人咬牙切齿的。 再鬼神的面前,这张祭桌上面,当年城主府的所有遇害人员的灵位都在上面,最中央的位置,就是蛮牛和屠桂雯,看着面前的这一切的一切,鬼神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一边大笑,一边无所谓的看着王赢。 这个时候,两个下属过来,手上拿着两只活鸡,他们直接再鬼神的面前,现场宰杀了两只活鸡,鸡血撒了整整一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两个下属过来,就把后面的铁笼子给打开了,这一打开,鬼神猛地一转头,一副疯狂的要杀人的样子,前面“嘣,嘣!”的就是两枪,鬼神的两腿中弹,鬼神一咬牙,使劲挣扎着,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浑身上下都被铁链子固定住了,那两个下属也是膀大腰圆的,他们把鬼神按在地上,然后让鬼神跪着,把鬼神的腿死死的绑在了铁笼子上面,把鬼神固定好了之后,另一个人端着这一盆的鸡血,到了鬼神的边上,从鬼神的头上就开始往下浇。 鬼神整个人叫骂了起来,鸡血浇了鬼神整整一身,随即边上另一个拿着沾满鸡血的两张黄色的纸符,点着了,卡住了鬼神的下颚,就扔到了鬼神的嘴里面,随即两个人上去就捂住了鬼神的嘴,另外一边的人拿着胶带,把鬼神的嘴也给死死的缠绕上了。 鬼神还在拼命的挣扎,王赢一行人这个时候都走到了祭台的前面,所有人对着祭台三鞠躬,三炷香摆放在祭台那里,他们的面前还有一个盆,王赢一行人都跪在了盆边上,开始烧纸,所有的纸张都烧完了之后,王赢一行人起身,连着阿叻,顺子,还有边上的鬼无才,一行人看着祭台上面的这么多的生命,片刻之后,王赢长出了一口气。 转头看了眼阿叻,他退到了边上,到底来说,山城的城主是阿叻,这城主府的人,也都是阿叻的人,当初鬼神屠戮的那些兄弟,也都是阿叻很熟知的兄弟。 所以现在祭祀这件事,王赢还是交给了阿叻来做,鬼神还在挣扎,大眼睛死死的瞪着王赢,他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王赢做的,阿叻根本没有本事来血祭他,王赢也不说话,他也没有心情说话,就是这样看着鬼神,阿叻从边上让人送来了一桶一桶的汽油,阿叻和顺子两个人从边上拿着油桶,就往铁笼子里面倒,再王赢他们的周围,瞬间到处都是汽油的味道,王赢和鬼无才两个人就站在边上,伴随着几桶汽油倒完。 阿叻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他大口大口的抽着烟,几分钟以后,一个下属到了阿叻的边上“叻哥,到时辰了。”阿叻点了点头,看着笼子里面还在挣扎的鬼神。 到了这个时候,一直如此强势的鬼神,脸上也流露出来了有些恐惧的表情,他疯狂的挣扎着身体,铁链子咯吱咯吱的作响,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阿叻从边上使劲吸了几口烟,之后冲着鬼神开口“下去之后,给我兄弟们好好认错赔罪。” 说完,阿叻拿着烟点着了边上的一张纸符,随即他把纸符扔到了笼子里面“呼”的就是一声,整个笼子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出现了十多个人,他们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往笼子里面扔着符纸,鬼神再在笼子里面凄惨的叫吼了起来,整个场景有些惨目忍睹,阿叻和顺子两个人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现在全都报仇的快感,王赢却从边上摇了摇头,自己没有看完,和鬼无才两个人起身就离开了…… 再蔡汉龙的老巢,蔡汉龙,灰血,陈文松,这一行人都聚集在他的家里面,蔡汉龙靠在边上,把玩着手上的一只钢笔,片刻之后,蔡汉龙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着手机,说了几句话,随即他抬头,冲着边上的人笑了起来“巴氏父子争权孤光的麻雀组几乎全部覆灭,凡骁也完了,就剩下了鬼无才一个,那个叫周少的也失踪了,但是那个周少肯定是被王赢安排到哪儿去了,马小七也还活着,不过马小七已经是巴蛇的人了,现在天天跟在巴蛇的身边,负责给巴蛇做事情的,还有那个烷北,这些都是次要的。” 说到这的时候,男子突然之间开口“鬼神被王赢给血祭了,就在山城城主府血祭的” 房间里面的赫然之间全都抬头,显然,房间里面的人都不知道,王赢消失了这么久,怎么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了,而且就在他冒出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被王赢血祭了,没有人知道王赢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现在,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看来和我预想的没错,前些日子,缅甸那边出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看来与这个王赢,那是脱不开的关系啊,这小子,藏了这么久,居然把鬼神给抓住了,天啊。” “现在的问题,不光光是鬼神的问题啊。”蔡汉龙从边上笑了起来“大家都准备准备吧,马上就有你们忙得了,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我要给大家通知一个事情!” “是不是要做掉王赢了?我们的人已经根据线索跟上王赢和鬼无才了,随时可动手。” “这小兔崽子,真是自己嘬死啊,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这么长时间,是时候收拾他了”房间里面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现在大家也都是摩拳擦掌的,显然,这些人打骨子里面,还是都想要收拾王赢一顿的,现在王赢的行踪也是被发现了。 “行了,行了,王赢就不要先管他了,他现在这个情况,你就算什么都不搭理他,也改变不了什么的,他已经没有人了,更不会产生什么大的风浪了,不管他。”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管他,我说龙哥,你这不是一次两次了,是真的不想要他命啊,在场的也没有外人,王赢那个小子,如果你真心想要他命的话,那都不是一次两次的机会了,他早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连血祭鬼神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在王赢身边就一个鬼无才了,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在那么还不动手,还要这样等着吗?这我就真的看不明白了,怎么滴,你俩这是多好的关系啊?” “是不是多好的关系,也得和你们汇报一下啊,要么你们过来做这个位置好了啊。” 蔡汉龙的语调有些不高兴了,边上的陈文松和韩羽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没有吭声,灰血从边上也不说话了,蔡汉龙看着大家都不吭声了,从边上跟着说道“行了,我现在给你们安排点重要的事情,都去准备一下,有别的事情要做……” 一个多小时以后,会议结束了,韩羽,陈文松,还有蔡汉龙手下好几个心腹舵主,先先后后的全都出来了,韩羽一肚子的心事,就盯着边上的陈文松,几次想开口,都被陈文松用眼神给制止了,两个人直接上了陈文松的车,车子行驶到了一个烧烤摊。 就在这个烧烤摊处,两个人一人要了几瓶啤酒,坐在一起,俩人还故意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他盯着陈文松“文松,咱俩这么多的兄弟感情了,唠叨唠叨行不行。” “那有啥可唠叨的,你以后的嘴巴小一点,别什么都问,你本来就是一个下面干事的,所以人家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就完事了,哪儿那么多的话,再说了,如果不是蔡汉龙玩命捞你的话,你现在还在监狱里面呢,这从外面也不好好的,没完没了的找麻烦是不”

下一篇   【1696】败家巴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