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2】老五的复仇 - 狼与兄弟

【1702】老五的复仇

王赢听着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一顿,缓缓的抬头,皱着眉头,再凡骁的事情之后,王赢整个人又变得深沉了许多,紧跟着胡一林开口道“蔡汉龙对李土匪展开总攻了。” 王赢一听这个,皱了皱眉头,蔡汉龙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总攻,随即胡一林跳过了这个话题,直接问王赢“他们说鬼神被你血祭了,是有这个事情吗?” 王赢血祭鬼神的事情,从头到脚,一直都是瞒着胡一林的,因为他知道胡一林和鬼神的关系也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和胡一林争吵,但是王赢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这种事情想要瞒住胡一林,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胡一林瞅着王赢,瞅了好一会儿“鬼岛完了,鬼仙那个废物点心,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心狠手黑的没有人性,鬼岛再他的手上,是真正的彻底完蛋了。”胡一林从边上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你把鬼神的尸体,安葬在哪儿了?” “烧成灰了,要是真想去看看的话,就去城主府看就好了。”王赢说完,胡一林并没有和王赢说话,自己转身便离开了,随着胡一林的离开,他身边的两个鬼魂也跟过去了,这一刻,王赢的身边,只剩下了鬼无才,鬼无才看着那边离开的王赢。 他从边上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即跟着开口“我觉得,他不会再回来了,银子。” “我知道,我也早有准备,这样挺好的。”王赢从边上简单明了“大家好聚好散。”说完之后,王赢走到了窗户边上,看着房间外面的一草一木,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突然产生了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我累了,我想去看看程程。” 鬼无才并没有说话,大概十几分钟以后,王赢和鬼无才两个人就已经坐上了车子,只有他们两个人,鬼无才从边上开车,王赢坐在边上,也是一言不发,车子奔着Z市缓缓的行驶,哥俩叼着烟,看着窗外飞逝而去的景色,好一会儿的功夫,鬼无才开口。 “银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还有什么想法没有?”鬼无才目光平静,看着前方。 “没有,我现在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说实话,也是真的有些累了。”王赢把座位往后调了调,靠在座椅靠背上“凭我的本事,我觉得我是搞不掉盛会,搞不掉蔡汉龙的,而且说实话,我现在没有什么仇怨了,身上背负的仇恨太多,我觉得我没办法整清了,我现在整个大脑一片空白,自从凡骁离开以后,我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了,我这么多年,一直想着,报仇,报仇,报仇,然后,越来越多的亲人因为我的报仇,失去了性命,所以我就这样,周而复始的,继续报仇,报仇,报仇,结果到了现在发现。”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这是苦笑“越报,仇越多,越报,仇越多,最开始就是一个黎春而已,到现在,我自己都记不清自己搭进去多少至亲的人了,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说到这的时候,王赢看了眼边上的鬼无才“我是真后悔了,而且,我也是真的有些累了,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王赢嘴角挂着笑容“我现在其实特别的迷茫,特别的不知所措,累了,是真的累了,把自己的孩子都牵连进去了,这个仇报的,真是有意思啊。”王赢自嘲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着头,很无奈。 “累了就好好歇歇吧,你这么搞,到现在还不累的话,也都新鲜了,你还能活着,确实也是够命大的了,我也是算是命大,能活到现在。”鬼无才十分的无奈。 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一觉睡的,等着他他睁开眼的时候,都已经快到晚上了,他打开手机,里面好几个电话,都是巴莎打来的,他的手机静音,一直没有接通,他顺手给巴莎打了过去,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好几天没有见面了,巴莎想念王赢了,聊了一些家长里短,问了问王赢什么时候回去,最后,她还想出来找王赢,被王赢拒绝了,王赢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再军营里面更安全的了,王赢也是害怕了,庞先生虽然不在了,但是那个魏大辉还在,魏大辉很好的继承了庞先生的衣钵,他不想再拿自己的孩子的安危做赌注了,而且,巴莎的母亲也承诺了,等着孩子出生了,她会回去帮巴莎照顾孩子,其实让她照顾孩子,王赢也挺害怕的,这母女俩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别再给自己孩子带成那样,问题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啊,他不想回去,也不会让巴莎出来,所以王赢也不愿意去想太多,巴莎话中偶尔的提到了婚礼的事情。 王赢并没有应诺巴莎,巴莎到也没有强求,这种事情,强求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夜幕渐渐降临,王赢来到了熟悉的Z市,他和鬼无才两个人找了一个小饭店吃饭,吃饭的时候,还在听边上的一些人议论,议论这几天Z市十分的不太平,两个帮派在争地盘,基本上天天有火拼,王赢知道,是李土匪和蔡汉龙他们。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听着这些人口中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版本,说什么的都有,还有说是王赢在中间也有戏份的,反正是说什么都有,五花八门的也挺有意思的。 吃过晚饭,两个人到了刘宇的医院,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王赢看见了陈英杰,陈英杰穿着一身警服,英气焕发,与之前的那个纨绔子弟比起来,感觉已经变成了两个人,陈英杰也是越来越成熟了,眉宇之中,那股子英俊的样子,还是真的挺帅气的。 他站在病房的门口,正在深思,王赢也是好多年没有见过陈英杰了,罗祎,吕琦,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也是当初的铁三角啊,没想到几年过去了,物是人非。 陈英杰现在这个时候显然也是走神了,不知道再思考什么,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烟,叼起来,四处摸着正在找火,这个时候,边上一声打火机的声音,陈英杰转头的时候,看见了王赢,烟被点着了,他双手环抱在一起,依旧盯着房间里面的程程。 王赢知道这么多年了,陈英杰一直没有放弃帮王赢找孩子的事情,尽管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的下落,但是他没有一天松懈过,包括罗祎,包括吕琦,都是一样的,孩子的事情再罗祎和吕琦的人生当中,也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坎儿,王赢说过,让他们别放在心上,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说不放在心上,就能不放在心上的。 “程程明天有个手术。”陈英杰从边上开口道“这一次是开颅手术,请的美国专家,罗祎帮忙找的,这些年,罗祎和吕琦两个人分工,一个找大夫,一个找孩子,找不到就不要孩子,就一直找到现在了,你回来的还挺巧,刚好赶上。” “想联系你了,但是也联系不上你,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脑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个瘤,所以需要做一个开颅手术。”陈英杰特别的平静“手术不是没有成功的希望,但是成功的希望不大,赶紧去看看吧,或许过了明天,想要看都没的看了。” 王赢没有说话,从边上推开了房间的大门,他进了房间,坐在了程程的边上,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程程,他抓着自己妻子的手腕,说不出来的难受,他的眼圈再次湿润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面自己的妻子,许久之后,程程睁开了眼睛,她显得有些虚弱,周围也是摆满了机器,她可是真的受了罪了,这些年,这么多的事情,看着她睁开眼睛了,但是她并没有说话,王赢从边上抓住了她的手腕“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你会没事的,你能听的到吗?”王赢看着大眼睛,面容憔悴的程程,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心疼。 许久之后,王赢看着程程再次的昏睡了过去,他起身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条毛巾,给程程把身上从头到脚都给擦洗了一遍,忙乎的自己也是满身大汗,才从房间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刘宇也出现了,他看着王赢的一举一动,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并没有在和王赢说些什么,陈英杰从边上搂住了王赢“去喝点吧,好久没见了。” 王赢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想陪陪她。”陈英杰也是挺理解王赢的,他没在说话,自己双手插兜,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了,他拿起来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随即陈英杰转头看着王赢“在医院呆着就不要从外面乱跑,这两天这里不太平,两个帮派再争地盘,我们盯了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别把你牵扯进去。” 王赢点了点头,看着陈英杰离开,王赢靠在边上,目光就盯着房间里面的程程,盯着自己的妻子,这一刻,王赢是真心的非常的迷茫,到了现在,他突然之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了,自己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他就坐在这里发呆,鬼无才躺再边上的一个沙发上面把玩着手机,慢慢的,鬼无才整个人也给睡着了,王赢看着太阳渐渐的升起,也就是凌晨五六点的时候,王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发现居然是阿叻打来的,这么早他就起来了。 想到这,王赢从边上把电话拿了起来“阿叻,怎么了?”王赢说完话之后,对面没声,王赢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当回事“喂,阿叻!”他再次的叫了一声,发现对面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时候,王赢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很快,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这一天天的挺能搞,挺能折腾啊,鬼岛都能让你毁了,你是真厉害,当初我再你手下吃亏,也就不足为过了,是不是?”电话里面是一个熟悉而久远的声音,老五。 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在说话,老五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王赢,人这一辈子,有些仇是必须要报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你应该听过吧,我觉得,现在应该是我要报仇的时候了,你觉得呢?”老五“桀桀桀”的笑了起来,声音有些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