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7】焦灼的形势 - 狼与兄弟

【1707】焦灼的形势

许久之后,王赢长出了一口气,老五从边上继续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理会我的威胁的,听说你最近在缅甸又有一个家了,一个外国女人,还有一个孩子,是吧。” “狼图腾送给你了,我准备一下,里面我的东西,我要带走,给你个空壳子,里面还有一些人,我要把他们也都妥善的安置好,其实这样也好,省的以后再跟我受连累。” 王赢突然之间这么开口,老五也顿了一下,随即老五点了点头“我让人把程程送回去,你需要几天的时间把狼图腾给我腾出来。” “我回去安排一下,安排好了,我就把狼图腾腾出来,大概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吧,狼图腾还有不少人呢,我得把每一个人都安置好了,你先把程程给我送回去。” 老五点了点头,从边上起身,冲着王赢伸手“那么合作愉快,我们之间两清了。” 王赢撇了撇嘴“再利益和大局面前,真的可以就这么轻易的舍弃自己兄弟的仇恨吗?” “我到不想舍弃呢,但是我报不过来了。”老五微微一笑“知道我老五混到现在,死过多少兄弟,有过多少仇人么?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程程马上就送回去,阿叻那边,我也让乌兰列夫放人,放心吧,他和顺子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根头发都没有少,他们挺配合的,我们也没有难为过他,那我就这么等着,半个月之后,我们办理一下相互的交接。”说完,老五自己转身就要走。 王赢看着老五要走,随即转头,看了他一眼“老五,你就不怕我名声这么臭,到了狼图腾反悔不说,还得找机会把你一起埋了啊,我这样的事情,是做的出来的。” “我知道这种事情你做的出来,但是我相信,你还同样是一个聪明人,我们两清吧。” 老五说完,带着人就离开了,王赢依旧坐在原地,鬼无才从他的边上站着,许久之后,王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里面传来了陈英杰有些激动的声音“银子,人我们找到了…” 剩下的话王赢基本上都没有听清楚,看着王赢把电话挂断了,鬼无才随即开口“银子,真的就什么都不要了,就这样,什么都放手了,是吗?” 王赢转头,随即看着鬼无才“怎么要?拿什么去要?”王赢这一句话说的鬼无才也不吭声了,接着王赢起身“回狼图腾了,去安顿一下,准备把狼图腾给人。” 古城郊区,这里有一家属于蔡汉龙他们自己的农家院,现在这个农家院的大门口,已经停满了车辆,再农家院内,黑狗,钉子,两个人正在喝酒吃肉,再周围,还有不少人群,黑狗和钉子都是盛会的两个镖头,曾经是红镖,现在两个人也都是四五十岁的年龄了,虽然身体素质大不如前,但是名声威望还在,手下那些人,还是都挺厉害的。 这两伙人是刚刚支援和虫丑打斗的同伙的,大败虫丑之后,自己的同伙去追虫丑了,也是大晚上了,黑狗和钉子两个人就找了自己组织的一个农家院,休息一晚上。 说实话,这些日子他们也是有些疲了,本来给他们安排好的地方,两个人很快就拿下来了,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但是他们这边没有抵抗,很多地方有抵抗,甚至很强烈的,所以他们就得被蔡汉龙东北西跑的指挥调动,连着两天了,两个人几乎就没有怎么休息过,今天也是真的累了,而且自己手下这群人,也都有些受不了了。 虫丑已经被他们招呼的差不多了,就算是跑了,也形成不了什么大隐患了,所以两个人干脆也没有追,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两个人坐在边上喝着酒,聊着天。 “我说黑狗,你说咱们这次动了这么大的架势,这么多人都招呼出来了,这是咋回事” “能咋回事,你不知吗,蔡汉龙再元老会和元老会的人吵起来了,曈昽留下的烂摊子,蔡汉龙都给收拾了,但是李土匪的兽殇这两年气势正胜,再加上曈昽的帮助,还有鬼神从中间裹乱,没发现这两年之后,兽殇已经与咱们开始平起平坐了么,对分江山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兽殇虽然势力上面发展很快,但是他内部不稳,李土匪现在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再和咱们对分江山之后,就已经开始坐稳发展了。” “如果让他真的坐稳发展起来的话,那到时候想要在动手,那就更麻烦了,所以元老会的人就不乐意了,他们开始公开挤兑蔡汉龙,蔡汉龙的压力也是大,毕竟曈昽的烂摊子,不是那么好收拾的,更别提曈昽的离开确实的是大幅度的缩减了总体实力。” “因为这个制约不了兽殇发展的事情,元老会和蔡汉龙他们三番两次的争吵,上一次应该是吵急眼了,蔡汉龙自己也是受不了了,然后要么就辞职不干了,要么就让元老会也出人,趁着李土匪刚种下树种还没有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一次性端了他们。” “蔡汉龙自己手上那些人肯定也是不够的啊,也是因为如果蔡汉龙再退了,他们不好找人来抗这个圈子,灰血那个性格你知道的,他这个人很怪的,也是死挺蔡汉龙,说元老会只能坐享其成,也是没办法了,所以元老会破天荒的动手,咱们这些闲了很多年的人,也就都露面了,这一次元老会的人也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打不垮李土匪,也要把他打回兽殇原有的规模,因为如果再让他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早晚会超过盛会的,现在已经成为了盛会很大的威胁了,其实这个事情,就是这么起来的。” “那现在这情况,想要一下把李土匪他们打回去,也没有那么容易啊,李土匪他们那边的兽组到现在了还没有露面不说,而且本来的实力,也比咱们预想的要强悍不少,其实说白了,就是这盛会的话事人,一届不如一届了,但凡有点本事的话,也轮不到咱们出马了,当初咱们吃茶江湖的时候,哪儿费过这么大的力气,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其实这个事情要是仔细的想起来的话,也不能怪他们,这曈昽的叛逃对于盛会的损害太大,蔡汉龙当初就不想接这个烂摊子,那会是元老会的人非让他接手这个烂摊子的,这个事情你也是知道的,然后你说,接手就接手吧,接手以后还给他这么高的要求,这是物极必反,咱们那会都是开疆扩土,至少没有内讧啊,曈昽的内讧对于盛会的损伤是真的太大了,这些元老们也都是心知肚明的,要么你觉得就按照他们的性格,他们能再这个时候,把咱们都动了,来帮蔡汉龙吗?还怕蔡汉龙急眼扔铁铲不干了!” “其实现在面对上面的压力,潜在的威胁都有,任何一个人接手现在这个盛会,都未必能有多好做,你也知道的,现在的情况和之前不一样了,咱们那会,也没有这么多阴谋诡计,大家就是拳头硬就是老大,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啊,现在是法治社会,金钱社会,谁还没事打仗啊,这查的多严啊,社会进步了,咱们还停留在原来的思想,终究是要被淘汰的,你看那个王赢,为什么混的风生水起,谁都知道啊。” “那个小子,就是那个卑鄙之际,阴狠狡诈,不讲规矩,只会耍小手段的小兔崽子吗” “有一次我和天盛聊天的时候,天盛说过。”钉子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盛会必须转型,而且现在盛会目前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适合来做这个整体的转型,这个所谓的转型,就是要与之前的所有违法乱纪抛开,走法律范围以内的发展路线。” “那个王赢,你看他制造了多少事,整了多少事出来,但是你看他,现在你要说他犯法了,说他干过什么事情,一点证据都没有,这就是发展路线,要在法律范围以内发展公司,兄弟们不到极限,不要轻易的去打打杀杀,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给点钱就捞人,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打个架都没有白打的,要么这次蔡汉龙他们自己也在强调,所有人都要控制事情,控制事态,控制不要扩大的范围内,不是么?要么至于这么缩手缩脚的,不过也对,如果事情闹大了,搞不好咱们哥俩也都进去了。” “说是那么说,开始的时候还好控制,你看看现在,哪儿还好控制啊,根本没法控制,你和鬼岛的那些机器说控制事态,你觉得可能吗?其实想来也挺有意思,这鬼神当初那么不显山不漏水的一个人,这离开了盛会,自己搞出来了这么大一个鬼岛。” “他当初也是一个镖头啊。”说到这的时候,钉子从边上皱了皱眉头“而且还不是总镖头,还是副镖头,没想到现在这么大的成就。”显然,两个人由于消息闭塞,现在还不知道鬼岛已经被疯蛇夷为平地的事情。 “是啊,离开盛会的这些镖头,一个一个的成就都大了,再看看现在的这个刘子枫。”钉子从边上撇了撇嘴“我记着我当初退的时候,这个人还不显山不漏水呢,跟在曈昽的身边,连话都不爱说,整个人都显得挺封闭的,那么一个小比崽子。” “就是这样一个小崽子,现在成了老大难了,听说他甘干掉了三个镖头了,很难对付,说李土匪他们的势力之所以到现在还撑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搞不定这个刘子枫,现在蔡汉龙和元老会的人都在调兵遣将,要干掉刘子枫呢,搞掉他就好了。” “其实曈昽这个人说实话还是真的挺有本事的,他手上的这些人都不简单,那个虫丑,你也看见了,两个舵主搞不定他一个,还得被干掉一个,最后还需要咱们两个镖头来帮忙,才能打跑虫丑,真不是吹的,如果星芒还在的话,星芒自己就满办虫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