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0】金盆洗手 - 狼与兄弟

【1750】金盆洗手

王赢叹了口气,拍了拍罗祎的肩膀“没事,都已经这样了,什么都别说了。”王赢一脸亏欠的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巴莎,正发呆呢,房间外面又有人冲进来了。 “巴莎,巴莎!”巴蛇这才冲进来,估计也是刚忙完,他气喘吁吁的,走到床边上的时候,一脸关心的看着巴莎“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巴蛇也是一脸的愧疚,巴莎听见巴蛇的声音的时候,抬头,看着巴蛇“哥”的一声,嗓音有些沙哑,她伸手握住了巴蛇的手,然后整个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说不出来的委屈,王赢就在边上看着,他能感觉到巴莎现在已经把他当成了空气,根本不理会他。 王赢站在一侧,看着巴莎哭泣了好久,好像再尽情的宣泄着自己内心的委屈一样,就这样许久许久之后,她有些累了,困倦了,这才睡着,也是看着巴莎睡着了,巴蛇走到了王赢的边上,拍了拍王赢的肩膀“辛苦了,兄弟。” 显然,巴莎从头到脚没有和巴蛇说,王赢根本就没在她身边陪着她的事情,巴蛇还以为这么长时间,王赢一直再边上陪着来着,王赢也没有说话,心情压抑。 巴莎还在输血,巴蛇看了看周围“那个什么,我留下来几个人照顾她一下,之前那会本来就说要安排几个人过来照顾她,结果她坚决不用,说你俩就行了,人多了不方便,现在孩子也生了,留下来照顾一下吧。”巴蛇笑了起来,心情不错“我要当舅舅了,当然了,你也要当爹了。恭喜啊。”巴蛇双手抱拳。 看着巴蛇的笑容,王赢却丝毫笑不起来,但是他也不能说什么,总不能和巴蛇说自己昨天晚上跑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巴蛇知道了,高低也得急眼。 “我那边事情确实太急了,高浪那边也催得紧,现在和我一点好气儿没有,我都让着他,我知道他从你那受屈了,然后从我这得找回来,没事,给我武器随便找,但是我真没有太多时间了,我得赶紧回去,部队还有好多的事情呢,这边就麻烦你了。”巴蛇也是一脸的歉意,王赢从边上笑了笑,随即点了点头。 巴蛇和王赢他们寒暄了几句,自己转身带着人就离开了,留下了两个女子,两个男子,算是照顾巴莎的,本来开始的时候就要留人,但是巴莎那会就想和王赢两个人安静的待会儿,但是没成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王赢坐在了房间里面,一言不发。 罗祎在房间外面和那两男两女聊天,说笑,王赢坐在这里的时候,很想很想解释什么,但是到了最后,他到底一个字都没有解释,因为再多的解释都是徒劳的,没有任何作用,王赢从这里整整的守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巴莎的身体恢复了一点点,她至少可以靠起来了,护士给巴莎把孩子抱了过来,看自己孩子的时候,巴莎笑的十分的开心,看见自己的孩子,王赢也是很激动的,他起身,赶忙看着护士抱着的小孩。 许久之后,小孩被护士给抱走了,再经过王赢边上的时候,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王赢抬手想要抱一下,护士正要递给王赢呢,边上“不行!”的一声嘶吼,这一下,吓到了护士,也惊到了王赢,王赢转身的时候,看见巴莎整个人都是疯了一样的表情,瞪着大眼睛,气势汹汹的,就这么盯着王赢,王赢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伸手,护士也有些诧异,看着这情绪激动的巴莎,许久之后,护士还是自己把孩子抱走了。 王赢自己看着孩子离开,低下了头,依旧不吭声,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住院的时间,王赢和巴莎两个人没有任何一个字的交流,王赢每天就在这里守着,吃饭也好,如何也好都有专门的人伺候,按照大夫的说法,巴莎这一次能活下来真是命大,差点大出血死掉了,但是尽管是这样,也很可能落下病根,巴莎的身体也是需要好好调养的。 王赢知道这是什么感觉,罗祎找人请来了专业的营养师,负责巴莎的一日三餐,配合着医院的治疗,一个月以后,巴莎终于可以下地了,她不想再从医院呆着了,她想回家,回到军营,她和王赢两个人还是坐着一辆车回去的,巴莎很有分寸,只有她和王赢两个人的时候,她才会展现真实的自己,兹当多一个人再,她都不会表现出来什么,除了王赢第一次要看孩子的时候,巴莎那强烈的反应,再也没有过了。 王赢送着巴莎回到了巴蛇大营的家中,巴蛇这么长时间,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估计也是真的太忙了,在回到军营之后,王赢就知道,自己没有再呆着下去的必要了,这么多天,巴莎压根没有正看自己一眼,临走那一天,王赢留下了一枚钻戒。 巴莎看见钻戒的时候,抱着孩子哭了,哭了好久好久,王赢到底也没有再主动和巴莎说一句话,哪怕一句解释,终究是要回到这条路上的。 再次回到刘宇的医院的时候,吕琦依旧在病房里面陪着程程说说笑笑,程程现在的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好了,罗祎看见吕琦的时候,一脸压抑的表情,王赢推开了病房的门,看着房间里面的程程,程程本来还在和吕琦说笑,吕琦看着王赢的时候,也有一脸的厌恶,显然,王赢也不想和吕琦解释什么,完全没有必要。 但是程程看见王赢的时候,激动的话都没有说出来,眼圈当即就红了,眼泪顺着眼角就开始往下流,她一边哭,一边笑,一边擦着自己的眼泪,对于她来说,自己的老公,自己的精神支柱,终于回来了,王赢走到了她的边上,抱住了程程。 程程把头贴在王赢的胸口,激动的浑身上下都开始颤抖,王赢就这么抱着她,坐在边上,吕琦看了眼王赢,转头又看着身后的罗祎,随即她直接走到了罗祎的边上,顺手拉住了罗祎的手腕“回家检查作业。”说完之后,带着罗祎就走。 房间里面只剩下了王赢和程程,这一对儿情侣,就这样依偎在一起,王赢抱着自己的妻子,程程紧紧的抱着王赢,生怕把他弄丢了一样“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放心吧,我和你保证,以后我的世界里面,只有你一个。” 听见王赢这句话的时候,程程这次哭泣的更厉害了,刘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他站在门口的位置,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不经意间,泪水也浸湿了眼眶。 一个月以后,再W市永济墓地,再程程父母的墓碑前面,王赢,程程两个人都是一袭黑衣,看见自己父母的时候,程程还是控制不住的落泪了,王赢搂住了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再墓碑面前,三鞠躬,片刻之后,程程看着王赢“我想自己和他们呆会。” 王赢点了点头,程程自己蹲在了墓碑前面,抱着墓碑,就像是抱着自己的父母一样,这么多年了,真是老天有眼,程程终于恢复过来了,王赢自己走到了墓园门口,看着程程抱着的自己父母墓碑的时候,王赢又想到了自己的墓碑,想到了大嘴,想到了孙琪展,王赢就再这里站着,他正在发呆的时候,一个身影到了他的面前“银子。” 王赢抬头的时候,看见了侯成,他也不知道侯成是怎么找过来的,他冲着侯成笑了笑,但是他并没有说话,说实话,现在看见侯成,他就想到了孙琪展,他就更加的纠结。 “出大事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跑到哪儿去了,手机怎么一直关机,所有的方式你都不回复,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你到底怎么回事!”侯成有些焦急。 “怎么了?”王赢并没有告诉侯成自己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掉的事情,他本来就是金盆洗手了,不想再和自己之前的任何人和事联系了,现在却又被找上门来了。 “琪展出事了,这一次麻烦真的大了!”侯成一脸的焦急“他被判刑了,死刑,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再落山坡被执行死刑了,这群狗日的过河拆桥,之前说的什么都好,这个那个的,现在一看盛会这边尘埃落定了,他们都反悔了,居然要法办孙琪展!” “气死我了!”侯成从边上一脸的愤怒,这个时候王赢抬头,他看着侯成,随即说道。 “你去找孙大圣吧,现在孙大圣今非昔比了,而且孙琪展还是他的独生子,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自己的儿子的,而且孙大圣现在势力很庞大。” “孙大圣说的不算,他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不信任他,而且他一直是在想办法捞人的,他现在能有啥势力啊,那得分啥事了,这种事情,他还得靠蔡汉龙他们,蔡汉龙他们不点头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的,所以不能指望他,可算是找到你了” 侯成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这群狗日的,气死我了,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 侯成从边上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看着侯成这个样子,王赢从边上伸出来了两个手指“我和你说,两点不是他们不讲江湖道义,都是孙大圣嘚瑟的,他明知道自己儿子再那些人的手里面,还和蔡汉龙他们一起争权夺权,把盛会拿下来,那对面的人肯定要法办他儿子出气了,第二点,如果他不犯法的话,别人有什么理由法办他?” 本来侯成还是一副理所应担的,信誓旦旦的样子,正愤怒呢,突然之间听见王赢这么一句话,这一下给他自己也干蒙了,他抬头盯着王赢,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啥?你,你刚才说啥?”侯成从边上说道“王赢,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什么?” “我已经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了,让孙大圣去处理吧,我已经金盆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