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大方一次 - 狼与兄弟

【1761】大方一次

现在的情况很简单,大嘴把自己和周少留下来,他们两个人不会有事,不算刘牧那里,还有他的家族,可以保他们俩,但是孙琪展就不一样了,如果孙琪展被抓的话,那肯定还会又第二次枪决孙琪展的,不是每一次都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王赢是肯定不会拿孙琪展的性命去开玩笑的,也是幸亏陈晓辉刚刚为了唬住王赢,透漏了一些关键的消息,王赢自己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消息给传了出去,高手过招就是这样,一个疏忽,陈晓辉又错过了孙琪展,另外一颗杀棋。 他脸上却也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从边上两手一摊“现在这么看来,你这是铁心了要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然后自己亲自上阵啊,放心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配合你的。” 陈晓辉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电话,自己顺手把电话放到了王赢的面前“这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里面的那个叫灵鹫的,就是我,手机里面有最先进的反监听设备,有人监听,或者拦截你信息的时候,会有提示,记着有提示的时候说话要注意。” “行了,具体的就先这么多,至于怎么做,怎么获得他们的信任,你自己去做吧,需要我们做什么的话,直接联系我就好了,合作愉快。”说完之后,陈晓辉站了起来,他冲着王赢伸手,要和王赢握手,王赢抬头看了眼陈晓辉,他并没有心情和他握手。 或许也是感觉到有些尴尬了,他从边上笑了笑,随即两手一摊“不过也无所谓了,事情做好了就是了,那个什么,我也随时欢迎你,再金盆洗手,以后别老几把说被人逼着你怎么样怎么样,路都是自己选的,也都是自己走的,没有人逼你,他妈的一天天的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老子最恶心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不过我很喜欢和你过招,以后咱们的机会还多,这第一次的过招,算是咱们打平了,我丢了孙琪展你扔下你自己” 陈晓辉说到这的时候,整个人也有些愤怒了,显然,和王赢的第一次交流,就被王赢算计了一把,把到手的孙琪展给弄丢了,他还是很生气的,随即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把王赢自己丢在了这里,王赢坐在座位上面,整个人也不吭声了。 许久之后,他伸手抓挠了抓挠自己的头发,说实话,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他拿起来手机,再次尝试着给所有人都打了一个电话,但是从头到脚,都没有人接听。 王赢再原地做了许久许久,直到人家早点摊的人,都在收摊了,老板这才过来,盯着这个满头白发,一脸心事重重的男人,王赢自己起身离开,回到家里面,再次看着程程的时候,王赢心里面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陈晓辉他们现在显然不会轻易的罢手了,而且这个时候,显然也是死盯着王赢了,王赢越想越压抑。 他靠在边上,看着程程睡了一上午,等着程程睁开眼睛的时候,王赢的脸上立刻就挂上了一副十分开心的笑容,拉着程程两个人就进了厨房“今天给你炒一个大餐……” 再金三角地带,乌克托的大营内部,现在就在议事大厅内,乌克托,张超,还有几个乌克托的下属,正在喝酒聊天,这是每年一度的分红宴,每年的这一天,乌克托都会犒赏自己的这些下属,毕竟自己的下属,都跟着自己干了这么多年,这一次也不例外,这些年乌克托是急速扩张,几乎已经要成为了金三角地带的第一军阀,这与他的这些下属,也是分不开关系,除了缅甸的海宁将军之外,再金三角地带,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乌克托抗衡了,乌克托也是靠毒品发家,部队的武器装备,也是越来越先进了。 乌克托发钱的方式其实还是很特别的,再他们的圆桌中间,有一个蛋糕,然后乌克托的手上拿着一把刀,在场的总共八个心腹下属,包括张超,还有李韫在内,都是清一色乌克托的嫡系,除了张超以外,剩下的人都是跟着乌克托一起这么多年,也是随着乌克托出生入死的人,乌克托后来把他们一个一个全都提拔了起来,本来在这些人当中,李韫的资历是最老的,也是最早的乌克托提拔起来的人,但是明显的后来乌克托不想自己扩张的所有地盘都给李韫,让李韫一家独大,就把张超搞来了,和李韫争一下,但是没想到,李韫压根就不是张超的对手,被张超挤压的够呛,而且张超也是很聪明很有本事,发展的速度让乌克托有些吃惊,所以再张超飞速发展,已经超过李韫的时候,就又面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张超这样发现下去,也会功高盖主。 所以乌克托也是很快的控制了张超的发展速度,限制了张超之后,又把张超之前的地盘分给了别人,分给了自己后面提拔起来的这些人,这些人也都是他的心腹,然后继续让张超去开疆扩土,同样的,他会给张超很多钱,很多别的方式的安抚。 张超心里面也是清楚,乌克托是肯度不会允许一家独大的,而且,他也是够想得开,也算是为了给乌克托表达忠心,所以张超每每的占领了地盘,打下来了地盘之后,乌克托只要让人去要,张超就给,然后自己再带着人去重新打地盘。 可以说,经过这些年的生死发展,张超这个团伙已经成为了乌克托所有下属当中,最能打,战斗力最强的一支,也是因为这么多年的为乌克托鞍前马后,开疆扩土,张超这一伙人,再整个金三角,也是声名大振,小有名气。 李韫早就被张超甩开了几条街,而且张超和乌克托当初也是有过协议的,乌克托可以收张超打下来的地盘,但是不能收张超手上的人,乌克托也允诺了,只要能给自己打地盘就行,显然,如果把人都收走了,张超自己也没有办法继续抢地盘了不说,而且最主要的,总不能把张超打下来的地盘抢走,然后再把张超的人也都带走吧。 这也太不符合江湖规矩了,所以说,到现在这个时候,乌克托这么多地盘,这么多心腹下属,其实除了李韫之外,剩下的人所有地盘,都是张超抢回来的,给了乌克托,然后乌克托把地盘又分给他们,他们自己带着人去发展的,也就是说,他们能有今天,一小半儿是靠着乌克托,另外一半儿,就是靠着张超,真正去玩命的人是张超。 其实这些对于张超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这么多年,他再金三角积累了大量的声望不说,也积累了不少名气,还有一帮出了名能打好斗的下属,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王赢压根也没有想到过,当初被他坑惨的张超,现在居然再金三角混的这么的顺风顺水,这么的大势,而且张超以及他的这一群下属,再金三角也有一只别名,号称金三角海盗,张超现在和之前比起来,也是大有不同了,不光是身份地位,思想,行为举止,也和之前,天壤之别,稳得让人可怕,越来越有大将之风。 张超做事情也有分寸,不贪钱,不贪地方,绝对效忠乌克托,所以乌克托对于他来说,也是挺放心的,乌克托的那些心腹下属,多多少少也有些自己的本事,打理张超抢来的地盘,一个一个也都经营的非常的好,而且他们相互之间也是都非常的抱团儿,彼此之间也都没有什么猜忌,这使得乌克托的整体实力,更是有质的飞跃,之前乌克托的势力比海宁的正规军差很多,其实现在乌克托的综合实力,不一定会比海宁差,毕竟武器装备上来了不说,他这些年也是专注于训练,他所处的地理位置,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所以他不需要哪国的政府军承认他的将军地位,他就是私人军阀,这挺好,而且,他的大营实际上比起来海宁他们的军营,差距还是挺明显,如果真的交手起来,他们就算是地盘大,人数多,也未必还能占到什么优势,但是照着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话,他们迟早会有一天赶超一般军阀的,其实现在乌克托他们就很大势了,主要就是有钱,有钱什么都可以做,金三角对于这些亡命的毒贩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守好这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毒品带给他们的暴利,真是难以想象。 然后乌克托还从张超这里学过不少东西,用的手段,却是王赢的手段,他与当地的所有占领地的老百姓的关系都是非常非常的好,用毒品换来的金钱,修路,造桥,造福当地的老百姓,再整个金三角所有他的地盘的老百姓,都说他,都很拥护他,他还有专门的人负责给当地的老百姓洗脑,以至于他们毒,民,军,混编,一种新的模式。 经过这些年的稳固,乌克托和他手下的这些人,不仅势力越来越大,日子也越过越好。 乌克托现在也是挺感慨的,因为现在他的地盘已经覆盖了几乎整个金三角的地头,也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乌克托势力最大的时候了,而且收入那更不用说了,毒品生意都是暴利的,他现在已经再世界毒品舞台上面,有一席之地了,可以说,乌克托现在也是春风得意,刚好今天还是他的生日,乌克托看着周围的人“感谢兄弟们这些年的付出。”说完之后,乌克托上来就切,把蛋糕直接分成了两半儿,这是等分的,以前乌克托不会这么分钱的,分蛋糕,其实就是再分钱,乌克托以往自己都要拿百分之七十,但是这一次,也是因为这两年确实是发展的太好了,所以乌克托也是难得的大方一次。

下一篇   【1762】没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