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2】没开玩笑 - 狼与兄弟

【1762】没开玩笑

他把一半儿留给了自己,剩下的蛋糕又划分了起来,剩下的一半儿,他平静的划分成了七份儿份儿,所有人都一样的,他这样的划分,那是多少钱都出去了,现在乌克托下面的所有地盘,也是分成七份儿的,他们七个人,七个地盘,都围绕再乌克托的中心大营边上,所有人都是自己管好自己的地盘,自己招募自己的人,如果有合适的人,乌克托看得上的就会拉到他这里来,张超他们手下的所有人,都是属于预备部队的,只有乌克托这里的可以算上是正规军,难得的也是张超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关系融洽,当然了,他们这些人,是不包括李韫了,李韫和张超,也融洽不了。这也是最近张超没有再打下来什么新的地盘,如果张超在努努力,再打下来什么新的地盘的话,那估计这里面的七份儿,马上就要变成八份儿了,乌克托自己肯定还会再提拔起来一个心腹下属,过来接手张超的地盘,现在张超一群人,也是乐于抢地盘,似乎对于赚钱都没有什么兴趣,就是再整个金三角杀来杀去的,是乌克托手中的枪。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李韫之外,也全都很尊敬张超,毕竟那些人都知道自己的地盘怎么来的,是张超用命换回来的,李韫这么多年了,还是他那点地盘,一点没发展。 整个乌克托的集合当中,并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声音,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面前的蛋糕,开心的都把自己手上的杯子举了起来“祝将军生日快乐!”“祝将军生日快乐!” 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叫吼了起来,十分的开心,大家把酒言欢,没过多少时间,外面还进来了很多歌姬舞女,周围的音乐很抒情,看着姑娘们跳舞,气氛也是其乐融融。 这期间,几乎所有的乌克托的下属,都去张超那里敬酒,与张超谈笑风生,从头到脚,除了李韫,甚至于包括乌克托,也是一样的,乌克托带头向着张超敬酒,这一下更不用说了,酒过中旬,乌克托自称酒力不足,先行回到了房间里面。 剩下的一行人,围在房间里面,说说笑笑的,好多好多的歌姬也都过来了,大家说说笑笑,十分的和蔼,几乎没有什么人搭理李韫,虽然李韫的地盘比张超的还要大,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张超手上的那群海盗,现在要说捏李韫,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强者一定是受尊敬的,所以这些人再乌克托走了之后,主角就变成了张超,周围这一群现在占着张超地盘的人,也都过来,和张超喝酒聊天,套近乎。 李韫和这些人私下关系也都不错,挺和谐的,但是只要张超再的时候,他们几乎也是都清一色的站在张超那里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也都知道,张超和李韫,其实是有些不和谐的,但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两个人也都是面子上面过得去就好了,张超和李韫很多年前就有梁子,那是因为王赢结下的,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其实也没有什么改善,虽然李韫不喜欢张超,实力上面也不如张超,但他也不怕张超。 他也是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生气了,起身客气了几句,借故也离开了,他刚出了房间,走了没有多远的时候,一个士兵到了李韫的边上“韫哥,您是不是想要泡个澡。” “泡澡?”李韫楞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个士兵为什么过来和自己说泡澡的事情,他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又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士兵若有所思的表情,以及士兵脸上挂着的诡异的笑容,李韫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是有些热了,刚喝了酒,去泡泡澡,舒服一下挺好的。”说完之后,他和身边的人客套了一下,自己转身跟着这个士兵就离开了,李韫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也没有多想,就跟在那个人身后。 李韫一路心事的来到了“澡堂子的门口”,外面的士兵没有跟着他一起进去,只是冲着他伸手示意了一下,那是让他自己进去,李韫点了点头,看你在门口的守卫,随即他推开这个小院的门,里面还有一个房间,他再门口的时候换好了衣服,院子里面空无一人,他走到了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随即自己把门推开他面前有一个池子,他看见了池子里面,泡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乌克托,和李韫预想一样。 李韫随即也到了乌克托的边上,自己也下了池子,泡在池子里面,感觉也是颇为舒适,他把自己的脑袋沉浸在了池子里面,好一会儿的时候,抬头,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让他清醒了不少,刚才他也是确实没少喝闷酒,大多都是自己喝的,与张超的得意比起来,自己的失忆也是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坐在这里,也没有说话。 大概几分钟以后,乌克托率先开口了“少喝点闷酒,不要吧自己搞得那么的狼狈,你才是我最信任的人,只要我信任你,我相信你,你就没事,你就比谁都好。” “将军,您想多了,我没事的。”就他们两个人了,李韫和乌克托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说实话,张超现在确实是为你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他能算计,能打,能拼,又能抢地盘,手下那些人也都敢拼,我和他,确实也是比不了的。” “不不不,这得分从哪一个方面看,再我的心里面,至少你比他忠诚的多,而且,再我的思维意识里面,忠诚,是高于一切的,他对于我,只是有利用价值而已。” 乌克托微微一笑“从始至终,我没有相信过张超,但是因为他一直带给我利润,所以没办法,我也要照顾大家的情绪,最主要的,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绊倒张超,其实我对于他,一直都是很警惕的,他现在还在为我打天下,我也不好对他下手。” 听见乌克托这么说,李韫从边上楞了一下,他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冲着张超笑了起来“放心吧将军,我是不会和他产生什么冲突让你难做的,您放心好了。”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说的是真的,你不觉得张超手下的那些海盗都很奇怪吗,并不是所有人都很厉害,但是有一些人,却是厉害的有些出奇。” “我知道,那些海盗都是张超从自己的旧部里面调集过来的,跟了他也是很多年了,那些人是很厉害。”李韫从边上笑了笑“不厉害的话也没有那么大本事抢地盘啊” “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好好想想,张超为我出生入死,然后我收他的地盘,他一点都不在意,分钱的时候,他功劳最大,我也平均分,他也无所谓。” “好像不管我做什么,他们都是无所谓的样子,一直再打地盘,你说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啊,真的就是那么的忠诚那么的要为我开疆扩土么?” 李韫听着乌克托说这些,从边上犹豫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我还是不发言了,将军,我觉得您既然说到这了,肯定有您的想法,我参与反而不好。” “没事,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想什么就说什么,说过了就过去了,你说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争,天天还把自己的弄的十分的危险,打打杀杀的,所有的好处都给我,他凭什么啊?就是真的为了报恩吗?而且他不在乎钱,我打问过,他每次从我这里领来的钱,几乎都发给了他的那些下属,剩下的也造福了当地的老百姓了,他不喜欢钱,不洗权,就喜欢这种打打杀杀把脖子挂脑袋上的日子吗?” “这些年他几乎没有停过,和他的那群人,一直再金三角打打杀杀,我现在觉得,他根本就不像是再抢地盘,抢人,也不像是在为我做事情。” 李韫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一惊,琢磨了好一会儿,随即看着边上的乌克托“将军!这话,是不是有些不妥,他身先士卒,现在咱们手下的大部分地盘都是他拼来的,如果你说他不是像在抢地盘抢人,不是像在为你做事情,那他这样做是为什么?” “我觉得他像是在练兵,像是再锻炼自己。”乌克托从边上简单明了,伸手一指“我向来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给我抢地盘,占地方,那都是一个借口一个理由,他真正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再练兵,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感觉。” “练兵?好好的他要练兵做什么?他手下就那么些人,有什么可练的,将军,这个!” “你看他现在和你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吗?不一样了吧,气质也好,行为举止也好,是不是都变了很多很多,你说这是什么带给他的改变?就是一次次的死里逃生,一次次的鲜血,他是在自己锻炼自己,同时也在锻炼他身边的那批人。” “我找过很多渠道,私下都偷偷调查过张超的那批人,但是那批人基本上都是什么有用的线索都调查不出来,哪儿可能就这么巧,就这么明显,什么都调查不出来呢?一个一个的他妈的都是规规矩矩的良民,然后杀人不眨眼?可能吗?” “还有张超,他一分钱都不要,一点地盘都不要,他是真的再表忠心吗?反正我不是这么认为,他什么都不要的唯一解释,那就是他打算什么都要。”乌克托这句话说完,听着边上的李韫都是一头雾水,他看着乌克托认真的样子,知道他没有开玩笑。

上一篇   【1761】大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