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4】老诱惑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七) - 狼与兄弟

【1764】老诱惑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七)

随即他拼命的用力一甩,直接就把这个黑影给甩到了池子里面,这一下整了这个黑影一个措不及防,没有想到这个胖子还有这一手,黑影被甩到温泉池子之后,乌克托一只手就按住了这个黑影的脑袋,随即自己一下就站了起来,他脖颈处已经被肋出来血迹了,鲜血往出流,他也不管那么多,双手就死死的按住了这个黑影,把这个黑影的脑袋按在温泉池子里面,这一下换成了黑影开始拼命的挣扎了,池子里面到处都是被他扑打出来的水珠,乌克托力气很大,按的这个男子根本没有没有办法起身。 许久许久之后,男子渐渐的停止了挣扎,乌克托看着他都不动态了,这才松开了他的脖颈,这边一松开他的脖颈,这个男子的尸体,已经漂浮再了池子里面,乌克托坐在原地,面不改色心不跳,摸了一把自己的脖根处,还有鲜血,他摇晃了摇晃脖颈,虽然他的军营比不上正规的军营有那么严密的布放措施,但是也不是谁都随随便便能进来的,想到这乌克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这个事情,一定是要严查到底的。 他转身从边上就套上了一件睡衣,走到门口的位置,上去就把大门给拉开了,他这边前脚刚拉开大门,门口站着一个男子,男子手上的枪口已经顶到了他的额头上面,两个人相互对视,男子并没有一丝的遮掩,只不过,男子也穿着一身他军营的普通着装,他与乌克托两个人对视,嘴角挂着笑容,乌克托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的表情,突然之间就抬手了,随着他抬手“砰!”的就是一声,带着消声器的手枪声音响起。 乌克托整个人的身体缓缓的倒地,鲜血顺着他的额头缓缓流出,男子看着自己的枪口,嘴角挂着笑容,片刻之后,男子把枪收了起来,自己从边上就拖着乌克托往房间里面拽,他把乌克托的尸体拖到了房间里面,扔到了乌泉当中,鲜血瞬间染红了白藤藤的乌泉,他从边上带上了手套,把枪放到了边上,随即,又从门口的位置,开始清理现场,看得出来,他很有经验,而且工具装备都准备的很齐全。 他很快便清理完了现场,前脚把现场都清理好了,后脚就已经退到了院子的角落位置,角落位置有一颗大树,很多年了,很粗壮的大树,刚好可以把他整个人都藏在大树身后,他的心理素质很好,就安静的躲在这里,看着门口的位置,大概几分钟以后。 大门被人一把就给推开了,李韫带着几个下属,已经冲了进来“将军,将军!”他们一边大声的吼着,一边已经冲进了乌泉,他们总共进来了三个人,站在乌泉的房间里面,李韫一眼就看见了泡在池子里面的两个人,凭着身影,他一眼就看见了乌克托,他冲到了乌克托的身边,上去一把就拉住了乌克托,他从边上顺手就把乌克托给拖了起来,他拖着乌克托,一看乌克托额头的弹孔,自己整个人心里面随即一惊。 “将军!”李韫从边上大吼了一声,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乌克托就这样完蛋了,这些还不是主要的,就在李韫还在诧异的时候,边上的一个心腹下属直接开口“韫哥!” 边上的这个下属这一开口,让李韫心里面顿时之间就是一惊,他随即一抬头,看着池子里面泡着的另一个人,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李韫心里面更是惊愕了,因为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一个下属,平时和自己走的还真的挺近的。 “韫哥,你,你的配枪。”说到这的时候,李韫身边的另一个下属伸手一指边上的配枪,李韫转头,看了眼地上摆放着的一把手枪,枪是装着消声器的,李韫心里面已经他的配枪是他进大营的时候就已经交出去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李韫看见这些的时候,他心里面一惊“不好了,有人要害我!”他从边上吼了一声,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院子里面当即传来了脚步声音“谁敢擅闯乌泉!” 能听见外面大批大批的人都冲进来了,李韫一行人站在门口,他身边还跟着三个心腹下属,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心腹下属突然之间从边上就大吼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李韫带人谋害乌克托将军!救人,救人!!”这个心腹下属一边大吼着,一变就冲出了房间“不好了,不好了,乌克托将军被李韫害了!!” 李韫转头看这个冲出去的男子,边上的李韫的两个下属这一刻也都急眼了“狗日的!”着两个下属从边上叫骂了起来,李韫很少有时间,反应会这么快的,就在这个时候,他从边上顺手一拉边上的两个男子,一咬牙“和他一起喊,出去,快点!!”两个人一听这个,当即就急眼了,都从边上摇头,两人是真的着急了。 “开什么玩笑,将军,这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清者自清,我们都是无辜的,我们!” “听从命令!”李韫吼了一声“快点!不然都得没命!”李韫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显然,这是明显的有人要设计害李韫的,最主要的,李韫知道,乌克托一死,那就真的没有人能压得住张超了,他和张超这么多年的恩怨,光因为王赢的事情就不知道针锋相对了多少次了,这张超怎么可能放过自己,而且他们既然连乌克托都敢杀,那干掉自己又有什么难的,乌克托脖颈的勒痕肯定是自己的那个下属做的,但是显然他们小看了乌克托,被乌克托反杀了,自己的配枪出现在这里,枪杀了乌克托,那肯定是第二条线索,在加上自己的另外一个心腹下属明显的已经反水了,显然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其实就算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两个心腹下属也未必能最后活下来,但是至少是有一些几率的,李韫也是看清楚了了所有的形势。 “记着,就说我是这些年被乌克托冷落,心存不满,觉得乌克托太偏向张超了,就这么说,活下去!快点!记着,如果安全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逃跑,如果不逃跑的话,你们也活不了了,快点出去啊!吼啊”李韫上去一人给了这两个下属一个嘴巴。 情况已经十分的危急了,他这两个心腹下属,一看李韫这么说,眼圈而已都红了,两个人也都是十分的愤怒,随即转身也往出跑,一边往出跑,一边也跟着大吼了起来“李韫枪杀乌克托将军!李韫枪杀乌克托将军了!!”这两个心腹下属也冲了出去。 他们刚冲到门口的时候,外面大批大批的人都已经冲过来了,他们手上拿着武器,对准了房间里面的李韫,好几个乌克托的心腹下属也冲过来了,但是这里面并没有张超的身影,他们冲进来的时候,看着房间里面的样子,所有人都愣住了“将军!!” 大批大批的人冲了进来,把整个房间里面围了个水泄不通,好几个人的目光也都看着李韫,许多把枪也都对准了李韫,李韫站在原地,很是平静,一言不发,有人看着乌克托死亡了之后,直接大吼了起来“乌克托将军被害了!” 所有的人都惊愕了,要知道,乌克托被害这可是大事,对于整个金三角来说,都是大事,乌泉门口的院子里面,人来人往,乱七八糟的,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一只藏在大树后面的那个男子,看着情况也差不多了,从树后面也出来了,他混在人群中间,看着乱糟糟的院子,随即他嘴角挂上了自信的笑容,转身悄悄的就离开了院子,他离开院子的时候,外面大批大批的人还在往过赶,张超他们那一大群正在喝酒的人,也是知道了消息,都开始往过赶,他靠在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慢慢的,他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他很聪明,离开这些人的视线之后,自己绕着路,就往军营门口走,很快,他按照自己前线计划的路线,绕了好几个弯儿,刚好这个时候路过了一处建筑物,他从建筑物的后面往过走,走了没有几步,就在他前方不远的位置,发现了一个身影靠在了楼拐弯的位置,这个身影也是穿着一身军装,站在这里,看着过来的这个人,他嘴角挂着笑容“我再这里等你很久了,怎么才来。” 这个男子看着守着自己的这个人,眉头一皱,随即他从兜里面就把枪掏了出来,枪口对准了对面的这个男子“你们就是这么讲江湖道义的么?过河拆桥就是这样做的?” 男子两手一摊,撇了撇嘴,随即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持枪男子心一狠,枪口对准了面前的人,自己很是谨慎的往前走“我警告你,不要逼我,我可是留有后手的,如果我真的出事了。”就在他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脑袋顶上三楼的位置,一个身影纵身一跃,从三楼直接就跳了下来,这个身影手上拿着一把匕首,他跳下来之后,手上的匕首径直的插入了这个男子的天灵盖,男子手上的枪落地,整个人瞬间也倒在了地上,对面靠在建筑物上的这个男子,从边上微微一笑“去搜查一下他的家,检查一下他的亲朋好友,把尸体处理好。”说完之后他,他自己转身也离开了…… 夜幕再次缓缓的降临,整个乌克托的军营,依旧是十分的混乱,乌克托的突然被杀,直接再整个金三角,引起来了地震式的崩塌,但是凶手是李韫这个事情,这是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毕竟李韫跟了乌克托这么多年,如果李韫真的要杀乌克托的话,肯定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尽管各种证据,事实,都在证明李韫是凶手,但是说实话,整个乌克托的大营,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事情是李韫做的,一定是有人再害李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