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5】乌克托军营内乱 - 狼与兄弟

【1765】乌克托军营内乱

现在李韫也被关押在了乌克托大营的死牢内,乌克托大营现在其实也是十分混乱的,也是因为乌克托的事情,还没有办法善后,但是毕竟乌克托一死,群龙无首,本来一起吃饭喝酒第几个乌克托的心腹,现在一听说乌克托死了,每个人伤心之余,也都是心怀鬼胎,显然,谁能占据了乌克托的大营,成为这里的新主人,已经成为了大家最最关心的话题,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也没有人愿意离开这里。 各有各的心思,整个军营内部,还是混乱不堪的,但是至于李韫这边,已经没有人顾得上管他了,他自己坐在地牢里面,一言不发,不知道再思考什么,大概几分钟以后,外面的走廊里面传出来了脚步声,走廊的灯光也亮了,李韫抬头,发现张超的身影出现了,张超是自己来的,站在牢房外面,张超盯着房间里面的李韫,李韫也看着张超,许久之后,李韫的嘴角闪过了一丝无所谓的笑容“现在好了,你都得逞了,恭喜你。” “你为什么不反驳。”张超从边上随即问道“你既然不是凶手的话,你可以反驳啊。” “那么多的证据都指向我了,我怎么反驳,我当然不是凶手,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至于反驳,反驳会有作用吗?只要乌克托没死,怎么都可以反驳,但是乌克托死了,怎么反驳都没有用了,好像说的就算是反驳,你就会放过我了一样,清者自清。”李韫对于张超,还是充满了敌意的“不过咱们迟早都是要下地狱的,我等着你。” 李韫一脸的无所谓,转念之间,表情有些伤痛“说实话,我是真的有些心疼乌克托将军,我也是真的想念将军,毕竟跟了他十多年,他待我如子,你个畜生,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杀了你,给乌克托报仇的。”李韫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 “给乌克托报仇,他这一辈子,阴险狡诈的,哪儿还有什么朋友,来给他报仇。”张超从边上笑了起来“其实没啥事,我就是来看看你,看看你临死前是什么样子。” “那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李韫从边上两手一摊,靠在边上,嘴角也是挂着笑容,就这么直直都盯着张超,片刻之后,就在李韫的身后“咣,咣,咣!”的声音,连续三下,突然之间,一个大洞就被砸开了,这个时候的地牢是空无一人的,这个大洞被砸开之后,李韫一脸懵逼的看着身后的这个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张超也看着李韫,又看着李韫身后的那个洞,他嘴角挂着笑容,伸手一指李韫“其实你一直高看你自己了,说实话,就对付你这样的角色,我根本犯不上用什么栽赃陷害的手段,我一只手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干掉你。”说完之后,张超笑了笑,转身也离开。 张超这一走,把李韫自己留在了牢房里面,李韫这一下有些懵了,他看着离开的张超,想着张超说的那些话,又看着自己身后的这条漆黑看不到头的深洞,现在对于李韫来说,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死亡了,他也早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现在有这么一个洞就这样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最坏又能怎么样呢,想到这里,李韫二话不说,也不去想张超倒地是什么意思了,自己转身就钻进了洞穴之中。 再外面,张超一步一步的往出走,刚出了地牢的时候,周围一票人就全都围过来了,围过来了这一票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还和张超喝酒,称兄道弟的要拉进关系的一群乌克托的心腹,这群心腹把张超围了起来,再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不少人。 他们一共有五个,本来乌克托下面就是七份儿,除了张超,还有李韫之外,现在还有五个人,这五个人围住张超之后,带头的叫欧西,也是一把年龄了,冲着张超微微一笑“超哥,这么晚了,这种时候,您自己跑到地牢这里来,做什么来了呢?” 看着欧西这样说话,张超从边上顿了一下,因为张超来到地牢,本来就是欧西刚刚偷偷的找到他,和他说有事情想和张超谈谈,别的地方不安全,就约在了地牢,要和张超一起突击审讯李韫,看看李韫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所以张超才去了地牢,到了地牢之后,没有看见欧西不说,却突然之间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洞,张超看见洞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那个洞,肯定不是再自己的范围之内,所以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欧西这一群围住自己,欧西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张超这个时候就清楚了,这是欧西再给自己下套儿,显然,这里面的五个人和李韫的关系肯定要比跟自己好,而且,相比于李韫,自己肯定对于他们来说,是威胁最大的人,他们都是真正的乌克托的嫡系,这么多年跟着乌克托一点一点起来,然后被乌克托一点一点提拔的,现在乌克托突然之间被杀害了,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最直接面对的问题,那就是乌克托留下来的军队,地盘,谁来接手。 第一最重要的事情,已经不是给乌克托复仇了,因为就算是复仇了,乌克托也是活不过来了,依旧要面对的就是乌克托产业的控制权的问题,而且,他们都知道,张超是他们这些人当中最能打的,而且手下的实力也是最强悍的,再加上相比较之下,张超肯定是和他们关系要远一些的,而且,他们所有人都害怕张超突然之间对他们动手,这样的话,他们肯定是谁都扛不住张超的,这么多年张超再金三角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更别提他手下还有那么多的精锐,都是一些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猛人,武器装备,都很先进,战斗力强悍不说,而且一个一个都是身经百战,配合娴熟。 他们来这里开会,每个人最多只能带五个随从的,而且五个随从还不能都跟在身边,也不能带武器,这是这么长时间的规矩,所以这几个人合计了一下,为了避免张超回去以后,和自己的下属碰头,把他们都办掉,索性他们就先集合起来,把张超收拾了,接下来乌克托的地盘再怎么分,他们哥几个也好商量,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了,而且说李韫干掉了乌克托,这些人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首先是李韫的人品,这么多年,他们都看在眼里,其次,李韫就算是要杀乌克托,也不会那么明显的,用自己的人,用自己的枪吧,这分明从头到脚就全都嫁祸,有人再嫁祸李韫,而且嫁祸李韫的人,肯定就是张超,大家不想都知道,可是现在这么多的证据摆放在面前不说,李韫也不做任何辩论,大家也都不好找理由,但是李韫毕竟是这里曾经的二号人物,也都知道李韫这个倔强劲儿,如果就这样下去的话,那李韫被处死也是正常的,他们还不想李韫死,所以他们设计了一个一箭双雕的计划。 把张超骗到地牢,然后他们安排人救走李韫,等着张超出来的,就说是张超救走了李韫,这样一来,李韫被他们救走了,送出去了,只要送到李韫的地盘就好了,然后张超放走了杀害乌克托将军的嫌犯,那就证明张超也是嫌疑人,这样一来就有理由收拾张超了,这也是一举两得,这些人是肯定不会允许张超回去的,如果他回到自己的地盘的话,那和他的那群亡命之徒碰面了,他们一个一个的都不会好受。 张超也不是傻子,说实话,他开始的时候也在想到底是谁杀害了乌克托将军,而且乌克托将军的事发之后,整个军营已经被封闭了,任何人不能进出,而且还加强了戒备,张超知道乌克托这里的防备说白了就是一个山寨,他防备的再严密,他的硬件条件和高科技的东西不够,和正规的军营比起来,也是要差不少的,人家要跑,还是能跑的。 “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了!你这种时候,为什么跑到地牢里面来了?这里面有杀?” 现在也轮不到张超思索那些问题了,现在这是明摆着这些人要收拾自己了,看着对面咄咄逼人的欧西一行人,张超微微一笑“来到这里能做什么,难道是欣赏风景啊,肯定是要去看李韫了啊。”张超嘴角微微上扬,盯着欧西“到时候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四处找不到超哥,担心超哥有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欧西说道。 “哦,那还真的够巧的,四处找不到我,然后这么多人一起就都到这里来找我来了,那这不是找不到我啊,那是就是知道我在这里,一起过来找我的啊。”张超说到这的时候,目光也看向了欧西,和欧西两个人针锋相对,片刻之后,一个下属从下面冲了上来,冲上来之后,直接大吼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杀害将军的嫌犯逃跑了!” 这话刚一说完,欧西从边上随即开口“大胆张超,这时候放走李韫,你一定和李韫是一伙儿的,来人,抓住他!”欧西叫吼了一声,随即周围的几个人跟着一起开口“大胆张超,伙同李韫杀害乌克托将军!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抓住他!” 周围五个人一起叫吼,再张超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下属的,这两个下属这个时候从边上也急眼了“谁敢动!”两个人叫吼了一声,边上的人才不管那么多,一大群人,呼啦的一片,冲着张超还有张超的这两个下属就扑上去了。

下一篇   【1766】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