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9】就是这样 - 狼与兄弟

【1789】就是这样

但是孙大圣对于王赢来说,那是更没的说了,说白了,王赢再孙大圣的眼里面,那就跟亲儿子一样,王赢其实知道,孙大圣和蔡汉龙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很微妙,而且也是确实需要修补,但是孙大圣愣头青,蔡汉龙要脸儿,他们之间还必须修补这层关系,王赢才是最好的修补匠,蔡汉龙给王赢出的这三道问题,看起来就是三个普通的问题,其实说白了,王赢已经琢磨清楚了,这是三个已经让他们足够头大,以及足够难受的问题了,而且也是足够让他们上火的问题,甚至可以说,王赢如果都给他们做了,那也是真的帮了他们大忙了,这个考验,也是真的够意思的,蔡汉龙到底不吃亏。 王赢把这三件事都做好了之后,那蔡汉龙就会处于完全的主动优势,他们就已经赚到很多了,随时和王赢撕破脸都没问题,王赢心里面虽然明白,但是他不说,也没得选。 听说自己的干儿子过来了,孙大圣大老远的,亲自带着沫璃,直接就跑到了猴城的门口来迎接王赢了,孙大圣看见王赢的时候,都笑开了花,抱着王赢,抓着王赢的手都不松手,就真的和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一样,边上的沫璃,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她喜欢孙大圣,而且一喜欢就喜欢了这么多年,刚好沫璃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这么多年也没有嫁过人,周围所有人也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女子对于孙大圣,是真正的一心一意的,王赢其实对于沫璃这个人也是充满好感的,这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单纯妹子,哦,不对,现在应该已经不能用妹子来形容了,大婶或许更实际一些。 一行人直接回到了孙大圣的大圣府,大圣府这个名字是孙大圣自己给自己起的,古代的四合院建筑,他喜欢住这样的房子,就像是当初王赢给他们的一样。 院子里面一桌子丰盛的美食,大象和孙大圣也认识,但是明显的孙大圣对于大象不怎么感冒,想来因为孙琪展的事情,孙大圣和蔡汉龙他们还是发生了很大的争执的。 大象这一点和王赢学得好,他也是饿了,脸皮也是足够厚,所以他们聊你们的,我吃我的,我完全当你们不存在,你们也完全当我不存在,这样就都好了。 一桌子的饭菜美酒佳肴都上来了,沫璃看着王赢,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块小金锭,她顺手就把这块小金锭,递给了王赢“关于你的事情,我是听说了太多太多了,我知道你为了孙大圣做了很多,也帮了孙琪展不少,更是还救了他,反正开心我就开心了,他这个人有点呆,也没有什么值钱的能送给你的东西,我替他送给你一件吧,你拿好” 说完之后,沫璃特别郑重其事的把这块金锭,递给了王赢,王赢顺手拿起来了这块金锭,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块金锭可是真的漂亮啊,金光闪闪的不说,上面还雕刻着很多文字图案,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雕刻上去的,这个金锭也绝对不是普通的金锭。 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搞不好还是什么古董文物,王赢这脸皮,连忙就把金锭收了起来,还生怕沫璃反悔一样“谢谢干娘!”王赢是真的会来事,这一句干娘叫的,孙大圣楞了一下,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边上的沫璃却笑开了花,一边笑,一边冲着王赢举杯,看着王赢,这个女人的脸上瞬间也是挂出来了一脸的欣赏,连忙举杯。 “干了,干了!”王赢也大笑了起来,使劲的摸了摸金锭,随即从边上举起来酒杯“喝酒,喝酒!!”王赢和孙大圣连着沫璃这一行人就喝了起来,一边喝酒,一边他就觉得有人伸手摸自己的兜,他按住了自己的兜儿,狠狠的看了眼大象。 大象就和没事人一样,这边继续喝酒吃饭,反正一桌子的人,孙大圣因为蔡汉龙的原因不和他说话,他也不和孙大圣交流,自己大吃大喝,沫璃完全就当他不存在,但是他对沫璃还是很客气的,女人么,多多少少和正常人的思维不一样,不要得罪的好。 但是他好像出奇的对于王赢的这个金锭很好奇,王赢就是不让他看,也是酒过中旬了,王赢去厕所,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刚一拉开大门,就看见了大象的那张大脸,他差一点就和大象撞到一起去了,王赢楞了一下“操,你吓死我了!” 大象瞪着大眼,冲着王赢伸手“那个什么,把沫璃给你的那个金锭,给我看一看行不” 大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像是王赢看见的这样藏不住事,但是王赢心里面清楚,这个大象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现在却对于这个金锭这么感兴趣,他越是这样,王赢越不给他看,整的大象都有些着急了“快点,你给我看看!快一点!你怎么这么墨迹,你就拿着给我看一眼就行,给我看看!”大象从边上还是很焦急。 “你为什么要看啊?这样,你把实话告诉我,我就给你看,否则的话,你别想看,机会就一次,你给我说实话!你我都不是傻子,咱们实打实的来!” 大象一听这个“嘿嘿”一笑“我就是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金锭,你看看你,我就想看看,这沫璃对你也是出手真大方啊,他知道孙大圣没啥能送给你的,就把这个送给你了,我没有见过,就是想看看,来来来,给我看看。”大象从边上有些着急了。 王赢自己依旧攥着金锭,大象肯定是不能从这里明枪吧,看大象明显有些心虚的笑容,王赢从边上随即缓缓的开口“其实类似于这样差不多的金锭,我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上一次看见,是一个叫范赏的送给我的,我拿着这个金锭,去找到了孤光,麻雀组。这一次又是这样的一个金锭,恰好你还对这个金锭这么感兴趣,大象,有意思吗?” 王赢这一说,大象也不吭声了,他盯着王赢,眉头紧锁,王赢也看着他,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大象叹了口气“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个金锭是干什么的,我就是觉得漂亮,所以我想看看,这个金锭到底是干嘛的,这个金锭对于沫璃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个金锭,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看见,我是真的没成想,她能随手就把这个金锭送给你了,或许应该是答谢你救了孙琪展吧。” “我救孙琪展,并不是为了这个金锭,那是因为他是兄弟。”说到这的时候,王赢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有些压抑,但是却也是毫无办法,边上的的大象跟着说道。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金锭,如果你是为了金锭的话,这个金锭就不会落在你手上了,我和你说,沫璃年轻的时候还是真的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你听说过辉煌阁么?” 王赢皱了皱眉头,盯着大象,大象跟着又四处看了看,微微一笑“有个叫阿力。”就在他还想说话的时候,却突然之间住口了,孙大圣这个时候从边上过来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看着王赢“干嘛呢,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被绑架了” “没事,没事,我这就来了。”王赢说完之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边上的大象,大象从孙大圣过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木头一样,从头到脚的也不说话了,王赢看着他不说话了,自己也没有再吭声,只是转身和孙大圣他们回到了酒席上面,一行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转眼,这个话题,也就没有再继续了。 也是喝酒喝得快差不多了,王赢从边上开口“爸,那个什么,琪展这两天就回来了。” 听见王赢这么说,孙大圣的眼神当中闪着光芒,整个人都激动了不少,他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自己的独生子了,这么大一把年龄了,他还是没有控制住的上去就抓住了王赢的手腕,他抓着王赢的手腕,看着王赢,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眼圈都红了,眼神里面也是充满了感动,他盯着王赢,片刻之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边上的沫璃也是看着孙大圣有点激动了,轻轻的推了他一把,孙大圣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王赢的额头,冲着王赢笑了起来,他从边上还是搂住了王赢,感激的语言不言而喻,泪水顺着他的眼角,缓缓的滑落“谢谢你,谢谢你最后还能救那个孩子,真的。” 王赢听着孙大圣这么说,他心里面也知道,孙大圣应该八成也是知道王赢父母和孙琪展的事情了,这个事情确实也是很纠结的,但是王赢到底没有躲过去,他倒也实在。 “那种时候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他,要么救他,要杀他只能我杀,不能让别人杀,因为那是我的兄弟,要救他也只能我救,因为别人救不走他,就是这样。”

下一篇   【1790】还差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