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曹家的肉 - 狼与兄弟

【1808】曹家的肉

蔡汉龙从边上笑了起来“没关系,就按照我说的做,我让他王赢可着劲儿的折腾,撒开花的搞,我看看他还能搞出来什么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蔡汉龙很是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明显的心情不错“这个小兔崽子,到底是会做事情,又能收人又有钱赚的,你再看看之前那些人,真是废物,废物!一个一个的把水城当成什么多难打的地方了,你看看这王赢,不是去了没多久就搞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吗?不仅要支持,要全力支持,看中那些人给他” “他看中谁给他都行,因为无所谓的事情,再绝对的力量面前,他的那些人够看吗?他再怎么蹦跶,也蹦跶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让他可着劲儿撒开花的折腾吧,咱们全力支持他,让他好快点去搞定王雨平那个难啃的骨头才是,现在就差这一个了。” 灰血听着蔡汉龙这么说,从边上点了点头“行,既然你们心里面都有普,我就照着这个事情去做了,还是你厉害,王赢这小兔崽子,真是第一话事人的不二人选!做事情有头脑有逻辑,法律允许的前提下,利益最大化,他这一出,我是真没有想到……” 水城,赵振伟原本的四个门脸,这个时候也都已经关门了,所有的招牌也都拿下来了,现在这四个门脸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临时驻地,新的狼腾大厦也已经再开始启动了,索性这四个门脸都是三层带着地下室的,多多少少暂时也是够用的。 赵振伟,和尚一行人,舒航,王齐这一行人,现在一个一个的也都是容光焕发,和之前完完全全的就是两个人,两个存在,赵振伟一点都不客气,几乎是王赢给他自己的所有股份,都分给了和尚一行人,分给了跟着自己在一起的这么多人,那边的舒航,王齐一行人的做法几乎都一样,不过自己也都保留了一些,毕竟他们没有赵振伟这么大的家族,自己也要生活,现在是全体一条心,要把这个事情的做好,要把和公司做好,现在这一群人都坐在一起,王赢从边上微微一笑“我要离开这里了,现在公司里面的所有事情,就教给你们来做了,所有的财政大权,全都放在你们自己的手里面了,这是我拉来的投资,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个数字,你们自己看着来吧,但是有一点,我走了以后,这里面的一切台前的事情都是你们来做,但是幕后必须让我兄弟来做主,因为你们是真的不懂这一行,他就是做这一行出身的,隔行如隔山。” “但是你们放心,公司的所有账目明细,都是一笔一笔再目的,兄弟们,好好干吧,别再过那种混吃等死的日子了。”王赢笑了起来,从边上举杯,苏苏就坐在王赢的边上,再人群当中也是那么的扎眼,这个时候,这一群一群的人都是十分有干劲儿的。 这个时候赵振伟从边上也举杯“那个什么,我起个头,别的不说了,大家谢谢银子!” 说完之后,所有的人都举起来了杯子,气愤也是十分的融洽,大家一饮而尽,喝了起来,这一桌子饭菜,都是公司内部的厨子自己做的,房间里面也是热热闹闹的,酒过中旬,王赢和所有人打了一个招呼,他是打算连夜离开的,毕竟还有一个王雨平。 而且他的时间也是所剩不多了,他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走到门口,刚好看见赵振伟和他的父亲,两个人站在车子边上,说说笑笑的,十分的融洽,赵振伟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资料,其实在赵振伟正经做事情以后,两个人的感情明显的就不一样了,毕竟是父子俩,血连着筋儿呢,自己儿子能正经做事情了,赵老爷子肯定是十分欣慰的,两个倔强之人,不在拗着那股子劲儿了,肯定父子关系也就不会像之前那样了。 俩人聊了好一会儿,赵老爷子随即就坐车离开了,赵振伟也是心情愉悦,王赢看着他们,随即笑了起来,边上刚好有个台阶,苏苏这个时候也过来了,王赢自己也就坐下来了,他看着赵振伟,赵振伟过来,顺手就给王赢点着了一支烟。 “今天这个排骨,还有这牛羊肉,吃着的感觉怎么样?和之前的比有啥不一样的没” “这能有啥不一样的都是一个玩意。”想到这的时候,王赢突然之间又觉得不对劲儿“不对啊,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今天的牛羊肉吃起来的感觉好像是挺好吃的,而且我也是真的没少吃。”王赢盯着边上的赵振伟“真的挺好吃的啊。” “是吧,我上次听苏苏说,想要去吃那个清朝锦衣卫家里面卖的肉,我特意让人之前去排队买了,他们家的肉再我们水城也算是特色,一般人想要吃是吃不到的,他们家自己喂养的猪肉,羊肉,牛肉,你喂养的程序和普通的不一样,所以味道也不一样。” “你说的是那个曹耕嘉吧,还清朝锦衣卫,整的跟真的一样,从明朝开始就没有锦衣卫了,你们还真的相信了,别开玩笑了,吃完了强身健体,他那一身肌肉,都是健身健来的,要么就是他真的有些本事,是练功夫的时候,练来的。” “关于他们家的传说可多了,十个人不能说得有是个版本但是有个七八个版本应该是没啥问题的,有些也是他老子他们当初自己炒作的,反正好吃就好了啊,确实不错,而且你还还得珍惜,走的时候我把剩下的一点给你吧,你把那些肉带上,离开最后,什么时候再想吃了,自己蹲蹲吃,和冬瓜蹲在一起的味道,非常好吃,我敢打赌,这肉和别的肉吃着感觉就是不一样,是真的好吃,我也知道你啥也不缺。” “我带他干啥啊,哪儿还吃不了肉啊,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啊,留着吧,以后我有时间再过来的时候,再炖给我吃,提前告诉我,我好多吃点,曹屠夫家的肉。” “以后你未必能吃得到了,曹屠夫家里面又出事了,他老子再水城赌钱输了好多钱,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后来高利贷追债的追到他们家去了,然后他们再家里面就打起来了,反正事情闹得挺大的,据说曹屠夫他爷爷因为这个事情,心脏病还复发了,他老子好像把他们的曹家肉铺,还有养殖场,都输进去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曹家肉铺的养殖场,里面的所有猪啊,牛啊,羊啊,已经都被人弄走了。” 王赢一听这个,随即抬头,看了眼边上的赵振伟“怎么这么惨,那那个曹铁牛呢。” “小铁牛啊。”赵振伟两手一摊“我也不知道了,这还是他们家出事前一天呢我们的人过去排队买的呢,我们买完了第二天,他们家就出事了,这一下看来,他们家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办法恢复了,而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他老子借高利贷,还真不是人家那种给他下套,圈他钱的,放他钱的债主我也认识,关系还算可以。” “他老爷子是自己不争气,就是爱赌,人家那会不愿意借给他钱,他自己死活非要借的,非想着回本,结果没回本不说把祖上的肉铺都押进去了,给自己老爷子也气到医院里面去了,我觉得这个坎儿,他们未必能过去了,唉,而且人家过去要债的时候,小铁牛还打伤了人家十多个兄弟,这人家要是追究起来的话,小铁牛也要进监狱了。” 赵振伟其实就是随随便便的一说,他压根也没有想太多别的事情,但是王赢听见赵振伟这么说的时候,自己也是觉得有些别扭,脑海里面又浮现了小铁牛的样子,那眼神,他从边上沉默了片刻“那个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帮帮他们吧。” “这怎么帮啊,没法帮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都是他爹自己嘬的,能怪谁啊,现在他们家所有的家当都抵进去了,都不够还的,而且,他爹不光是再这里有欠账,再外面的很多地方也有欠账,现在过来找他爹要债的人可不光是水城的这些人啊,也是因为水城的这些人离得近,所以他们提前把他们养殖的牛羊肉都带走了。” “曹家早都已经血亏了,银行账户里面一分钱都没有了,小铁牛也是可怜,自己父亲这么多年欠的这些债,他和他爷爷都不知道的,现在他爷爷自己还在医院里面住着呢,小铁牛都被警察给抓走了,毕竟伤人啊,他老爷子现在也被控制了,小铁牛的母亲早就过世了,我看啊,按照这个情况下去的话,以后就真没有曹家肉铺了。” 赵振伟现在对于王赢的态度和之前的反差也是相当的大了,很是热情,一股子真情,他也是知道王赢要走了,王赢这一走,等于公司的股份他就是最大的了,这里就是他说的算了,而且王赢对他也很放心,所有的财政大权,也没有都放在李沙漠手里面,他也可以随意支配,再赵振伟看来,他和王赢相识不久,王赢能这么对他,实在是对他太过于信任了,所以感激的五体投地,如果是个女的肯定就是以身相许了,但是另外一边的王赢呢,其实是这么想的,反正钱不是我的,是蔡汉龙了,坑了就坑了,丢了就丢了,无所谓,反正他是心不痛不痒的,该自己眯着的钱,也都眯完了。 他看着王赢一脸思索的样子“怎么了,你想什么呢?还有,银子,我和想和你说个事” 王赢抬头的时候,看见了赵振伟,随即赵振伟微微一笑“苏苏。”就在他还想继续说的时候,王赢从边上摇了摇头“你不要想着苏苏的事情了,这种女人不适合你,八个你也玩不转她,而且她背后还有靠山还有人的,你踏实的从你们水城本地找一个姑娘吧,而且就现在公司的这个发展情况,估计你也没有时间谈恋爱了,做点正经事吧。” 赵振伟一听,脸色有些为难,没想到苏苏的事情,王赢回绝他回绝的居然这么的干脆,好半天的功夫,他叹了口气“唉,看来你早都看出来了,我还琢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