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3】巴蛇的请求 - 狼与兄弟

【1813】巴蛇的请求

其实通知王赢的不是别人,正是巴莎,王赢接到巴莎电话的时候,听着电话里面巴莎那冷冰冰的声音,自己听着都不舒服,但是他知道巴蛇有难,他肯定就是来了。 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所有人都焦头烂额的,王赢看着周围的人,简单明了“距离他们预计动手的时间还有多久了?”王赢看了眼边上的巴蛇,直接开口。 巴蛇伸出来了三个手指“还有三天的时间了,他们计划三天以后的凌晨三点动手,那会正是所有人都睡的最死的时候。”巴蛇说到这的时候,从边上开口“我先给你说说我的计划吧,他们三伙人任何一家人单拿出来人数势力都比我要大不少,但是这些日子我按照你说的精简细化部队,我这里的每个人单兵素质都挺高的,而且武器装备和他们比起来那肯定也是很先进的,这是我们整个巴蛇大营的地形图,你看,现在这里是他们的位置所在。”巴蛇再上面一本正经的就讲述了起来,下面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巴蛇讲述“东边和南边被基科夫包围着,西边是刘梦怀,北边是周晟珏,现在可以确定的东边和南边的基科夫的布防人数大概在五千到六千人左右,而且武器装备。” 就在巴蛇还想继续说的时候,所有人都听着他的话,只有王赢打断了他“你是不是有办法,可以阻拦他们三伙势力对你的围剿,是不是这样的?” 王赢这一问,巴蛇不吭声了,墙边上还挂着那张地图,他盯着王赢,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这里有很多炸药,我会把这些炸药都藏在我们双方交界口的位置,安放满了炸药,我相信,一定可以让他们好好的吃上一壶,而且。”就在巴蛇还要继续说话的时候,王赢从边上继续打断了他,估计在场敢打断他的,也只有王赢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有办法,可以阻拦他们三伙势力对你的围剿,是不是这样的?”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基本没有什么希望,除非有奇迹,那三伙人,就算是平趟,我也守不住了,但是我死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老子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一定要让他们所有想要毁了我巴蛇大营的人,付出代价!”巴蛇从边上咬牙切齿的。 那股子疯狂的劲儿也是又上来了,边上的李阳一行人,这个时候也全都站了起来,冲着巴蛇敬礼,全都是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誓死效忠将军!誓死维护巴蛇大营!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房间里面的气氛陡然之间就变了。 巴蛇的眼圈也红了,整个人十分的感动,看着这么多人,自己也直接敬礼了,他咬着自己的嘴唇,显得情绪有些激动,接着,他转身伸手一指墙上面挂着的地图,看得出来,再这之前,巴蛇也是应该早都想要找他们一起开个会啊,刚好也赶上了。 王赢看着这群情绪激昂的人,从边上看了好一会儿,随即给自己再次的点着了一支烟,所有人都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呢,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从头到脚都没有说过几句话的人。 巴蛇手都放到了地图边上,在他还想布置的时候,也是听见了王赢的声音,他转头看着王赢“银子,我觉得这个坎儿,肯定是躲不过去了,谁也帮不了我了这次。” “你还指望别人帮你呢?你看看我,从来不指望别人帮我,咱们自己帮着自己就可以了,你现在把你的思路改一下。”说到这的时候,王赢往前走了两步,随即上去一把就巴蛇挂在墙上的地图给扯了下来,接着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把巴蛇的这张地图给撕的稀碎,撕完了之后,王赢微微一笑“行了,现在是不是要听我说两句了?” 巴蛇眯着眼,看着王赢,又看了看周围的人,随即王赢开口道“刚才巴蛇说的,不行,所有人按照我说的来。”王赢简单明了,巴蛇一行人都不吭声了,都看向了王赢。 次日中午,再基科夫的中央营帐内,基科夫,还有几个绝对亲信的下属,正在商讨重要的事情,毕竟他们几个人策划的,关于要对巴蛇地盘进行武力掠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了,房间里面的也都是基科夫的高级将官,基科夫正在一个一个的安排任务。 这个时候已经安排完了,随即基科夫从边上开口“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展开总攻之后,不要管之前和周晟珏他们商量好的地盘划分的事情,咱们要先把属于咱们的那一块拿下来,然后能多占一点就多占一点,剩下的事情怎么处理,我来解决,听见了吗?寸步不让!只要是咱们占据的地盘,那就是寸步不让!”基科夫表情凶狠“老子才不会和他们分呢,他们倒是想的美,然后所有人都要准备一个后手,巴蛇那里虽然人少,但是他那里武器不少,都很先进,尤其是炸药,也是特别的多,到时候开始动手之后,别着急往他的大营里面冲,不要冲在最前面,这个疯子当初再火种大营的时候,连自己的下属都一起往死炸,那包不准到时候狗急跳墙,他再连着自己一起炸。” “都听见了没有!别他妈的一个一个的傻冲!让他们的人先上!”边上的所有将官一起举手敬礼“是,将军!”基科夫点了点头,盯着面前的沙盘,随即伸手一指。 在他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外面有人报告,基科夫转头看了眼边上的一个心腹将官,这个男子转就出了营帐,几分钟以后,这将官回来了,他走到了基科夫的边上“那个什么,将军,下面有人传话说巴蛇来了,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拜访您。” 基科夫一听这个,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眼周围的人“那个什么,他和谁来的?” “他就带着那个叫马小七的,总共两个人就来了。”听见巴蛇这么一说,基科夫从边上皱了皱眉头,他又看了看周围的人,他没有吭声,好一会儿的功夫,边上的一个下属随即开口“那个什么,那就趁机提前动手,收了他算了!然后咱们自己去抢,反正对付巴蛇一个,咱们自己都是富富裕裕的了,将军,就还有三天不到的时间了!” 基科夫从边上摇了摇头“不着急,这种事情咱们不能自己做,巴蛇这个小子心思缜密的狠,而且做人做事很阴狠,保不齐还有什么后手,如果他要是真豁出去自己什么都不活了,就和咱们一伙人死磕的话,那周晟珏和刘梦怀他们肯定就开心了,所以要动手就得三家一起动手,如果咱们现在动手,把巴蛇那里所有人都冲着咱们来了,那岂不是让他们别人坐收渔翁之利了,别着急,我先看看这小兔崽子到底要干嘛,这种时候过来找我,真是有意思,我好好的会会他!”基科夫伸手一指“带他去我的房间,就说我最近病了,身体不太舒服。”说完之后,基科夫自己转身离开。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再基科夫的房间正门口,他的一个下属把巴蛇领到了这里,轻轻的敲了敲门,把大门打开,巴蛇自己进了房间,刚一进房间,就听见了房间里面“咳咳咳”的咳嗽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巴蛇赶忙往前走了两步。 基科夫穿着一身睡衣,披头散发的靠再床边上“侄子!实在抱歉啊,我这些日子病了,太难受了,不能亲自去迎接你,实在是抱歉啊。”基科夫一脸的歉意。 对于与基科夫这些人之间的演戏生涯,说实话,巴蛇已经习惯了,所以看着基科夫这样,他赶忙就走了上去,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杯水,递给了基科夫,一脸的眼神关爱“叔,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这样了?没事吧?问题大吗?请了大夫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递给基科夫水,基科夫接过水,自己一饮而尽,然后再次的“咳咳咳”的咳嗽了两声,冲着巴蛇摇了摇头“无妨,无妨,就是年龄大了,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基科夫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继续说道“人这一辈子啊,什么都可以不服,但是不服老是真的不行,这未来,未来可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基科夫笑了笑,用一种很是关爱的眼神,拍了拍巴蛇的后背,巴蛇听见基科夫这么说,连忙摇头“叔,您看您,都这个时候了,您还这么说,我们这些年轻人可是和你们真的比不了,还是得靠着你们来撑起来大局啊,我们的资历确实太浅了。” 说完之后,巴蛇从边上开始给基科夫捏肩,动作挺轻的,和基科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没有多少时间,巴蛇还是率先切开了话题,显然,指望基科夫切开话题不可能,这个看起来已经病入膏肓,老态龙钟的男子,能陪着巴蛇唠到明天晚上,这一点巴蛇是深有感触,他切开了这个话题,坐在边上,开口道“叔,这次我过来找你,其实是有些事情,想请您帮忙的,这个事情,说句实话,我里里外外琢磨了好多天了。” “然后今天也算是彻彻底底的下定了决心了,所以我就来找你了,我想求叔个事情,希望叔能帮我一把,真心话。”说完之后,巴蛇双手抱拳,一副哀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