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5】阿辉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五) - 狼与兄弟

【1815】阿辉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五)

好一会儿的功夫,巴蛇看着基科夫不吭声了,从边上继续说道“叔,怎么不说话了,就是这个的价格,您给个价吧,我需要钱。而且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没关心,您看着给,哪怕是一分钱都没有,我也认了,但是有一点,不要劝我了,这个东西我卖给谁,肯定也有人买,但是我不想卖给别人,我想来想去,我这么多年了,唯一一个关心近的人,也就剩下叔您了,所以我拿着将军大帅印来找您,希望您能收下,然后,您不要劝我,如果您劝我走的话,那我这个将军大帅印,不定会卖到谁那里去了。” 巴蛇说到这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再要了,我也是真的受够了!”他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这笑容当中,也是充满了无奈。 基科夫反正是没有琢磨过来巴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这个将军大帅印,不管是什么情况,居然出现在了这里,那就肯定不能让巴蛇带走了,如果巴蛇真的按照他说的,把大帅印给了别人的话,那搞不好还更麻烦了,现在巴蛇是真的不想干了,假的不想干了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大帅印都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这可是巴家军队的兵符啊,想到这的时候,基科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刻改变了一下套路“这样吧,侄儿,你先和叔叔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好的,突然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好好的连部队都不想要了?到底碰见了什么事?”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从边上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事,就不想要了。” “这样,孩子你还是别激动,你看,我和你父亲那一辈开始就是非常要好的兄弟,这么多年了,关系一直这么好,你现在还是别再冲动了,你和我说说,到底是发生” 就在基科夫还想说话的时候巴蛇从边上抬头,顺手就把将军大帅印拿了起来,随即开口“叔,那就这样吧,你就当我没有来过你这里好了。”他明显的有些生气了,自己转身就要走,基科夫一看大帅印要被拿走了,从边上当即就有些着急了,他连忙伸手拉住了巴蛇的胳膊“好了,好了,我不问了,行不行?先坐下,坐下了!你这孩子,这么多年了,脾气还是这么的火爆,真是服了你了!” 基科夫这一下连病态都没有了,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的,还是他缪从边上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轻轻的碰了他一下,基科夫的反应也是快,这一下连忙捂着自己的胸口“咳咳,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人的表情都是十分的痛苦。 看着基科夫这么一咳嗽,边上的他缪赶忙也开口了“你看你看,巴蛇,最近将军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你快别气他了,都是自己家人,干什么这是!” 他缪也是明显的有些着急了,巴蛇看着这个情况,赶忙把大帅印又放在了桌子上面,随即冲着基科夫开口“叔,您别生气,您别生气!”他扶着基科夫躺在了床上,随即从边上赶忙又把杯子端了起来,递给了基科夫水,基科夫使劲喝了两口水,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一副自己缓过来的样子,他靠在边上,拍了拍巴蛇的肩膀,长出了一口气“侄子啊,我和你说句拍心窝子的实话啊,叔叔是真的想要帮着你啊!不想看着你这样啊,真是让我发愁啊,你们这些孩子,这可是你祖上传下来的基业啊!” 基科夫是真的够苦口婆心的了“遇见问题就要克服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耍孩子脾气呢” 巴蛇从边上没有说话,基科夫又是一副病态的样子,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罢了,罢了,罢了,我是真的管不了了,我也不管了,不管了!唉!!” “叔,您也别这样,我知道你对我好。”巴蛇从边上直接开口“我就这样和你实话实说了吧,李阳和烷北两个人外面都有势力支持着他们,他们两个人都是内应!”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基科夫猛然之间就抬头,显然,现在巴蛇身边最出名的三个人,马小七,烷北,李阳,一个是保镖,一个是商场经营,另一个,就是他的心腹将官,三个人各有分职,这一下除了马小七,剩下的两个人都变成内应了,这怎么可能让人不震惊,基科夫盯着巴蛇,顿时之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蛇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烷北失踪了,他是突然之间失踪了,失踪的时候,卷走了我所有的钱,还有所有的存款,而且肯定是有人帮着他跑的,我亲自让人追了一晚上,都没有追到,现在整个人都失踪了,我很信任他,没想到关键时刻他能这么阴我,不光是他,还有我的两个心腹下属,跟着烷北都是一起的,他们偷偷转移走了我银行账户的所有钱,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穷光蛋,分文没有了。” 说到这的时候,巴蛇从边上笑了起来“我现在就是庆幸,庆幸当初公司被叔叔给把控了,否则的话,公司的所有财产,肯定也是会被转移的,这个烷北也是应该感觉出来了什么,所以提前下手了,他拿走了那些钱不要紧,要紧的是伤了我的心了。” “至于李阳,他有个副官,叫周振华,这个人其实是刘梦怀的人,是刘梦怀安插再我们身边的卧底,我现在有足够的线索证据,能证明这个周振华是卧底,但是我知道了以后一直没有吭声,我开始的时候以为李阳是不知情的,但是后来我才发现。” 说到这的时候,巴蛇的嘴角微微上扬“李阳居然也是知情的,也就是说,其实并不是一个周振华叛变了我,就连李阳,也已经叛变我了,他们都被收买了。” “而且除了周振华以外,身边还有四个主要将官,峰乐,卡斯,还有宏咯,三个人都已经再暗中投靠了周晟珏,他们现在已经都在为周晟珏办事了,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个人。”说到这的时候,巴蛇随即抬头,看着基科夫“郭乐峰。” “郭乐峰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是他自己找过来的,已经被我言辞拒绝了。”基科夫的反应速度就是快,他这一句话,就把巴蛇给堵死了“而且关于他的事情,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加上这几天我突然之间病重了,所以没办法,我是打算等着自己的身体好些了,去找你,一起把这个事情告诉你的,但是至于你说的别人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这周晟珏,和刘梦怀,到底再搞什么鬼?” 基科夫这一下显得有些愤怒了,但是他内心更加的惊愕了,关于烷北的事情,他还不清楚,然后李阳他们那些事情,他也一个都不知道,巴蛇和他说的这些,除了一个郭乐峰,那是来到她这里投诚的,想要投靠他,给他做内应,但是基科夫也不是傻子,肯定不会随便收一个人的,所以就把他赶走了,也没有收留他,至于剩下的人,是不是都是真的,如果都是真的话,那到时候他们三家人一起打巴蛇大营的时候,这里面的变数就太多了,烷北卷走了那么多钱,他是卷到哪儿去了,他是给谁做事情的,这李阳他们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都是刘梦怀和周晟珏的棋子。 这个事情基科夫是肯定无从考证的,因为他不可能去真的问周晟珏,或者刘梦怀他们再巴蛇大营安插了多少钉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肯定都在巴蛇答应安插钉子了,就像是刘梦怀他们问自己,自己也不会承认一样,他们这些人之间,也不会真的就全都付出真心了,这是主要的,二来,说实话,基科夫自己也不确定巴蛇说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对于巴蛇的所有话,都是要思考再三的,他也知道巴蛇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所以这一下他是真的纠结了,但是唯一让他心动的事情,那就是将军大帅印再这里,不管巴蛇说的这些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巴蛇自己到底有什么动机,但是有一件事肯定不会是假的,那就是这个将军大帅印,拿着这个将军大帅印,肯定就可以动的了巴家的很多士兵,不能说全部,绝对也是一部分,现在巴蛇这个情况,他这是想要把军队送给自己的意思啊,不对,是卖给自己了,如果是真的话。 那他可以收编一部分巴家的军队,然后自己只是损失了一些金钱,如果巴蛇真的是卖的话,巴蛇的所有地盘肯定也都会给他了,这样一来,自己不用付出一兵一卒,花些钱就好了,所有的地盘也都是自己的,也不害怕刘梦怀和周晟珏两个人还有什么别的小心思了,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但是这里面最关键的事情,那就是巴蛇,巴蛇,巴蛇到底是真的想要卖,还是在给自己下套,如果说他再给自己下套的话,那巴蛇现在拿出来的筹码也是足够大了,如果说他是真的想要卖的话,但是按照他对于巴蛇的性格了解,巴蛇肯定也不会轻易的卖的,事情这样一来的话,可就真的难办了。 到底应该怎么办,基科夫肯定是心动了,相比于需要和三家一起动兵去横扫巴蛇,他们最后肯定是能干掉巴蛇的,但是巴蛇那里也不是吃素的至少武器很先进,肯定会有不少伤亡的,而且未知的事情还是太多了,可是如果现在这样一来的话,自己花点钱,就可以直接把整个巴蛇大营拿下来,那实在是太划算了,但是对于巴蛇这个小兔崽子,他是不可能不防备着的了,到底应该怎么办,基科夫这边还在沉思的时候。 边上的巴蛇又开口了,他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说实话,叔,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妈的老子一心一意的对待他们,到头来,他们把我的一切都拿走了,为什么会这样?”

下一篇   【1816】以防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