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阿辉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六) - 狼与兄弟

【1818】阿辉哥大力丸打赏加更(十六)

这一句话也是说道了赖航标的痛处,赖航标直接叫骂了一句,上去一脚就踹翻了边上的一张椅子,女子看着赖航标这样,从边上伸手一指“从这里牛逼什么,你出去牛啊” 赖航标看了眼这个女子,那股子火儿劲直冲脑海,往前冲了两步,上去就把地上的椅子给拎了起来,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外面大厅里面十多个业主还在物业公司的人再理论,双方吵吵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了,赖航标离着老远的位置,直接挥舞起来了自己手上的凳子,一凳子就甩了出去,刚好就正正的砸中了一个业主的身体,把这个业主给砸倒到了地上,接着赖航标直接伸手一指,大吼了起来“谁他妈的再废话,老子今天就办了谁!”这一下把对面那群人给震慑住了。 赖航标怒气冲冲的,伸手指着门口的这群人“他妈的小区又不是老子们盖得,有什么问题,去找开发商,找我们做什么!狗日的!一群畜生!” 赖航标这一句话也算是引起来了众怒“报警,送他去公安局!他打人!”接着周围的业主们都开始拿电话,要报警,赖航标这一下也是着急了,几步就冲了过去,直接就冲到了业主人群中间,上去就开始动手,他这一动手,周围也都乱了,一群人开始拉拉扯扯扯的,这群业主只是要把赖航标给控制住送到警察局,赖航标可不管那么多,但是他再怎么样,一个人也弄不过这么多人了,但是也是急眼了,却丝毫没有办法,前后没有两分钟,另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从外面率先冲了进来,看见赖航标已经被人给按住了“标哥!狗日的!”男子大吼了一声,上去一脚就踹翻了边上的一个业主。 几乎是同一时间,外面进来了七八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手上拿着家伙,进来之后照着这群业主就开始招呼,双方顺间打斗再了一起,这些业主哪儿是这群小混混的对手,几乎瞬间的功夫,一群业主都被打倒再了地上,赖航标也是挣脱开了,从边上又拎起了来了一个凳子,冲着一个业主一凳子就招呼上去了,随即他大吼了一声“都给我打,往死打,出事了我负责!”他叫骂着,整个物业办公室的内部直接就混乱了。 刚才再办公室里面受屈的女子也出来了,一看赖航标给自己出气了,从边上也是指着地上的人就开始叫骂,赖航标也是聪明,自己物业本来就有保安队,但是保安队的人一个都没有用,来的都是外面的人,保安队的人都在外面站着。 也是看着这边已经都差不多了,保安队的人也进来了,开始驱赶外面的人,大猛子一行人一看这边也是给出了气了了,来头看了看周围,自己转身就跑,赖航标转头看了眼边上的那个女子,盯着他“这一下他妈的老子不是废物了吧?” 女子不说话了,看着地上还有不少血迹,也是害怕了“怎么就把事情闹成这么大了。” “你老实的回家呆着,如果问你的话,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等我躲过了这风头,我再想办法联系你。”说完之后,赖航标没有等这个女子反应过来,自己转身就冲出了办公室,大猛子他们早都跑远了,保安也都无奈了,不少血迹,连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外面的业主也有报警的了,赖航标到了一辆物业专用的皮卡上面,他直接就发动了车子,车子行驶的速度很快,直接就冲出了小区,外面好多道路都在积水,很多路口也都封死了,而且到处都是再小雨中忙碌的警察,这一下赖航标是真的无奈了,他想要出城,只能走小路了,小路更是泥泞了,而且有些路段他也不熟悉,但是也得跑啊,如果再不跑的话被警察抓住了,他可就完蛋了,现在身上本来还有事呢,肯定还得让扔回去,他可不想回监狱,先跑了再说,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硬着头皮往前开。 果然,再前行了没有多久之后,赖航标觉得前面的水越来越深了,因为再皮卡的地步,已经有水溢出来了,看着这情况,赖航标也有些害怕了,抬头看了看周围,因为是小路吗,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经的路段,都是土路,泥泞不说,而且积水有些太高了,这边的地势好像确实是有些低洼,他有些害怕了,想一股劲儿冲过去,他猛的一踩油门,结果这一下突然之间,前面的车轮不知道被什么卡住了,整辆皮卡都开始往下沉了。 “狗日的!”赖航标一下就叫骂了起来,看着水往车子里面溢,他还是很聪明的,窗户本来就是摇下来的,他整个人直接就从窗户里面爬了出去,站在车子外面,水已经将近一米多深,快淹没到他的胸口的位置了,他是害怕了,肯定不敢往前走了,也不知道前面啥情况,车子也熄火了,没办法,他只能开始往回走,后面肯定不会这么深的,只要走几米就可以离开这处积水区域了,他就这样往回走。 一边走,他一边又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了,电话打给了王雨平,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王雨平那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看起来刚睡醒。 “咋了,这么大早的打电话。”说完之后,那边的王雨平还打了一个哈欠“对了,下午的时候老时间老地点,过来开个会,最近可能会有些动作了,你们都给我过来。” “平哥,我这又出了点事,我正想和你说呢,估计去开会我肯定是去不了了,我们小区那发生了点事,就是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个,我今天没忍住,和人打起来了,和大猛子打了不少人,那些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背景,大或者小我也不知道了,总之,对不起,平爷,我是真的想好好的踏实的不再给你惹事的,但是我是真的一时冲动,他妈的,都是那个婊子!”这个时候他也后悔了,如果不是自己那个情人怼自己那么几句话的时候,自己忍了那么长时间,也不至于一下子就上火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这句话刚一说完。 对面的王雨平直接就火了“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老子他妈的当初那么费心费力的捞你出来,你以为是他妈的让你干这个的吗?老子他妈的就是让你老老实实的,知道不知道,狼腾集团的那个王赢,现在盯上老子了,老子他妈的得在他来之前,把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你他妈的现在出这样的事,你要死就他妈的死远点!” 王雨平整个人当即就愤怒了,电话直接就给挂断了,这一下赖航标也郁闷了,他站在积水深处,半个身子还在水里面泡着,他这还没有开口给王雨平要钱呢,整个人郁闷的一塌糊涂,他正在这胡思乱想呢,突然之间,水下蹿出来了一个东西,这一下吓了赖航标一哆嗦,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的惊恐,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看见一个人影冲着自己就扑了过来,这个身影上来之后,抬拳照着赖航标的胸口就是一拳,这一拳是十分的用力,赖航标往后退了一步,眼珠子一下就瞪大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这个身影上来照着赖航标的脖颈就是一个手刀,随即一用力,一把就把赖航标的脑袋按到了水里面,赖航标这一下开始拼命的挣扎了,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晴天霹雳“咔嚓,咔嚓!”的雷电声音响起,倾盆大雨再次横流而下。 赖航标还在拼命的挣扎,几分钟以后,他的身体缓缓的停止的挣扎,这个身影依旧按着赖航标的脑袋,持续的又按了许久许久之后,随即赖航标整个人的尸体都已经漂了起来,这个身影这个时候顺手耗住了赖航标的脖颈,拽着他就往那辆皮卡的边上走,到了皮卡边上的时候,他用力一举赖航标,就把赖航标从窗户里面塞了进去,让赖航标坐在车子里面,随即他走到了另外一边,把这辆车的手刹给拉下来了,他又开始往后退,退到皮卡的后面,推着皮卡的后车斗,就这样用力一推,推着皮卡缓缓前行。 水越没越深,越没越深,他亲眼看见整辆皮卡,都已经浸入了水中之后,这个身影缓缓的往后退了两步,倾盆大雨已经把他整个人都淋湿了。 他一步一步的往回退,很快,整个人都消失再了这倾盆大雨之中,显得十分的诡异… 木城有一家著名的茶馆,叫太平茶馆,太平茶馆之所以取名叫太平,也有这茶馆太太平平的意思,茶馆名义上是一个茶馆,其实私底下就是一个赌场,而且这是王雨平的赌场,赌场的规模已经不小了,每天的营业额流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赌场的负责人,叫邓建忠,也是当初跟着王雨平一起的老人了。 这大雨天,连外卖都没的叫了不说,最近生意也是真的不好,这么大雨基本上所有的赌客都在家里面窝着了,也没有人出来啊,邓建忠还有四五个看场子的下属,坐在大厅里面,每个人手上还都端着一碗泡面,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泡面,一边吃泡面的,一行人一边都有点郁闷,一个邓建忠的下属从边上开口“忠哥,能不能不吃泡面了,这几天老吃泡面了,说实话,再吃泡面我都得饿死了,忠哥。” “那怎么办,这么大雨,饭店都不开门,外卖也不送,你们一个一个的和白痴一样,大老爷们连个饭都不会做,那不吃泡面吃什么?面包?火腿肠?吃吗?” 邓建忠说道这些吃的时候,边上一个下属,连忙一捂嘴“忠哥,忠哥,你可别说了,千万别说了,再说我连这个都吃不下去了,要吐了,妈的,宁春夏,都怪你,之前笑笑多么好的一个姑娘,你他妈的死活不要人家了,傻逼,都怪你!”

上一篇   【1817】卖大营

下一篇   【1819】支付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