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2】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五十三) - 狼与兄弟

【1832】城哥大力丸打赏加更(五十三)

“行了,别吓唬我了,我从小是被吓大的,你有那个本事剁了老子,老子就把自己的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傻逼。”王赢也是真的不惯着西欧,毕竟刚刚一直被西欧压制着,心里面也是十分不爽的,他也是会聊天,没有等西欧发火,继续开口。 “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就会放了他。”说完之后,王赢再次摇上窗户,转头的时候,看见巴蛇看着窗外,整个人再发呆他,他的表情有些痛苦,多半儿还是在想刚才坦尾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事已至此,没有任何的办法。 王赢顺手把手上的匕首还给了马小七,他们的车子行驶的速度很缓慢,毕竟是在军营里面,而且现在军营是处于一个高度封锁的状态的,到处都是阻车器,路障,到处都是武装好的士兵,荷枪实弹的,马小七的手上还拿着那个拉开保险的手雷。 这几个人也是真的心够大的,丝毫不在意那个手雷的事情,马小七接过匕首之后,把匕首放在边上,手上拿着手雷,还在自言自语“这玩意掉地上是不是真的会炸。” “你等我们走远了,有时间了,自己把手雷扔地上,试试,但是现在还是先不要了。” 马小七笑了笑,长出了一口气“前提是咱们能走远了才行啊。”他又看了看周围,这个西欧不好对付啊,而且看来之前基科夫肯定是有过相应的部署了。” “还是要注意一些,不要把他们逼急了。”巴蛇从边上开口道“我觉得这个西欧真的会下手,银子,这一次这道坎儿,咱们几个可不好过了。”巴蛇一边说,一边又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周围,两侧周围满满的全都是士兵,都拿着武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马小七把玩着自己手上的匕首,看着匕首,脸上这个时候才闪过了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其实刚才真是玄啊,这一次咱们差点就前功尽弃了,再你们到了他的房间之前,我敢确信,基科夫有一个下属发现我了,但是他非但没有揭穿我不说,还帮我打了掩护,要么估计你们还没有到那里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发现了。” 巴蛇听见马小七这句话,转头,看了他一眼,马小七点了点头,随即王赢再前面慢慢的开车,一边开车,一边开口“这种事情正常的,缅甸这些私人军阀内斗不止,应该是你命大,看见你的就算不是咱们的人,也应该是别的某个和基科夫有仇的人,所以他们知道你要做什么,所以不会揭穿你,反而还会帮助你,这个就好解释了。” “他们这些私人军阀,基本上都是这样,说好听了叫军阀,说难听了,无非就是一群土匪混混占山为王了。”王赢冷笑了一声,转头故意看了眼坐在中间的基科夫。 基科夫现在已经不说话了,双手被拷着,嘴也被缠绕着,眯着眼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再思考什么,二十多分钟的时间,王赢他们的车子已经行驶出了基科夫大营,但是再他们的身后,还有两侧,至少跟着几十辆车子,前前后后的,西欧他们丝毫也没有隐藏过自己行踪的意思,这么多人,这么多车,想要隐藏,也没有那么容易。 王赢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看着还在把玩着匕首缓解压力的马小七,他随即就开口“马小七,你认识灰血这个人么?” 王赢突然之间开口,其实对于盛会那个神秘的组织,越往里面探查,才发现越神秘。 “如果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方便说的就说,不方便说的别编。”王赢这句话无疑实在提醒马小七了,马小七从边上犹豫了一下,巴蛇这个时候也开口了。 “不光他很好奇,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但是他那句话我认同,不方便就别说,别编,不说不会影响感情,如果编的话,那是真的会影响感情的。” 马小七沉默了片刻,随即从边上开口道“至于灰血这个人,我是真的不认识,毕竟我们两个的年龄相差不少,但是我师傅认识他,他是我师傅的大弟子,我是我师傅的关门弟子,至于我们两个人的匕首,都是我师傅传下来的,我师傅生平最值钱的两件宝贝,就是我们两个这两把匕首,一把给了他,一把给了我。” “我师傅是个很厉害的隐士,他收我为徒,完全是因为我当时无家可归,差点死掉了,所以才收我为徒,但是他收灰血为徒,是为了还人情,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欠人家一个人情,然后灰血再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过去了,他欠的那个人情的人,和他说,需要培养他一段时间,说灰血天资聪颖,是个好苗子。”我师傅因为人情,就答应了。 灰血最早,很小的时候,就是跟着我师傅一起长大的,那个时候天天跟在我师傅身边学本事,等着我师傅收我为徒的时候,灰血已经离开我师傅,去为那个送他来学本事的人去办事情了,我听我师父说过关于灰血的事情,他说灰血是他见过的悟性最好的人,也是他唯一一个认为可以完全继承他们衣钵的人。 “对于灰血,我知道的就是这些,我师傅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甚至于连灰血叫什么,他都不知道,但是我有一次听我师傅喝多了,我才知道,灰血他们是有一个集合,这个集合一共九个人,是一个帮派大佬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准备的后手,现在想想,这个帮派,应该就是盛会曾经的第一任话事人了,而且我可以肯定,这个人还活着。”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王赢顿时之间,心里面已经,随即猛地一转头,车子都停了下来“你说什么?”王赢这话一说完,马小七也吓了一跳,他的车子一停,后面的几十辆车子也都停下来了,说实话,王赢也是真的够心大了,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些。 “不是说,盛会的第一届话事人早都已经死掉了吗?还活着,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个确实是还活着的,只不过年龄确实是个谜,岁数肯定已经很大了,灰血他们现在应该还在为他做事情,这是我师傅死之前和我说过的,他告诉我让我一定要远离灰血,远离盛会,说他们的那个水太深了,至于灰血他们上面还有人的事情也是他说的” “我师傅应该还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和我说过了,我就不清楚了。” 王赢不再说话了,整个人再次的陷入了沉默,他整个人的大脑开始急速的运转,根据自己已经知道的点点滴滴,一个一个的可怕的事情,在他的脑海当中缓缓的浮现。 片刻之后,巴蛇从后面开口了“还是集中点注意力吧,咱们现在身后有上千口子追兵想着要咱们的命呢,头一次见你这么心大的人。”巴蛇这话说的也挺无奈的。 说实话,这一瞬间王赢还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身后还有几十辆车子再追赶的事情,现在外面也是宽敞大路了,随即王赢一个加速,车子就冲了出去,他们的车子再前面,后面的车子就跟着,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到了一个分岔路口,左边的分岔路口处却已经堵上了两辆车子,右边的路口,没有任何的阻拦,王赢停下车的时候,抬头定神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西欧已经绕到了他的前面去了,堵住路的车子,正是西欧。 西欧一身军装,带着一副大墨镜,看见王赢这边的车子,自己一步一步的也走了过来,他站在王赢车子的边上,敲了敲玻璃“来哥们,借我个火儿。”西欧这说话的样子,态度,就和和王赢是老朋友一样,嘴角挂着笑容,然后眼神还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见了坐在后面的基科夫,还有手上一直拿着手雷的马小七,马小七也是看见西欧往里面看了,顺手还冲着西欧比划了比划自己手上的手雷,和西欧打了一个招呼。 西欧叼着烟,冲着马小七笑了起来,最后看向了王赢,往另外一侧指了指“别往这边走了,这边是不能通的,往那边走,往这边走的话,再走就出境了,你要是到了中国的边界,我们的人就进不去了,所以你不能往这边走,往那边走吧,那边宽敞的狠。” 显然,西欧已经看清楚了王赢的想法,他知道王赢他们想要带着基科夫绕过边境回到国内,所以再必要路口,肯定也是设下阻拦了,王赢他们的车子本来一直也都在他们这些人的监视之中,所以拦截他们,也是很容易的,听着西欧这么说,王赢从边上开口“不好意思,我们要怎么走,不是你能规定的,你最好把路给我们让开。” “我说了,我可以退让,但是退让是有一个度的,你们可以再整个缅甸的境内随便绕,我倒要看看谁会收留你们,谁敢收留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往国内走,那你别想。” “可是如果我就要走呢?”王赢这个时候也是和西欧叫起来劲儿了,寸步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