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坦白 - 狼与兄弟

【1841】坦白

王赢和巴蛇都不说话了,互相看了一眼,高浪这个时候也是恢复了平静,他从边上点了点头“那个什么,继续,别让别人看见了,埋了就行了。”说完之后,高浪冲着王赢笑了起来“小兔崽子,你也是真的够疯的,刚才要是打你脑袋上,你就完蛋了。” “就是,你什么时候还害怕死人了。”乐乐从边上边上微微一笑,随即他一皱眉头,他这话显然是说道关键的位置了,他这么一说,边上的高浪也皱起来了眉头。 两个人的目光当即都看向了王赢,王赢看着他们都盯着自己,自己的表情也纠结了,巴蛇从边上也不吭声了,看着王赢,又看着乐乐和高浪,他知道,事情快要瞒不住了。 王赢也是看明白了这事情,从边上随即一伸手“这点人不能死,如果死了的话,那麻烦可就太大了,可能会给你们带来很多很多未知的麻烦,我不想这样。” “他们是谁?”高浪从边上简单明了,随即瞪着王赢“他们是跟着你们两个人的吗?” 话音刚落,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个下属进来了,他走到了乐乐的边上,和乐乐低头轻声细语了几句,这个时候,乐乐抬头“刚刚咱们把外面的人都控制住的时候,王赢他们的车子上面还下来了两人,这两个人有一个是被控制的人,而且已经晕厥过去了,这两个人被另外一辆车子给接走了,已经离开有一会儿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乐乐和高浪两个人脸色也都变了,全都盯着王赢,高浪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王赢的脖颈“小兔崽子,你他妈的又给老子搞什么幺蛾子,他们是谁?刚才被人接走的那两个人又是谁,被控制的那个人又是谁,巴蛇,我怎么没有看见你的车子上还有人被控制呢?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到底又要干嘛!” 高浪的情绪有些激动,高浪这边还在叫吼呢,另外一边的乐乐直接叫骂了一句“又他妈的变成了背锅侠了!”现在两个人也是都反应过来了,王赢这么拼命的不让出人命,那肯定是这点的人背景也是不一般了,想到这的时候乐乐更愤怒了。 他顺手一捂自己的脸,一脸的无可奈何,正常情况下他也是要急眼了,问题是他刚刚不小心打了王赢一枪,现在再责怪王赢他也不好意思了,但是片刻之间,他刚刚还对于不小心打了王赢一枪充满愧疚的内心,这一下就没有了,他甚至觉得有些可气。 乐乐的心理素质也是确实好,盯着王赢“银子啊,我真算是服了你了,真的,你说你们哥俩,难道就不能换一个人招呼吗,快点说,你们这是又把谁招惹过来了,又把什么大咖给得罪了,狗日的,操,快点!立刻!马上!”乐乐从边上吼了起来。 看着乐乐从边上吼,王赢摸着自己的脑袋,这一下也是什么都坦白了,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可能这次的事情会有些麻烦,有些棘手,不过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理解一下,浪哥,而且你之前也说过的,不管我们做什么事情,你都会帮我们的。” 听着王赢这么说完,乐乐伸手一指王赢,想说话,也没有说出来,高浪这一下眼珠子也瞪大了,他盯着王赢,又看着乐乐,片刻之后“狗日的!老子他妈今天就活剐了你,草你个大爷,老子就他妈知道,你没事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起来你浪爷爷的!”高浪从边上叫骂了一句,随即自己转身就冲着王赢扑过去了,冲到王赢边上的时候,跳起来双手奔着王赢就招呼上去了,王赢双手一抱自己的脑袋,缩头一副挨打的架势。 “浪哥,我错了,我错了,浪哥!对不起!我错了!”王赢知道这个时候解释什么也没有用了,先让高浪出了气再说吧,王赢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角落,高浪打王赢也是真的一点不悠着啊,拳打脚踢的,气喘吁吁的,巴蛇从边上看着愤怒的高浪。 自己这个时候也走了过去,他站在高浪的边上“浪哥,这个事情和我也有关系,你要打就别光打他一个了,留点劲儿打我吧。”说完之后,巴蛇也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高浪一看巴蛇,尽管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又上了这两个小兔崽子的当,他“嗷儿!”的就是一声,整个人一下就蹿了出去,照着巴蛇也开始招呼。 毕竟高浪是赤手空拳的,王赢看着高浪去打巴蛇了,自己从边上活动了活动筋骨,这要是抗击打能力,王赢还真的挺不错的,高浪气喘吁吁的再那揍巴蛇,巴蛇和王赢也是一个姿势,反正俩人都是商量好了,先把高浪拖下水,拖下水之后,高浪要杀要剐,他们两个人也都认了,高浪再那又在暴揍巴蛇,王赢也是看着打的差不多了。 “浪哥,该我了,轻点。”说完之后,王赢看了眼边上的高浪,高浪已经满头汗水了,看见王赢这话一说“嗷儿!”的又是一声,像是脱缰的哈士奇,冲向了王赢,照着王赢又开始招呼,说实话,现在这个场面确实是有些奇怪的,高浪也是兹了哇啦的。 巴蛇这个时候从边上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脑袋,幸亏没有打到自己的脸,他也开始缓劲儿了,反正一会儿害的让高浪过来继续打自己呢。 乐乐在边上站着,眉头紧锁,片刻之后,他连忙转头,看着自己的一个下属“这一次应该是遇见大麻烦了,这两个兔崽子的态度越好,这次的麻烦越大,让兄弟们都准备一下,赶紧准备。”说完之后,边上的那个下属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乐乐伸手示意了一下,另一个人给他搬过来了一把椅子,他坐在椅子上面,给自己点着了烟,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那边还在疯狂殴打王赢的高浪,高浪也是自己打的有点累了,打着打着,衣服也给脱了,光着膀子,脱缰的哈士奇又奔着那边的巴蛇过去了,两个人就这么认着高浪打,直到高浪自己打也打不动了。 他气喘吁吁的,光着个膀子,满身的汗水,坐在了边上,王赢和巴蛇两个人这才互相看了看,虽然俩人都是浑身上下哪儿都疼,但是毕竟是拳脚么,而且这个时候了,两个人心里面也都踏实了,看着坐在那里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高浪。 两个人还是走到了高浪的边上“浪哥”两个人一起开口,尽管两个人都是自己浑身上下都已经很酸痛了,但是这个时候了,还是都在给高浪揉肩,好像就是生怕累着高浪一样,王赢一边给高浪揉肩,一边还不忘记从边上把高浪的衣服捡起来。 巴蛇也是亲眼看见王赢把手伸进了高浪的衣服兜里面,然后,那个翡翠就被他这么堂而皇之的给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转头的时候,刚好王赢和巴蛇两个人还四目相对。 巴蛇冲着王赢笑了起来,王赢随即也冲着巴蛇笑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意思很明显,自己挨了一枪还挨了一顿打总也不能就这么白被打了吧。 俗话说得好,抬手不打笑脸人啊,现在王赢和巴蛇两个人这样,高浪也是真的没辙没脾气,两个人也算是摸透了高浪的性格,在边上给高浪揉了半天,高浪使劲一甩自己的肩膀“行了,行了,都别揉了,操!”他看起来也是气消了不少,先是抬头看了眼那边坐在凳子上面,还在抽烟的乐乐“你要不要也过来,解解气。”高浪说完还冲着乐乐伸手,乐乐从边上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王赢的胸口,一副你高浪做主的样子。 高浪看着乐乐不过来了,这才抬头看了眼王赢和巴蛇这两个小兔崽子“他们是谁?” “这些士兵都是基科夫的人,基科夫想要杀我们灭口,我们再基科夫的大营,伏击了基科夫,至于那个被挟持的人,就是基科夫,然后挟持基科夫的,是马小七,我们是一路被他们追到这里来的,无路可走了,所以才想到了浪哥。” “什么玩意!”高浪听见王赢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当即就急眼了“挟持了谁?” “基科夫!”王赢重复了一句,高浪顺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整个人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呼吸的声音也是明显的加速了,王赢赶忙给高浪锤了锤背“别激动,别激动,我说浪哥,你说你一直这个样子,你让我们接下来怎么说话啊,是不是?” 高浪深呼吸了一口气,使劲平静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冲着王赢伸手一指“说,说,你继续说,一个字都不要差!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赢点了点头,就把他和巴蛇两个人,如何被基科夫他们围困的没有办法,如何使用计策变卖巴蛇大营,如何守护住巴蛇大营的最后这一点香火,以及如何在基科夫的答应与基科夫翻脸,马小七如何通过坦尾进入了基科夫的房间,最后他们怎么一步一步的被追到这里,走投无路,来到这里的事情,从头到脚第一个字都不差的说了,当然了,这里面不全是真的,也只有一句话是假的,那句假话是被逼迫的意外才来到这里,其实就是压根王赢他们一开始就奔着高浪他们这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