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6】持查的专车 - 狼与兄弟

【1846】持查的专车

说完之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巴蛇这个时候也起身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身边,看着地上的基科夫“基科夫,你把老子逼到这一步,老子是横竖都要带着你一起的。” 巴蛇看着地上的基科夫,又连续说了几句话,但是基科夫从头到脚也是一个字都不说,巴蛇有些愤怒了,上去照着基科夫连续两脚,但是基科夫除了痛苦的表情,依旧是一言不发,王赢看着基科夫这样,随即从边上看着巴蛇“行了,给他个痛快吧,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巴蛇大营如何都是完了,看开点,我们会拿回来的。” 听见王赢这么说,巴蛇这个时候看了眼王赢,说实话,基科夫虽然是他们的仇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枭雄,白手起家,一步一步的把军队走到这一步,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到了这一步了,从头到脚,一句软话没有说,因为他心里面清楚,落在巴蛇和王赢两个人手里面,他活不了,也就是王赢他们对于基科夫也是了解,而且之前也确实是两手准备,制服了他之后,第一时间就不让他说话,否则的话,搞不好基科夫早就能让人和王赢他们鱼死网破,不要管着他自己的安危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现在的一切的一切,也都已经是那么的明显了,说啥都晚了,基科夫一开始也没想着让巴蛇活着离开,巴蛇和王赢一开始也是想着拉着基科夫垫背,现在就是巴蛇大营没有了,完蛋了,基科夫到底也没有跑出去,落在他们手里。 人各有命,这就是基科夫的命,但是这个将军,从头到脚,一个字都没有说,一句软话也没有说,哪怕是巴蛇的匕首已经到了他的脖颈处了,他依旧没有任何恐惧的表情,相反,他的脸上还露着无所谓的笑容,从头到脚都很有气势。 说实话,基科夫确实也是一个值得人去尊重的人,至少再傲骨这一方面,他做的足够好,巴蛇对于基科夫的愤怒,那是更不用提,他拿着匕首,缓缓的划开了基科夫的脖颈,鲜血顺着基科夫的脖颈开始往出流,显然不可能去哪儿都带着基科夫的,要不是因为巴蛇的愤怒,说实话,都不用把基科夫带到这里来的,但是到底还是给基科夫带来了,巴蛇和基科夫最后的一句话那就是“你去给我的巴蛇大营陪葬吧。” 基科夫直到最后断气的那一刻,眼睛都没有睁开,嘴角依旧是挂着笑容,看着他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呼吸,巴蛇站在边上一动不动,眼神也是极其的复杂,王赢这个时候上前,用匕首直接就轻轻划开了基科夫身上的所有胶带,随即他抬头看着另外的两个人“给他找个地方埋葬了吧,完事过来,给你们两个一个任务。” 说完之后,那两个男子点了点头,自己起身就把基科夫给抬了起来,看着这两个人离开,王赢盯着那边的巴蛇“我现在是这么想的,本来开的时候是打算直接回到国境内,可是没回去,现在咱们既然回不去的话,那也就别着急往回走了,肯定基科夫那些下属,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的,所以就从这种地方躲藏一段时间。” “反正躲着也是躲着,我也准备了不少节目,陪着他们好好的玩玩,你看呢。” 巴蛇听见王赢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王赢还有后手,而且,王赢准备的很充分,但是他能理解,也习惯了王赢什么都不和自己说的方式,他也是这样一个人,两个人都很理解,听着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巴蛇把目光看向了王赢,随即冲着王赢笑了。 王赢也是无所谓的两手一摊“人就是这样,路宽敞的时候怎么都能忍,现在路都被人堵死了,那就拉一个算一个吧,陪着他们好好玩玩,也是时候,该乱乱了!”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嘴角挂着笑容,整个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残忍,巴蛇也盯着王赢,没有在说话,很快,王赢再次转头,看向了身后的马小七…… 再缅甸东枝市,这是缅甸东南部的首府,是掸邦首府,城市位于海拔1436米的高原上面,气候凉爽,东有林木葱郁的东枝山,西南十数公里处还有著名的茵莱湖,交通条件也是十分的便利,现在就在缅甸东枝城市内,在一家豪华的饭店内。 持查将军女儿的十五岁生日,再包房内,持查将军没有大摆筵席,只是请了内部的几个忠心的下属,还有一些家人,包下了饭店的一个小厅,一共四桌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气氛好事欢闹,饭店整整这一层,已经被士兵给戒严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出,门口还有不少把风的士兵,便衣,毕竟里面有大人物再,需要安全保证。 在场的气氛还是很热烈的,一行人酒足饭饱,持查再众多人的簇拥护送下,领着自己的小女儿,还有自己的妻子,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就被迎着出了酒店。 周围不少荷枪实弹武装好的士兵,都在谨慎的看着周围,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处路口边上,一辆大货车突然之间就出现了,冲着那边的两辆封锁路口的小轿车就冲了上去,或许是速度太快了,或许是疲劳驾驶,直到小轿车不停的滴滴喇叭的时候,大货车的司机才开始急刹车,但是还是已经晚了,“咣!”的就是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 随着这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这边的人群下意识的都抬头看向了那边,持查眉头一皱,边上的几个警卫员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警卫员冲着那边就过去了,剩下的几个警卫员挡在持查的身边,其中一个随即开口“将军,先上车吧。” 持查点了点头,随即,边上的一个警卫员给持查把车门打开,就在这个时候,大货车附近突然之间发生了枪响的声音,那边枪声一响,这边的一个警卫员一下就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枪响传出的位置,保护着持查,持查也是听见枪响了,连忙伸手一招呼自己的老婆女儿,他的女儿第一个就蹿进了车子里面,随即持查冲着自己的太太招手。 他整个人还是很平静的,边上的警卫营一直再摸着自己的耳机,了解情况,就在持查的太太刚一上了车子之后,持查转身也要往车子上面上,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周围宁静的夜空之中“嘣!”的就是一声枪响的声音,伴随着这一声枪响,持查的那个警卫员傻眼了,本来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持查的身边几个警卫员,把所有的出枪点都会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的,问题就是那边的大货车临时吸引走了两个警卫员。 问题也是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离着持查最近的那个警卫员转头的时候,发现身后一个人的脑袋已经没有了,鲜血飞溅了自己的一脸,他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当即就傻眼了,听着枪响的方向,他下意识的抬头,因为枪响的是从他们的身后,也就是那个酒店的楼顶传来的,至少得有几十米高的高度。 “开车!”这个时候,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警卫员下意识的转头,发现持查居然还在车子里面,再定神一看,刚才倒下去的那个人,居然不是持查,是持查的警卫员,他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抓住他们!”他伸手一指楼上,随即自己一把就拉开了车门,就在这个警卫员刚拉开车门的时候,他听见了边上的一个人一声大吼。 他下意识的抬头,一个黑影从十多层的高度处,直接就摔落下来了,他根本估计不了那么多,他一下就坐上了车子,发动了车子,还没有来得及行驶呢“咣!”的就是一声,他们的车子的车顶的位置,已经变形了,边上还有几个士兵看见了,摔落下来的居然是一个人影,一个满身黑衣的人影,人影用自己的身体砸到了持查的专车上面,让持查专车的车顶都变形了,巨大的惯性当下就把持查的车顶压出来了一个坑。 但是索性车子还是很结实的,但是这个黑影摔落之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一颗手雷掉落在了边上,黑影的身上是捆满了炸药的,边上的士兵看见之后都傻眼了,手雷直接就爆炸了,随着手雷的爆炸,黑影身上的所有炸药也都被引爆了。 一个巨大的“火球猛兽”直接把车子包裹再了中间,犹豫炸药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波及范围甚至于边上的几辆车子,以及不少士兵,都被指着巨大的“火球猛兽”吞了下去,饭店前三层整整的玻璃也全都被震得塌陷了。 巨大的爆炸声音,让整个地面都在颤抖,那边大货车边上的几个士兵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颤抖,这个时候,他们面前的这个货车司机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击毙了,周围几辆车子多多少少也受到了冲撞,但是看着那边的熊熊大火,他们这些人也都傻眼了,不知道谁最先反应过来的“将军!将军!!”随着叫吼,所有的人都冲过去了……

上一篇   【1845】我认了

下一篇   【1847】这就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