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2】解决木城 - 狼与兄弟

【1852】解决木城

“当然是解决这个事情了。”孙琪展嘴角挂着笑容,接过了鬼无才拿过来的电话,自己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随即他“咳咳”的咳嗽了两声,像是再清理自己的嗓音一样,接着,他就把电话拿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很快的拨通到了一个号码。 号码那边当即就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已经有些迷糊的声音,八成是已经睡着了“平爷”里面这个声音叫了一句,孙琪展一听这个,从边上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你的平爷再你们楼下躺着呢,你最好去一楼看看,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不过看你现在还在叫平爷的话,应该还没有发现,肖林,你也是跟了王雨平这么多年的人了,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你别管我是谁,带着你的人,离开木城,如果再敢回来的话,那赖航标他们的下场,王雨平他们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赶紧给我滚蛋。” 说完之后,孙琪展挂断了电话,随即抬头看了眼边上的鬼无才和侯成,微微一笑,又把电话拿了起来“下一个了,让他们能跑的赶紧都滚蛋吧!没啥事,咱们也该撤了!” 孙琪展说到这,从边上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开始继续给王雨平的下属通电话。 树倒猕猴散这句话还是真的没错,王雨平的事情,直接就轰动了整个木城,而且是一夜点时间,整个王雨平的公司全都土崩瓦解,他至少十几个心腹下属,都卷了公司大部分的钱财,全都跑掉了,甚至于包括王雨平的情人和妻子,也收拾了收拾东西,全都离开了,王雨平在家被人不声不响解决掉的事情,一下就传遍了整个木城。 一夜之间,王雨平的所有势力,土崩瓦解,而且,再一处农房内,王雨平的两个心腹下属,正在集合人,要给王雨平报仇的时候,一颗C4炸药就在他们的房间爆炸了,支离破碎,场景惨目忍睹,这是活生生的暴力解决问题的代表,也是孙琪展一贯行事方式,再这个事情之后,孙琪展就消失了,不知去哪儿了。 再也没有王雨平这个人了,警方一直再找凶手,但是到底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个事情,倒是给了蔡汉龙和脸叔他们一个惊喜,依旧是再蔡汉龙的房间。 昨天晚上几个人还在商量木城的事情,到底是谁来处理呢,今天这一觉醒来,木城就土崩瓦解了,王雨平也被直接干掉了,绝对的实力面前,很简单,想想就有意思,王赢压根就根本没有出面,这个木城这个事情,从头到脚,其实都是孙琪展来操手办的。 灰血坐在三个人中间“你们看,王赢再规定的时间内,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决了,从头到脚都是以暴制暴的方式,这一下有意思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你说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那这个王赢肯定是和这个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那孙琪展做事情就是这个方式,可是孙琪展不是咱们盛会的人啊,和咱们也没有关系吧?他本来就是逃犯么。” 灰血还是蛮开心的,但是他说到这的时候,却发现蔡汉龙和脸叔的脸色都不对,两个人都低着头,不知道再思考什么,直觉以及这么多年的了解告诉灰血。 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事情,王雨平的事情,脸叔和蔡汉龙没有一丝的喜悦不说,却反而都显得有些忧愁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灵鹫?他也沉默了,这个时候他也笑不出来了,他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又在琢磨什么事情。 好一会儿的功夫,灰血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和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真累,也就是王赢愿意和你们打吧,说实话,我都不愿意和你们打交道了……” 缅甸境内,在某一处深山老林之中,王赢,巴蛇,马小七,坐在一处火堆边上,这一次烤的是一只野猪,是他们偶然之间发现了,差一点就让这只野猪跑了,也是关键时刻马小七的匕首起了作用,这是真正的削铁如泥啊,巴蛇的学习能力挺强。 他和王赢在这里没躲几天呢,他现在自己也学会烤肉了,而且烤肉的本事还是真的不错,挺香的,马小七也是刚刚过来的,他一边看着巴蛇烤肉,一边说道。 “刘梦怀的事情,是咱们的人做的,但是刘梦怀没上当,周晟珏那边咱们的人动手晚了一步,让他给跑了,现在这两个人都窝在大营里面,这种事情,一次不重,让他们引起来了警惕心了,想要再下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我觉得咱们提前想办法了。” “那针对纳楚狂的事情,是谁做的,查出来了吗?持查还有吞沁的事情,是谁做的” “不知道是谁做的,一点头绪都没有,但是显然是有人想要借着咱们的这个事情,他们来动手解气,然后让咱们来背锅了,现在除了基科夫的那些下属以外,所有亲近纳楚狂的将军们,都在满世界的找咱们,我建议咱们还是先行离开,躲一躲吧!” “这个事情可是真他妈的有意思了,这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主儿,想要拿咱们当背锅侠了。”巴蛇从边上冷笑了一声“不过说实话,还是真活该,我想着就解气,就纳楚狂这种货色,他现在是有势力,如果哪天他没有势力了试试,老子的巴蛇大营,如果不是他再暗中挑唆的话,那肯定百分之一百的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真他妈的活该,要是有人直接把他干掉了那才好呢。”提到纳楚狂的时候,巴蛇还是狠的有些牙痒痒。 王赢从边上其实就挺平静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基科夫的那些士兵到处都在找咱们,咱们只要躲好了,不出一个月,他们内部肯定出问题,纳楚狂的那些狗和纳楚狂也在找咱们,咱们现在去给他解释也没有用,马小七,你准备一份信,想办法让人送给纳楚狂去,去和他说明白了,他们持查和吞沁的事情与咱们无关,信不信是他的事情,是有人要往咱们身上推锅,别的都不用说,我们离开这里,去亡魂山。” 提到亡魂山的时候,巴蛇从边上一皱眉头,他上下打量着王赢,沉默了好一会儿“可是高浪他们之前说的,现在亡魂山的这个事情,银子,要不要在考虑一下?” “考虑?都这个时候了,你说怎么考虑,你觉得你手上那一大批心腹,如果再不给他们找个地方落脚的话,他们还能稳住么?现在纳楚狂他们已经开始再找你手上那批人了,基科夫的人也在找,现在等于是多半个缅甸的人都在找咱们了,如果找到了,那他们会把他们毁了的,那些人是你重新起家的基石,如果他们都没有了,那咱们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你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那就是和我回国了。” “不可能,我死也要死在缅甸,我绝对不会和你回国的。”巴蛇的态度也是十分坚决。 “那就去亡魂山,我们现在没有别的地可以去,也没有别的可以落脚的地方,只有亡魂山了,没关系,所有的传说都是用来打破的,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说到这之后,王赢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巴蛇皱了皱眉头“那你呢,你还和我一起去?” “要么你以为呢,如果我不和你一起去,你自己能从亡魂山落脚吗,你能对付的了那些机关暗道么,你那些人进去了,那就是等着被亡魂山的那些亡主给吞掉的下场,更主要的是你现在的那些人,暂时不能露面,只要那么大批人从亡魂山一露面的话,那八成就得惊动了纳楚狂他们,但是这么多人,想要永久的一直藏起来,也只能从亡魂山藏了,前提害的是亡魂山能落脚,如果亡魂山不能落脚,这一批人还就得我来藏着,不能随便动,他们之前能藏的好是因为之前大家的注意力都没有再他们的身上,现在很多人的注意力已经再那批精锐士兵身上了,所以他们就不能随便动了,随便动一下,或许都会引起来注意,毕竟那么多人呢,现在这个事情,就是这样,我先陪着你再亡魂山落脚,稳定下来了,我再离开,你再把你的那些心腹,一点一点的用别的方式弄过来,反正亡魂山的地方足够大,只要能落脚,就能把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过来,在这之前,我哪儿都不去,亡魂山那边,前期你不能带着你的人出面,我带着我的人出面,退一万步说,那里毕竟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到时候如果真的落不住脚了,或者用什么不能控制的情况发生了,那折的也是我的人,你的根基还在,咱们就还有办法,如果上来就把你最后这点人都折了,那咱们可就彻底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