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3】纳楚狂的背景 - 狼与兄弟

【1853】纳楚狂的背景

巴蛇看了眼王赢,从边上抽动了抽动自己的嘴角,一脸的感动,想要说话,却又停下来了,他抬头仰望天空,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银子。”他冲着王赢笑了。 王赢冲着他也笑了“好事多磨,放心,我现在有钱,我再盛会第一话事人的位置,我的朋友掌控着盛会很多公司的钱,我只要给他们赚钱,他们就得给我钱,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那就可以做成很多事情,放心,咱们来兄弟联手,一定能把巴蛇大营坐回来的,风水轮流转,你拿好了将军大帅印!”王赢显得信心十足,他拍了拍巴蛇的肩膀“我们走,先去亡魂山,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数,对于亡魂山的事情,其实我真的了解的已经很多了,我相信咱们可以从那里立足的。”王赢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愁容。 他向来是这样,其实他对于从亡魂山落脚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但是没有信心,也不能表现出来,如果他表现的没有信心,那巴蛇肯定更没有信心了,那对于所有人来说,那都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他只能照旧自己把一切都扛起来,巴蛇那边的心腹转移走的毕竟人数庞大,如果这些军阀不找他们了,反而找这些藏匿的人的话,那可就是真的麻烦了,王赢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先想办法把这些人洗白,藏好了。 周围有些安静,片刻之后巴蛇从边上开口“其实你说这次的这些杀手也是真的够有意思的,把目标居然对准了吞沁还有持查,都这个时候了,还他妈的不直接对准纳楚狂,如果直接把纳楚狂干掉了多好,干掉了纳楚狂让老子给他抗锅,老子也就抗了,问题是搞掉一个持查,一个吞沁,这锅让我抗我也不想去抗啊。” “现在不是你抗不抗的问题,是人家会不会把锅安在你身上的问题,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事情就是绝对针对纳楚狂来的,而且,你觉得纳楚狂是傻子,你觉得想要直接干掉纳楚狂那么容易啊,简直是开玩笑的。”马小七从边上微微一笑“不过说实话,我见过这个吞沁,这个吞沁确实有些本事,我觉得如果让我和他单挑的话,我不是对手,鬼无才或者凡骁或许都不是他的对手,是什么人,够厉害的,就这样把他干掉了,他可是纳楚狂身边的第一护卫啊,手上拿着不少权利呢,跟了纳楚狂好多年了。” “多明显的事情,是利用家人干掉的,他再厉害,再自己老婆孩子面前肯定也不会真的能如何的。”巴蛇撇了眼边上的马小七“不过这些人也是真的够歹毒的,这样干掉吞沁,而且其实这样干掉持查和吞沁,对于纳楚狂来说,打击还是真的很大的,持查和纳楚狂的关系那么近,打持查就等于是打纳楚狂手上的兵,打吞沁就是等于再打纳楚狂手上的将,干掉纳楚狂没有办法,但是干掉这两个人,也是等于扎了纳楚狂的刀。” “这个吞沁应该原名不叫吞沁,但是他原本的名字叫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吞沁是个中国人。”马小七微微一笑“我总觉得我从哪儿见过他,而且是很小的时候见过他,但是具体我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我每次看见他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一定是他。”马小七说到这的时候,好像又若有所思的想到了什么。 听着马小七这么一说,边上的巴蛇顿了一下“这种事情你能用好像的么?再说了,人都死了,不过我觉得你这个感觉,没准还是真的呢。”巴蛇也是话里有话。 王赢这个时候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人聊天“你俩还真有闲情雅致,这个时候不先考虑咱们的生活生存问题,居然还有心思考虑吞沁持查的问题,考虑纳楚狂的问题。” “那当然要考虑了,对了,银子,对于纳楚狂这个人,你有多少消息?”巴蛇从边问道“没有,是真的一点点都没有,但是关于他的传说倒也是挺多的,各种各样的,而且我觉得目前这个情况来说,我也没有心思去了解什么纳楚狂,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了解的思考的应该是咱们靠什么方式活下去才是主要的,先考虑眼前当下吧。” “我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再也研究纳楚狂的事情的,包括他的发家史,包括他的种种事情,还有我特有的渠道,方式,了解的关于纳楚狂的很多很多的事情。” “你这是真的盯上纳楚狂了啊?”王赢从边上微微一笑“我说兄弟,你别玩的太大吧。” “为何不盯着他?这个事情从头到脚,你说罪魁祸首是谁?咱们收拾的是谁,是基科夫,对吧,但是真正的应该收拾谁,是谁从后面打枪的,你我都心知肚明。” “纳楚狂这个狗日的,老子现在是没有办法拉着他垫背,只能拉着基科夫这个倒霉蛋了,但是老子记着,什么刘梦怀,什么周晟珏,这些玩意都是小虾小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他妈的纳楚狂,我这人没有什么别的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记仇,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让他血债血还的。”说到这的时候,巴蛇狠的有些牙痒痒。 “知道为什么纳楚狂一定要把你赶尽杀绝吗?”王赢从边上微微一笑“那就是因为你太幼稚,心里面藏不住事情,这人做事情的,只靠好勇斗狠就可以的吗?” 虽然王赢是巴蛇的妹夫,但是这个时候教育巴蛇的时候,就像是教育一个晚辈一样,毕竟说实话单纯的论经历的话,王赢比巴蛇确实是要成熟的多的多,而且估计这个世界上,除了王赢以外没有人敢像王赢一样这样训斥巴蛇了。 “你都被人家一眼看到底了,你还拿什么和人家斗,你一辈子也不会是人家的对手的,你这个习惯特别不好,人再很多时候都是要赌的,但是你这个动不动就拿命去赌,拿你身边这么多兄弟的命去跟着你一起赌,那就是一个傻子,这次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你就和基科夫去怼命了,那你对得起这些兄弟吗,你怼的赢吗,你最后能报复纳楚狂么?有些事情我不想说你,你自己好好的慢慢的品吧,你知道的那些,所有人都知道” 说到这的时候,王赢从边上平静的开口“这个纳楚狂最开始的时候不叫纳楚狂,据说也曾是一个响当当的名震江湖的大人物,手上有人有枪有钱,背后还有路子,后来在国内被打掉了,据说是被枪毙了,但是其实不是的,应该是被人掉包了,这人再缅甸也有关系,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关系,他被人救出来之后,就加入了缅甸的国籍,改名换姓,然后再缅甸境内境外人的双重支持下,从缅甸呼风唤雨,自立军阀,还收编了很多他以前的下属,这些下属都不是普通人,据说也都曾经是生命显赫的江湖前辈,纳楚狂这个人很厉害的,而且不是一般的阴狠,咱们的阴狠和他比起来都是小儿科了,你看咱们这个事情,从头到脚,他没有露面不说,就把咱们除掉了,而且咱们要跑,要让,他都不给咱们机会让,还想把咱们一网打尽,你说他这得多沉的心思。”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巴蛇从边上不吭声了,他上下打量着王赢,说实话,王赢知道的了解的比他知道的了解的还要多,可是他从王赢的身上却从来没有感觉出来一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王赢想要对付纳楚狂的情绪来,兹当他感觉出来一点了,他也就不会提纳楚狂的这个事情了,可是现在这样一看,王赢明显的把纳楚狂打到片儿里了。马小七一直再边上看着这两个人的对话,许久之后,马小七从边上开口“巴蛇,这次的事情,银子说的没错,不要表现出来,也不要去想,更何况咱们现在要想的问题不是报复纳楚狂,是应该先想着如果躲过去这个坎儿,如何活下来才是真的,至于报复纳楚狂,这都是再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了的形势下,现在考虑别的事情不是都没有用吗,留着脑子考虑眼前,考虑当下吧。” “如果我们真的还能站起来的话,那个时候,再把这个事情,提上日程吧。”王赢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冲着巴蛇笑了笑,顺手搂住了巴蛇“行了,别想这个事情了。” 巴蛇点了点头,自己也笑了起来,虽然仍是一脸的不甘心,但是他也没有再说话。 一行人下山之后,王赢把自己电话拿了出来,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孙琪展,结果孙琪展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简单的沟通了一下,王赢放下电话,就把电话打给了大象和苏苏。 大概太阳落山的时候,王赢,马小七,巴蛇,以及大象,还有苏苏,一行人就已经汇合了,大象看见王赢和巴蛇他们的时候,很多话想要问,但是到了嘴边了,却什么都没有问,片刻之后,大象只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王赢,他示意了一下。

上一篇   【1852】解决木城

下一篇   【1854】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