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原来是他 - 狼与兄弟

【1854】原来是他

王赢心里面清楚,电话肯定是蔡汉龙的,他从边上拿着电话,沉默好一会儿,随即蔡汉龙从电话里面才笑了起来“什么时候回来啊,早点回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呢,而且除了要和你说的事情以外,还得把第一话事人的流程走一下,以后你就是我们盛会的第一话事人了,哦,不对,现在应该不叫盛会,应该是叫狼腾集团吧。” “我现在手上有事情,等我手上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回去,第一话事人的事情不着急,反正就是一个形式而已,只要能真正的给我第一话事人的权利与地位就好了,别光动嘴就是了,公司的转型,没有那么容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转好的,但是相信我那两个兄弟,会把一切都做好的,我已经全都安排好了,经济方面的彻底转型由李沙漠和马叶全两个人负责,肯定会把公司的生意搞好了,搞大了,前期会和大点集团合作,占一些大点集团的逛儿,你就等着看热闹就好了,至于如果再有灵鹫那边的人出来搞事情的话,那孙琪展带着侯成与鬼无才,也都能把事情处理好,出来一个王雨平就干掉一个王雨平,出来两个王雨平就干掉两个王雨平,就是这样的,所以你一切放心就好,不能一味的什么都忍让,不能忍让的时候,让孙琪展露面就行,孙琪展现在反正也是一个通缉犯,他自己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而且公司转型的事情,我之前也和李沙漠他们说过了,那些不愿意转型的,一定要混黑的,全让孙琪展一并接手了,让他们跟着孙琪展就行,孙琪展带着人从外面独自成立一个新的公司,一个与盛会完全无关的公司,而且我和孙琪展的关系,他会把一切都隐藏的很好。” “我相信公司会有不少人不喜欢转型的,刚好让孙琪展来控制他们,孙琪展的身份地位也是足够的,而且关键时刻,他该做的事情也都能做出来,不能一点这样的人都没有,多少还是要有些的,如果出来讲道理的,那就和他们讲道理,如果出来耍混的,那就和他们耍混,毕竟就算是孙琪展他们这一伙人真的扛不住了,后面不是你们的后手呢么,而且灵鹫不是一个走正常途径的人,否则也不会扶持王雨平他们了,让孙琪展陪着他们打擂台就好了,反正离开盛会的这些人都不在咱们公司了,再孙琪展他们公司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和咱们也没有关系的,所以你放心好了。” “看来你把一切的一切都安排的挺好啊,你真是够尽心尽力的为公司做事情的啊。” 蔡汉龙显然也是话里有话,王赢只是微微一笑“当然了,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真心的尽心尽力的为公司做事情的,这点你知道就好了。” “所以你藏好了巴蛇的人,带着我们的人去要去亡魂山,如果立足了最好,立足不了折的也是我的人,巴蛇那些精锐的心腹,还是可以留着东山再起,是吗?你知道亡魂山是一个什么地方吗?你就这样为公司做事情?而且你真是够处心积虑的,其实你一早和我要这些人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带着他们去亡魂山了吧,你知道对于亡魂山来说,鬼岛这些出身的人,是最好的棋子,再那里也会最快的适应,你应该了解亡魂山的很多事情了,包括很多危机了,你去缅甸之前,就已经把一切都计划了好了,是吧,其实说白了,你就是知道巴蛇没有路走了,你想给巴蛇一条路走,你这么给公司做事情,你也从中间没少贪钱吧,你这是想用我们的人和钱,给巴蛇铺路啊。” “我所获得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是我的辛苦钱,而且我和你不一样,我会为所有跟着我的人,都负责,而且负责到底的。”王赢微微一笑“如何,你想把鬼魂调走?” “我怎么可能调走,你现在是第一话事人,你为公司做了这么多事情,我说过了,我不管就是不管了,但是我觉得你不要把我当傻子,王赢,你那点小心思,我看到底了,就算你是孙悟空,那你也永远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你知道吗?” “可惜你不是如来佛啊,呵呵。”王赢笑了起来,他没有在说话,对面的蔡汉龙也沉默了,两个人都不吭声了,其实说白了,两个人现在还是都在暗自较量的,王赢知道蔡汉龙有话想要对自己说,蔡汉龙也知道王赢这小子还有自己的心思,两个人说话聊天,每一个字都是再斗智斗勇,但是王赢是打死了主意不会先回去了,他要帮巴蛇,肯定就是要帮到底的,两个人都知道对方还有没说出来的话,没做的事情,没有表明的心思,虽然都想极力去猜,但是却都猜不出来是什么,王赢也清楚,蔡汉龙这个时候,不管王赢做什么,他都不会和王赢翻脸的,因为现在是盛会重建的关键时期。 蔡汉龙也知道,他们现在必须还是得用王赢,用王赢他们哥几个,这一整个团队。 片刻之后,蔡汉龙再次的笑了起来“巴蛇那些心腹得有几千人吧,是两千人?或者更多?或者更更多?总要吃喝拉撒住的吧,也是需要继续训练的吧,你把那些人弄到哪儿去了?藏到哪儿了?我很是好奇啊,那你和我说说呗。” “你心里面多多少少也应该都知道一些了,从我这里装什么啊,没有意思,呵呵,蔡汉龙,我现在很忙,希望你不要给我添乱,我说的是认真的。”王赢这一句话也是带着一些威胁的味道了,他知道蔡汉龙不安分,这也是在给蔡汉龙打预防针。 蔡汉龙是什么人,自然更不会惯着王赢了“只要你踏实的,老老实实的做好你的第一话事人,为公司做事情,那作为交换,我也会让你很多事情做的很顺心的,前提是老实,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随时有办法,而且不仅仅是一种办法,吞掉你的一切。” “你吓死我了。”王赢微微一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抬头看了眼大象苏苏“动身!” 另外一边,再巴扎生活的那个小房子内,他和巴虎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巴扎的脸色很难看,片刻之后,他“咣!”的就是一拍桌子,整个人都已经愤怒到了极致,伸手一指巴虎“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是不是?” 巴扎很久没有如此的生气过了,他这样一叫骂,巴虎从边上眉头一皱,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倒是巴虎的母亲,从边上有些不乐意了。 “你干啥你啊,这么大声干啥啊,孩子怎么着你了啊,有事没事都过来看你,你就。” “你闭嘴!”巴扎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这一声大吼之后,巴蛇的母亲也不敢开口了,他看着巴扎,看了好一会儿,嘴角抽动了抽动,巴虎这个时候轻轻的一拉自己的母亲,也把自己的母亲拉到了身后,不让自己的母亲再说话了,她的母亲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到底是没有在说话,显然,她还是害怕巴扎发火的。 巴虎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依旧是一言不发,巴扎怒气冲冲的,他伸手一指巴虎“你是不是非要把你哥哥逼上绝路,他已经这样了,还不够惨吗?你们是兄弟,这种时候你不扶他就算了,你还上脚踩他?”巴扎怒气冲冲的。 这也是听见巴扎的话了,巴虎的母亲一听,又是和巴蛇有关系的,内心的怨气也就来了,她突然之间往前蹿了一步“又是巴蛇,又是巴蛇,怎么着,巴蛇是你儿子,巴虎不是你儿子吗?你是不是太偏向巴蛇了!怎么了!巴蛇要杀巴虎,要巴虎命的时候呢!怎么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他爹!你凭什么欺负我儿子!凭什么那么向着巴蛇!你说啊!”巴虎的母亲明显的激动了,他上前就拉车巴扎的手腕,巴虎拉了一把都没有拉住,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就显得有点泼妇了,巴虎也不敢太用力,怕伤到自己的母亲。 “啪!”的就是一个嘴巴,巴虎的母亲被一巴掌就给扇倒到了地上,鲜血直流“他妈的你儿子现在这么针对巴蛇,你他妈的从中间一点好作用都没有起,别以为我不知道,给我闭嘴!你他妈的现在再说一句话,你就给我滚蛋!听见了吗!有多远滚多远!老子他妈自己也能生活!”巴扎从边上愤怒的叫骂了起来,随即伸手一指巴虎。 “巴虎,这是我最后一次的警告你,你给老子听好了,两方面,你能懂,你就懂,你要是不能懂,那你就继续这样,反正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踩死他你解气就好了,听着,第一点,巴蛇是你哥,是你一个爹生出来的亲哥,打断骨头连着筋儿,他是曾经想要过干掉你,暗杀你,但是你就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吗?而且何止那个时候想要他的命,你现在还在想要他的命,不止一次,你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别以为你老子从这里呆着,就什么都不懂,不了解了。”

下一篇   【1855】真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