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6】再等等 - 狼与兄弟

【1856】再等等

巴扎笑了起来,随即不再说话,自己顺手拿起来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就看着这边不知所措的巴虎,还有巴虎的母亲,两个人这么对着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之间,巴虎整个人当即就跪了下来,他跪在了巴扎的面前“爸,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听见巴虎叫这一声爸的时候,巴扎的心里面还是有一阵触动的,显然,巴扎到底这软肋,还是亲情啊,巴虎跪在地上,整个人也是特别的诚恳“爸,我错了,真的。” 巴扎叹了口气,依旧是再喝酒,也没有说话,巴虎直接开口“爸,我以后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可是我现在怎么办,说实话,您说的这些,我真的没有想到。” “你没有想到,那门象大营的嗦温,琴莱这些人也都想不到吗?那些人再门象再的时候,都是门象的智囊,你要这么做,他们就认着你这么做吗?那你说他们抱的什么心思?”巴扎这一句话,更是说道了关键的位置,他摇了摇头“门象已经不再了,随着时间过得越久,门象在这些人心中的位置就会越来越低,这都是一些对于权利很渴望的人,就算是不渴望,现在也时间已久也渴望了,你再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小兔崽子。” “如果他们真的为你好的话,他们绝对不会什么都想不到的,因为他们了解纳楚狂,也了解老太君,这个事情如果要说解决的话,目前来说,也只有一个解决办法。” 巴扎说到这的时候,巴虎猛然之间抬头,他盯着巴扎“爸,您说,您一定要帮我啊。” “这只能看命了,看老天爷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巴扎长出了一口气,自己整个人的脸上,还是挂着一脸的纠结于无奈“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没有那么简单。” 巴虎和巴虎的母亲两个人这一下都有些怂了,显然,巴扎这一番言论,直接说道了最关键的位置,做将军的,眼光如果这么局限的话,那迟早要出问题的,巴扎毕竟还是再缅甸军阀当中混了这么久的人,沉浸再其中这么久,肯定也是很有经验的了。 周围十分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巴扎的身上,巴扎眯着眼,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愤怒,许久之后,他从边上拍了拍手“出来吧,我这个儿子,也得麻烦你啊。” 听见巴扎这句话,巴虎心里面一惊,他就知道,自己的父亲肯定还是为了教育自己的,让自己醒过来了就好,关键时刻,该帮着自己的时候,他也是一定会帮着的。 巴虎这个时候转头,发现房间外面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继琛! 而且,再王继琛进来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再王继琛的身后,还有不少人再门口站着,巴扎从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些年,王继琛从外面也没有闲着,毕竟我巴扎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虽然被打散了,但是一些心腹下属,该收回来的,还是能收回来的,王继琛跟了我很多年,我本来一直不想管你的,但是现在到了这一步,如果我再不管你的话,那我两个儿子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哪怕是现在,也危险能有什么好结果了,听天由命吧。”说到这的时候,巴扎又把自己的酒杯端起来。 他对准了那边的王继琛“老王,我那个儿子是你教会的,这一下,再教一下我的小儿子吧,现在的形势非常的不好,你应该也都清楚了,估计没有多久,老太君就会真的动手了,那个时候,我的小儿子肯定是扛不住的,就按照咱们两个之前说的,搏一搏” 听见巴扎这么说的时候,王继琛从边上点了点头,双手抱拳,然后又转头看了眼巴虎“这么多年,将军看似在这里,其实一点也没有闲着过,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他都有关注,巴蛇对于道坨的事情,是真的,巴蛇这孩子本性不坏,就是权力欲望太强,说句推心置腹的实话,其实你比巴蛇的心,是还要狠的。”王继琛是一点没有给巴虎留面子,就当着巴虎的父母如此开口“我们现在一起努力,或许还有挽回的机会,路只有一条,就看能不能成了,再老太君他们真正对咱们动手之前,咱们要提前下手,先把嗦温,琴莱他们这些门象大营资历的元老,骨干,一起收拾了,至于罪名,那就是通敌,然后整合所有势力,去投诚纳楚狂,如果纳楚狂收了最好,如果纳楚狂不收的话,那就只能投靠政府军了,再无他法,投降纳楚狂,至少可以还是个将军,如果投靠政府军的话,那将军都没得做了,但是至少政府军给撑腰,门象大营的根基还是能保证下来的,当然了,投靠政府军之前,一定要和他们谈好。” “什么,投靠政府军?”巴虎从边上的脸色就变了,王继琛看着巴虎,简单明了“没办法,现在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现在最坏的打算,或许琴莱这些人都已经和老太君他们或者哪个军阀勾结在一起了,就等着他们一发难,然后他们好收拾你也是没准的,所以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这样做,没有办法了,巴蛇还在基科夫那里卖大营呢,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那最后一定是死路一条,我和将军已经思考了很久了。” “对,目前来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纳楚狂收了你,那是最好的事情了,现在老太君的势力其实已经比不上纳楚狂了,如果你能让纳楚狂足够的信任你,收留你的话,那老太君也不会如何你的,但是老太君和纳楚狂两个人肯定暗中是有协议的,如果能让纳楚狂为了你背弃老太君的这个协议,那就要看你们怎么操作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裂痕很多,咱们抓抓裂痕,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抓住裂痕的话,让两个人撕逼,那纳楚狂肯定就不会管老太君了,反正他们两伙人也是已经暗中较劲很久很久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抓裂痕这个事情也是有风险的,抓好了,或许纳楚狂一生气就和老太君对着来了,然后就收了你了,以后你就尽心尽力的帮着他做事情,唯他马首是瞻,能糊弄他多久是多久,先把眼前的这个坎儿过去吧。” 说到这的时候,巴扎从边上看了眼巴虎“你做掉持查和吞沁的时候,用的人的线索?” “是巴蛇的。”巴虎也直接,没有丝毫的隐瞒,听见这句话,巴扎叹了口气“其实做掉他们也未尝不可,如果能把线索指向老太君,或者老太君的某个关系极近的友军也是好的,你这小子,唉,真是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做这个事情,琴莱他们知道吧?”巴扎说到这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巴虎的脸色也变了,片刻之后,巴扎从边上开口“不知道还能不能挽救,先把这些人都收拾了,封口,如果封口之前,他们没有把消息传出去的话,还再纠结的话,那就算赚到了,如果封口之前,他们把消息传出去的话,那就准备跑路吧。”巴扎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我了解这些人,他们对于门象都是很忠诚的,他们如果知道这个事情,不阻止你,那肯定是想看着你把门象大营弄毁的,但是他们也未必真的就会去拆穿你,总之,现在这个时候,一切都看命吧……”巴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亡魂山,隶属于金三角地区的边缘地带,也是属于几国交界,但是亡魂山的区域内都是群山,现在就在最边界的一处山脚下,王赢,巴蛇,马小七,连带着大象,苏苏,一行五人都站在这里,他们已经从这里站了好几个小时了,烈日炎炎的,说实话,实在是晒得慌,哪怕是躲在树荫下面,那也是晒得有些要命。 再他们的身后,大概有二十多个人,这二十多个人,都是鬼魂,所有人的身后都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包里面装着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这些人虽然也都是满头大汗,但是一个一个的表现的却很平静,也都是明显的习惯了这样的条件。 “银子,咱们还要从这里等多久啊。”巴蛇从边上有些受不了了“为什么一直不上去。” “对于亡魂山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也是挺多的了,所有人都知道,亡魂山是有大门的,他们亡魂山的所有人,进出都是从他们亡魂山的大门进的,这是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大门进去方便呗,但是大门那边那么多的守卫,是不是亡魂山的人,他们一看便知,咱们想从大门进也进不去啊,总不能打进去吧,现在的问题不是说咱们早就商量好了,从这里进么,既然从这里进,咱们进去不就好了。” 现在他们都清楚,翻过这座山脉,就直接进入了亡魂山的地头了,但是到现在,他们也都没有动,毕竟对于亡魂山内部的事情,他们所有人都是很未知的,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也是满头的汗水,从边上有些无奈“你以为就你着急啊,我也着急,亡魂山只能从大门进,从别的地方进去的话都会很危险的,这种事情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这地方看着平淡无奇,但是我敢打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的,别着急,再等等。”

上一篇   【1855】真是活该

下一篇   【1857】压力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