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6】一劳永逸 - 狼与兄弟

【1866】一劳永逸

听见你父亲那几个字的时候,王赢心里面“咯噔”的又是一声,自己父亲伟岸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她叹了口气“你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孩子了,你蔡叔叔是个好人,只不过他做事的方式就是这样,我们都不喜欢,但是也没有办法,他是一个为了顾全大局,可以牺牲一切小我的人,但是他本质是好的。” 说到这的时候,她抬头又看了眼对面的蔡汉龙,随即她叹了口气,她并没有挣脱,他也舍不得挣脱自己儿子的手腕,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儿子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稚嫩了,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大小伙子了,她知道,他什么都能想明白的。 就这样,周围十分的安静,王赢就盯着蔡汉龙,攥着自己母亲的手,好一会儿的功夫,他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母亲,对,还有自己的父亲呢,自己的爸爸,那个伟岸的男人,那个把自己养大的男人,王赢还是选择了松手,看着王赢松开手了,蔡汉龙从边上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的母亲都没有离开。 这一切的一切,王赢都看在眼里,片刻之后,王赢的母亲再次转身,他伸手摸着王赢的脸颊,一脸的恋恋不舍“孩子,妈妈现在什么都没有办法和你说,但是总有一天,妈妈会把一切都和你说清楚的,也会把一切都给你解释清楚的,你要听你蔡叔叔的话好么?”王赢的母亲摸着王赢的脸颊“我要走了,对不起,孩子,真的对不起,我必须马上回去,孩子,妈妈很多话没有办法说,你要记着,我和你父亲,都是爱你的,我们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性命,对不起,孩子,真的对不起,你要相信我们。”王赢的母亲一脸的心事重重,她看着王赢,眼神当中也是充满了不舍。 “我的孩子。”走了没有两步,她又停下来了,她依旧看着王赢“你一定要听你蔡叔叔的话,知道吗?盛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看见的永远都仅仅是表面,而且。” 就在王赢的母亲还想说话的时候,蔡汉龙从边上一抬头,又看向了她的母亲闪过一丝愤怒,她这一脸纠结的表情,再一次的重复了一句“孩子,你一定要听你蔡叔叔的话,知道了吗?”说完之后,王赢的母亲看了眼蔡汉龙,明显的眼神当中是有一些忌惮的,随即,她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这一次,她走的还是挺坚决的。 王赢并没有去追,他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她的母亲一定不会离开的,他就在原地看着,看着自己的母亲离开了这里,他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说,他这个时候已经平静了,他知道,如果他开口挽留,一定会让自己的母亲更多的难过与不舍,他也知道,他们现在其实都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王赢不说话了,看自己的母亲从自己的视线当中消失,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蔡汉龙从头到脚也没有说话,就从边上看着王赢。 不管如何,自己的父母还活着,这对于王赢来说,绝对是最好的消息了,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好了,他母亲的出现,放佛又给了他新的人生目标一样,王赢情绪很是激动。 他的拳头,也是越攥越紧,他闭着眼睛,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平静了下来,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恢复了那个神采奕奕的,充满自信的男人,蔡汉龙还是站在他的面前,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蔡汉龙能感觉到王赢精气神的变化,片刻之后,蔡汉龙笑了起来“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说,我带给你的,是不是好消息了吧?小兔崽子,如果你表现的好,别说你的母亲了,你的父亲你也会见到的,但是我现在还是要再和你确认一句,确认鬼神的死。” “那我如果不告诉你呢?”王赢冷笑了一声“如果不告诉你,你会怎么样我呢?或者说,你会怎么样我的父母呢?”王赢的话里有话,充满着愤怒。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还是不了解,但是你妈妈从小教育你的时候,没有告诉过你,要你听妈妈的话吗?你妈妈刚才告诉你什么了,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王赢眯着眼,上下打量着蔡汉龙,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我不想和你废话了,也不像和你这么话里有话了,我说鬼神被血祭了,那就是被血祭了,他死的透透的了。” “是吗,那我需要证据,你告诉我证据,比如说,最简单明了的,他的尸体在哪儿。” “你见过谁家被血祭的人还有尸体的,哪怕就算是有尸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能看见什么吗?真是有意思,如果不相信,你就算了,那你就不要问。” “那不好意思了,你必须给我一个让我相信的理由,这种事情我输不起,只要有尸体,就能办法查出来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哪怕尸体都被狗啃了,吃完了,也会有遗留的,没关系,你告诉我最后的尸体再哪儿或者曾经再哪儿就好了,我不想和你废话了,如果你还想再看见你的父母的话,你最好好好的听话,你这小兔崽子,就是这样,你妈妈告诉你了,让你好好的听我的话,你就是不听,非要我和你动粗。” “咱们废话少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鬼神的尸体再哪儿,看不见尸体,我是不会信的,不认为你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说服李垚,还能怂恿李垚去对付晨禹。” “我不会骗我母亲的,只要她开口问的,我一定会告诉她的,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可是我不相信啊,你再怎么说都没有用,关键是需要我相信,你不知道吗?”蔡汉龙微微一笑“如果可以相信,那这个事情以后,你从亡魂山出来以后,我安排你和你父亲再见一面,如果你不能让我相信,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见他们了,我发誓。” “你看看我做不做得出来,再过分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可以自己充分的发挥想象。” 王赢这一下就火了,但是他控制的很好,没有直接就爆发了,他点了点头,随即冲着蔡汉龙笑了起来,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实话,他是真的不喜欢蔡汉龙这种方式,但是他和蔡汉龙两个人也都清楚,清楚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说实话“鬼神确实是被血祭了,他屠戮了整个城主府,杀了蛮牛屠桂雯,我不会放过他的,一码事是一码事,你的猜测不是对的,鬼神的骨灰,现在就在山城城主府的镇府石下面,那块镇府石是找人开过光的,是镇压鬼神让他不得轮回转世的神石。” “你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找人去把那块石头移开,然后往下挖就行了,鬼神的尸体最后被阿叻锤炼成了骨灰,放在骷髅骨灰盒里面了,你往下挖,就会发现那盒子” 蔡汉龙听见王赢这么说的时候,从边上一抬头“你们真够狠的,死了都不让人安声。” “其实我倒想让他再活一次,轮回转世,我再宰他十次八次的,就怕到时候我找不到他了,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让他再十八层地狱呆着吧,这个畜生,沾满鲜血的畜生。” “谁手上的鲜血都不少,所以谁也不用说谁。”蔡汉龙从边上微微一笑,显然,王赢这么说话了,那就可以真的确认,鬼神是不是被他们血祭掉了,如果是的话,那他们也是可以放大心了,毕竟鬼仙儿也是被他们算计死的,这个很正常。 “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是正义的,我代表的永远都是正义,你们是邪恶的,所以你们手上沾染的都是邪恶的鲜血,我手上的鲜血,都是你们这群邪恶之徒的。” “是啊,我们就是邪恶之徒,那又如何呢?你要真有那个本事,就把我们这些邪恶之徒都干掉,哦,对了,你也是知道的,你的父母也是和我们这些邪恶之徒一伙儿的。” “别把我的父母和你们扯到一起。”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行了,说正题吧,你赢了,你是带来了好消息,也带来了让我没有办法拒绝的筹码,行,你狠,到底还是你厉害,要是论算计,谁也算计不过你。”王赢可不是再夸奖蔡汉龙。 “那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蔡汉龙从边上简单明了“你要继续和灵鹫合作,往死了鼓捣我们盛会,还是选择和你的父母站在一起,和我们站在一起,你可以选择了。” 王赢冷笑了起来,他现在等于是又被夹在了中间“那我问你我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吗?” 蔡汉龙也是很了解王赢的脾气性格的,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从边上继续说道“你可以选择的事情当然很多了,毕竟路是你自己走的,只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多余的事情你也不用想,灵鹫能威胁你的筹码,我大概心里面也有数,我能把那些都做好,都给你善后,而且我能给你一个保证,再灵鹫这个事情以后,我可以让你安安稳稳的生活,再也不用混进来这个圈子,也可以让你的那些兄弟,都踏踏实实的生活,灵鹫他们这伙人是我们最后一个坎儿,我们不仅要对付灵鹫,还要把灵鹫身后的大旗绊倒,这样一来,一劳永逸,一劳永逸之后,你们一家人也可以团聚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纷争了,我可以用性命来保证,而且我相信你的父母也愿意相信我的话。”

下一篇   【1867】真真假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