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7】真真假假 - 狼与兄弟

【1867】真真假假

蔡汉龙说的特别的平静“你也不用着急下决定,而且也不要盲目的下决定,有些事情,勉强肯定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会在给你点时间,你好好的考虑考虑,把所有的,该考虑的事情都考虑进去,至于你父母的事情,你肯定很多疑惑,但是我不想和你多说了,反正他们都还健在,只要你踏实的给公司做事情,灵鹫的事情之后你们肯定可以团聚,你们再团聚之后,他们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你的父母说什么都比我来说好。” “而且,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抽时间安排你的父亲或者母亲,来和你见面的,估计你们彼此也都很思念对方了,前提是必须还得给公司做事情,因为接下来我还会让你去扫几个难缠的家伙,我倒要看看灵鹫那边怎么再把剩下的人舍掉,当然了,为了让灵鹫相信我已经完完全全的相信了你,多多少少会让你接触一些他们接触不到的机密,毕竟么,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等着他们吃多了的时候,才好下手,这期间你都是有充分的时间考虑的,看看是最后要帮着我们阴灵鹫,还是要帮着灵鹫收拾我们,当然了,如果我们处理掉那几个坎儿之后,你选择了和灵鹫他们继续一起的话,那我们也会给你条活路,把你拆穿,让你离开盛会的,如果你选择跟我们在一起的话,那我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怎么一点一点的吧灵鹫他们都套进来的。” “你们给我条活路,把我拆穿,让我离开盛会,你们知道我是内应,还给我条活路,那是真的给我活路吗?你是真把我当傻逼了,再说了,为什么不能把我的父母让我一次性都见了,让我们一家三口坐一起吃顿饭呢?” “你说呢?”蔡汉龙也笑了起来,王赢随即也笑了起来,这笑容当中充满了嘲讽。 王赢低着头,现在有一个很明显的事情,蔡汉龙说着是给王赢时间考虑,其实说白了,是他根本没有给王赢别的选择的余地,更主要的,王赢心里面也清楚,蔡汉龙肯定自己手上还有很急的事情要处理,这个事情八成和鬼神是有关系的,他开口闭口给王赢时间考虑,是因为他知道王赢现在哪儿都不会去,肯定是要先帮助巴蛇熬过去这个坎儿的,所以他这么说话,显得也很大肚体贴一样,王赢才不会上他的当。 但是说实话王赢现在整个人确实是很乱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蔡汉龙的这一番话,也算是打乱了王赢至今为止的所有的部署,打乱了他所有的想法。 “你一时半会的肯定也是下不定主意的,好好想想吧,还是先帮巴蛇度过这个坎儿。” 说到这的时候,蔡汉龙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这一百多个鬼魂,我还是会给你用,大象和苏苏,也还是会给你,这两个人都是好手,而且关键时刻,他们两个人还可以给你带来更大的帮助,比如属于他们两个人自己手上的兵,关键时刻,你和他们开口,他们就会给你,我也是和他们协商过了,但是接下来怎么做,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不干涉你帮着巴蛇做事情,你现在也需要先帮巴蛇做事情,但是接下来怎么做,希望巴蛇这个事情之后,你能彻底想明白,如果想明白了,我告诉你怎么做,但是记着,一定是想明白了,这种事情,做了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到时候如果我们可以合作的话,那最好了,那个时候我会告诉你,你竟需要做什么,我们一起再给灵鹫还有他身后的大旗,再演一出戏,这是最后一出戏,而且,这一出戏,一定要结束我们这么多年的纷争!”蔡汉龙说的很直接“当然了,你这个时候,也可以选择继续和灵鹫一起对付我们,我不会对你再设防,但是你记着我的话,如果你真的和灵鹫他们一起在对付我们了,老子一定会让你后悔的,而且是你这一辈子,都没有如此后悔过的事情,你自己想吧,多余的话不说。” 蔡汉龙说到这,微微一笑,并没有再和王赢说话,反而是自己起身离开了,他才走了没有几步,王赢从边上就叫住了蔡汉龙“亡魂山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告诉我一些,不过你得和我说实话。”显然,王赢知道,蔡汉龙这个人,嘴里面几乎就没有实话。 都这个时候了,王赢也不会和蔡汉龙再客套什么了,蔡汉龙听着王赢说这些,从边上犹豫了一下,片刻之后,他开口“你蛮聪明的,你把无干叫来了,放心吧,不用多久,这里面的一切,你都会清楚的,我觉得一般人从这里立足不太可能,但是你是个例外” “我觉得你可以从这里立足,但是绝对不是多么容易的事情,不要小看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于连这里的花草树木,都不要小看,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的。” “你这也算是什么消息吗?你这也算是什么渠道吗?你可是还有很多下属也在我手上的,你就不害怕我拿他们打头阵,让他们都从这亡魂山之中消失吗?” “你要是觉得我是一个傻子的话,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再说了,你也没有明确表态要帮我一起对付灵鹫他们的,如果你能明确表态,我会给你更多的消息,不过对于亡魂山,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面,我几乎也是已经把能知道的都告诉你了,看好无干,无干是关键,如果把他用好了,或许可以一试的,小兔崽子,我让你可着劲儿蹦跶,你这辈子都蹦跶不出我的手掌心,和我作对,你最后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另外,别让凡骁那小兔崽子自己四处乱跑,就你们现在呆的这个地方,如果这小兔崽子四处乱跑的话,那凡骁可就真的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们精心策划的一切也就白搭了,你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再弄出来一个豆子,是不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你我都懂的。”蔡汉龙也没有在和王赢说别的,自己转身就要走,王赢从边上看着他要走了,随即开口“先别走呢,把我父母的那张照片留给我。”王赢从后面跟着说了一句。 蔡汉龙撇了撇嘴,随即把手上的照片递给了王赢,王赢拿起来照片,看着照片里面自己父母的样貌,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冲着蔡汉龙开口“你能不能改变一下你处理事情的方式,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处理问题的方式,蔡汉龙,别他妈的老诈我了,你想要我给你承认什么,或者给你否决什么吗,无所谓,你随便猜,随便说,我什么都不应” “你喜欢不喜欢的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在意你是否喜欢,对于我来说,只要能达到最后的目的就是好的,其余的一切那都是不重要的。”蔡汉龙说到这的时候,微微一笑,转头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王赢一眼“你是一个聪明人,对吧,很聪明的小伙子,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那句话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小伙子,好好想想我说的这句话,对你来说,今后受益无穷的,哈哈哈哈。”蔡汉龙从边上大笑着“好好的做事情!考虑好后果再做事情。”他一边说,一边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并没有再和王赢说话。 王赢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想着蔡汉龙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说到底还是威胁当中带着威胁,他突然之间无奈了,片刻之后,他坐在了原地,一言不发,几分钟以后,王赢从边上拿起来手机,电话直接打给了大嘴,他自己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与大嘴联系过了,但是大嘴的电话号码,他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许久之后,电话那边接通了,大嘴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喂,您好。”他还挺有礼貌的,王赢这边没有吭声,许久之后,大嘴也是感觉到不对劲儿了,再次开口问道“您是哪位?”也不知道大嘴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打了一个哈欠,困意十足。 “是我。”银子这一句话说完,大嘴从电话那边沉默了,显然,他听出来了王赢的声音,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你最近怎么样?”“你最近怎么样?”这是王赢和大嘴两个人一起开口问的,自从上次蔡汉龙来说王赢的父母被大嘴和孙琪展杀害了的那个事情以后,这也是王赢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主动联系大嘴。 其实关于自己父母的那个话题,真的还是属于他们哥几个的一个非常非常忌讳的事情,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自从王赢父母的问题被蔡汉龙揭露以后,他们哥几个之间的所有感觉都变了,并不是感情变了,但是确实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尽管所有人都不说,也都不提,但是到底也是不一样了,其实说实话,如果不是今天突然之间出现的自己的母亲,王赢一定会把这个话题压一辈子,不再去想,也不在去提了,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最好的兄弟,如果自己的父母没有死,那自己最好的兄弟就不是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了,这是王赢最最愿意看到的。 可是问题就是蔡汉龙这个人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做出来的人,而且十分的阴险狡诈,他做什么事情都给自己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当初说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兄弟杀害的人,就是蔡汉龙,然后,现在说自己的父母都没有事,还都活着的人,也是蔡汉龙,加上王赢本身就对蔡汉龙诸多提防,自己和灵鹫那边还达成了合作共识。 其实说实话,王赢也不想和灵鹫合作的,也不想被灵鹫掌控的,结果因为孙琪展的事情,他还是被套进去了,套进去了不要紧,打打不过,惹惹不起,跑跑不掉,说实话,兹当能有一点别的办法的话,王赢也不会和灵鹫合作,夹在灵鹫和蔡汉龙中间的。 酷O匠《网2正Yt版E首f发^

上一篇   【1866】一劳永逸

下一篇   【1868】城府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