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9】老天有眼 - 狼与兄弟

【1869】老天有眼

王赢看着大嘴也冷静下来了,从边上继续说道“那你现在再好好想想,再你当初还上学的时候,你还是见过我的父母的,正常情况下,我爸爸应该是盛会的黑煞,我妈妈是盛会的白煞,你再夜幕的时候,你们要对付鬼岛的时候不研究黑煞白煞吗?” “就算是研究又能如何呢?夜幕主要是冲着鬼岛去的,不是冲着盛会去的,而且,你的父母,再咱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压根也没有想过,会和盛会的黑白双煞搭着边儿,别说我了,就算是你,你想过吗?如果你的父母突然之间变成了盛会的黑白双煞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作为儿子的就能一下就认得出来吗?你也没准吧,那更别提我们这只见过一面的人了,所以说我真的不好说,我们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一直压根也没有仔细的看过当时的黑煞,那种情况,谁还顾得上,不过蔡汉龙这一招确实太孙子了,他来这一出,那不管是不是真的,你肯定都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你肯定不敢拿着你的父母去赌什么,那你就要给蔡汉龙做事情,这狗日的,实在是太狠了。” “对,所以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做出来准确的判断了,大嘴,你再好好回忆一下,你看看,能不能确定,当时,你真正的下手目标是谁。”王赢到后面的时候,有些无奈“说实话我还是很愿意相信我的父母还活着的,可是我不想给蔡汉龙利用,你知道吗?如果你能确定,当时下手的那个男子,就是我的父亲的话,那好,那我肯定是信你的,不会理这个茬儿,如果你能确定,当时下手的那个男子不是我的父亲的话,那这也算是一条路,我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能不赌,确实不要赌。” “我当时确实是看着黑煞有些熟悉,但是你让我如何确定就是你的父亲啊银子,我总共也只见过你父亲一次啊!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还是那句话,我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知道最后干掉的是黑煞,但是我压根没有把他和你那老实的父母往一起算,估计就算是他们,肯定也不会把夜幕的指挥官,和当初一直再学校受欺负需要你们帮助的一个四眼小孩子往一起联吧?毕竟见过一次以后再也没见过了,时间还过的那么久,谁能确定,谁能当下认出来啊!” 大嘴在电话那边也是明显的着急了,王赢从边上简单的思索了片刻,随即开口“这样,我手上有一张我父母的照片,我把这张照片发给你,你看看照片上面的人,然后好好的想想,你别光自己想,你再让周少帮你想想,好好看看当初那个人,是不是他,如果不是他都话,你们要拿稳了,如果是他的话。”说到这,王赢又有些哀伤“确认死了吗?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再或者说,可能是哪里出问题了。” “黑煞当初一定是死了,不可能骗得过我们的,这样吧,你发过来,我给周少也看看” 王赢放下电话,拿着手机,把刚才蔡汉龙递给他的照片,就拍了下来,随即他把照片给大嘴发了过去,自己站再边,也陷入了沉默,他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整个人的脑子里面都是乱糟糟的,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很快之后就变成了压抑,郁闷,他想着自己母亲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他激动了,那是我的母亲,一定是我的母亲,王赢自言自语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又想到了蔡汉龙,想到蔡汉龙这个反复无常的人的时候,他更是郁闷了,蔡汉龙这个人太过于阴险狡诈,王赢被他现在弄得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这种感觉很不好,而且他也很厌恶这种什么事情都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亲情这张牌,是真的给王赢把一切都打乱了,而且对于蔡汉龙刚才和他说的那些话,有些不能否认的事情,那就是蔡汉龙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诈王赢的,这里面还有不少真实的说道王赢心坎的事情的。 王赢就在边上站着,思考了好一会儿,一咬牙,随即又把照片发给了孙琪展,发完之后,王赢从边上直接就把电话给孙琪展打过去了,他和孙琪展其实这么长时间了,也是一直都有沟通交流的,只不过两个人沟通交流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的,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有些芥蒂的,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喂,琪展,我给你发的照片你看见了吗?照片上面的人,是我的父母,你对于他们还有印象吗?”王赢这话说完,孙琪展从电话那边没有吭声,王赢也是感觉到说话有些不妥了,随即连忙开口“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说到这的时候,王赢从边上连忙开口“你还记得吗?” “说实话,真的记不清了,很年轻很小的时候见过他们一次,但是看着这个照片,感觉着挺熟悉的,你和他们蛮像的,你这么一说,那肯定就是了。”孙琪展接叹了口气,关于这个事情,不光王赢和大嘴不想提,显然和孙琪展也是不想提的,但是现在被蔡汉龙搅和的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听着孙琪展的言语之中那股子无奈儿。 “当初你们去追杀曈昽的时候,再海边的时候,你最后干掉了白煞,你能确定白煞就是照片上面的这个女人吗?”王赢从边上问了一句“琪展,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银子,能不能别提这个事情了,说实话,我真的已经很压抑了,别提这个事了!” “这个事情对于我来说十分重要,多余的事情我不想和你解释了,我刚才亲眼看见了我的母亲了,知道吗,所以你好好的想想回忆一下然后回答我!” 听见王赢这句话的时候,孙琪展下意识的开口“什么?”整个人充满了惊愕“真的吗?”他的第一反应和大嘴都是一模一样的,王赢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你先回答我,快。” 也是听出来了王赢焦急的声音了,孙琪展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摇了摇头“其实说实话,当时那个情况,我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曈昽的身上,而且那个时候,枪林弹雨的,根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经历去思考别的问题,盛会的黑白双煞是什么打扮,什么气质,你的父母,当初我们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打扮,什么气质,那一个是社会大哥,另一个是平凡的老百姓,就算是同样一个人,他把自己的外形,气质都改变了,站在你面前,让你认真的选,你就一定能选出来吗?更别提那个时候还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了,所以你让我确定是不是一个人,我现在真的不好确定,这么多年,我无数次的回忆那次的情况,说实话,我真的确定不了,但是你的父母我是见过一次的,问题就是见过的时候那个样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和黑白双煞,盛会的两个大咖去联系到一起的,我那会只想杀了曈昽,别的事情我真的没有考虑,而且,我还是后来才知道,我杀了的人盛会的白煞的,但是白煞是曈昽推出去的,而且推出去给自己挡枪的,我并不是真的要杀了白煞。”孙琪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完之后,叹了口气“我现在也不愿意去回想那个时候的事情了,我们见你父母的时候,你父母属于隐居状态,都是贴地气的小老百姓,也不是盛会的黑白双煞,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坐回去了盛会的黑白双煞,就算是以我们这一个一面之缘,我们也未必就能真的认得出来,不是吗,气质,打扮肯定都会变得,我真的不知道,我没办法确认,而且就连你的父母是当初的盛会黑白双煞的事情,我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的,真的不敢想,可是我当时说实话,看着白煞也是有些熟悉的,我相信她看我也是有些熟悉的吧,我们两个之前在什么地方肯定也是见过,那一段时间,我疯了一样的对付盛会的人,我之前应该在针对盛会的某个行动当中就已经和她交手过了,但是印象不太深,后面见她的时候,应该是第二次了,开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那个是白煞,现在这么一看,我更不敢确定那就是你的母亲了,你的母亲又站在了你的面前,那是最好的事情啊,可是蔡汉龙这个人诡计多端到可怕,曈昽在他面前就是小儿科,一定要小心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我父亲前些日子给我喝多了,说了曈昽的不少往事,龙济和尚是残骸啊!关于黑白双煞,关于你的父母,再盛会当中那是属于绝对高端的秘密的,我父亲知道,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肯说,而且,龙济和尚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是把我父亲也是一起瞒着的,他们也不会让我父亲知道太多的事情的,而且最近猴城也有点不太平,不过幸好沫璃再,可以帮着我父亲,否则的话,蔡汉龙不定还会做出来什么。” 王赢听着孙琪展的言语之中有些慌乱,看的出来,这么多年了,他的内心也是很挣扎很郁闷的,王赢也是听着孙琪展的语调慌乱了,从边上连忙解释“你别多想,我是看见我的母亲了,就在刚刚,我亲眼看见了我的母亲,是被蔡汉龙带来的,而且,我的父亲也还活着,我的父母都还活着,只不过现在都在盛会那里而已,我害怕蔡汉龙从中间又给我下圈套,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个事情弄清楚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银子,我只能和你说一句话,老天有眼,这一切都是误会,咱们兄弟之间没有这个坎儿,对于我孙琪展来说,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了,你不明白,也不理解我们的感受,尤其是你居然再那种时候还选择了原谅我们,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孙琪展整个人都是一股子如释重负的样子,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笑声当中好像还带着哭腔“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上一篇   【1868】城府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