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那么容易 - 狼与兄弟

【1901】那么容易

他这话一说完,边上的邓玉龙一行人都不吭声了,显然有些为难,然后也不想开口骗凡骁,凡骁这一下也是无奈了,看着他们不说,随即自己十分的无奈“我说大哥,我自己一个人背着这么多酒葫芦干啥啊,我也不喝酒,而且我还得去找我朋友呢,这么多酒葫芦如果我拿着会很影响我的行动的,行了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心领了啊!” 凡骁说完,转身又要走,结果还没有走呢,邓玉龙几个人突然之间全都动了,把凡骁围在了中间,每个人手上拿着一个酒葫芦,全都递给了凡骁,那意思就是要让凡骁务必要把这些酒葫芦给收下来,凡骁一脸的迷茫,看着这些酒葫芦,又抬头看着邓玉龙他们“我说了,这好意我心领了。”凡骁还想说话的时候,邓玉龙打断了他,突然之间抬头,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焦急,就看着他这个焦急的表情,凡骁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很有原则的,有些东西他们不会说,很多话他们就算是想说也绝对不会去说,凡骁这一下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如果真的是一些酒的话,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死活非要送给自己呢,越想越不对劲儿,越想越不对劲儿,而且不是邓玉龙一个人着急了,是凡骁发现这几个人全都是一脸焦急的表情,凡骁有些无奈,但是毕竟也是和王赢一起呆了这么久的人了,他撇了撇嘴“如果里面要是真的仅仅是酒的话,老子就和你们绝交!”说到这以后,凡骁从边上就把酒葫芦全都接过来了,绑在一起,套在自己的身上,一边套,一边还在从边上自言自语“你们这些酒葫芦是什么时候弄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真是奇怪了,一个一个的都会变戏法吗。”邓玉龙一行人还是不说话。 凡骁看着他们不吭声,自己从边上点了点头“那就算了,不说话就不说话吧,反正你们也是要送死的人,希望你们别死干净了,后会有期!朋友一场,没有什么送给你的,这个给你吧,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你特别对我的脾气。”说到这的时候,凡骁冲着邓玉龙微微一笑,随即就把自己脖颈处的一个玉坠扯下来,递给了邓玉龙“如果以后实在必须要离开亡魂山的时候,你可以去中国,古城,八角胡同,去了以后找狼腾大厦,找那的负责人,给他说是我凡骁的朋友,他们会收留你们的,吃喝不愁。” 玩完之后,凡骁微微一笑,与邓玉龙一行人伸手拜拜,也没有再说别的,他自己脖颈处挂着四个酒葫芦,看着样子还是有些滑稽的,转身离开。 看凡骁离开了,邓玉龙他们一行人还是站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邓玉龙长出了一口气“希望老天保佑恩人吧。”随即,他转身冲着边上的几个下属招呼了一下,他们直接就顺着往山上走,走了没有多远的距离,就已经发现了亡魂山那些从外面的巡逻的人了,邓玉龙从边上一挥手“绕过他们,别让他们发现.....” 夜幕渐渐降临了,在一个密闭的房间内,这里面亮着微弱的火把,然后到处都是半人半牛的雕像,周围两侧还站着很多满脸涂抹着鲜血,穿着埃及服饰的人群,再边上的墙壁上面,还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看不出来的文案与图案。 怨息端坐在房间的正中央的位置,就再他的面前,邓玉龙一行人跪在那里,一言不发,怨息脸色铁青,现在,现在持海那边肯定已经给了他压力了,因为那么多押送的人都死了,然后那几个驯兽师的尸体却一个都没有,驯兽师都失踪了,他这边还在找邓玉龙他们的时候,邓玉龙他们这群人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要知道,现在怨息是被纳楚狂的那一顿狂轰滥炸真的给吓着了,如果再这么两下,搞不好亡魂山都得让纳楚狂给毁了,他能不害怕吗,他们再亡魂山也是经营了一辈子的人,现在又面临着持海这么大的压力,持海那边三番两次的出事,急眼也是正常的。 现在房间的气氛很是压抑,而且这些还不是最压抑的,边上的怨息“咣!”的就是一声,手上的杯子摔碎到了地上,整个杯子都被摔的四分五裂的,然后,杯子摔碎的时候,再杯子里面出现了几条像是蚯蚓又不是蚯蚓的东西,很快的就爬行开了,看着都有些恶心,怨息边上的怨哀,还在喝水,那茶杯里面,就有这些很小的爬行动物,看着实在是恶心的,怨息现在伸手一指邓玉龙“我再问你们最后一遍,到底是谁救了你们,到底是谁杀害了持海那么多士兵,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本事!” 怨息已经问了许久,但是邓玉龙他们从头到脚,都没有坑过声,也不说是谁,反正就是出现在这里了,怨息自然愤怒了,什么都问不出来,搞不清楚,就不能给持海他们交代,而且现在他也不敢把这些人回来的消息,告诉持海,自己问都什么都问不出来呢,那要是持海他们问的话,更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那持海他们一看为什么邓玉龙他们什么都不说,那肯定是在保护什么,八成再想到亡魂山,保护亡魂山,那就是亡魂山的人救的他们就是亡魂山的人杀的他的人,那样一来就更麻烦了。 双方已经再这里僵持了好一会儿了,但是邓玉龙他们依旧没有开口的样子,怨息气的已经浑身发抖了,指着邓玉龙“我他妈的再问你话,你马上回答我!”等于知道怨息也是真的火了,这也是个愣头青,和赵振伟有的比,他跪在原地,直接开口“禀告怨主,我们绝对不会出卖恩人,而且我们回来,是为了赎罪的,我们不是害怕死亡,我们只是希望死在自己的家中,所以请求怨主赐我们死刑,并且不要再过问了!谢怨主!” “谢怨主!”再邓玉龙开口之后,周围的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开口了“求怨主成全!”“求怨主成全!”说完之后,这一群人都在不停的磕头“咣,咣,咣”的一下一下的,瞬间满脸血迹,怨息依旧十分的愤怒,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个穿着白衣的下属进了房间,站在怨息的边上,双手抱拳“禀告怨主,外面持海的人来了,点名说要见你,这次来的是持海的副官他们带了不少人来,甚至于还有不少火炮,已经都架在山脚下了。” “士兵来了多少?”怨哀这个时候从边上开口了,这个下属皱着眉头“数不清了,放眼望去全都是士兵,他们说如果这个事情不解释清楚,那就要踏平亡魂山!” “那让他们来踏一个试试!”怨哀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愤怒,他这刚一说完,边的怨息也跟着开口了“他们确实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后面还有纳楚狂,你让他们试试,他们就真的把亡魂山炸干净了!”怨息这话一说完,怨哀当即就不吭声了。 随即怨哀从边上伸手一指邓玉龙“都是你们几个畜生惹得事!现在还有脸回来,到底是谁救的你们,别说你们不认识!还有,你们怎么会认识外面的人?” “你怎么就知道就一定是外面的人救的他们呢?”怨息从边上问了一句,怨哀这一下也不吭声了,邓玉龙一行人依旧全都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看着邓玉龙也是摆明了什么都不会说了,怨息冷笑了一声,没有一丝的感情色彩“我现在出去应付一下持海那的人,把邓玉龙他们交给怨戒吧,从怨戒那,看看他们说不说。” “怨主,我们从小就跟在您身边,从没有半点背叛之意,这次回来,真的不是回来求生的,我们是想光明正大的死在亡魂山,葬在亡魂山,我们求死。” “既然真的求死的话,你们为什么不自己直接从亡魂山自杀了就好了?”怨哀也开口。 “从亡魂山自杀的话,尸体会被毒蛇野兽吞食,我们是驯兽师,我们驯兽师是有我们的兽墓的,我的师傅就安葬再那里,我们之所以回来,是想安葬再兽墓的,希望怨主能理解,赐予我们一死,我们绝无怨言!恳请怨主!”邓玉龙有些激动了。 邓玉龙这话一说完,边上的人都跟着开始恳求了,都在恳求希望能安葬在兽墓,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信仰,一种从小到大被灌输的信仰,如果碰不见王赢这样的人,他们的信仰一般没有那么容易被摧垮的,而且,从他们的言语之中,所有人也都感觉出来了,他们根本不想去怨戒那里,甚至于,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恐怖的。 怨息也是看出来了他们的想法“你把人说出来,我会让你们安葬在兽墓,如果你们不把人说出来的话,放心,我保证,你们哪怕是想死,都不会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