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5】诈一下(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1915】诈一下(恶魔果实加更)

依旧是再这个半山腰,另外一处房间内,王赢和无干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无干的脸色很不好看,浑身上下也有不少伤痕,几个密西乌塔家族的战士也都守在了无干的身边,其实今天王赢让下命令动手的最主要的原因,还真的不是会听凡骁的,要救了邓玉龙,是王赢发现了再刑场的最后一个人,也就是邓玉龙边上的这个人,就是无干了,他对于无干太了解了,而且就无干这个猥琐的眼神,整个世界上都不容易找到第二个,所以王赢一眼就看出来了是无干了,只要是无干的话,那必须得救了,邓玉龙的死活他是真的不在乎,但是无干他肯定还是异常在乎,否则的话,王赢也不会那么着急那么的不顾全大局了,还好,在这之前,王赢基本上也都已经把接下来怎么办,怎么做的路子都想好了,说到底,还是要走乐逍遥的这个理由,没有什么是比这个理由更好了,而且,也没有什么是比这个理由更真了,后面还有高浪垫底呢,高浪和田红那会两个人在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出名,一说起来肯定也都认识。 无干长出了一口气,好一会儿的功夫,这才睁开双眼,他的黑眼圈很浓厚,从边上也很平静,他盯着王赢“小兔崽子,你这次可坑死老子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果然,无干醒过来之后,和王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话,王赢看着无干说,自己从边上点了点头“是不是和密西乌塔家族有些联系?是不是?” “你知道?”无干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就坐直了身体,那眼神当即就变得异常愤怒,看着无干这个表情,王赢从边上连忙摇头“我不知道,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看见了这么多,多多少少肯定也是会猜测出来,或者知道一些的,好多地方都太相似了啊。” 无干听到这,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上下打量着王赢“我总觉得你是故意把我骗到这里来的,而且,我上了你的当了,你对于亡魂山的事情,之前肯定是知道的很多很多的,你把一切都计划好了,所以你才我把骗进这个坑里面来,因为只有我再这个坑,加上你还是密西乌塔家族守卫将的职责,才可能真正的让密西乌塔家族出人来帮你,亡魂山这个地方,如果密西乌塔家族的人不出面的话,你死都拿不下来的,除非是纳楚狂那种绝对的势力,狂轰滥炸再加上地面扫荡,那一样也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伤亡的,我相信亡魂山他们自己饲养的鬣狗的数量,可以直接扑向持海的大营,不能说直接干掉整个持海大营,但是绝对可以让他狠狠的难受一下。” “你事先已经对于这里调查的非常非常的详细了,我说的没错吧?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现在老子已经被你拉进来这个坑了,想现在放下什么都不管都不可能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能事先什么都知道呢,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无干。” “银子,明人不说暗话,你小子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无干把我自己的脑袋摘下来给你,你需要密西乌塔家族出兵,所以你必须要先让我身处险境,除了我以外,还有好几个密西乌塔家族的战士,除去这些以外,最主要的,还有他萨木撒哈的唯一女婿,那老家伙将近七十岁了才生下来的宝贝女儿,那女儿一颗心都在鬼无才的身上,现在鬼无才,还有我,还有他家族的那些守卫将,再加上你这个曾经有恩于密西乌塔家族的人,都再这个坑里面了,那你说萨木撒哈会不会管,不管我们吗?” “你这个小兔崽子,你是忘记了当初自己身上中蛊的时候了?是不是,现在还敢把萨木撒哈往里面套,你真是不要命了,小兔崽子,你他妈完蛋了你!” “不是,我说无干,你他妈的能不能别这么腹黑啊,你把谁都想的和你一样,这样好吗?我是那种人吗?我会做那种事情吗?我是真的也是临时决定的,而且,我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亡魂山这个家族和你们密西乌塔家族的事情,我也是真的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的你自己心里面有数就行了,我对鬼无才太了解了,鬼无才现在不光是鬼岛的那些本事,他还从我们密西乌塔家族学习了不少本事,刚才冲到刑台下面屠戮怨戒整个执法队的人,那就是鬼无才,我看的死死的,所以刚才回来之后,我就琢磨,想来想去,自己也是琢磨清楚了,你小子一早就知道很多事情,你一早就挖了一个大坑,这个大坑就是要把我们密西乌塔家族拉进来,帮你做事!妈的,你还想骗老子!”无干从边上显然也是十分的愤怒了,王赢从边上两手一摊。 “你能不能别老瞎说了?我他妈的好歹是救了你的命知道吗?我能计划着你被他们抓到,我能计划着你会再这里出现,然后我能计划着马上就救了你,是吗?” “这个是意外,是意外碰见的,也是幸亏碰见了,否则的话,老子就得死在这里!”无干从边上大骂了起来“你起初的计划肯定不能计划的这么详细,再这么周密的,肯定是大体的计划是有的,然后接下来具体的处理过程中,见机行事,大方向一定是有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所以计划的再详细也没有用,但是大方向一定是这样的!你个畜生!王八蛋!不要脸的!狗日的!王赢,老子把你当亲弟,你把我当表哥?” 无干气急败坏了,双手耗住了王赢的脖颈,一脸的愤怒,王赢看着无干这个表情,也不和无干解释这些了,随即盯着无干“你把我当亲弟就应该故意假装掉进困神局里面吗,你把我当亲弟就应该故意假装失联,然后逃跑吗?你把我当亲弟,就应该先答应了我帮我,拿了我那么多钱,然后又睡了那么多天我们给你准备的姑娘,爽够了玩够了,拿着钱,再一走了之,是这样的吗?这就是你所谓的亲弟弟吗?” 王赢这话一说,无干当下明显的就是底气不足了,他伸手一指王赢“你,你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比谁都清楚,话说多了没有味儿知道不?无干,你个老王八犊子,老子不想拆穿你什么了,知道你再困神局里面往出跑的时候,是怎么被抓住的不?”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随即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打算跑出去了以后,直接给我来个失踪,消失,然后过些年再出现,再给自己整出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和我说,银子啊,你真的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啊,你再里面承受了多少多少,怎么如何费劲千辛万苦跑出来的,是不是这么计划的,是不是?” “老王八犊子,别把自己说的刚正不阿的样子,你拿了老子的钱,还用了老子给你准备的洞,结果你他妈用够了,甩手还想甩下老子,其实老子早就能把你捞出来了,但是老子就不捞你,就非要你从里面受受罪,让你他妈的不讲究!” 无干一听王赢这么说,先是沉默了,片刻之后,当即就急眼了“你他妈的知道不知道老子差点就真的没有命了,你他妈的这次救人,肯定是碰上的,绝对不是因为知道我再那里,所以才动手救人的,你他妈的是碰上的,绝对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无干这一句话倒是真话,王赢随即一摸自己的脑袋“随便你怎么说吧,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有件事情你要记住,是你他妈的先想阴老子的,要么你踏踏实实的帮着老子做事情,别想着自己跑路,那会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吗?你没死,真是命大吧你!” 无干这一下就起身了,他瞪着王赢,王赢瞪着他,两个人这么瞪了好一会儿,随即无干微微一笑“你既然这么说的话,那好,我看你怎么叫得动萨木撒哈。” “我还叫什么萨木撒哈,你自己都着急叫萨木撒哈带人来救你了吧,你身上也中蛊了吧,如果萨木撒哈不来的话,你身上的蛊毒怎么解除啊?” 无干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伸手指着王赢,想说话,但是却发现,他是真的说不过王赢了,他看着王赢,王赢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王赢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无干确实也是没有办法,好一会的功夫,无干从边上开口“你小子是真狠啊,我是真的差一点就把命都丢了啊,小兔崽子,你真豁得出去。” “是你先狠的,想把我丢在这里,还是拿了我的钱,用了我给你的洞,然后再自己跑路,所以你怪不得别人,我这个人,别人待我好,我便待别人更好,别人带我不好,那我更不会对他好了,你自己心里面清楚的,无干,更别提你还拿了老子那么多钱” 无干让王赢这么说,没几分钟,自己也不生气了,也是实实在在的气不起来了,他眯着眼,上下打量着王赢,打量了好一会儿,随即从边上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中蛊的事情的?”萨木撒哈这话一说完,王赢从边上随即开口。 “那还用说么,我自己就中过蛊,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再说了,刚才我是诈你的,我是觉得既然这个家族和你们密西乌塔家族有联系的话,那肯定也会有蛊术了,你是密西乌塔家族的人,那这些人对付你的时候,用蛊术也不稀奇啊,而且你现在中蛊的样子,和我当初中蛊的样子差不多,尤其是身上受伤的时候,还有脖颈处的这些黑线,我是真正中过蛊的人,你忘记了,老萨木撒哈给我下过蛊,你身上这个精神状况,给我一种很习惯的样子,所以我刚才就诈你一下,其实我自己真的不确定的。”

下一篇   【1916】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