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农夫与蛇(赠送更) - 狼与兄弟

【1920】农夫与蛇(赠送更)

巴蛇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我敢肯定王赢来亡魂山之前对于亡魂山的所有事情都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了解了,他当初不是被迫无奈才来到亡魂山的,他甚至于都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做,再亡魂山要做什么,他都安排好了。” 巴蛇说完之后,边上的马小七也不吭声了,好一会儿的功夫,马小七随即抬头冲着巴蛇笑了起来“这样不好吗?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很省心了,难道不好吗?” 巴蛇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无奈,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自己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上,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其实说实话我现在就是挺迷茫的,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用了,再王赢的光芒覆盖下,我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可是难道我就真的又那么的差劲吗,好歹我也是一个将军啊,你说是不是,马小七?”巴蛇一脸的无奈,他这话说完,马小七从边上也是笑了起来“这些事情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所有坑人的人都是从被坑开始的,所有算计人的也都是被算计开始的,所有当爷的也都是从孙子开始的,这没有什么不好,你的人生阅历确实比他少不少,但是他这种时候这么豁出来帮你,总比巴蛇大营亡了,我们无路可走,或者拼死了的好吧?” “王赢这种谨慎也是对的,你看看他身边这些人,出了多少叛徒了,被算计了多少次了,所以你要理解他。”马小七这个时候也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巴蛇从边上听完之后,自己或许也是想开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对,我肯定要理解我妹夫……” 亡魂山,建山,孙建林的老巢,建山上面这一段时间人手和之前比起来是要少不少的,毕竟因为亡魂山边境那边的工程改造,很多人手都在那边的那两座大山上巡逻呢,就连孙建林本人也经常去那边站岗,现在就在孙建林的建山上。 整座山脉周围到处都是机关陷阱,还有不少监控就就连山脉上面,也有不少监控,然后山寨上到处都是搭建的房间,工作室,其实是很没有秩序的,但是周围到处都是监控,一座大山几个监控室,都是明明白白的,都在那里。 就在孙建林的房间门口处,隐约的可以听见里面一个女子放肆的叫声,孙建林满头大汗,突然之间,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直接就躺在了床上,他气喘吁吁的,边上的一个美女也趴在边,孙建林转头看了这女子一眼,随即冲着她开口“行了,走吧” 女子一听这个,摇了摇头,嗲嗲的声音“林哥,我今天是真的有点累了,能不能就住在这里啊,从这里睡一夜,我好累啊。”女子一边说,一边一个翻身,用自己的身体又在贴着孙建林,使劲的给孙建林耍贱,孙建林确实一脸的冷漠,与之前的那股子兽欲明显的男子,判如两人“我让你可以滚了,听不懂中国话,是吗?”孙建林的声音也是明显的愤怒了,边上的女子一看着情况,也不敢说话了,虽有诸多无奈,但是也不敢说啥,她从边上穿好了衣服,随即很快就下床了,孙建林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这个女子片刻之后,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房间里面剩下了孙建林自己,他冷笑了一声混哈的闭上了眼睛,他也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睡觉了,如果边上有人的话,他自己会睡的很不舒服的,睡不踏实的感觉,也是女子走了,他整个人的身心也才放松了下来,他一个翻身,迷迷糊糊的,都有些困意了,就在他快要入睡的时候,边上一声音传出。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样子,这是你的建峰,这么多你看守的人,怎么到了现在,还是这么的没有安全感呢,你就这么胆小么?还是真的心里面有鬼!”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孙建林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开玩笑,自己的房间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进来人了,他下意识的从自己的枕头底下一把就抄出来了一把手枪,他把枪口直接就对准了声音发出的那个位置,他下意识的就要扣动扳机,但是也是因为他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所以孙建林没有直接开枪,当他看见侧面站着的那个身影的时候,孙建立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出现在这里的人,居然是怨息。 怨息这个人他还是认识的,看见怨息的时候,他连忙把自己手上的枪收了起来,然后半跪在地上“参见怨主!请怨主饶恕,小的不知道怨主驾到,有失远迎!实在抱歉!”孙建林一边道歉,一边自己的脑海之中,也是急速的运转,这怨息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内部了呢,而且自己之前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这不正常了,他感觉有些不妙,怨息从边上或许也是看出来了孙建林的脸色有些难看,笑了起来。 “我曾经听你们的人,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那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是讲的是一个农夫救了一条蛇,最后那条蛇却反过来要农夫的命的故事,是有这么个故事吧。” 孙建林也搞不懂怨息什么意思,从边上点了点头,十分的尊敬,枪口虽然放在边上,但是一直也没有离开过他的手掌附近,这样可以让他随时都能拿得到这把枪,但是他额头的汗水,这个时候却已经开始缓缓的流下了,显然,怨息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你再和那个女人睡觉之前的样子,和再之后的那个样子,可是真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家陪了你这么久,想在你这里睡一夜,你都不允许,这是为什么呢?” 孙建林还想说话呢,怨息直接打断了他“这就是所谓的过河拆桥,用过就算,丝毫没有人情味,也绝对是不知廉耻,我这样评价你,没问题吧?”听着怨息这么说,孙建林很是尴尬的笑了笑,显然不敢吭声了,边上的怨息从边上继续说道。 “很多时候从一件事情很容易就看清一个人的本质,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所有帮过你的人都是这样报答的?包括我也是一样的?嗯?孙建林。”怨息话里有话的笑了。 孙建林一听这个,连忙摇了摇头“怨主,您看您说的,如果不是您当初帮忙的话,我肯定没有这么快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做到亡主这个位置,还能在亡魂山混的这么大,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一样,我怎么可能会过河拆桥,我是要报答你啊,而且。” “行了,别装了。”怨息从边上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低着头,并没有看孙建林,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微微一笑“那是不是我可以这样理解,你从你的山上,藏了十几个鬼岛的鬼魂,是打算用那些鬼魂来报答我吗?”怨息从边上“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怨息的笑容有些毛骨悚然,孙建林依旧是满头的汗水,他抬头,看着对面的怨息“什么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怨主,千万不要受人挑唆啊,我是无辜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您为什么这样说?”孙建林明显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怨息这个时候微微一笑“没事,不要的表现的那么的慌张,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我也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你说是不是?”怨息说完,就死死的盯着这边的孙建林,孙建林满头的汗水,汗珠子哗哗的往下落,双手抱拳“怨主,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哦?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我再说什么,不过这样也蛮好的,知道吗,孙建林,这么多年了,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性格了,你这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不过说实话,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看,你自己有一群十分有本事的下属,这也是亡魂山允许的事情,但是你有这样一群下属,却藏了这么久,从来不用,那这个事情就不会被允许了吧?更何况,对于鬼岛的事情我们也是有些了解的,就凭你,用的东鬼岛的鬼魂?”怨息再次的笑了起来,边上孙建林一言不发,但是满脸的汗水,已经证明一切。 怨息依旧是不吭声,看着对面半跪在地上的孙建林,许久之后,怨息缓缓的开口“孙建林,如果你现在给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了,我能给你留条活路,说到做到。” 就在孙建林的山寨,再整个山寨的最大的监控室的正门口,两个男子还靠在门口的位置吸烟,一边吸烟一边聊天,时不时的两个人还和外面藏着的几个暗哨伸手打一下手势,示意都没事,这两个人随即又把烟叼了起来,笑呵呵的。 监控室内部的人员是不允许携带任何的通讯设备的,只有监控室内部的单线电话,如果发现什么情况了,监控室内的监控员会第一时间拿起来单线电话,通知外面的人,然后为了防止监控室出现意外,监控室外面有人专门把守,而且除了监控室外面把守的这些人以外,还有不少人藏在暗处,好几个暗哨,用来确保监控室的绝对安全。 现在外面的人还在说说笑笑,再监控室的内部,六个监控人员,已经全都倒下了,有两个趴在桌子上面,剩下的四个倒在地上,嘴角处还有暗红色的血液缓缓的流出,再房间内部,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几十条毒蛇,这些毒蛇还在房间里面缓缓的爬行。

上一篇   【1919】想要什么

下一篇   【1921】树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