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北浪大力丸打赏加更(六) - 狼与兄弟

【1924】北浪大力丸打赏加更(六)

说实话,怨神带给王赢的压力很大,而且怨神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似乎都有着别的意思,而且他的眼神,从头到脚的盯着王赢,对于王赢没有一丝的放松,王赢和他站在一起,也是感觉压力很大的,说实话,王赢现在有点后悔,晚上不老实的从山上藏着,跑到这里非要来看看结果了,现在这是明显的被这个男子给盯上了,而且就凭借怨神说的这些话,还有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架势,王赢就清楚,这怨神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再亡魂山,绝对也是又很大的地位存在的,但是王赢就是演戏好。 听着怨神这么一说,随即他从边上一撇嘴,一脸的鄙视“你真厉害呢,你不知道吧,孙建林都是老子宰的。”王赢冷笑了一声“还老太君也扯上了,你关系那么横,那么厉害啊,我还说我是纳楚狂的亲弟弟呢!真是够能扯淡的!” 王赢并没有给怨神好脸,说完之后,自己转身就要离开,怨神从边上却笑了起来“其实我一直有注意你啊,怨戒出事的时候,当时你就在刑场,就在刑台附近,而且那个时候你还带着一副耳机,现在孙建林的山寨出事了,你还在这里,是巧合吗?” “放你妈的屁,怨戒出事的时候,老子还他妈的还在睡觉呢,你丫有病吧?”王赢伸手一指怨神,冷笑了一声“哪儿来的傻逼!他妈的,老子现在家都没有了,还不知道下一步去哪儿呢!没有心思和你废话!”说完之后,王赢自己转身就走。 这要是论诈唬人的本事,被蔡汉龙诈唬习惯了,一般人还真的诈唬不了王赢,而且刚才那种情况,王赢的第一反应很快,这要是别人的话,估计八成就露馅儿了,不过这也挺吓人的了,王赢的心理素质就是好,他已经感觉出来了,刚刚这个男子的身边还有别人在注意着自己,真是够玄的,他这临场应变能力也是真是没谁了。 王赢前脚走,就在怨神的身边,一个怨神的下属,一身黑衣,过来了“我去收拾他。” 怨神摇了摇头“没事,应该不是他。”怨神说到这的时候,又看了眼那边的王赢“不要随便的打草惊蛇,我就是直觉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或许也是我太过于谨慎了,怨戒刑场的那个人,我还真不能确定就是他,只是感觉挺像而已,亡魂山这么多人呢。” 怨神说到这的时候,摇了摇头“行了,不想这些了,那五只老鼠抓住了吗?我看着怨息那老不死的脸都绿了,是不是这次损失了不少驯兽师?现在他们这一套已经不好使了,当初再亡魂山的时候肯定是好用的,但是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的发展,亡魂山的很多大佬其实对于驭兽的弱点抓的很明白了,那就是干掉驯兽师就可以让那些怨畜乱起来,就算不干掉驯兽师,只要能找到头畜,也可以达到同样的作用的,你看着吧,怨息他们这一套,越往后越不吃香了,以后咱们出头的地方,快要来了,我这么多年,努力了这么久,快到咱们大发神威的时候了。”怨神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这笑容当中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意思了,边上的怨神的下属,也是笑了。 片刻后这个下属从边上说道“不过属下还是不能确认孙建林藏着的这些人,是否就是当初再刑台干掉怨戒就走邓玉龙的那伙人,虽然看起来招数功夫架势很相似,但是我总是觉得再刑台的那些人更厉害一些,尤其是单枪匹马闯进刑台下面暗格清场的人。” 怨神听见这句话,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蹊跷很大,不过无所谓,孙建林他们肯定是没怀着好心思的,要么不能藏这么多好手还不汇报,也幸亏发现的早,以后的事再说…” 十几分钟以后,王赢东绕西绕的,绕道了一处山脚下,他确认了后面没有任何人跟踪的时候,凡骁从边上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冲着王赢点了点头。 王赢“嗯”了一声“看来我最近要少露面了,不光是我,所有人都要少露面,从现在开始,都不要随便离开自己的山脉了,老实一点,刚才那个人不简单,这卡虎吉犸家族的这些人,看起来也都不是好对付的主儿!”王赢说到这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的身后也已经被汗水湿透,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他摇了摇头…… 再老太君的大营内部,高浪的房间内部,高浪哼唧着小曲儿,和乐乐两个人正在聊天,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去别的地方给老太君卖军火去了,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而且,肯定要面临更多的不信任,更多的危险,黑吃黑这个事情他们这一行太多了,说实话,这一下要离开自己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地方,其实高浪也是挺不愿意的,但是也没办法,现在也只能选择离开,去避避风头了。 两个人再老太君的大营内的人员还是极好的,所以临走前,两个人叫上了自己的这一帮亲信兄弟,组织了一个派对,派对上,还准备了很多一个一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烈酒,还有数不清的歌舞伎,场景十分的愉快,这就是通宵达旦的架势,高浪也是喝的有点多,和乐乐两个人聊天呢,老太君的心腹下官过来了,和两个人示意了一下,两个人随即把自己怀里面的美女推开,就出门了,两个人出门之后,走了没有两步,一个拐弯,拐到了边上,老太君站在这里了,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高浪和乐乐都是一脸的迷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老太君好好的把他们叫过来了,而且周围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三个人,老太君看见高浪和乐乐的时候,笑了笑“怎么样,喝多了没有,现在我说什么的话,你们两个还能听进去吗?”听见老太君这么说,高浪和乐乐连忙的点了点头,随即老太君从边上说道。 “那个什么,你那个叫王赢的好兄弟,那个叫银子的好兄弟,我之前和你说过,让你和他联系一下,让他完事以后出来找我,别让我去找他,你们通知他了吗?““通知了,他说他知道了,让您别生气,等着他忙完他手上的事情,第一时间过来。” “哦,这样啊,那他没有和你说,他跑到哪儿去了吗?”老太君从边上又问一了一句,高浪听到这,随即从边上摇了摇头,老太君一看这情况,跟着开口“他没有听你们两个的劝告,到底是跑到亡魂山去了,看来这个王赢去之前已经对亡魂山摸底不少,而且他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想要去亡魂山,无路可走了这么简单,这小子是藏着不少秘密呢,这小子的心思够沉的,真是有意思啊。”老太君说完,高浪一听,皱着眉头。 “这个小兔崽子,当初我说什么都不听,亡魂山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吗,他惹得起亡魂山的那些土著吗,那么多的毒物!”显然,高浪是知道卡虎吉犸家族的,他这一脸的担忧,边上的乐乐也跟着点头“这一下他们可是玩大了,那地方,能进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进去了还想出来,估计八成是出不来了,他为啥好好的盯上那种地方了?” 两个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还研究了起来,老太君看着他们两个研究,从边上点了点头“如果是简简单单的这个样子的话,我肯定就不会来找你们两个说事情了,现在的事情情况是王赢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进入了亡魂山之后,再亡魂山落脚了,至于藏在什么地方了我肯定不知道,但是他落脚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枪杀了怨戒,还有怨戒的整个执法队,亡魂山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动乱了,也很多年没有像这些日子这样如此的不太平了,你们两个知道吗?” 高浪和田红两个人都傻眼了,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脸的惊愕,高浪好一会儿的功夫,惊愕之余,下意识的开口“这个王赢是不是疯了!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再做什么事情啊!他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高浪从边上大吼了起来。 “嗯,这些还不是主要的,王赢带着那些鬼魂做的事情,结果被孙建林给抗了锅,孙建林那里藏着很多的鬼魂,还有很多的武器,都是没有和亡魂山卡虎吉犸家族上报的武器弹药数量,他肯定是心怀不轨的,结果孙建林的整个建山,被怨息他们给扫了,但是怨息他们也损失了不少驯兽师,现在整个亡魂山人人自危,当然了,怨息怨戒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王赢的事情,也不知道王赢他们已经落脚亡魂山了,也没有人知道王赢到底再亡魂山想干嘛,怨息他们也知道事情有些蹊跷,还是再找杀害怨戒的那些人,并没有归为一伙人,但是这是明显的借刀杀人,王赢的目标就是冲着孙建林他们去的,就是想要借着卡虎吉犸家族的那些人,把孙建林打大寨直接就个扫了,这小子这么做肯定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叫孙建林的,和王赢是有什么恩怨吗?” “没有吧,这两个人可是八竿子都打不倒一起去的人,怎么就会产生恩怨了呢?那按照你的说法,现在怨息他们已经知道是王赢做的了,已经开始再找王赢了,是吗?”

上一篇   【1923】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