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李卓霖 - 狼与兄弟

【1934】李卓霖

王赢看见了吃的也不客气,大门关上之后,王赢就走到了李卓霖的边上,拿起来吃的,自己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他是真的一点也不和李卓霖见外,王赢本来心里面挺慌的,但是当他看见李卓霖的时候,自己整个人确是出奇的淡定,一边看着李卓霖,另外一边自己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嘴角挂着笑容,李卓霖闷不吭声,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王赢心里面清楚,李卓霖这一晚上,是肯定没有睡觉的,而且王赢能感觉到李卓霖压抑的情绪,王赢一边吃东西,一边笑了起来,整个人的脸上挂着一脸的猖狂“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大的压力,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当初亡魂山卓大爷谁不知道啊,现在过个日子还要小心翼翼的,都是大老爷们,活成这样,其实挺累的,是不是” 李卓霖眯着眼,上下打量着王赢,满脸的疲惫神态,片刻之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也是明显的再调整自己的情绪“你是和巴蛇一起进来的,是吧?你们藏在哪儿了。” 听着李卓霖这么说,王赢就清楚,这李卓霖肯定是这一晚上没有闲着,把王赢他们的事情也都给调查清楚了,本来就都是道上的人,而且离着也不远,前一段时间巴蛇的事情再缅甸闹的那么多大,王赢和巴蛇两个人现在也都是缅甸的著名人物了,这王赢一自报身份,李卓霖想要查王赢,确实是查的很是容易了,王赢微微一笑,冲着李卓霖摇了摇头“我们藏在哪儿,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呢,至少暂时是不会的。”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查过亡魂山的出入记录了,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可疑的人进来”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方式进来,既然是要给乐逍遥报仇,那我们自然会把所有准备都做好,才会过来报仇的,我们不会傻到去送死的地步的,连你身上的蛊毒我们都可以解,更别提那些困神局,以及那些毒物了,我们有我们的方式克制他们,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们活够了吗,是傻逼吗,跑到这里来直接送死?” “话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是据我所知,你们再缅甸已经差不多完蛋了,而且你们得罪了缅甸的纳楚狂,对吧?事情和你和我说的那些,好像也有一些不一致啊。” “我们再缅甸没有完蛋,我们手上还有巴蛇大营最精锐的武装部队,这些人来到亡魂山,摧毁整个亡魂山,不成问题。”李卓霖听着王赢说这个了,眯着眼,显然,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巴蛇他们再缅甸出的那么大的事情,那都是众人皆知了,想瞒着也瞒不住,确实是巴家的最精锐的部队,现在还没有露面,他们武器先进,训练有素,可以说巴蛇再位的那几年,所有的一切的精力都放在了精华部队上面,这一大批人,人数众多,而且战斗力非常的强悍,虽然和缅甸的那些军阀肯定是没法比,但是如果这些人真的到了亡魂山,卡虎吉犸家族的人能被牵制的话,那确实是一股子不可小视的力量,王赢的身份已经被他确认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王赢和巴蛇在一起,王赢豁出去这么多,也都是为了帮助巴蛇东山再起,李卓霖大眼睛转了转。 “但是我觉得你的那些人,对纳楚狂来说,构不成任何的威胁,而且,你别忘记了,我们亡魂山的最边界地带,北边,那可是挨着纳楚狂的心腹下属持查大营的,而且,就在之前,纳楚狂还轰炸了边界,你和巴蛇的脑袋,现在再纳楚狂那里,可是价值不少钱啊,如果把你交给纳楚狂的话,那我觉得我们可以获得的利润会更多啊。” 王赢微微一笑,从边上伸出来了两只手指“第一点,首先,我说了,我们是帮着高浪做事情的,我们是和高浪一起的,高浪的身后有谁,你应该清楚吧?既然你打探的那么清楚,那你也应该知道,当初我们被西欧那些人追的最惨的时候,是谁把我们救走的了吧?是高浪,高浪为什么敢这么做,那是因为高浪的背后有老太君,我们身后也是有人支持的,是老太君支持我们来这里的,所以说,不用考虑纳楚狂的事情,只要我们能把亡魂山的事情做好了,那自然会有老太君来支持我们,纳楚狂确实是势力大,但是老太君再背后支持我们,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而且说简单点,如果不是老太君支持我们的话,我们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逃得过纳楚狂那么多将军的追杀,躲到这里,你说是不是啊?”听着王赢这么一说,李卓霖没有吭声,但是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从老太君的地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唯一解释,那就是老太君再帮忙,否则的话,就算是长了一双翅膀,那肯定也是逃不出去的,王赢也是会说,说的李卓霖心里面又是在犯嘀咕,随即王赢从边上继续伸出来了第二个手指。 “第二点,也是很关键的一点,我为什么自己来找你,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好像对于纳楚狂并没有什么好感吧,据说当初你有一个妹妹,就被纳楚狂的一个副将给强抢走了,后来你想干掉那个副将,没有干掉,侥幸逃脱,也没有办法在家里面继续生活下去了,所以才来亡魂山避难的,这点我说的没错吧。” 听见王赢说自己家室的时候,尤其是自己妹妹的时候,李卓霖的脸色当即又变了,王赢看着李卓霖,嘴角微微上扬,李卓霖这个时候才上下看着王赢,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你知道我妹妹的事情,那你知道我妹妹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个副官对你妹妹的兴趣已经过去了,现在成天从外面花天酒地的对你妹妹也不好,你妹妹自己带孩子,日子过得不好,不过过一天,算一天了,估计那个副官也没有想到,当初他看不起的自己的那个大舅哥,现在已经成为了亡魂山一霸了,估计你的妹妹也没有想到,你还活着,还没有死,改名换姓生活在这里了。” 王赢从头到脚都是一副稳稳的样子,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显得一切稳操胜券,李卓霖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叫王赢的,年龄虽然不大,但是再江湖上面还是真的赫赫有名,做过的大事也不少,就诸如现在,王赢身后还有的大财团,他的狼腾集团,覆盖了之前盛会的所有公司,已经成为了国内有名的大财团,大公司了。 这小子有钱有人有道的,但是再江湖上面的名声不太好,阴狠狡诈,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也有说他义薄云天的,但是这些都不是李卓霖考虑的,李卓霖昨天晚上找了四个心腹下属,整整一夜,这些人都没有睡觉,因为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王赢,摆在他们面前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是改变他们人生的机会,也是可能要他们命的选择,所以一行人都是慎重的不能再慎重了,所有的事情也是都考虑到了,调查好了,但是说实话,如果真的要下定一个主意的话,还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人生总是需要赌的,就好比我,我现在自己一个人来找你,其实也属于赌,我赌你会跟着我上一条船,但是这里面也有很大的可能你会翻脸,拿着我去给怨息,或者抓着我去给纳楚狂,那都是你可以做的事情,所以你其实也是再赌,大家都一样。” “我抓着你去给怨息,或者去给纳楚狂,那我最后肯定好不了。”李卓霖从边上简单明了他,他冲着王赢笑起来,直接就戳穿王赢“甚至于能不能成功交过去都不一定。” “但是那我也是在赌的是不是?万一就交过去了呢?不管如何,我是一个人来的吧。” 李卓霖也不吭声了,低着头,他不知道再思考什么,好一会儿的功夫,他长出了一口气“现在其实摆在我面前的也挺难的,我交了你吧,你身后的人肯定不能放了我,我肯定对抗不了你身后的那些人,那些势力,不交了你吧,我自己就要跟着你一起上船,还要承受那么多的危险,搞不好整个山头的命都得搭进去。放你走吧,那到时候你来过我这里的事情,传出去,我没有上报,那肯定也是死路一条,我不放你走吧,留着你在这里,我还不如交了你,省的给自己惹麻烦,什么都不信你的吧,那你说的很多事情确实是真的,而且确实也有能打动我,而且是真的打动到内心,可是如果信你的话吧,我知道你和我说的不都是真的,但是我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分辨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了。”李卓霖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随即片刻之后,他抬头,冲着王赢笑了起来“那你说吧,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看着李卓霖这个样子,王赢也笑了起来,他这个时候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显得放松了不少“你看,人生么,就是需要赌,如果不赌的话,你一辈子都是平庸的……” 中午的时候,艳阳高照,李卓霖和王赢两个人,已经出现在了逍遥峰,绕过了重重机关,当然了,李卓霖他们绕过的是另外一处荒山,毕竟逍遥峰一共有四座大山呢,其实这些机关和亡魂山的那些困神局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但是王赢如此熟练的躲过绕过,也是让李卓霖很吃惊的,在一处半山腰的位置,王赢带着李卓霖,见到了萨木撒哈,王赢对于萨木撒哈很是尊重,李卓霖也什么都没有说。 他转身就跟在了萨木撒哈的身后,进了边上的一个木屋,进了木屋之后,萨木撒哈让李卓霖把身上的所有衣物都脱掉,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李卓霖还是把身上的所有衣物都脱掉了,然后李卓霖躺在了木床上面,萨木撒哈轻轻的给李卓霖把脉,外面还有萨木撒哈带来的几个随从,也是再忙前忙后的,看着屋子里面进进出出的人群,王赢自己靠在了大树边上,给自己点着了烟,眯着眼,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