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乌鸦的尸体 - 狼与兄弟

【1942】乌鸦的尸体

这个黑影点了点头,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枚令牌,当看见这枚令牌的时候,这两个看守连忙下跪“参见督查使!”说完之后,这两个人连忙敲了敲门,片刻之后,这个至少有着半米厚重的不锈钢大门,自动打开了,黑影进了大门之后,这里面,还有两个守卫,两个守卫对这个黑影也是连忙下跪“参见督查使!” 黑影笑了笑,大门缓缓的关上,随即,他出现在了一处非常宽阔的地带,足足得有一个足球场见,然后再这个足球场大小空地的周围出,密密密密麻麻的种植着数不清的树木,一颗连着一颗,都是那种参天大树,枝繁叶茂,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些原本应该是绿色的大树,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暗红色,是那种暗黑的暗红色,密密麻麻,如果从远处看的话,还是看不太清楚的,可是如果从近处看的话,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在这些大树上面,趴着的,都是一只一只的乌鸦,而且这乌鸦的数量,可以庞大到不计其数来统计,黑影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再中间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整个空地处,也只有这一个房间了,他转身就进了房间,他站在房间里面的时候,这里面十来个卡虎吉犸家族的人,正在忙来忙去的,房间里面满满的各种各样的食物,各种各样的原料,这些人看见黑影进来之后,全都冲着黑影下跪“参见督查使!” 黑影点了点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忙你们的!”说完之后,周围的十来个人又忙了起来,这个黑影却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个手掌大小的东西,他把这个东西随便鼓捣了两下,然后往桌子上面一放“你们忙你们的,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份礼物,现在都不要动,晚点在动吧!”说完之后,这个黑影微微一笑,把这个手掌大小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六十,五十九,五十八,五十七,这个手掌大小的东西开始倒计时。 一直再房间里面忙乎的人,还都一本正经的冲着这个黑影抱拳“谢谢督查使!”说完之后,一行人再次忙起来,丝毫没有管着那个正在倒计时数字的物体。 黑衣随即从房间里面的出来,他转身走到了刚才出来的位置,他走到那连个守卫边上的时候,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自己就给自己点着了,他抽着烟,对面的两个守卫显然是没有见过这个黑影抽着的烟,几乎都是下意识的开口“这是什么?” 一个守卫说完“咳咳”的就咳嗽了两声,黑影微微一笑“这是好东西,你们没见过。” 说完之后,他突然之间伸出来双手一手搂住了一个人的脖颈,搂着这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守卫,看着对面那边的房屋,随即说道“我今天来,是给你们带礼物的” 男子说完,叼着烟,一脸的无所谓,他心里面算计着时间,大概十几秒之后,突然之间,那幢房屋“咣!”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音传出,周围顺间被大火覆盖,整辆房屋直接坍塌了,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这两个守卫都看傻眼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算是这么大的爆炸的声音,周围两侧的乌鸦依旧是趴在树上,一动不动的。 这两个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这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脖颈处一阵清凉的感觉,两个人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脖颈,鲜血缓缓的流出,再看他们眼前的督查使,根本没有回头看他们,自己一个人径直奔着最前面的血泉就过去了,这两个人捂着自己的脖颈,很是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临死,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影从燃烧着大火的房屋身边走过,显得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镇定,很快,他走到了一个圆形的水池子边上,这里面水深大概一米,半径两米左右,是一个圆形的储水池,就在储水池的边上,有一个石碑,石碑上面两个大字“血泉。” 再血泉的边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面挂着一口钟,黑影站在这里,四处看了看,随即,他从自己的裤兜里面,拿出来了两包白色的粉末,他顺手就把这些粉末都倒进了这个蓄水池里面,就在这两包白色的粉末倒完之后,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就在自己的衣服内侧,至少又藏着十多包同样的白色粉末,他拿着这些粉末,全都倒进了这些蓄水池的中间,倒完了之后,边上有一个很大的大勺子,大勺子足足得有一人高,人的脑袋那么大,他从边上拿着勺子,就再水池子里面搅拌,许久许久,整个水池子里面的水,已经恢复了清凉的模样,再随着这些水恢复了清凉的模样之后,这个黑影再次的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走到了边上的那口大钟边上,他从边上顺手拿起来了敲钟的钟锤“咣,咣,咣!”的就是三声,这里面本来就是一个四周围几乎都是密闭的空间,这钟声,让周围也是充斥着了回音,而且回音还在不停的回绕。 然后,就在这钟声之后,周围的月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乌鸦的,这庞大的乌鸦群,里三层外三层的覆盖了整个足球场的上空,接着这些乌鸦整齐有序的就开始再进入到这个蓄水池子里面喝水,一只乌鸦喝一口,然后就飞行离开,然后身后的乌鸦继续喝,就这样持续不停的喝水,边上有一个压水的设备,黑影这个时候走到了这个设备边上,看着渐渐减少的水位,他又开始压水了,这种压水的之设施就像是农村里面的那种压水井一样,一压,就有新的水会出现在蓄水池里面,他不停的压着水,一边压着水,一边就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下来了,脱下了裤子以后,才发现,就在他裤子里面,也是清一色的白色粉末,显然,他来之前是精心准备过的,这些白色的粉末一袋子一袋子的,再裤子里面也藏着,还是真的不显眼,尤其是在他腰腹处的位置,还有用胶带缠绕起来的一些白色粉末袋子,这里里外外的,绝对是没少藏,他压水压的满头大汗,这么大的蓄水池子,居然不够这些乌鸦喝的,可想而知,这得多少乌鸦,他时不时的就把手上的白色粉末倒进蓄水池,然后又在疯狂的压水。 让蓄水池里面继续涨满水,就这样,里里外外,他后来自己都筋疲力尽了,但是头顶上面的乌鸦,还是一片一片的,他靠在边上,又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随即骂道“你妈的,这种事情,真不是人干的,累死老子了,操!”说完之后,他从边上继续起身,又开始压水,外面部落的篝火晚会,异常的热闹,所有人几乎都喝多了,都躺在地上,席地而睡,再看里面这个黑影,累的实在受不了了,就休息会,然后继续压水。 等着水池子满了,往里面到白色粉末,然后再继续压水,再敲钟,持续了整整一夜,这整整的一夜,外面欢声笑语嗨翻天,里面这个黑影,累的像是一个死人一样,整整一夜,最后连路都快走不动了,愣是咬着牙拿出来了提前给自己准备好的一种药剂,他把这种药剂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这种药剂能让他短时间内浑身上下充满体力,但是这种药剂的副作用也是很大的,黑影一边给自己注射药剂的时候,一边就开口“狗日的,早知道这个事情真难办话,就应该多计划计划了,累死爷了!” 再这只液体注射完了以后,没过几分钟的时间,黑影顿时之间又觉得整个人精神充沛了不少,只不过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他眯着眼,从边上又开始压水,他已经开始再盘算时间了,再药剂差不多完全失效以后,一定要留着足够的精力离开这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走都走不掉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够憋屈的了…… 次日中午,依旧是这一处足球场大小的地方,进入这里的那扇大铁门,已经被人打开了,怨息,怨刺,一行人还有几个怨哀部落的骨干成员,都出现再了这里。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密密麻麻的堆积如山的乌鸦的尸体的,大树上面的乌鸦已经完完全全的都倒在了下面,上千颗郁郁葱葱的大树,也都变成了翠绿色,与昨天晚上的黑色,已经截然不同了,这里现在就像是尸山一样,前面走都已经走不动了,能看见的地方,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乌鸦的尸体,这都不知道有多少只乌鸦了,甚至于他们想要进去勘察现场,都没有办法去勘察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怨哀部落的骨干从边上开口“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进行每个月一次的篝火晚会,大家晚上都喝了很多很多,喝完了之后都睡了,很多人都是今天中午的时候才睡醒的,我是被人推醒的,推醒我的人说乌鸦森林出事了,我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儿,跑过来看的时候,门口的两个守卫被人歌喉了,这里的两个守卫也被人割喉了,然后剩下的都看不到了,就是我们饲养的血乌鸦,基本上全都完蛋了,还剩下的大概十分之一吧,这个事情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绝对是一个很了解我们部落的人做的,要进入这里,必须过着两道关卡,第一道关卡是谁都不管,必须得有怨主的命令,他们才会放行,而且看守第一道关卡的人,是怨神的人,身手很好的,能把他们都干掉,这个人本事也不小,但是里面这道关卡,有血令才可以进到这里,血令我们部落一共有三块,剩下的人都没有的,而且如果不见到这三块血令,这里的大门一定不会开,只要这里的大门不会开,那凶手肯定就是进不去的,这乌鸦森林里面的人都是长期居住再那里的,都是很有年头的了,他们平时负责饲养我们整个亡魂山的血乌鸦。”

上一篇   【1941】通行令

下一篇   【1943】简单明了